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

抑中国数千年历史,流血之历史也。其人才,杀人之人才也。历睹古今已往之迹,惟乱世乃有英雄,而平世则无英雄。事势如是,至道咸末叶,而所谓英雄者,乃始磨刀霍霍……

中国资本在渗透

“中国威胁论几乎是扼制苏联的翻版,”中国的研究员如此说到,尤其以复旦某研究中心的报告最为出名。那么,我们从历届国防白皮书可以看到,任意国家的国防,战略大纲,从提出目标到实施计划,过程中有想象不到的阻碍。西方国家的企业往往没有像中国国企这样的强政工执行力。这也屡次形成一个特点,即,战略上扼制,经济上扶持。甚至是流于表面。各国议会对于提案的复议,执行有法务,道德,外交等等考量。对于右翼或中国威胁论,与妖魔化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如出一辙。但是,具体这些智库的政府背景,是否声音传达到高层,有没有得到贯彻执行都要打一个问号。

这种背景之下,苏中两个共产党国家往往左右逢源,靠着民间贸易积累起资源,获取军事技术。腐化,拉拢西方民主国家组织,渗透和破坏当地的组织结构。

以中石油为例,这家企业既有民生的特点,同时也是对外输出的绝佳工具。石油资源不仅在民生上运用广泛,也被直接使用在化工,军事等领域。最为中国反美派所认同的逻辑,就是石油美元,或说美军对伊拉克等地做战影响当地社会治安,攫取石油资源,使用美元霸权等等。客观上说,每一条都值得推敲,尤其是石油资源这一项。

中石油在伊拉克
中石油在伊拉克

中石油在伊拉克所经营的油田,相当大的产能被运往中国大陆。同时,也在不断购买,和商业竞争,并购其他西方石油公司股权。从签订贸易协定的实体组织来看,伊拉克政府和当地居民显然要从中获利。贸易似乎体现出双赢的局面。但归根结底,美军并没有干涉伊拉克政府贸易自由和控制石油这种战略物资流入共产党国家。

再比如中国对法国商务投资模式

全资创办分公司、子公司或代表处,如中国银行法国分行
全资收购法国品牌企业,如福瑞股份收购法国 Echosens公司
全资收购法国企业后改用中国品牌,如深圳迈瑞收购法国 Datascope 公司后改用迈瑞(Mandray)
全部收购法国企业股份,如北方重工收购法国 Neyrpic Framatome Mécanique 公司后,与德国 Kleuters 公司分别持 70 和 30%(北方重工于2018年破产重组)
合资创办企业,如中国用友软件公司与法国 Atos 公司合作创办云安(YUNANO)
部分收购法国公司股份,中投公司主权财富基金以 34亿美元收购苏伊士环能集团勘探生产部 30%的股份
共同收购法国公司,地中海俱乐部的高层、中国复星集团以及 Adrian 投资基金共同收购地中海俱乐部
入股法国企业,如东风汽车入股标致雪铁龙,东风汽车与标致雪铁龙是汽车工业史上首次以非收购的方式结成联盟的欧洲与中国工业巨头。

国际贸易能够使国与国之间互取所需。在西方普遍缺乏防备心理的情况之下,对于外资的引进,往往会引火烧身。这是西方社会特点所决定的,防君子不防小人的特点。而近年来,随着中国企业的输出日益加深,多数在中国国内被严禁外资涉猎的领域,在西方却是来者不拒。比如中国的电信产业,对于外资的进入管控相当严密。按照入世承诺,从2003年12月11日起,北京、上海、广州三地将允许外资进入基础电信业务,其持股比例在25%以内。入世1年内,初步开放网络服务(主要是ISP)。入世第2年,移动通信、无线寻呼、Internet服务。入世第3年,有线网及光缆开始放开、全面取消增值服务地域限制。取消半导体、计算机、计算机设备、电信设备和其他高技术产品的关税限制。入世第4年,允许外资在基础电信中持股比例由放开初期的25%逐步提高到49%;在寻呼业务等电信增值服务领域,外资持股比例由放开初期的30%逐步提高到50%以内。入世第5年,逐步取消外资在寻呼机、移动电话进口,以及国内固定网络电话服务等领域的地域限制。入世第6年,有线网及光缆完成全面开放。中国电信服务业传统垄断格局基本打破,形成竞争性市场。(公布资料)

但是我们知道,直到2020年末,外资在中国电信业的准入资格和拍照远达不到当年做出的承诺。2019年,英国电信得到两个中国全国性牌照。而华为仍然是这家英国最大电信运营商在第四代、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4G和5G)网络和固定网络方面的一个“重要设备供应商”。我们看出,其中的政治因素仍然在起决定性作用。这种我能出去,你不能进来的性格特点。如商务部反对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案。造成了西方资本在华投资囧境。

中国从 1999 年到 2001 年间,先后从乌克兰购买了6 枚射程达 2500 公里、能携带核弹头的 Х-55 空射导弹。还从俄罗斯购买几乎所有感兴趣的武器装备制造技术,借助与巴基斯坦军事合作,开辟一条仿制西方产品新途径。例如,中国专家研究了美国交付巴基斯坦的 F-16A 战斗机,在此基础上研制了歼 -10A 战斗机,并以仅为美国原版飞机几分之一的价格卖给巴基斯坦空军。中国现在正在就向巴基斯坦出口 039 型柴电潜艇一事进行谈判。完全有可能,中国专家预先研究了巴基斯坦海军的“阿戈斯塔 70”潜艇,然后再以便宜得多的价格向后者出口。并一同购买样品和生产许可证——这也是中国与俄罗斯进行军事技术合作的主要条件之一。近 20 年来,在“消化”了俄罗斯的许多武器装备生产技术后,中国开始对各个领域的科学资料和先进研究与技术产生感兴趣。例如,北京当前对发动机制造、航天技术等十分感兴趣,并为此与俄方商谈制定中俄联合研究计划,打算以此为平台来收集购买相关的科技情报。廉价武器市场上出现的空白正好被中国所填补,后者甚至愿意白给和零售。而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任何时候都不会与非洲国家就出口一门榴弹炮进行谈判,因为光差旅费就会吞噬所有的利润,弄不好会亏本。但中国人不怕亏本,他们似乎对利润不感兴趣。对于中国来说,更重要的是要让国防工业保持运转,生产产品,提高熟练程度。因此,哪里买不起俄罗斯武器,中国人就出现在哪里。中国人对自己的活动努力保持低调,很少公布出口数据,也不喜欢公开所出口武器装备的具体类型。例如 ,其2008 年国防白皮书中使用的是 2007 年出口数据 :向巴基斯坦出口了18 辆主战坦克,向坦桑尼亚出口了10 辆装甲战车,向乍得出口了10 辆装甲战车,向孟加拉国出口了1架战斗机,向卢旺达出口了6 门大口径火炮,向加纳出口了4 架飞机,向也门出口了2 枚导弹和 1 具发射架,向印度尼西亚出口了7枚导弹和 1 具发射架。

中国商用飞机公司在新加坡航展上展出C-919 宽体客机。该机计划 2014 年开始试飞,2016 年开始向用户交付。此外,中国还计划在 C-919 的基础上研制200 吨级军用运输机,以安东诺夫公司为首的乌克兰公司打算参加其研制与生产,目前已经达成安装欧洲斯奈柯马公司研制的LeapX 发动机的协议。中国毫不隐瞒希望乌方转让制造技术,并已计划在上海进行发动机的组装生产。(摘自俄罗斯智库报告)

江西国资委下辖企业

而中国资本在军工领域发挥的作用,不仅仅是收购前苏联国家军事技术,对于西方的渗透无时无刻都在进行之中。以下辖企业为例。

业务说明
燃料

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欧洲的法国,因发展新一代远程弹道导弹的需要,采用和美国合作的方式,以金钱换时间,得到了第二代高能固体推进剂技术。(中国很有可能通过相关企业布局欧洲或美国得到相关化学原料或技术特点,由于资料高度保密,笔者并不能涉猎到完整的相关报告)耐高温发动机材料方面,钨、铌等耐高温合金,用于制造燃烧室和喷管等高温部件,碳/碳材料和陶瓷基复合材料等新材料试制高温部件。这些部件是否通过某些渠道走私或出售到中国。目前尚未阅读到保密级别资料。但可以怀疑一点,2013年中国航天大规模国际并购卢森堡IEE,并于2020年(航天科技境外子公司IEE公司)实际收到卢森堡政府因疫情拨付的薪酬专项补助共计194.45万欧元,折合人民币约1,511.74万元。2020年德国政府阻止了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子公司——中国航天工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Addsino)收购一家专门从事卫星和无线电技术(包括5G)的德国公司。罗宇(知名反共红二代,其父罗瑞卿)在总参任内时,指出中国空军采购意大利雷达等设备, 到 1992 年年底,中国企业已经在世界上120 多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海外企业,其中亚洲各国和地区居多。这种渠道进行技术窃取,往往是高保密级别。随着一些资料的公布和解密,我们能够愈发清晰看出背后的逻辑。

由此可见,美国及其盟友的技术扩散,很大程度上是基于自由贸易框架下,被有意窃取并运用在军事领域。中国资本不仅仅是广泛寻求工业技术企业,大量合作领域都有他们的身影。最大的区别在于,中国企业大部分都成立了党支部,在海外,不公开党的组织,不公开党员身份,不公开党内职务,党内活动不公开,党内文件不公开。为了减少与当地法律、政策发生矛盾,各中方企业都制定了相应的对策以开展党建工作。很多时候,海外党建活动和企业文化活动是难以分割的。

2017年9月4日下午,中石油长城钻探公司古巴项目部党支部,组织项目部党员进行主题党日活动。
2017年4月17-18日,北京市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林抚生(二排左起第三位)到北京建工毛里求斯分公司调研境外党建工作。

我们不得而知,这些党组成员是否带着特殊任务在当地进行活动。在高度壁垒框架下,又带着政党特点,意识形态目标。再比如,美国杜邦化工在中国成立中国分公司。IBM在中国成立中国分公司,其中相当的技术被转让或运用到数字化军事项目中。像氨氧化工艺和硝酸工艺可以用来生产化肥,也可以运用在军火化工上。不可能区别商用化学品和军火生产化学品。中国在现代军事强国所必需的那些产品方面,没有扩大生产和实现现代化的技术手段。西方公司不止一次地提供了设计、数据、工艺、设备以及培训和投产计划。这些合同都是“一揽子交易”,这在西方是异乎寻常的。在这类化工企业中,有许多企业具有直接的军事意义。然而,这些合同对西方公司很有吸引力,有利可图。(往往在前期开出优渥条件,在技术吸收成熟后开始意识形态化,比如德国汽车企业撤离中国,比如通过反日,反美等游行或舆论,制造外资的现实困境)

题外话:中国企业在外国投资,也得利于外国资企业征收的企业所得税都相对较低。但诟病西方国家用工成本高于中国大陆。因此往往排斥工会组织。

2018年纽约破获总价4.5亿来自中国的假货。这条华裔参与的黑色产业链,其中大规模的运输和过关程序,内部接应等等。都在表明背后很可能存在某级指示。不一定是政府行为 ,可能是民间牟利或某种背景。同样的新闻表明,(实际控制)中国邮轮伪造国际识别码,雇佣外籍船员,悬挂方便旗或者将邮轮注册地放在其他国家。从而将窃取的物资或情资进行秘密运输。这一切背后没有政府部门协同几乎是不可能的。

利他主义与别国的关系中不是有益的基础,单单用钱不能解决所有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单方面的付出将导致勒索和讹诈。极权制度是冲突的根源,因此不能像对待非极权制国家那样与极权国家打交道。那些想同极权制度和解的国家最终将面临这样的选择:或是战斗,或是投降。这方面的历史教训是清楚的。西方国家表现出妥协的倾向是以一个不幸的错误思想为基础的:对极权制度也要准备妥协。极权国家不能自己创造出新成就。现代历史证明,内政外交都建立在实力之上的极权制度,在生气勃勃地建立之后,就失去了知识分子、新鲜思想和新技术——失去了技术上的活力。这就使它落后于实行自由竞争的社会。因此,对中国来说,“和平贸易”是它们今天使其军火工业现代化的唯一手段。那些促进极权国家扩建自己的军工体系的人,也在促进这些极权国家制造冲突的倾向。西方单方面给中国提供了迫切需要的手段,以便进一步扩建强大的军工体系。这最终只能加速大国之间的竞争。在竞争中,发生真正冲突的可能性必然增大。只要情况发展到这一步,西方将会对自身的毁灭做出贡献——这就是悄悄自杀的可悲事例。

中国民企或国企技术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西方。
华测导航
高精度测地型 gnss 接收机等数据采集设备
新劲刚
金属基超硬材料、耐磨复合材料等
爱乐达
军用飞机和民用客机零部件的精密加工等
光威复材
高性能纤维、织物、预浸材料、各类复合材料制品
安达维尔
航空机载设备研制及维修、测控设备研制、飞机加工改装等

中国的目的比它的手法更直截了当。企图通过不断注视航空工业的发展和巧妙地利用贸易手段与西方的疏忽,获取选中的先进设计、设备和生产流程。重点是合法地购买飞机、发动机、压缩机、螺旋桨、导航仪器和机载武器,获取技术和性能数据,了解设计、生产和试验情况与方法,以及采购机床,夹具、模具、半成品和重要原料。购买专利,以便自己生产某些现代化军用飞机和发动机。同时,一些中国科学家和工程师则在西方最好的技术学校受训。海外留学,千人计划(比如电子产业大力吸收台湾工程师)中国的手法还包括派遣贸易代表团出国,把考察员和实习生塞进外国工厂,聘请外国工程师、技术人员和顾问到中国工厂中服务。

在“和平贸易”可使中国变得文明些的理念中,“和平贸易”可使中国依赖美国;西方也依赖中国的原料,因为西方自己的资源日趋枯竭,技术交流是两方面的事情,西方也可以从中国的工艺技术中得到好处。这些观点没有一个站得住脚。中国也许在技术上依赖美国,但这并没有制止过战争。(包括舆论战,渗透,商业,贸易战等等)这种依赖性根本不能制止极权政府改变初衷,即“消灭美帝野心狼,消灭资本主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