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默

身处法学院,业余哲学生,专业摸鱼家。 微信公众号:德默

请不要保持沉默、袖手旁观

现在,每个人都起码应当做一件事情:发声

大一的时候我和几个女性朋友聊天,我提出过一个天真且有些冒犯的问题:“你们难道真的都经历过性骚扰吗?”

我当时很难以置信,觉得性骚扰真的已经被扫进历史的垃圾桶里了,但其实只是因为我没有经历过和听说过。

作为男性,我是在一个丝毫没有这方面恐惧的环境里长大的。初中的时候就一个人出远门旅游,从来没有害怕过走夜路或被陌生人伤害。我常常用这些经历证明我的独立,但是另一方面这也是我作为优势性阶级的privilege。

认识到自己的特权,不要把一切当作理所当然,不要觉得他人的苦难是捏造的或是夸大其词,这是我对自己提出的要求。一个顺直男最起码要认识到自己是有特权的。

拥有特权的男性要明白一点,性别议题并非仅仅就是试图煽动两性对立的问题,这个问题是普通民众对制度性不平等的一次挑战,是对既得利益者的一次不服从。这个议题和其他很多议题一样,都是为了追求一个平等、正义和有尊严的社会。

那么为什么这些年只有性/别议题舆论热度这么高?

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看到欺凌录像后广泛共情,但根本上是因为这是我们唯一能发声的话题,其他的话题上我们只能闭嘴。讨论性/别议题在这里比我们想象的影响要更大,但即使允许我们讨论,当真的当触及到制度问题时,小花梅、乌衣这样的女性还是被果断抹去了。

在这个意义上讲,性/别议题不仅仅保护弱势性阶级,更是对这个吃人社会为数不多的公开宣战。

在这场运动中,袖手旁观是一种在道德上的错,并且也应当是一种法律上的错。

法律应当惩罚这些见危不救、见死不救的男性。

在这个情境中,除了施暴者,我更气愤的是这些袖手旁观的男性,在这种情形中,他们具有挺身而出的道德义务,并且法律也应当将这项道德义务变为法律义务。他们作为强者的一员,看到面前发生的欺凌选择袖手旁观,甚至还加入欺凌,这些男性绝对不是无辜的。

德国刑法就规定有“不为救助罪”。但是我们国家似乎还是主要以奖励的原则来倡导,而并非通过刑罚来强制实施这项道德义务。法律应当惩罚这种见死不救的行为,强者在这种情况下的不作为就是助长欺凌。

在此时,在舆论上袖手旁观、保持沉默也是一种错。

如果在现场袖手旁观是一种道德上的错,也应当是一种法律上的错,那么处在同一个社会的人沉默、在舆论上袖手旁观、冷眼相待、甚至阻碍他人发声的人也是有错的。不仅是在这件事情上,在更多议题中都是如此。不发声不是原则上中立和不可指责的,每一个人原则上都有义务声援弱者、反对不正义。

言语是一种行动,想想四月之声吧。

现在,每个人都起码应当做一件事情:发声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