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打藍
西打藍

曾擔任三年媒體業記者,一年新創公司前端工程師。 現為自由工作者,專職網站架設,採訪寫作。 同時經營部落格與粉專「西打藍 Siddharam」,分享自由接案後的生活、工作與學習。 個人網站:https://siddharam.com/ 粉專:「西打藍 Siddharam」 部落格:https://siddharam.com.tw/

自由工作者能接案一輩子嗎?

剛接案第一年,我的案量是今年的 1.5 倍,我當時有案就做,有錢就賺。我在年輕時可以這麼做,但難道要工作一輩子嗎?體力能負荷多久?我真的喜歡做別人的案子嗎?

剛接案第一年,我的案量是今年的 1.5 倍,我當時有案就做,有錢就賺。

我在年輕時可以這麼做,但難道要工作一輩子嗎?體力能負荷多久?我真的喜歡做別人的案子嗎?

在回顧近三年的工作狀況,我找到回答問題的線索。


▎活下去、體驗生活、掌控感

剛開始接案時,我的目標是活下去。

當時的計畫是:最大化案源,盡可能接觸潛在案主,持續有收入。

透過計畫,我達成第一年目標。但卻發現,自己不想為生存這麼用力,實在太累了。

發現「活下去」的目標不難達成後,我悄悄修正下一年目標。而當時並無意識自己這麼做。

第二年目標:活下去的同時,多點輕鬆,多體驗自由工作者的生活。

於是我計畫:不強迫自己多接案,減少單幹、多些合作,讓生活多些娛樂。

第二年案量約比第一年少 2/7,我也更懂得拒絕,尤其是拒絕收入高、自己又有興趣的案子。

我在接案第二年學會慢下來,更多體會生活的彈性。最明顯的是少接案,還有少更新文章,也因而認識更多朋友。

學會慢下來後,我花更多時間和自己相處,傾聽自己的心聲。我又潛移默化地修正下一年目標。

第三年目標:我仍喜歡接案,做些有趣案子,同時也想建立長遠的商業模式。

相應的計畫是:依循去年經驗,我更大幅度地找夥伴協助接案,花多些時間精進自己,規劃自己的服務。


下一年呢?我真的不知道。

說不定我會返回職場工作,或是出國留學。然而要忠實執行每一次的決定並不容易。因為:

別人可能會問:「你怎麼變來變去?」

或是自我懷疑:「做好好的幹嘛改變?」

在經歷這幾年的改變後,我在制定目標和規劃上,慢慢有些體悟:


▎目標:你我的慾望會變

這三年來,我會頻頻更換目標,都是因為自己的慾望改變。

我想活下去;我想體驗生活;我想要掌控感。

如果你的老闆像我一樣,每年都在轉移目標,可能會讓你無所適從吧。

我不知道對錯,但,這是自己真實感受下,所做的決定。

要我緊守不再重視的目標,即使達成,也不會是自己想要的。

這又回到「沈沒成本謬誤」的概念:「當你為了曾付出的努力,而犧牲當下真正想做的事時,就不再活在當下了。」

於是多數時候,我都會選擇改變。在決定相應目標後,計畫也得隨之變化。


▎計畫:世界、社會、人會變

無論當前目標是什麼,我都持續記錄自己的生活。而過往紀錄只分享在粉專,在發現其他社群也有讀者後,我幾週前開始在 IG 分享文,也更多分享自己的生活。

經營社群上,五年前鎖定臉書是對的;三年前可能要改在臉書社團、IG;現在更要擴大至私有社群、推特、短影片。

計畫改變的原因,是因為世界變化快速,社會環境也會變,甚至政治、業主、夥伴,每個人都在變化。

計畫不可能從一而終,這只會一路走到黑。

這些觀察,並不限於自由工作者,我支持每個人的目標與計畫,都應該時刻改變。

尤其在選擇工作上,我們很難在 22 歲大學剛畢業,從未上過一天八小時班的年紀,就選中相伴一生的職業。這機率太低太低。

回到開頭的提問:「自由工作者的未來是接案一輩子嗎?」答案顯而易見。

我相信每天的你,一定都會聽見一股聲音:你的真實心聲。

它無時無刻在告訴你,自己真正的心意。

是該留下來,還是走出去?內心是在擔心,還是也有期待?

偶爾聽聽別人的目標,是可以借鑑。但更重要的,是聽見自己真正的心意:「你現在最想要的工作與生活,是什麼模樣?」


海邊工作。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自由工作者的案源從哪來?

離職接案卻失敗,會不會很丟臉?

沒有工程背景,單靠文字能力能接案謀生嗎?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