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衛星Sputnik

「孤伶伶地在外太空漂流」 台灣本地的文章寫作,在地の不專業相片攝影 不定時創作文字以及影像 medium: @Suputoniku

看無

台語叫做「看無」,可能是視線被阻擋,也可能是自己完全失明,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基本無法辨別到底是何者,因此,在數學上的機率裡兩者是相當的,可以的話我想選擇前者。

抬頭一看,天空黑得不像話,光線並沒有正常地射入我的瞳孔,而是莫名地受到了某個物體的阻撓,談開了抑或是被吸收了,無論如何,眼前是名符其實的一片黑

台語叫做「看無」,可能是視線被阻擋,也可能是自己完全失明,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基本無法辨別到底是何者,因此,在數學上的機率裡兩者是相當的,可以的話我想選擇前者。

我把眼皮闔上, 猜想著,或許是哪個路過的小鬼,拿了條繃帶把我的眼睛蒙上。也或許是一陣強烈的亮光把我眼機轟爛了,像廣島那樣,但事實若真是如此,那我可能早就死了,現在正處於靈魂漂移的狀態,往西方飛去,或著墜落到什麼詭譎的異域,只有靈魂存在的地方。如果真是那樣,或許也可以解釋我現在的處境。

但我真心希望的,或許還是活著吧,多數時候我認為活著基本毫無意義,但真要我死時卻又是百般的不願意,好像緊緊抓著貓尾巴不放一樣,貓可是很困擾的,但我無論如何也不想放開。雖然貓的存在跟世事萬物一樣毫無道理又沒意義,存在本身可以用荒謬來形容之,根本就是個「行走的矛盾」,十分令人不解,感覺非常的困擾,但正是這樣的不確定性,為我毫無意義的人生添了份樂趣,只要活著就彷彿能繼續抓著什麼一樣,抓著要是死了就抓不到的東西。

淡藍的月亮在烏黑的夜空中亮著


或許吧,之所以會看不到,只不過是因為在半夜裡醒來了,這一帶附近剛剛好停電,一切都安靜的不得了,黑的連張眼和闔眼的界線都模糊不清。

是啊,我還活著,只是在錯誤的時間點醒來了而已,只要我想,貓就在我的床邊熟睡著,尾巴想摸幾遍都沒問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