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篤

香港創作人,已出版 16 本作品,擅長寫故事。 FB/IG :sisterduk ; 個人網站 :sisterduk.com ; Spotify/Podcast:篤公篤姐

長篇小說《沒來書》4. 悲劇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血腥警告**


上集提要:智琪和阿添發現儲物櫃中沒有任何補給品,智琪便提議找鄰居陳先生幫忙,他們來到陳先生的家門前,發現鐵閘和大門都沒有鎖上,同時又遇上另一個鄰居昌伯。在跟昌伯打過招呼後,他們便推開了陳先生的家門,看到極度恐怖的景象。


**********


「啊!」阿添驚叫了出來。

雖然我剛才在門外嗅到臭味時,已作了最壞打算,我以為陳先生或者已經因染疫或是飢餓死了在窗邊,但卻萬萬沒有想過情況會惡劣至此。

「噁!」阿添驚叫完後在我身邊瘋狂地嘔吐著。

眼前的一切著實令我太震驚,陳先生一家三口一直感情很好,七歲的女兒乖巧得很,以前每次看見他們,都是樂也融融,我怎也沒有想過這一家人會變成我眼前所見的這樣子。

我跌坐在地上,久久不能站起來,阿添嘔吐完後還是持續地發出乾嘔聲,也可能因此引起了昌伯的注意,我聽見他拉開木門和鐵閘的聲音,繼而大聲探問:「你們在吵甚麼?」

我和阿添還來不及回答,昌伯就走了進來,他呆立在我後方,一動不動地看著陳先生一家。

眼前本應溫馨雅致的客廳,現在卻被血腥味籠罩,陳先生和女兒的屍體倒卧在乾涸的血漬上,屍體已開始腐爛而且殘缺不存,手腳上的一些肉明顯地被刀割掉,開放式廚房的爐頭上血漬斑斑,一些煮熟了的不知甚麼肉類掛在煲邊。而窗前那個我本以為是陳先生的人,原來是陳太太,是在窗花上上吊死了的陳太太。

昌伯顯然比我和阿添都冷靜,他走前了幾步,在桌上拿起了一張我沒有留意到的紙條

,他看完後把紙條遞了給我,那是指示往23號儲物櫃拿補給品的紙條,上面的日期已是四天前的了,而有人在密碼旁邊用原子筆寫著:「沒有食物了!怎麼辦?我們都餓了幾天了!」

這時,我留意到陳太太的屍體旁也有一張紙,我屏住呼吸走過去把紙拾起,原來那是陳太太的遺書。

我一邊讀著遺書,一邊難過得不能自己。

原來陳先生一家一直都沒有孤獨抗疫,他們堅持著一家人不能分開,可是早在一星期前,食物已經吃光。他們害怕被人發現沒有孤獨抗疫,所以不敢向人求助,好不容易等到四天前拿補給品的日子,卻發現儲物櫃的密碼錯誤,把鎖打破後,始知道裡面根本沒有補給品。

之後,女兒最先餓死,陳先生發瘋地把女兒的肉割下來煮熟吃掉,陳太太不忍女兒被傷害,就把陳先生殺了。

最後,餓極的陳太太也開始試著想吃自己的丈夫,但是她根本吃不下,只好上吊自盡。

昌伯抿著嘴唇看著眼前一切,無奈地道:「我們回到走廊再說吧。」

「對,我不想留在這裡。」阿添有神無氣地說。

我們三個退出了陳先生的家,把門牢牢關好,站在走廊裡一時間也不知說甚麼好。

過了良久,似乎稍為好了點的阿添才打破沉默道:「我來報警吧。」

只見他按了報案電話,但久久沒有人接聽。

他不斷嘗試,可是仍是得不到回應。

「唉……」我不禁嘆了一口氣。

這時,昌伯緩緩地問:「現在……是沒有補給品拿了嗎?」

我這才想起,我們的境況,其實沒有比陳先生一家好多少。

我把去拿補給品和跟阿添相識的經過跟昌伯娓娓道出,他聽完後便說:「所以,你們兩個都很餓了吧?」

阿添又發出了一下乾嘔聲,道:「現在真的不餓了……」

昌伯瞇著眼看我:「你媽媽呢?」

「她……她為了孤獨抗疫,一個人走了,她怕我去找她,都不告訴我她在哪裡。」我呢喃著,如果再沒有補給品的話,媽媽也很快會撐不下去,想到這裡我不禁擔心起來。

昌伯點了點頭道:「你們……進來我家吧。」

「為甚麼?」阿添一邊問,一邊仍試著報案。

昌伯說:「我家有點食物,可以跟你們分享。」

「真的嗎?」我說,這是久違了令人高興的消息。

阿添卻皺著眉凝視著昌伯問:「你家有食物?這個時勢,你家會有食物?」

昌伯嘆了一口氣:「到你年紀大了,食量就會變少,有食物餘下有甚麼稀奇?」

「真的嗎?你不會是太餓,所以引我們到你家,然後……」阿添說罷又發出一下乾嘔聲。

「嘿,你是懷疑我要吃你們吧?」昌伯聳聳肩。

其實我覺得阿添的懷疑不無道理,雖然以前我一直覺得昌伯人很好,但是這個時勢,他竟然會有食物,而且還願意分給別人?

而且,剛才他看見陳先生一家時的反應,也似乎過於冷靜了。

「昌伯,我們只是被陳先生家中的情況嚇怕了,而且,你怎麼可以如此冷靜?」我問。

昌伯淡淡然道:「我當然也怕,但是我年輕時曾經從軍,更可怕的屍體也見過了。」他頓了一頓又說:「你們害怕的話,我就把食物拿出來好了。」

我揮了揮手道:「我們進去拿吧。」

昌伯瞪了阿添一眼,逕自轉身向他的家走去。

阿添沒有再作聲,只是跟著我們走。

昌伯的家十分整潔,很明顯地有經常打掃和清潔。

我們脫下鞋子站在玄關處,只見昌伯慢慢地從客廳的一個櫃子找出大包小包的東西。

「嘩,你竟然這麼多食物?」阿添說。

昌伯打開了部分膠袋,裡面有一些餅乾、罐頭,即使是這些,也足以讓此刻的我垂涎欲滴。

他看了看我們,說:「還在發呆幹甚麼?快來吃一點。」

我們趕緊關上門阻擋走廊的臭味,再急不及待走到客廳拿起餅乾。

「這餅乾太好吃了!」我口中的只是普通的梳打餅乾,但此刻卻成了珍羞美味。

「昌伯,你的食量到底有多小,才會餘下這麼多食物?」阿添邊吃邊問。

「我年輕時家裡很窮,又因為打仗捱過餓,我習慣在家儲很多糧食。而且自從人們走火入魔地進行孤獨後,我就總是隱隱地覺得不妥,所以從一開始拿補給品,我就很節省地用著、吃著。」他說。

他這麼一說,我才瞄了瞄餅乾的包裝紙,這些餅乾早就過期了,但我才不管。

昌伯突然拍拍我的肩膀,語重深長地說:「智琪,你拿些食物去找你媽媽吧!我怕這樣餓下去,她也會出事。」

我抿了抿嘴唇,道:「昌伯,謝謝你,我也想去找媽媽。」

「你呢?你打算怎樣?」昌伯問阿添。

「我……我也不知道。」阿添垂下頭。

昌伯挑了挑眉頭:「你也拿些食物回家,能撐多一星期也好。」他說罷把餐桌上的乾糧分成兩份,再用膠袋包好後,塞進了我們懷中。

我捧著食物,眼尾卻瞄到櫃子中的食物,就只餘一、兩盒餅乾而已。

「昌伯,你雪櫃還有食物吧?」我關切地問。

昌伯聳聳肩說:「雪櫃中的食物早就沒有了。」

我指了指櫃中的餅乾道:「可是你把食物都分給我們,只餘這麼少餅乾給自己,你之後怎麼辦?」

阿添也看了看櫃子,然後把本來捧著的餅乾放回桌上,不好意思地說:「昌伯,我剛才在走廊時還懷疑你,我著實不能再要你這麼多食物了。」

昌伯拍拍他說:「我吃不了這麼多的,而且我都這麼老了,日子反正也不會很多。」

「昌伯……」阿添的眼眶帶點濕潤。

我把桌上的餅乾推回給昌伯,說:「這樣吧,我跟阿添分享一份食物,我們會再出去找食物回來,我就不相信外面一點食物都沒有,我有信心一定會找到。」

「我同意,這樣我們都可以活下去。」阿添說。

「那你媽媽呢?」昌伯問我。

我暗自嘆了一口氣:「我會先找食物回來給你,再去找她,不然即使我找到了她,最終還是會一起餓死。」

昌伯點點頭:「那好吧,我會活著等你們。」

這時候,窗外的天空現出了魚肚白,新一天來了,雖然我說有信心找到食物,但是我並沒有從日出的晨曦中看到任何希望。

「天亮了,出發吧。」阿添說。

我本正要離去,但卻突然想起了一些事,便問昌伯:「你家有沒有膠紙或膠袋?」

昌伯點點頭,再有條不紊地從一個抽屜裡拿了膠紙、膠袋給我。

我幫昌伯把大門邊的縫隙牢牢封好,再對他說:「報案中心沒有人接電話,陳先生家的情況……相信暫時難以處理,你就忍耐一下,這樣封好應不會太臭。」

昌伯點點頭:「你們也要萬事小心,我會活著的。」

我們離開昌伯的家後,我回家先執拾了幾件衣服,盛了好幾瓶水,才再離開大廈。

我不知道除了昌伯和陳先生一家外,其他鄰居的情況怎麼了,我試過按他們的門鈴,可是都沒有人回應。

我只願他們都早已移民,或是已在安全的地方。


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長篇小說《沒來書》 1. 孤獨抗疫

長篇小說《沒來書》 2. 誰?

長篇小說《沒來書》3. 鄰居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