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篤

香港創作人,已出版 16 本作品,擅長寫故事。 FB/IG :sisterduk ; 個人網站 :sisterduk.com ; Spotify/Podcast:篤公篤姐

長篇小說《沒來書》8. 少女

上集提要:智琪使用詭計騙過了白衣人,盜取了他們的白色保護衣,以便在市區中穿梭。他們好不容易穿過了海底隧道,來到了紅磚大學,智琪卻在玻璃幕牆的反映下看到紅磚大學的一些異像,但阿添卻指他只是中暑而已。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我脫下口罩、面罩,邊喝鹽水邊再瞪著玻璃幕牆,鏡中的紅磚大學再沒有甚麼異樣,剛才的實感煙消雲散,有發生過也好,沒有發生過也好,多重要的事有時都會被淡忘。

我們背著火車站,在高樓大廈之間的窄巷穿梭,我既汗流浹背,又疲累萬分,嘆了一口氣道:「從這裡去阿純住的天橋城,真不知還要走多久。」

「這兒走過去,我以前走過大約兩個多小時。」阿添說。

我詫異地看他,問:「你無故為何會走兩個多小時去那邊?」

阿添聳聳肩說:「我很喜歡走路,以前經常在星期日就會走一整天,夏天時我喜歡在午夜開始走,因為路上人少點, 也沒有那麼熱。」

「你真的很適合讀體育。」我望了他一眼說:「那麼你來帶路吧!」

「沒問題。」

我們在寂靜的街上緊張地走著,雖然我們穿著白衣,但是繃緊的緊張感卻沒有緩下來。

我本來一直覺得這個城市很美,就算人們以前總說這個城市的人冷漠,但是當再沒有人群在街道上流動,再沒有商店的叫賣,再不能跟不認識的人擠在巴士站等車,這個城市變成了真正的冷漠,我想念過去每一個相遇過的陌生人,原來是人把這個城市變得美麗。

我和阿添一直默不作聲,也許是累了,也許是各自在為這個城市、為我們的人生而唏噓。

我們來到了這個城市的中心,以前年輕時都愛在這區購物或消遣,長大後就比較多去那以長長電梯為特色的商場,阿純很喜歡頂樓的一間西餐廳,可是現在這個商場就只餘下軀殼。

「嘶……」我們走過商場緊閉的正門前,右邊突然傳來一下怪聲。

我和阿添同時警覺地看過去,卻沒有看見甚麼異樣。

阿添說:「可能是野貓?」

我笑了笑:「在老鼠都餓死的時代,還可能有野貓嗎?」

「那你說是甚麼?」他問。

聲音傳來的方向是商場正門,那兒門前堆著一些不知何時開始已堆著的雜物、紙皮等等。

「嗷嗷……嘶嘶……」那兒一定有些甚麼,才會持續傳出一些怪聲。

我放輕腳步走過去,就在雜物堆後,我竟然看到一些東西在動,而我很快就看清那是一個低著頭的女人,一把長髮擋住了她的容顏。

我跟阿添對看了一眼,正當我們不知所措之際,那個女的突然抬頭一看,發現了我們。

我終於看清楚,她看來只有十多廿歲,一雙眼睛長十分漂亮,而她的手上卻握著一些碎紙皮,正想往嘴裡塞。

「啊!」她驚叫了起來,本來蹲著的身體向後一跌,真正跌了個四腳朝天,就連手上的紙皮都掉落了。

我目瞪口呆,還未來得及反應,阿添就彎身上前拉著她的手,想扶她起來。

「啊!不要捉我!求你!」少女尖叫著,一顆顆豆大的眼淚在眼眶湧出來。

「不是,你不要害怕!」我說,同時四周張望,我怕她的叫聲會引來真正的白衣人。

「不要!我沒有跟其他人在一起!我在孤獨抗疫,嗚嗚。」少女賴在地上,不肯起來。

「我知道!」阿添柔聲說:「我只是想扶你起來。」

少女扁著嘴不情不願地站起來,然後甩開了阿添的手,膽怯地退後了一步。

「你是不是餓了?」我邊問她,邊從背包掏出昌伯給的餅乾。

她看到我遞餅乾給她,想伸手來接,可是手伸到半途便收了回去。

她試探地道:「你們……不是來捉我嗎?」

阿添搖搖頭,壓低聲音道:「我們不是巡邏隊的,我們只是……偷了他們的制服。」

少女瞪大雙眼,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我們。

我再把手中的餅遞前,告訴她:「吃吧!」

她再遲疑了一下,然後就伸出手來接了餅乾,再快速拆開,狼吞虎嚥地吃著。

等她終於把一包餅吃完,我才問:「你餓了多久?」

她又流下了眼淚:「我已三天沒有吃東西了,本來三天前可以拿補給品的,但我手上的密碼是錯的!」

我搖搖頭:「密碼對也沒用,現在都不發補給品了。」

她驚訝地看著我,阿添揚了揚手說:「我們要去天橋城那邊,順便沿途找食物,你要跟我們一起嗎?」

她猛地點頭,道:「我可以嗎?我已經不知道可以到哪裡了。」

「那你先戴上口罩吧,你這樣如果遇上真的白衣人也會很麻煩。」我說。

她點了點頭,眼淚又留了下來:「是的,我真的很怕他們。」

我看了看四周,說:「我們還是邊走邊說吧。」

我們一邊走一邊低聲地聊天,原來少女的名字是阿琳,她本來跟爸爸媽媽一起住,但是有一天,一群白衣人就上了她家,要捉走兩個人以達成孤獨抗疫,而她的爸爸媽媽就自願跟著白衣人走了。

「你們知不知道被帶走的人都會去哪裡了?」阿琳幽幽地問,卻換來了我們的沉默。

我們走著走著,終於來到了這個城市中的第一個大型私人屋苑,我置業時曾經考慮過這裡,因為我很喜歡它自成一角的感覺,有自己的商埸、診所,可是它的樓價真的太高,我負擔不來。

「我不喜歡這個屋苑,轉彎轉曲的。」阿添呢喃著。

「你真不識貨,這以前可是豪宅。」我說。

「這兒唯一的好處就是多躲藏的地方。」阿添道。

可是就在他說完後,我們就迎來了要躲藏卻來不及躲藏的時刻,一隊為數十人的白衣人就在我們前方不遠處。

縱使我們三個是靠著簷篷下的陰暗位置步行,但這兒是一條大直路,而那群白衣人就在正前方的路中心,他們除非是盲了,不然是絕不可能看不見我們的。

「怎麼辦?」阿琳問,我感到她在我身邊抖顫。

「不要跑。」我僵住了在地上。

阿添低聲說:「不跑?不跑會被捉吧?」

我只知道自己的腦海中有很多想法,但卻未來得及整理好。

「嗨!你們是哪隊的?」其中一個白衣人大喝一聲。

「那個女的甚麼事?是要帶回去嗎?」另一個白衣人也大聲說。

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長篇小說《沒來書》3. 鄰居

長篇小說《沒來書》7. 紅磚大學

長篇小說《沒來書》4. 悲劇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