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默

身处法学院,业余哲学生,专业摸鱼家。 微信公众号:德默

看到校友这样的公共讨论 我很失望

看到本校一位十分有名的同学公众号最近的文章,我感到十分失望。


这位同学因为被一位公众人物起诉,在本校甚至是整个法学生群体都有很大的影响力和话题度,他也曾经做过一些很令人敬佩的事情,发过一些勇敢说真话的文章。


但是,他最近的文章一次次让我失望。


在我看来,他最近的文章十分缺乏深度,并且也没有像新闻报道一样为读者提供更多的事实,在蹭热点并且具有煽动性。这样的文章当然可以吸引流量,通过商业广告,可以为他增加更多的收入,但是却对公共领域十分有害。


虽然我的公众号比他小得多,但是在几十篇推送的写作之中,我也知道怎样的内容是可以引来更多流量的。


在阅读他的文章时,我感到一种信任被辜负的感觉,我基于他过往的行为和文章对他的文章充满信任,期待他能说出更多有深度的真话,然而我却收获的是在当下公共领域随处可见的煽动、民族主义和民粹的内容。


在这个时代,理性的思考才是我们最稀缺的,我曾经信任作为法学毕业生的他可以在公共领域输出更多理性的思考,然而却等来了一堆令人失望的“头条文章”。


我把他想作是一个法律人,而作为一个法律人,我以为最重要的是参与公共事务的热情,但是参与的方式不是煽动情绪和蹭热点,变成一个令人讨厌的“公知”,而是用自己专业和理性的分析弥合社会的撕裂,拨开大众眼前的迷雾。


真正好的公共讨论,是挖掘争议各方共享的基本共识,再从基本共识出发,寻找一个最佳的解决方案,满足各方的合理关切。单纯地煽动和鼓吹某一方的意见,无非就是一个音量更高的扩音喇叭,和真正的讨论相去甚远。在这一点上,德沃金在《民主是可能的吗?》给出了一个公共讨论的典范。《生命的自主权》中德沃金也示范了这种方法,他不是去加剧关于堕胎权双方的撕裂,而是去寻找双方都关心的共识,并建立一套关于堕胎权的解决方案。


而我认为他的文章远不能达到一位“法律人”的标准,甚至不仅不会有利于公共讨论,还会污染和败坏公共讨论。毕竟,至少就我的朋友圈而言,有很多同学欣赏他的文章,甚至奉为圭臬,他的文章会影响很多人的想法。


有人可能要反对:“人家爱写什么写什么,关你什么事?”


但是言论自由更意味着批评的自由,我尊重他写作的自由,也要行使我批评他的自由。他可能想要从自己的流量中获利,这无可厚非。但是,他能获得的流量是基于他的公共影响力和大家给予他的信任。一个合格的“理想主义者”(正如他的签名所言)应该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在这个灰暗的时代努力能发一点光就发一点光,而不是利用大家的信任牟利,为公共领域的恶化再添一把火。


我真的很期待曾经作为本校骄傲的他,可以彰显那种“勇敢说真话”的品格,不要因为一时的利益就自甘堕落。


但是,我这份期待可能要落空了。


对了,本篇文章的封面是“光与真理”,希望各位不管时代如何、现实如何,都能保持对光与真理的向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