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0 articlesIn total 32495 words

自由工作者的案源從哪來?

西打藍

▎案源從哪來準備離職的你,終於要擺脫朝九晚六的工作,成為一名時間彈性的自由工作者,從此告別通勤,早上睡到自然醒,等到心情對了,再開始工作就好。既然要成為自由工作者,就不再有月薪,而得靠接案獲取報酬,所以首要任務,就是找到案子來做。但是案子從哪來?

從不懂把握案子,到案源漸多

西打藍

早期接案,我常在專案結束後就揮手告別,很少最大化效益:靠作品 / 合作擴展其他機會,無形損失發展潛力。例如我曾在一個月的時間,採訪 30 位得獎創業家,但是我沒有把握這些人際關係,採訪結束交換名片就散會,沒有更多自我介紹、加深認識,失去其他合作可能。

每天都在金錢焦慮的工作:接案

西打藍

幾乎所有自由工作者,都有金錢焦慮:擔心賺錢太少,擔心收入不穩定。「你接案賺多少錢?有比以前賺得多嗎?」這題,可以名列接案者最討厭提問,等級如同上班族被問:「月薪多少?」我有金錢焦慮嗎?答案是,有,常常有。

遠距工作三年了,聊聊七件親歷小事 ——還回得去辦公室上班嗎

西打藍

我在疫情爆發前(2020/02)就開始遠距工作,當一名自由接案工作者,想分享七件印象深刻的遠距小事:一、一個人的快樂...

我以前怕炫耀、怕失敗、被動,送走了機會

西打藍

我轉換半接案、半創業狀態後,開啟新一種思考方式:「每次交集,都有潛在合作機會。」現階段自己,同時有多個案子、社群、讀書會、合夥事業。在各種交集下,新書邀約、大品牌合作、新創業才陸續出現。

3

分享近期 12 件案源怎麼來的?自由工作者的日常

西打藍

分享接案歷程多年,還是常被問:「案源怎麼來?」,這回想換方式回答問題。於是我列下近一個多月收到的案件,包含出處、內容、如何配置資源等。讓有意接案的你,了解這行的真實情況。

當過記者、工程師,直到接案才懂錢的用途

西打藍

我從小到現在,身邊朋友很少會談錢的話題,少數談的都是投資股票,或者問薪水多少,幾乎沒人談錢與自己的關係。我只能自行摸索,並發現自己與錢之間,曾經歷過恐懼及工具的關係。

為什麼嚮往自由工作者?

西打藍

我永遠記得當自由工作者的第一天,鬧鐘沒響,讓陽光曬醒。那時沒有工作壓力,沒有待辦事項,我完整擁有一天的時間,我可以盡可能想像:今天要做什麼?

追求完美,是如何阻礙你開展副業?

西打藍

我過往接案,都專注於完美,在提交企劃、網站成果、文字稿件前,都檢查數十次才交給客戶。但是近期發現「追求完美」,並不適用於經營自媒體 / 個人品牌。為什麼?

一人公司接案朋友,分享最差接案夥伴的慘況

西打藍

我上週和一位朋友咻咻碰面,她三年前離職後,馬上就登記公司,開啟一人公司接案模式。由於工作性質相同,方法相似,我們聊了不少接案過程的趣事與難題。

開啟副業前三步,建議怎麼做?

西打藍

近期不約而同,很多朋友和我聊起副業,大家都想開創正職以外的收入。舉例其中三位朋友分享:「我自己是做廣告投放,本身在電商平台工作,想說自己也來試試經營電商。」

經營個人品牌三年,一件最可惜沒做的事

西打藍

接案近三年,寫了三百多篇文章,現在一切發展都好,但是回頭看後反思:如果三年間能「多做一件事」,現在的發展可能不只如此,收入多一倍都可能。那件事是:「榨乾每一分創作的影響力」。但是我為何沒做?細細思究後,發現人人都可能和我一樣做不到。

自由工作者不靠接案,也能存活嗎?2023 年的社會實驗

西打藍

有些讀者知道,我兩年半前離職時,與自己約定接下來的三個月,若每月賺不到兩萬生活費,就回職場工作。我被這則約定啟發,想從明年初開始,做個半年新嘗試:「我一樣會接案,但會花額外時間經營自己的事業,靠接案以外收入賺足生活費。」

接案收入不只一種,分享目前八個收入源

西打藍

還記得剛接案時,我為了達成最低每月賺兩萬元生活費的底線,把腦袋裡能想到的賺錢方式都列出來。而細數當前的賺錢管道,總計有八種不同收入來源。包含:寫書、網站後台開發...

我為什麼選擇斜槓?

西打藍

如果 2020/2 我沒選擇當自由工作者,現在大概還是軟體工程師,可能年薪百萬、遠距工作,或許已經買房。如果讓我重新回到兩年半前,我依然會選擇現在的生活嗎?

自由工作者能接案一輩子嗎?

西打藍

剛接案第一年,我的案量是今年的 1.5 倍,我當時有案就做,有錢就賺。我在年輕時可以這麼做,但難道要工作一輩子嗎?體力能負荷多久?我真的喜歡做別人的案子嗎?

離職接案卻失敗,會不會很丟臉?

西打藍

我發現,很多想踏入接案這行的人,都有一個說不出口的擔憂:「我離職接案,卻失敗了,別人會不會覺得我很沒用?」我也有這份擔憂,尤其是在接案一兩年時更明顯。

花錢請人的經驗與雷——當前外包五位夥伴,我如何安心?

西打藍

近期工作量漸增,我特別請四五個人幫忙分擔工作。我過去常有付錢請人經驗,偶爾會遇到對時程沒概念、遲交,或到最後一刻才說有問題無法解決的人,讓我超頭痛。這次想分享外包過程,以及碰到上述阻礙的解方,還有當前外包了哪些工作。

資優的煩惱:我沒有進步變好怎麼辦?——文字同行面臨的兩難

西打藍

我在蘭嶼認識一位文字同行,他有份薪資不錯、福利好的工作。而近期他提了離職,準備出國留學一年。有天他打來說:「我相信出國一年會有很多收穫,但好擔心回國後找不到好工作。我現在做的決定,會不會是錯的?」我察覺,他希望自己持續「進步、變得更好」,這也是很多資優生的心魔......

我懂轉職的焦慮,因為我也害怕過——看待沈沒成本的另一種視角

西打藍

最近常收到一類讀者來信,多是和轉職有關的苦惱,例如:「轉職的話,我過往工作經歷是不是浪費了?」「我真的能成功轉職嗎?」看著信中的不安,我總會想起自己離開最後一份記者工作時,半夜在家苦練程式,內心實則焦慮害怕的那些夜晚。

沒有工程背景,單靠文字能力能接案謀生嗎?

西打藍

當我攤開技能組,過去自己是專精點擊某幾項技能,這適合蘿蔔坑的工作思維。只要達成應徵時名列的工作範圍,就算完成份內責任;而現在自己攤開技能點,裡面什麼技能都有。尤其在組織能力、商業開發、團隊合作上,幾乎和文字撰述與軟體開發同等重要。

1

你敢用自己的專業,跟人收費嗎?

西打藍

有一次結束開會時,朋友問我:「你接案都怎麼跟人收費?」我是怎麼回答的呢?容我賣個關子。這則提問,讓我想起台灣特定業界,經常發生的兩件事:一,不少業界越知名的公司,給的薪水越低。而求職者為了過水,總會妥協領低薪...

文字工作者計價方式:四件親身案例。以字計價、專案計費

西打藍

一直以來,我的案源都是網站開發與文字撰寫各佔 1:1。這篇文章,我會寫下目前四個文字合作案中,各個的合作方式、工作內容、費用,以及心得。給有志成為文字工作者的人一組參照值,最後會聊聊我對目前工作的看法。1. 設計公司的採訪撰稿合作對象:知識服務工作室的夥伴,找我一起採訪設計公司以及寫稿。

自由工作者日常,20 件很小的事。

西打藍

1. 終於辭職了, 不用再看老闆臉色, 我終於可以只做想做的工作。好像什麼事情都可以自己決定。2. 家人問我工作是什麼, 我回說一樣,只是地點在家, 家人臉色凝重勸說,不要吧,坐辦公室才好啊, 人家都說接案做不了什麼錢,你這樣賺太少了。好,我再想想。

朋友失意時,別去打擾他。年輕賭博欠千萬

西打藍

很難想像,以前老爸的生活有多精彩。晚飯時,老爸跟我聊起一位老朋友,年輕時一起賺進百萬,後來因賭博欠人幾千萬的故事。這故事要從老爸朋友黃律師說起。「你知道有人把爸爸的重機 PO 上網欸,說什麼我們跟管委會勾結!」老爸氣憤地對我說。「傳給我看看是誰。

離職滿三個月 ,還繼續當自由工作者嗎?

西打藍

在離職成為自由工作者時,我的收入目標,就是每月至少要賺兩萬元,這個數字,是以前通勤到台北上班,每月能舒服過日子的數字。但三個月後,我並沒有實現。▎離職後的收入離職後的前兩個月,我處於探索期,有好不容易接到的案子,卻臨時取消;也有價碼談妥後,卻因疫情而斷了聯繫。

八項不適合當自由工作者的指標

西打藍

最近來信的讀者,經常擔憂離職後,如果要嘗試接案,真的能順利找到案源嗎?還是根本沒人理會?總之就是不斷的自我懷疑,擔東憂西。由於回答多次,我便總結了八項指標,讓你評估自己適不適合成為自由工作者: 1. 有經濟壓力自由工作者的報酬通常來自專案,有些專案是一次性,也有長達一年期,甚至還有淡旺季之分。

有一種工作,叫生活:給在工作迷失的你

西打藍

2014 年夏天,我和《有一種工作,叫生活》作者 amazing 第一次認識,我們一起去柬埔寨的暹粒當志工,當時 amazing 是領隊、我是她十九名的團員之一,很難想像一個身體嬌小、聲量不大的女生,可以帶領一團人到東南亞半島國家的鄉村去服務社區,不但得照顧團員的身體與心靈,還要...

你的工作是出租專業,還是賣斷時間?

西打藍

昨天聽《有一種工作,叫生活》作者彥菁在活動中分享: 「正職工作,是在賣斷自己的時間,從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都要在辦公室裡待命,等候老闆差遣;自由工作者,則是在販售自己的專業,無論你在哪工作、怎麼工作,只要能完成表定任務就好。」 這段話說得很對。

Matters 新人打卡 | 嗨,我是西打藍!

西打藍

大家好,我是西打藍。為了讓大家相信我是真人,先做個自我介紹。因為喜歡寫字,出社會後的前三年,我在網路媒體、雜誌、報社擔任文字記者,跑過移民工線、人文史地線,和一年的科技線,也幸運到過越南、印尼、美國進行採訪。後來對網站工程有興趣,才開始學寫前端程式語言,轉行到新創公司擔任軟體工程師,約莫工作了一年三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