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篤

香港創作人,已出版 16 本作品,擅長寫故事。 FB/IG :sisterduk ; 個人網站 :sisterduk.com ; Spotify/Podcast:篤公篤姐

長篇小說《沒來書》10. 被捕

(edited)
上集提要:智琪、阿添和阿琳用機智擺脫了在豪宅區的白衣人,一路走到阿明居住的天橋城。本來以為一切順利之際,竟在天橋上又被另一批白衣人盯上。智琪想用之前湊效的方法欺騙白衣人,但這些白衣人似乎不上當……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我當然不知道他們的隊長是誰,但是這種情況,我也只可以硬著頭皮道:「那你知道我們是誰嗎?難道你們沒有聽過42組的傳聞嗎?」

我沒法估計他會有甚麼反應,只能邊說邊編。

「42組?」其中一個白衣人驚奇地問。

我點點頭壓低聲線:「對,這事可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

他問:「所以,你是42組的?」

我點了點頭,腦海中還在想要怎樣把故事作下去,但我還未開口,他的說話卻令我驚訝萬分。

他用堅定的語氣說:「如果你真是42組的,那我真是見鬼了!而且還是我親手把你們變成鬼的!」

「甚麼?」阿添驚訝地叫了出來。

白衣人繼續說:「我看你們是假扮的吧?」

面對他的質問,我啞口無言,突然阿添大喝一聲,拾起了天橋上堆著的幾袋垃圾,再猛力扔向白衣人。

「逃啊!快逃啊!」阿添把垃圾扔出後,把我和阿琳推向後方。

那幾袋垃圾撞向白衣人後,膠袋都爆開了,內裡的物品四散,暫時把白衣人擋住。

我們亡命地沿著天橋反方向跑去,但不消一分鐘,白衣人已緊緊地追了上來,把跑得比較慢的阿琳捉住。

我和阿添立刻撲了上去想救阿琳,一時間變成了跟白衣人扭打成一團的狀態,但是我們只有三個人,不多久就被他們七手八腳地制服了在地上。

白衣人扯開我和阿添的保護衣頭套和面罩,叱喝著:「你們是誰?為甚麼穿著巡邏隊的衣服?為甚麼沒有孤獨抗疫?」

「放開我!放開我!」阿添拼命地掙扎,阿琳則無助地低泣著。

但此刻我的感覺竟不是害怕,而是莫名地憤怒,這個世界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我已沒有食物沒有工作,基本生存需要都沒有了,連親人都不知被人捉了去何處,我只是想生存下去,只是想找回親人,卻因此被人逮捕。

我怒不可竭地扯下口罩大喊:「別跟我再說甚麼孤獨抗疫了!我們都已經染上病毒了!你們還想怎樣?等我病死就好了!」

我這個舉動,竟令我意外發現,在這個時代,脫下口罩就是最大的武器。

即使白衣人已穿了全套保護衣,但是他們看見我扯下口罩已明顯地畏縮起來,聽完我的說話更有幾個鬆開了手,還彈開了幾丈遠。

「隊……隊長……」一個白衣人結結巴巴地說:「我們要抓沒有孤獨抗疫的人,又不是抓病人。」

「對……這太危險了!」另一個白衣人說。

他們幾個人面面相覷,阿添突然大聲咳嗽起來:「咳咳咳!咳咳咳!」讓抓住他和我的兩個白衣人也鬆開了手。

本來我以為他們竟然就這樣放過我們,但我似乎太天真了。

那個捉住阿琳的白衣人突然掏出了手槍指著她的頭部,說:「既然病了,那不如快點解決掉,以免傳播病毒。」

他一把抽起阿琳讓她站起來,然後命令其他白衣人:「把那兩個男的都抓起來。」

剛才被打得滿身痛的我和阿添根本沒法站起,本來以為這死定了,但那些白衣人隊員卻沒有回應隊長的命令。

隊長大喝道:「你們的責任是要遏止病毒傳播,不單只是抓住不孤獨抗疫的人。」

即使他這樣說,隊員還是沒有上前,但其中一個卻開口說:「隊長,你這樣殺掉他們後,要處理有病毒的屍體也很難。」他續說:「這跟處理42組是不同的。」

隊長問:「那你難道想放他們走?」

隊員說:「我們可以裝作沒有見過他們嗎?我知道隊長是很盡責的人,但是如果殺了他們,可能反而會有麻煩,我們又不知道他們的身份,萬一……我們變成了下一個42組怎麼辦?」

不知為甚麼,聽這個隊員說話總是覺得有點異樣,不過我還未仔細思考當中的不妥當,其他隊員就紛紛起哄道:「對,隊長,我們不如算吧。」

隊長似乎有點猶豫,加上他似乎意識到自己指使不了隊員,便收起了手槍,再大力把阿琳踢倒在地上,嚷著說:「你們三個自己找個角落等死吧!不要惹到其他人!」

我跟阿添、阿琳也想不到竟然如此幸運從鬼門關前逃出來,那個隊員的說話竟然救了我們一命。

白衣人離我們而去,驚魂未定的我們坐在地上看著他們,剛才意外救了我們的那個白衣人,他的身材在隊中最為瘦削,所以最易辨認,這時他走在隊中最後的位置,突然慢慢轉過頭來,悄悄用左手做了一個手勢。他把食指和尾指伸直,其他手指都曲起,形成一個 「六」的手勢。

我膛目結舌地看著他,這個手勢我太熟悉了!

「怎麼會是他?他怎麼變成了白衣人?」我呢喃著。

這時阿添和阿琳已互相扶著站了起來,阿添伸手幫我拉上口罩,同時聽到了我的低語。

「你在說誰?」他邊問邊把我扶起。

我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指了指已走遠的白衣人道:「那個救了我們的白衣人,應該是阿明。」

「甚麼?」阿琳驚奇地問。

我點點頭:「對,是他!他剛才向我做了個手勢,那是我們跟客人、老闆開會時,他經常打給我的暗號。」我邊說邊做了那個手勢。

「這手勢是甚麼意思?」阿琳問。

「意思是要盡快把會議完結,因為快六時了,他要趕著下班回家陪太太。」我答。

「真的嗎?但他不是把家中食物拿光,抛棄了他的太太嗎?我不覺得他是會早下班回家陪太太的人。」阿添道。

「我也不知道。」我聳聳肩說:「不論如何,我們先到阿明家。」

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長篇小說《沒來書》9. 騙

長篇小說《沒來書》8. 少女

長篇小說《沒來書》7. 紅磚大學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