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篤
張篤

香港創作人,已出版 16 本作品,擅長寫故事。 FB/IG :sisterduk ; 個人網站 :sisterduk.com ; Spotify/Podcast:篤公篤姐

長篇小說《沒來書》15. 坦克

上集提要:智琪發現阿純口中的「表哥」根本不是她的表哥,所謂「做家務」原來是阿純出賣自己的肉體去換取食物。智琪難過地想阿純跟自己走,但阿純說自己在麵包和愛情之間,必會選擇麵包。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智琪!」阿琳在身後叫我。

阿添卻拉著她,跟在我身後,離開了阿純的家。

我們進了電梯,阿琳終於按捺不了開口說:「我覺得……阿純一開始或者是想過出賣我,但她最後都没有這樣做,如果她立下壞心腸,即使我睡了,她也會叫我起床的!」

我嘆了口氣:「我知道,阿純不是那種人。」

但是我的確没法給她溫飽。

「智琪,」阿添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如果你願意,等我們有辦法找到食物,我們才一起再回來找阿純吧!」

我垂下頭抿了抿嘴唇,過了良久才點點頭道:「我願意。」

阿琳這才鬆開了緊皺的眉頭道:「你這樣說,真像是結婚的誓詞。」

我揚了揚眉:「說起來,結婚的誓詞也及不上你們兩個浪漫呢?」

「甚……麼?」雖然阿添問了,但他不用等我回答,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從剛才在阿純家離開時,阿添就一直拉著阿琳的手,直至進了電梯都没有放手。

「不……」阿琳害羞地垂下頭,想鬆開阿添的手,卻不得要領,因為阿添緊緊地牽著了她。

「不要鬆開。」阿添說。

「唉!」我故意大聲嘆氣來嘲笑他們:「有愛情真好!」

阿琳没有再想掙脱阿添的手,阿添本來一臉緊張的神態放鬆了下來。我笑了笑,心中竟然有種老懷安慰的感覺。

電梯來到地下,外面天色已全黑,我看了看手錶,原來已是晚上九時多了。

我和媽媽從前住在很偏遠的公屋,如在天橋城走路過去,大約需要五小時左右,而且沿路大部分路程都是一條長長的高速公路,在這個天色下,我猜在路邊有山和樹作掩護的公路上走,總比在市區的街道上走安全得多。

我們離開了天橋城,踏上那不見盡頭的高速公路,展開了在黑夜中的旅程。

踏在無人的公路,阿添說:「我有一個同學在你舊居附近的大學讀中文系,二年級開始就没有再住宿舍,他說最難受就是要上早上八時半的課,從市區坐巴士過去,這條公路又老是塞車,害他經常遲到。」

「這麼多大學,怎麼選一間這麼遠的呢?」阿琳問。

阿添聳聳肩:「他的公開試成績不好,他放榜時還因為只能入這所大學愁眉苦臉,因為這大學也稱不上名牌大學。但讀了一年後,他就說這間大學很好,他很喜歡。」

「那真好啊,所謂名牌也只是浮雲。」我故作有文化地說。

「哈哈,現在塞車也只是浮雲。」阿添說。

的確,現在這條高速公路莫說是塞車,就連車子都没有了,只餘下少量仍亮著的街燈為我們指引路線,我們也不敢亮著手機電筒,一來怕太耗電,二來怕燈光會引來白衣人的注意。

我從來没有想過這城市可以如此黑暗,但原來有時為了生存,迫不得已也只能藏身在黑暗中。

我們走走停停,一路走來都没有看到任何人或車,一直順利地走到午夜時分,前方突然有一個龐然大物的黑影停在公路中心。

「那是甚麼?」阿琳問。

我搖了搖頭:「太遠了又這麼黑,完全看不清楚。」

我們躡手躡腳地靠著路邊的樹繼續前進,幸好這裡的樹都因太久没人打理而變得非常茂密,有些甚至已長到擋住了公路的行車路線。

我們一步一步走近,終於看清了眼前的物體。

「坦克車!」阿添低聲地驚呼。

「怎麼會有坦克車?」阿琳問。

「裡面有没有人?」我問。

「它在守著甚麼嗎?」我問。

一時間,我們都有太多疑惑,但當然没有人回答我們。

我們呆站在原地看著前方20米外的坦克車,一時間也不知如何是好,如果在坦克旁邊走過,會發生甚麼事?會被人發現嗎?那是白衣人的坦克嗎?

過了良久,我才試著提起精神觀察四周,然後對阿添和阿琳說:「這裡的山坡長滿雜草和樹,我們向上走,靠樹木遮擋著走過坦克車這段路吧。」

阿添點點頭:「好,這山坡有點斜,我以前也玩過野外定向和攀岩,就讓我先走,你們跟著我,留意著我抓哪棵樹和走哪一處,這樣依著前進會比較容易。」

他說罷一手拉著一棵樹幹,一手去牽著阿琳,把她拉上去。

「嘖!重色輕友!」我嘀咕著,他倆卻不理會我。

我們小心翼翼地在樹木間前進,被雜亂的樹枝刺傷了無數次,但在經過坦克車旁時,我前方的阿琳卻腳底一滑,從我身旁跌了下去,事發太突然,我也來不及捉緊她。

「啊!」阿琳驚叫著,跌倒在公路旁。

「阿琳!」阿添回頭想下去扶阿琳,同時對我說:「這裡很滑,你留在原地等我們,不要下來。」

阿添慢慢滑下去阿琳身處的地方,突然,我看到坦克的門開了,有五個白衣人拿著槍爬了下來。

「阿添!阿添!有白衣人!」我呼叫著他時,他已來到阿琳身邊,我隱約看到阿琳的膝蓋流著血。

白衣人向我們跑過來,並大聲叱喝:「別動!前面二人別動!你們是誰?」

他們似乎看不到樹叢中的我。

「阿琳!」阿添邊叫邊想扶起她,但她似乎站不起來。

阿添蹲了下來,讓阿琳伏在他的背部,再試圖背著她上斜坡,但卻顯得力不從心。

我立即一手拉著下方的樹,再滑下一點,想伸手拉他們上來。

「阿添!」我叫道。

阿添卻抬頭瞪著我道:「來不及了!叫了你不要下來!快上去!」

說罷他不但没有靠近我讓我抓住,還轉身背著阿琳,向白衣人走去。

「阿添?」我叫著。

他没有回頭。

他們走到白衣人面前,阿添放下阿琳在地上,然後二人高舉了雙手。

他們向白衣人投降。

白衣人不知跟他們說了些甚麼,再挾著他們走向坦克。

「轟!轟!」

當我還在天真地猜測白衣人要捉走他們去孤獨抗疫之際,兩下槍聲卻響起,阿添和阿琳在血泊中倒下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長篇小說《沒來書》13. 權利

長篇小說《沒來書》10. 被捕

長篇小說《沒來書》9. 騙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