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篤

香港創作人,已出版 16 本作品,擅長寫故事。 FB/IG :sisterduk ; 個人網站 :sisterduk.com ; Spotify/Podcast:篤公篤姐

長篇小說《沒來書》6. 白衣人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上集提要:智琪和阿添撬開鐵閘闖進便利店,卻找不到任何食物。智琪得知朋友阿明拿光食物及拋棄了妻子,便決定去幫助朋友的太太,同時找尋媽媽和女朋友的下落。

智琪和阿添在清晨的街道行走時,突然被一群白衣人追著……


**********


「跑啊 !」阿添邊叫邊像火箭一樣向前跑。

我拼命在他後面跑,同時被那瘋女人和為數十多個的白衣人追著。

在快要跑進阿添住的屋苑時,阿添竟然急轉彎,往側面的小巷跑去。我緊跟著他,原來那條小巷可以來到屋苑後方的一個小花園,花園此刻已雜草叢生,絕對是匿藏的好地方。

我們蹲在草叢裡,我忍不住壓低聲線問:「剛才那些白衣人是誰?」

阿添沒有作聲,只是指了一指他的右方,原來那些白衣人正從那邊不遠處走過,現在近距離一看,可以看到他們穿的都是醫療用的保護衣,而且當中有一兩人還手持槍械。

「那兩個男人去了哪裡?」其中一個白衣人緊張地說。

「似乎不在這邊,剛才他們應跑進屋苑去了!」另一個白衣人回答。

「那我們進屋苑裡找!」

「那屋苑可是高級住宅,裡面住的人非富則貴,我們進去的話……」

「我們現在是這個城市中最惡的了,誰怕誰?」

「話不能這麼說,你忘了上個月42組的事情嗎?他們就是不識相地抓了個二世祖,後來整隊42組就不見了……」

「後來不是說他們只是調了區嗎?你就別信謠言了。」

「我覺得還是算吧!我不想惹麻煩。」

這時,其他白衣人也紛紛說:「對了,可能他們已分別回家,我們還是去殯儀館那邊巡邏吧。」

那個白衣人不再堅持,他們一班人終於轉身走遠了。

「呼……」我不自覺地鬆了一口氣。

「他們……到底是甚麼人?」阿添問。

「是抓違返呼籲沒有孤獨抗疫的人,我之前聽說過有兩夫婦被鄰居舉報,竟然有十多個人違法破門入屋,把她的丈夫捉走了。」我頓了一頓:「原來他們會穿著這些白色保護衣……」

「而且還有槍!他們一定不是普通人。」阿添說。

「幸好他們找不到我們,不然我們真的沒命。」我說。

「是,而且聽他們說,還不只一隊人呢!」

我沉思了一會,才道:「這樣我們要去另一區,一定會困難重重。」

「踏單車去的話,好像會很招搖,很易讓人發現。」阿添若有所思地說。

「而且……想想你應只有一輛單車,我可不想跟你像是《甜蜜蜜》中那樣。」我說。

「甚麼?甚麼是《甜蜜蜜》?」他問。

「你不懂《甜蜜蜜》嗎?我說的是張曼玉和黎明踏單車的經典場面!」我奇怪地看著他,他卻一臉理所當然地說:「你說的是以前的電影還是電視?明蝠俠我倒是知道,但是《甜蜜蜜》我沒有聽過。」

我無奈地揮了揮手說:「算吧。」

「那麼,我們只可以走路去。」阿添說。

「走路?阿明的家距離這裡十多公里!」我瞪大眼睛說。

「只是十多公里,走得再慢幾小時都到了,走吧!老人!」阿添推了推我。

要去阿明的家,除了很遠外,還要走過海底隧道,而且沿途要避過白衣人,真不知要何時才能到達。

「咕……」阿添的肚子響了起來,事實上我也餓得很。

我看著眼前草叢,一手就拔了一把草,拉開口罩往嘴巴裡塞。

「智琪!」阿添驚訝地看著我,過了良久,他也默默拉下口罩,但過了一會,卻又再次戴上,呢喃著說:「就算要吃草,拿回家先煮軟才吃,不是更好嗎?」

我睨視了他一眼,完全反駁不了。

我說:「走吧。」

我們觀察了一下附近,確定沒有白衣人後,便探身出來。

「真不知每區有多少白衣人呢?」我們一前一後,機警地看著四周。

要去海底隧道,最快的方法就是走海邊的步道,但是那邊太空曠了,走在路上太張揚,一定會被白衣人發現的。

而剛才白衣人又說要去殯儀館,所以我們只好打算盡量轉進小巷。

「喂!」我小聲地叫他,再示意他看過去屋苑門口的方向,那班白衣人竟然還在那兒,幸好我們沒有去取單車,不然一定會讓他們發現。

我們趁著白衣人背向我們,趕緊跑過電車路,轉進稍為陰暗的街道。

其實我們大約只走了300米,但可能是太緊張,我們都已經汗流浹背。

「呼……」阿添喘著氣:「我們會不會分開跑比較好?兩個人這樣走在一起是不是太張揚了。」

我點點頭:「是,那……」我正想說下去,卻突然被人從後大力推了一下。

「找到你了!」是那個瘋女人!

她撲過來要用掃帚打我,卻被阿添一腳踢開。

阿添推開我並嚷道:「你先跑!」

我跑出後巷,幸好白衣人似乎不在附近,我沿著本應繁華囂鬧的大街跑著,此刻卻只餘我一個人的腳踏聲。

「踏踏踏……踏踏踏……」

「 踏踏踏踏……踏踏踏踏……」

不,有另一個人的腳步聲。

我的肩膀被大力地拍了一下,我慌張地甩開他,才發現原來是阿添。

「你跑得真慢。」他揶揄。

「那瘋女人呢?」我喘著氣,真想扯掉口罩大口大口呼吸,可是我不敢。

「我把她打暈了。」他說:「你這個大人,看來真不可以分開行動,不然你一定很快被人捉走。」

我瞪了他一眼,這個臭小子,總是令我反駁不了。

我們在小巷間穿插,終於戰戰兢兢地走著,幸好再沒有遇上白衣人。

大半個小時後,我們終於來到海底隧道的入口,回想以前坐巴士,最怕就是來到這條隧道,長長的巴士隊伍,泊進巴士站也要泊十多分鐘,然後等開車後,還要擠在長長的車龍中,一直由隧道入口塞到出口。

海底隧道的入口十分開闊,而且沒有遮掩,我們只好沿著巴士站,倚著海底隧道入口前的牆壁急步向前,當我們剛走進隧道,突然,有人大聲呼喝我們:「嗨!你們在做甚麼?」

在海底隧道裡,竟然有兩個白衣人脫下了面罩和口罩,正蹲在牆邊抽煙。

阿添下意識地想轉身就跑,我卻拉住了他,然後走前一步,嚴肅地對那兩人說:「是你們啊!你們之間竟沒有一點五米距離,還脫下了口罩!」我乾咳嗽了兩聲又道:「而且你們這個時間不是要巡邏的嗎?你們沒有做好本份就算了,竟然還不戴口罩,是想傳播病毒?」

他們諤然地扔了煙頭站了起來,這時我才看清楚他們年紀跟我相若,一個大約有六尺高,另一個卻只有五尺左右。

高白衣人疑惑地說:「你是誰?」

我凝視著他雙眼道:「你們還不快去巡邏,是想像42組一樣下場嗎?」

「甚……甚麼?」矮白衣人緊張地問:「他們不是因為得罪了權貴?」

「哈……」我冷笑:「你以為事情就這樣簡單?」

「那是為了甚麼?」矮白衣人問。

我揚了揚眉,然後走到他面前,壓低聲線說:「 你應該知道,有些問題你不應該問。」

「哈哈哈哈……」矮白衣人退後了幾步,再硬笑了幾聲:「那……那我們去巡邏了。」

他們拾起放在路邊的面罩想戴上,我心中卻突然有另一個想法。

我冷冷地說:「等等。」

「甚……甚麼?」矮白衣人有點慌張。

「你們脫下了面罩,又這樣抽煙,誰知道你們會不會已染上病毒呢?」我說完斜眼看阿添,問:「如果讓他們回去繼續巡邏,我怕會出問題。」

阿添看來有點迷糊,我便說:「還是跟42組一樣處理掉比較好?」

矮白衣人聽罷緊張地說:「我們只是第一次這樣偷懶抽煙,平時都戴著面罩,不會有事的!」

我想了一會,便說:「像42組那樣做好像太殘忍了,不如我們當看不到算了。」

高白衣人質疑著說:「到底你們是誰?你們跟我們一樣只是巡邏隊員吧?」

「哈,如果只是巡邏隊員,就不會如此了解42組的事。」我揚了揚手道:「算了,那件事做過一次都覺得殘忍,你們退出巡邏隊,我可以當沒事發生。」

「好好好……我們退出!」矮白衣人慌忙說:「那我們走了!」

高白衣人說:「可是……」

矮白衣人瞪了他一眼。

我揚了揚手:「算吧,交還你們的裝備吧!」

「交還裝備?」高白衣人問:「現在?」

我說:「你不是想這樣子回去吧?我怎知道你會不會繼續在巡邏隊中混?如果你們真有病毒,到時你們整組都會有麻煩。」我凌厲地瞪著他們:「現在脫下裝備吧!」


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長篇小說《沒來書》 1. 孤獨抗疫

長篇小說《沒來書》 2. 誰?

長篇小說《沒來書》3. 鄰居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