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6 articlesIn total 6147 words

午後萬物叢生

斯塔

和任何人的相遇都有沒頭沒尾的可能性。我想我試過一次之後,其餘的可以一一消失得無影無蹤。收拾殘局?我想這跟之前有很不一樣嗎?人多了少了,大家有各自選擇,混沌被擊穿後,混沌散落各地。我將創作的想法無法落地,無法落地,懸而未決可以被無法落地捕捉嗎?

多久沒去外太空(一)第一次遇見花香的那刻

斯塔

第一次遇見花香的那刻 作詞:鄭宜農 Enno Cheng 作曲:鄭宜農 Enno Cheng 編曲:魯綱宇Kang Yu Lu 故事:斯塔 錄音:斯塔 我先看到你,然後看到你臉上的痣和汗。在你黑框眼鏡反射的蜻蜓與我的視線的交接點。把長靴插進泥土,收水的稻米垂出漂亮的弧度,枝竿順著泥土伸展搖動。

旅行

斯塔

原來我最擅長做夢。

一夜 08/05/2020

斯塔

如果現在直播的時間軸可以跳到記憶中的某個點再開始發散,如果可以沿着當時發展路徑的之外的抉擇繼續發生,我還會在你的懷裡嗎?她應該會說,不要問你為什麼到這裡。現在的我想起記憶中的A點,並不是直接的傳輸,而是我上一次想起A的B點的狀態,而B點中想起的A,卻是上一次想起A的C點的感受,如...

散步記事 10/05/2021

斯塔

從手機透過指尖傳來的資訊在腦海醖釀發酵,成爲突破不了心房悶在心肺位置的氣壓,牠擠壓著輸送我正常運作的空氣原料。我放下信息源,截斷這個氣壓的輸送口。再走到房屋外,敞開的窗戶外,馬路的車流外,天橋上花圃內的綠植外,電梯的人群外——山上足球場旁的秘密入口,我出去,又進去了。

觀後感 | 天水圍的夜與霧

斯塔

印象深刻的應該還是大家所看得見的那個鏡頭,小玲和李森最後一次重回天水圍那個家,四角星的地板花紋指向狹長的看似密閉的通道,小玲牽著姐姐,李森抱著妹妹,一家人走進去,似乎審判後通往死亡的隧道。看的時候實在是不明白,小玲為什麼要跟著李森回家?這有好幾個層面的社會權力結構的問題,也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