Shanny
Shanny

A dog's investigation

一则往事

第一两次戏剧的经验,非常美妙。

"Boring, I'm tired of cleaning!"

这是《风雨河岸柳》的开篇,鼹鼠小同志说的一句话,伴随着这句话,应当还有他丢掉扫把的动作,透露不耐烦的情绪,对家务事无休无止的厌倦。之后他就出门,遇上了另外三个小动物,一起划船、野餐。

今天试图做一个“季度规划”的时候突然想到了这句话。这句话是小学英语课上,我的戏剧搭档大溶溶的台词。当时我们用的版本是“书虫”版,深绿色的一个平装小册子。周末或者是放学后我们用吹塑纸做了一条虚构的船,演戏的时候可以固定在腰上,然后做出划船的动作——这样一想大概我们也应当用了棕色的吹塑纸做了两只船桨。

在戏剧表演的最后,五个人一人掏出一个苹果开始吃了起来。这是英语课,而上课时间是不能够吃苹果的,当然也不能吃任何东西。但是我们的小戏剧 The Wind in the Willow liberated us to eat apples, in a loud and showy way——因而我们很得意。我们的潜在竞争对手,另一组女生演的是海底世界,大眼黑肤色的叶平与她的伙伴演的正是她们在现实之中对应的“角色”,她们的父亲都在军队工作,军衔不同。叶平配合她的伙伴,那个享受警卫员服务的女生,演海底世界中的一个配角。我想如果叶平演主角的话她们的戏剧会更好看,因为她更聪明、狡黠、谦虚,几乎是班上富有道德感的一位女性。

“河岸柳”这个小戏里的另一位女生洁前两年结婚了。在她婚礼上,她的外婆在大哭,视频被我妈看到了,跟我转述了这件事。我小学时候经常穿过纺织品批发市场去洁的父亲和她住的小区玩。有一次,洁穿了一套巴西队的球服来学校,她说她的其他衣服都洗了还没干。黄色和绿色在水泥地的操场上跑、跳。

还有一位女生是一个小学时候就透出一些“性感”和“飒”气质的短发美女,我初中的同桌后来跟她好了,用手机给我播放了他们热吻长达几分钟的视频,我的感受如库布里克的名片:“大开眼戒“。当时她刚从别的小学转到我们班上,五年级。她的到来打破了军区党的女生小群体在班上那种唯我独尊的骄傲。洁、溶和我这样的外向分子邀约她来加入我们的表演——

我们班还有一个女生长得很像张柏芝,到那年转学走了。回来看我们时穿了一条呢子阔腿裤,黑色,这大概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世界真正照进童年。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