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立子
孤立子

孤立子,一種波形,堅強而穩定,面對困難和挑戰時能夠保持自我,不輕易妥協或改變自己的原則和價值觀,堅持不懈地追求自己的目標和夢想。

愛你愛到殺死你

(edited)
參與「恐懼與愛」徵文活動

半夜醒來,走進廚房,突然看見一隻大蟑螂在地板上爬行。我嚇了一大跳,渾身雞皮疙瘩。那隻蟑螂看起來又大又髒,不過是在緩慢移動,已經頓時讓我感到無比恐懼。我的大腦無法思考,手和腳也開始不受控的抖動,心跳加快,連呼吸也漸漸感到困難。

我很想逃跑,但我努力提醒自己,蟑螂的繁殖周期是何等的快。放生一只蟑螂,等於飼養一家蟑螂。然而,內心的恐懼無法消退,依舊動彈不得。於是,我開始一邊以說話催眠自己:「牠很可惡!我很憤怒!牠很可惡!我很憤怒!牠很可惡!我很憤怒!……」,一邊幻想著被別人取笑膽小時那種羞愧的場面。終於……

「X!X你X!X你X!X你X!X你X!」

帶著老羞成怒的情緒,口中罵著髒話,我雙手各執一只拖鞋,瘋狂的向那蟑螂使出連續拍擊,直至牠的身軀全然破碎。


由於擊打的力度過大,我喘息良久才能起來收拾。看著四濺的殘肢和汁液,我深深感受到這種以憤怒蓋過恐懼的利與弊,促使我查找情緒與荷爾蒙之間的關係,尋找更好的解決方法。

原來當我感到恐懼時,體內的皮質醇分泌會增加,這種壓力激素的釋放導致了這一系列的身體反應;而當我轉向憤怒時,我只是同時提升腎上腺素的分泌,透過這種興奮性荷爾蒙促使身體進入「戰鬥」模式。

但是,憤怒並不能真正解決恐懼,它只是暫時的掩蓋。若要徹底止息恐懼,降低皮質醇的分泌,往往需要透過愛或其他正面情緒。無怪乎有話說:「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看來,下一次,我必須設法從內心激發愛。

這時,又一隻蟑螂彷彿感受到我的改變,出現在我面前。於是,我蹲下身,凝視那隻蟑螂,告訴自己它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正所謂「眾生皆平等,萬物皆有靈。」即使是蟑螂,也應該被愛。我溫柔地伸出手,讓牠走到我的掌心。我用手指輕輕撫摸它脆弱的外殼與微小的觸角,它就這樣乖乖地躺在我的掌心。

接著,我以另一隻手覆上,感受它生命的氣息。輕聲跟牠說我很愛牠,非常非常愛牠,感謝牠的存在。我的愛意逐漸強烈,直至此刻我只想將牠永遠留在我身邊。

「咔嚓!」

我用力把壓碎了牠的外殼,黏稠且濕潤的體液在我的指間滲出。我微笑著感受牠的生命在我手中消逝,我的愛已將牠徹底佔有。我欣賞牠屍體的美,將牠小心埋葬。這種殺死所愛的快感,是何等美妙。


分享您就「恐懼與愛」這標題的感受

面對愛不下手的東西,何必強迫呢?

扭曲的愛,更可怕……


作者附註

  1. 標題《愛你愛到殺死你》,來自於一部同名的香港電影,故事講述一名變態歌迷聲稱要綁架女主角,並要與她一起殉情。

CC BY-NC-ND 2.0

日復一日千萬人,只為五斗折其身。一點支持舒作者,解除腰痛感應深。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