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篤

香港創作人,已出版 16 本作品,擅長寫故事。 FB/IG :sisterduk ; 個人網站 :sisterduk.com ; Spotify/Podcast:篤公篤姐

長篇小說《沒來書》12. 阿明和Anna

(edited)
上集提要:眾人跟阿明的太太Anna見面,然後一起回到阿明的家,卻竟然發現門前有一盒美味又久違的餐蛋飯!他們終於明白阿明不是拋棄了太太,而是外出找食物回來。他們更從阿明的手勢推測他可能想約大家在六時見面……


門外響起用鎖匙開門的聲音,Anna急不及待衝去打開了大門。

「老公?」Anna呆站在門口,門外的人穿著一身白色保護衣,白衣人緩媛拉下面罩和口罩,一臉憐愛地看著Anna。

「老婆!」阿明走了進來,抱住了Anna。

我生怕他們在眾人面前激吻起來,於是假裝乾咳了兩聲,他們才放開了彼此。

「智琪。」阿明終於有空理會我。

「阿明,多謝你救了我們!」我說。

「剛才我一看見是你,真是嚇了一大跳!幸好那個隊長最後没有動手!」阿明說。

我苦笑了一下:「我知道是你時也震驚不已呢!對了,你為何可以混進巡邏隊的?」

阿明重重地呼了一口氣,然後把事情娓娓道來。

原來他數天前發現再也沒有補給品,便決定出去找食物。他離開家門不久就在公廁門前遇上了一個白衣人……

「你在這兒做甚麼?」白衣人質問他。

阿明裝作理直氣壯地說:「我正要去拿補給品,剛好肚子痛!」

「難道你不知道為了防疫,公廁只開放給巡邏員?」白衣人道:「再說,拿補給品的位置一定距離你家很近,你就不可以回家去廁所嗎?」

「呀……」阿明按著肚子裝肚痛,痛苦地說:「我肚瀉有甚麼辦法?」

「嘖……」白衣人用嫌棄的語調道:「你們這些蟻民連吃都沒有東西吃了,還會肚痛?真是天下奇聞!」

本來阿明都沒有留意,但是白衣人說話時卻下意識地把雙手放了在身後。

這時阿明才注意到白衣人手上挽著一個白色膠袋,袋中有一個發泡膠飯盒形狀的東西,阿明覺得那很大機會是食物。

阿明想了一想,便道:「求你快點讓開吧!我真的要上廁所!」

白衣人又嫌棄地「嘖」了一聲,說:「就當我沒有看見過你吧。」說罷閃身想讓阿明進去。

就在二人擦肩而過時,阿明突然大力搶去白衣人手上的飯盒。

「可惡!」白衣人的反應也很快,一把捉住了阿明的手,然後二人扭打作了一團。

阿明雖然餓了好幾天,但他天生的力氣不少,跟白衣人打起來也沒有被壓制。他擔心這樣在公廁門外打下去會引起其他白衣人的注目,便大力用全身一撞,把白衣人撞進了公廁裡。

白衣人被阿明撞得跌倒在地上,不幸地連手上的飯盒也跌破了,裡面的餐蛋飯灑了一地。

阿明看到地上髒了的餐蛋飯,莫名地憤怒起來,大嚷著一把抽著白衣人的衣領怒叱:「你們這些人竟然有這種食物吃?我們市民卻連一塊餅乾都没有?」

阿明失控地一拳又一拳揮向白衣人的頭部,在他盛怒的力量下,白衣人很快便失去了知覺。

「然後呢?」阿添緊張地聽著阿明的叙述。

「然後……」阿明突然漲紅了臉,雙手不停顫抖。

「阿明,你没事吧?」我問他,這時我留意到他不但是雙手,而是整個身體都在顫抖。

「阿明?」Anna上前抱著他,憂心地說:「不想說就不要說,你現在平安就夠。」

阿明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凝視著慢慢舉起的雙手道:「然後,那個白衣人就……」

我的心突然沉了下去,我好像意會到發生了甚麼事,便道:「阿明,不要說。」

阿明大力地搖了搖頭,道:「那是我做過的事,我没法否認。」

屋內一片沉默,過了良久,阿明才說:「我發現那個白衣人死了,我用這一雙手殺死了他。」

Anna抱著阿明安撫他,阿明掩住了臉頰,憂傷地道:「這個世界太荒謬,我怎也没想過我竟然會殺人。」

屋內的空氣僵著,大家一時間都不懂得回應,可是我們都明白,這個時勢,甚麼都有可能發生。

阿明只是一個普通的男人,辛苦工作建立家庭,如果不是命運的荒謬,他怎可能成了殺人兇手?

「阿明,你不是故意的,不要自責。」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閉上眼睛,過了很久才睜開紅透的雙眼,說:「說出來令我覺得好過得多了。」他頓了頓說:「之後,我換上了白衣人的制服,把他的屍體放了在最裡面的廁格。」

「嗯,我和阿添也騙來了他們的制服,才得以安全來到天橋城。」

阿明點了點頭:「我真的很想混進巡邏隊,我很想找到食物給Anna。」

Anna感觸地哭著。

阿添換了個話題問:「對了,他們的飯盒都放在哪裡?」

阿明回答:「巡邏隊每人每天都可以領一份飯,我剛混進去時,也没有人告訴我去哪兒拿,剛才我送來的餐蛋飯,是我第一次拿到的。原來每天12時後就可以到圖書館那邊拿飯,但是那裡守衛深嚴,而且要證件才可以進去,幸好我也拿了白衣人的證件,才能領到飯。」

「證件?」阿添和我立即摸摸身上保護衣的口袋,可惜卻没有半張證件。

「你們等我再去打聽一下吧!說不定遲些我熟悉了領飯地點的保安措施,或者可以……」阿明還未說下去,阿琳就搶著說:「劫飯盒!」

阿明點點頭,Anna卻說:「老公,你還要再混進去嗎?這太危險了!」

「我們只有這個方法可以拿到食物,不然我們都會餓死的。」阿明說。

「可是……」Anna想說點甚麼,卻被阿明搶先說:「我一定會每天都平平安安的。」

Anna無奈地點點頭。

我說:「阿明,我還要去找阿純,我們保持聯絡,如果你有甚麼行動,一定要告訴我們,不要自己輕舉妄動。」

阿明道:「放心吧!你快點去找阿純吧!對了,阿純住在哪兒?」

「她住在鐵路站另一邊,就是影印島上的單幢大廈。」我說。

天橋城的鐵路站對開有一個地方,以前開了好幾間影印店鋪,大家都叫那個地方作「影印島」。

阿明看了看時鐘,道:「這個時間,巡邏隊剛好換班,我混入的那隊隊伍已休息,而另一接班的隊伍會在工業區那邊先巡邏。所以,你們現在出發去影印島就最安全的了。」

聽到這個消息,我高興地說:「那就太好了!」

於是,我、阿添和阿琳跟他們兩夫婦道別後,著急地離開了他家,再次回到樓下那荒廢了的商場。

「糟了!」阿添突然嚷著。

「怎麼了?」阿琳問。

阿添一臉不好意思,說:「我……對不起,我把手機遺在阿明家了。」

阿琳呢喃著:「這麼重要的東西也可以留下嗎?」

我白了阿添一眼,道:「他一定是吃了餐蛋飯太開心,連手機都不想要了。」

阿添無奈地說:「才不是呢!幸好還未走遠,我們快上去拿回手機吧!」

我們再次回到阿明居住的M座,當電梯來到17樓後,電梯門一開,卻聽到阿明家傳來嘈雜的聲音。

「求你放過我太太吧!」是阿明的聲音,同時混雜著Anna的哭聲。

「我應該早就懷疑你,那麼我就不會放過那三個人!」一把熟悉的聲音道:「我一個人把背叛的42組滅掉,現在殺你兩個也差不了多少!」

這把聲音……是白衣人隊長!

我、阿添和阿琳相視了一眼,正要衝過去看個究竟時,屋內卻傳來「轟」的一下槍聲,接著是一下悶哼聲。

「呀!」阿明大聲叫了起來,我猛地衝了過去,看到Anna額頭中槍,雙眼瞪大倒在血泊中。

「啊!」阿琳驚呼著。

「呀!你這魔鬼!」阿明和隊長扭作了一團,我和阿添同時衝上去,想捉住白衣人。

可是,當我和阿添在隊長背上試圖制服他的一瞬間,槍聲再次響起,阿明應聲倒地。

「阿明!」我悲鳴著。

這時阿添終於扳開了隊長的右手,手槍掉了在地上。

我有如反射動作般快速拾起手槍,並指向了隊長。

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長篇小說《沒來書》11. 餐蛋飯

長篇小說《沒來書》10. 被捕

長篇小說《沒來書》9. 騙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