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篤

香港創作人,已出版 16 本作品,擅長寫故事。 FB/IG :sisterduk ; 個人網站 :sisterduk.com ; Spotify/Podcast:篤公篤姐

長篇小說《沒來書》11. 餐蛋飯

(edited)
上集提要:智琪、阿添和阿琳被白衣人打了一頓,本來隊長要殺死他們,卻因為其中一個白衣隊員出言勸止,更放了他們走。智琪、阿添和阿琳為撿回一命感到慶幸,更意外地發現那個救他們的白衣人,竟然就是智琪的好友阿明。


我們肚餓、疲倦,而且傷痕纍纍,本來我覺得只要向外走,一定會找到食物,一定會找到媽媽,可是我的信心有點動搖。

但是我努力不讓自己表露這種負面情緒,我怕會影響到阿添和阿琳,縱使如此,我低頭看看,我的雙手正不停輕微地顫抖著,我知道這不是因為肚餓。

「你沒事吧?」阿琳留意到我的雙手。

我搖搖頭說:「嗯,餓了。」

我們沿著天橋走到盡頭,那裡有一座荒廢了的屋苑商場,就像我們沿途所見的其他商場一樣,大門、鐵閘和裡面的商店都被破壞了,明顯地有人曾經試圖在裡面找食物。

我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有找到食物,還是已被白衣人抓走了,又或是像我們一樣在這個城市的某處努力求存。

我們穿過商場上了樓梯,就來到屋苑平台的範圍。過去我並沒有來過阿明家,這個屋苑座數很多, 面積也非常大,一時間我也不知道阿明住的那幢在哪兒。

我試著致電給阿明的太太,幸好接通了。

「我們在商場出口附近,要怎樣走到你那幢呢?」我問。

阿明的太太答:「我已在樓下等你了!你看到商場出口旁的N座嗎?再向前走是M座,我在那兒等你!」

我邊說邊依著她的指示找到了M座,卻沒有看到阿明的太太。

突然,她在電話急速地說:「智琪,你不要過來!這兒有穿著白色保護衣的人,他們還捉了一個少女!」

「甚麼?」我左顧右昐,我知道她一定在某處看著我們。我急忙說:「你看到的就是我和我兩位朋友,至於為甚麼我們穿著白色保護衣,我們見面再解釋!」

「是你們?」她遲疑了良久,才再說:「智琪,你是來捉我的嗎?」

「不是!」我壓低聲線說:「我和朋友為了掩人耳目,偷穿了白衣人的制服。」

「真的嗎?」她問。

我說:「你應看到我們?你留意我們根本沒有抓著一起的少女!」

阿琳從對話中意會到阿明的太太對我們有所誤會,便一手把我的手機搶了過來,對著電話說:「太太,我沒有被抓,智琪還救了我呢!我們三個好不容易才來到找你的!你快出來吧!我們這樣在屋苑平台走動是很危險的!」

阿琳甫說完,我就看到M座大門旁的回收箱後,有一個女人閃身走了出來,向我們揮手。

原來阿明的太太一直在樓下的暗角等待,我著急地跑過去,對她說:「你不要害怕!」

她看見阿琳的確沒有被我們抓著,似乎終於放心了,便說:「幸好你遲了一點,剛才有個白衣人走進了M座,我聽說過他們會上門抓沒有孤獨抗疫的人!」

「他沒發現你吧?」我著急地問。

她搖搖頭,阿添說:「那我們進去時要小心點。」

我點點頭,道:「阿嫂,我們到你家再說吧!」

阿明太太皺了皺眉頭,語調傷心地道:「叫我Anna好了。」

「嗯。」

我們快步走進M幢,我留意到三部電梯中,最右面單數樓層的電梯正從15樓下來,另外兩部電梯都在G樓。我們快步走進中間的電梯,順利來到阿明住的17樓。

電梯門一開,Anna就驚奇地低呼了一聲:「咦?」

「甚麼?」阿琳問。

Anna走向單位門前彎下腰,拿起了放在地上的一個白色膠袋道:「剛才我出來時沒有這袋東西的。」

「是鄰居亂扔垃圾吧?」阿添說。

Anna急忙打開膠袋,裡面竟然有一個白色的發泡膠盒,打開一看,我們幾個人都目瞪口呆。

我們從來沒有想過會看到這種東西,我不由得抿了一下嘴唇,再對Anna說:「進屋內再說吧。」

我們進屋鎖好門之後,Anna把發泡膠盒放在茶几上,我們圍著茶几凝視著,那是我們夢寐以求的食物,而且還不是一般食物,是一盒餐蛋飯!

阿琳伸了一下舌頭:「可……可以分一點給我們嗎?」

Anna猶豫了一下,便逕自走進廚房,拿來了四份餐具,道:「謝謝你們來找我,我們把飯盒分著吃吧!」

自年多前開始,莫說是吃,我連看都沒看過餐肉和雞蛋,即使現在每人只分到四份一片餐肉,我還是把它分開好幾口,珍而重之地在品嚐。

「啊!真是太好吃了!」阿添歡呼起來。

「對!Anna,為甚麼你門口會有餐蛋飯?」阿琳問。

Anna噘著嘴:「我也不知道,不過會給我食物的人,我猜……」

「就只有阿明。」我搶著說。

Anna的眼眶滿是淚水,茫然地點著頭。

阿添突然恍然大悟地說:「剛才你說有個白衣人進來了M座?」

「對。」Anna說。

我倒抽了一口涼氣說:「那是阿明!而且剛才我們等電梯時,他可能正從另一電梯下樓走了!」

Anna瞪大一雙淚眼驚訝地說:「甚麼?」她話音未落就扔下未吃完的飯,向大門衝去。

「Anna!」我衝上前拉著她,她卻嚷著說:「我要找阿明!」

「你這樣出去很危險的!」我大聲阻止她。

「嗚嗚……」Anna跌坐在地上:「那為甚麼阿明會是巡邏隊的?」

我的腦海冒出了阿明那一副愛妻號的模樣,突然好像想通了整件事,我說:「原來阿明不是要離開你,他應該早就知道已沒有補給品可拿了,所以要出去找食物回來。」

阿添搖搖頭:「可是他為何要拿走家中的食物?這樣Anna會餓死的。」

「我和你也拿了昌伯的食物啊!畢竟我們外出找食物是非常消耗體力,也不知道要找多久,總要有點食物在身上,不然未找到食物已餓死街頭了。」我頓了一頓道:「我認識的阿明是一個思考慎密的人,而且非常愛他的太太。」

Anna激動地點著頭:「對,他在這個時勢找了餐蛋飯回來給我!他怎會離開我?」

阿琳扶起Anna說:「所以你不要太擔心,你出去找他,萬一有危險就麻煩了。」

我們重新坐在梳化上,我說:「Anna,剛才我們在樓下鐵路站的天橋差點被巡邏隊殺死,幸好其中一個白衣人救了我們。就在白衣人離去時,他對我做了一個手勢,是我和阿明在工作時常用的暗號,我相信那個白衣人就是阿明。」我把剛才未吃完的飯都倒進嘴巴裡,然後才繼續說:「我猜阿明跟我們一樣,不知如何偷了白衣人的制服,他還成功混進了巡邏隊,所以才得到珍貴的餐蛋飯!」

「那就好了,我想你先生一定非常愛你。」阿琳對Anna道。

「我還錯怪了他……」Anna嘆了口氣:「可是他把飯都給了我,他自己豈不是沒有飯吃嗎?那怎麼辦?而且他跟白衣人一起,萬一被識穿怎麼辦?」

「阿明非常機警,你不用擔心。」我雖然這樣說,但剛才那個巡邏隊隊長性情暴戾,真不知道他會不會傷害阿明。

我從背包拿了一包餅乾遞給Anna,說:「謝謝你請我們吃飯,看見你和阿明都安然無事我總算比較放心了。很抱歉我只有一些餅乾,請你收起一包留著,以免不時之需。」

Anna還未回應,阿添卻莫名地說:「智琪,你之前說阿明那個手勢是甚麼意思?」

我回答:「那是我們跟客人、老闆開會時,阿明經常打給我的暗號,意思是要盡快把會議完結,因為快六時了,他要趕著下班回家陪太太。」

阿添一臉狐疑說:「你覺得他剛才做這個手勢,除了要告訴你他是阿明,還有沒有其他意思?」

「你的意思是……」我的目光突然飄向了牆上的掛鐘,喃喃自語道:「還有大半小時就六時了。」

阿添大力地點頭:「阿明會是暗示要約你在六時見面嗎?」

我看看阿添:「小孩子,看來你終於用腦了。」

Anna和阿琳不約而同輕笑了一聲,阿添卻一副不以為然地說:「可是他要約你到哪裡?回公司嗎?」

我打了他的後腦勺一下,道:「用用你的腦吧!我們公司在另一區,阿明才不會蠢到約那麼遠。」我頓了一頓說:「我猜如果要見面,一定會在天橋城;而在天橋城見面,就一定會在……」

阿琳和Anna同聲搶答:「在這裡!」

我點點頭,Anna高興地說:「那麼大半小時後,我就可以見到阿明了!」

我們都為這個推斷感到高興,而且剛才吃了點餐蛋飯,心情好了不少;現在既然要等阿明來,也可以趁機好好休息一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當時鐘顯示著六時正,我們都緊張萬分,到底阿明會不會回來?

「丁鈴噹啷!」門外傳來鎖匙的聲音。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長篇小說《沒來書》10. 被捕

長篇小說《沒來書》9. 騙

長篇小說《沒來書》8. 少女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