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篤

香港創作人,已出版 16 本作品,擅長寫故事。 FB/IG :sisterduk ; 個人網站 :sisterduk.com ; Spotify/Podcast:篤公篤姐

長篇小說《沒來書》9. 騙

上集提要:智琪和阿添在街上遇上少女阿琳,發現她竟餓得在吃垃圾,便決定帶同她一起上路。穿上巡邏隊制服的琪和阿添帶著阿琳,怎料卻在途中卻遇上白衣人步步進迫……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白衣人向我們步步進迫,而我們三個一直僵在原地。

「真的不逃嗎?」 阿琳用抖顫的聲音問,我還來不及回應她,她就慌張地向後跑了幾步,卻立即被阿添一把抓住。

阿琳驚恐地掙扎著:「你們騙我的!你們是白衣人!」 

我翻了個白眼,卻突然心生一計,大聲地向前方的白衣人說:「我們抓到個女的,正要帶她走!」

那些白衣人緩媛地走來,其中一個道:「你們是哪隊的?這又不是你們的區!」

阿琳大叫:「放開我!放開我!」

阿添卻壓低聲線說:「笨蛋!不要吵!」

阿琳怎樣也掙脫不了,但阿添的手背已被她的指甲抓出了幾道血痕。

我覺得自己心跳得很快,這時白衣人已走到我們面前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再壓低聲線說:「你們誰是隊長?這事我只可以跟隊長級的人說。」

白衣人互相看了一眼,我邊聽著身後阿琳的低泣聲,邊屏息靜氣地等待白衣人的回應。

過了良久,一個白衣人走前了一步,揚了揚手道:「我們到一旁說吧。」

我回頭看看阿添,強裝鎮定地向他點了點頭,然後和白衣人隊長走到了一旁。

我故作神秘地低聲道:「這件事不可以讓一般的隊員知道。」

「嗯,甚麼事?」白衣人隊長問,他的語調帶著懷疑,雙手交疊在胸前。

「你……你聽過42組吧?」我不得不又搬出我其實一無所知的42組來,而當我甫說出,我就知道我的說話生效了。

他鬆開了交疊著的雙手,上身稍俯前輕聲地問:「你是42組的?」

「嗯,那個女的有特別身份,我們組本來也只是普通的巡邏隊,但是因為接到特別任務,便分開了二人一隊行動。」我說。

白衣人隊長若有所思,我又再補充說:「上級這樣安排,卻想不到出了那個傳聞,說我們因為抓了個二世組而被消失,你也有聽過這個無稽之談吧?」

白衣人隊長點點頭,但他想了一想,又瞪著我疑惑地問:「可是……我剛才從遠處看見你們時,你們三個並排而行,你兩個根本沒有抓著那個女的。」

我斜睨了他一眼:「原來你都留意到了……」

白衣人隊長後退了一步道:「所以是怎麼了?」

我不滿地揚了揚手,故意用極低的聲線說:「我們只有兩個人,要抓住一個人也不是絕對容易的,所以我編了個慌話騙她,假裝我們要幫她。」我頓了一頓,然後生氣地說:「她本來已完全信任我們,你們剛才這樣一問,她差點就逃了。」

「是……是這樣嗎?」他有點畏縮。

「幸好我們很快抓著了她,像她這種身份的人逃脫了,這個責任你負擔得起嗎?」我說。

「我……我們哪知道這麼多……」他低聲嘀咕。

我心中暗喜但努力掩飾著,語帶責備地道:「你這樣行事遲早會出事的,這次我就算了,不會向上面匯報。」

「那……那就好了,我……我有甚麼可以幫忙的呢?我願意為我隊做錯的事負責。」他說。

「唉,你幫我保守秘密就好了,這件事愈少人知道愈好。」

他猛地點頭道:「一定一定。」然後他猶豫了一下,又鬼鬼祟祟地道:「那麼,那個女的是甚麼身份,是政要的女兒?還是甚麼富家女?」

「咳咳……」我假咳了幾聲,認真地說:「你是還未明白事情的嚴重性吧?」

「哈哈哈哈……」他假笑著:「我只是想緩和一下氣氛,也不是真的想知道。好吧!那我會保守秘密的,我會當作沒有見過你們。」

「嗯。」我回應他。

只見他哈巴狗似地退回到其他白衣人處,並對他們說:「這兒沒有我們的事,我們去另一邊巡邏吧!」

「甚麼?」其中一個白衣人不解地問。

白衣人隊長大聲叱喝他道:「你以為自己是甚麼身份?你做好你巡邏的責任就夠了!」

一時間所有白衣人都沉默不語,過了一會,隊長抬起頭背向我們離開,隊員們才悻悻然地跟在後方遠去。

阿添和阿琳呆呆地看著我,我對阿琳說:「這樣你相信我們吧!」

阿琳遲疑了一下,還未來得及反應,阿添已好奇地問:「智琪,你是不是律師樓的師爺?不,你根本是諸葛亮吧?你是怎樣令白衣人自己離去的?」

我回頭看看白衣人真的遠去,才真正地舒了一口氣,把剛才我跟白衣人隊長說的話娓娓道來。

阿添聽罷像小孩一樣連聲稱讚,阿琳卻垂下頭久久不語。

我看了看她,說道:「不要自責了,在這些情況下,懂得不信任別人總比亂信人好。」

這時阿琳才抬起頭道:「智琪、阿添,真的很抱歉。」

阿添拍拍她,笑道:「你不要再跟智琪叔叔和阿添哥哥道歉了。」

「甚麼智琪叔叔?」我抗議道。

我們在這種時勢,竟然能在餓著肚子的情況下笑出來,真是難得。

我們離開了豪華屋苑,小心翼翼地繼續向天橋城走去,沿途經過的數區都是以工廠大廈為主,我多次向上看,仔細地去觀察工廈的窗戶,奢想那些地方會有微弱的燈光,或許有些離開了家人的人正在工廈單位中孤獨抗疫,例如是我媽媽……

但是,我沒有看到丁點人類生活的痕跡。

也許這一帶真是住宅太少,並不是重點巡邏區域,我們一路上都沒有遇上白衣人,可說是暢通無阻。

雖然說平時在海底隧道走過來只需兩、三小時,但是像我們這樣挑後巷前進,再加上又累又餓又遇上白衣人,就這樣竟就過去了快七小時。

在下午時份,我們終於來到天橋城。

阿明的家就在天橋城鐵路站旁的大型屋苑,而阿純則住另一邊鐵路站出口前的單幢舊樓。

雖然我很想先找阿純,但是在我一路過來的時候,我都沒法聯絡上她,我沒有把握她真的在家。於是,我們決定先到阿明家找他的太太,本來我們是不應該在天橋上行走的,因為這樣太顯眼了,但是我們別無他法,因為阿明住的屋苑正是接駁著鐵路站和天橋,我們盡量快速地在天橋上前進著,就在快要到達屋苑範圍時,天橋下突然有人大喝一聲:「上面的人是誰?」

又一隊白衣人發現了我們,但這次阿添和阿琳似乎不太慌張,阿添立即抓著阿琳,阿琳則裝作掙扎,二人的眼神卻是看著我,似乎相信我可以再次解決。

那群白衣人沿著前方的樓梯跑上天橋,一瞬間已擋了在我們面前。

「我們抓到個女的,正要帶她走!」我說著跟之前一樣的對白。

對方也是一樣:「你們是哪隊的?這又不是你們的區!」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壓低聲線說:「你們誰是隊長?這事我只可以跟隊長級的人說。」

白衣人互看了一眼,但這次的對白卻不一樣,其中一個說:「我是隊長,你在這兒說就可以了!」

我呆了一呆,轉念一想,便說:「我怕說了出來,你擔當不起。」

「哼!你知道我們的隊長是誰嗎?有甚麼擔當不起!」另一個白衣人說。

的確,我不知道這個隊長是何方神聖,聽他這樣一說,我不禁有點擔心。

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長篇小說《沒來書》8. 少女

長篇小說《沒來書》7. 紅磚大學

長篇小說《沒來書》6. 白衣人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