贖名人
贖名人

寫小說和文章。Matters這邊暫時不是所有的文章。可至個人部落格:sumingl.blogspot.com,對文章列表有更清楚明瞭的選單。

《奧術》-3 (有雷),Jinx如何煉成

(edited)
(有雷)

(文長可至個人部落格,淡紙色底比較不會太亮 《奧術》-3 (有雷),Jinx如何煉成 )



(有雷)



承上篇 (連結在此)

要理解Jinx如何煉成,我們得先理解她的心境。而要這麼做,有幾個元素可以先提及。其中之一就是非主流的異化。

我們在前一篇談過 Mel 在故土 Noxus 中性情為非主流的情形。這種非主流的狀態往往會不斷將個體與社會切割開來,讓這個人與社會、他人乃至這個世界分離且異化。在 Mel 的例子中她尚且還是貴族身且只是性情的不同,可當這種情形移到爆爆 Powder 身上時,就轉變為一個更強化的案例。

在下城區這個弱肉強食的殘酷世界裡,除了有來自上城區明確的敵人與壓迫外,本身環境也招致人們打不贏便難生存,彼此命懸一線爭奪最後一份餘地且缺少額外的支撐。在這種環境下,幼年的 Powder 既失去父母,在范德爾 Vander 底下雖有著支撐,但那同時也像是個流浪兒童之家的感覺。也就是除了 VI 和 Vander 之外,Powder 在酒館中仍得面對或多或少的壓力。

對於這種壓力,如果再深入覺察,會發現其與功能性有很大相關。在那麼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裡,如果你能夠提供功能,那麼在社會上乃至於在流浪兒童之家,都能為自己拿下一個立足之地。譬如 VI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在下城區講究拳頭的街頭裡, VI 在打架上的天賦和發展正好符合下城區所要的主流能力。不僅在同輩中脫穎而出,若要跨階幫助Vander等人面對更大的局面也可能不是問題。同時VI也是個外向且社交能力十足的人,可以說她在那樣的街頭裡自然能混得風生水起,並順理成章地成為流浪兒童之家的老大。

至於Powder的局面則剛好相反。Powder的天賦和興趣並不是那個社會所要的主流-打架(即便她長大後再去找當時的練功對打機器人,分數還是沒有超越VI的第一名)。她的主要能力,射擊、機械與研發,更需要時間積累或裝備在手才能成形。加上 Powder 又比多數同儕都還要小,只有 Ekko 跟她差不多大。這讓年幼的 Powder 在功能上呈現一種近乎缺無的狀態。此外,Powder 本身社交能力也沒有很好,劇集中幾乎沒有出現過Powder(以及Jinx)跟內部圈子以外的他人打通良好的情形。

而這諸多難以對外拓展關係的特質,加上Powder本身也是一個比較沒有安全感,在心靈上比較脆落的人(這也可能與她很小就喪失父母進入流浪兒童之家有關)。於是我們就見到了這樣的一個個體,集結了本身的脆落與不安全感,功能性非主流,社交拓展能力差。並且這些特質還會形成一個互相強化的負面循環,更不用說那命運玩笑額外加諸的自帶禍神災星屬性了。

而對於這樣的個體,如果她生存於上城區,那也許強大的科學社群會發現她的天賦和才能,並長期容納她直到成形(至少我們的漢默丁格Heimerdinger應該隨便就能給這種天才學生好幾個十年),然而Powder卻是處在下城區。那是無所餘地,缺損耐性,極度講求立即功能性的社會。在那樣的社會裡,壓迫無所不在,你必須用功能性來換取對抗壓迫的餘地。如果能提供功能,那這裡就有你的容身之處;可如果不能提供功能,那麼你就會成為這世界的「異人」,那異化與他者化的個體,不被世界認可。如同前面Mel的例子,這種非主流會不斷切割開個體與社會,而儘管功能性和社交能力可以稍微彌補這些,但年幼的Powder既無功能也無拓展社交的能力。這讓她成為社會上極其孤立的個體,幾乎只能仰賴內部小圈子的相挺。

可麻煩的是,這個內部小圈子其實並沒有完全承接住她。雖然Vander和VI看起來暫時相挺,但對Powder而言整個世界還是在看她的笑話,跟屁蟲、靠姊姊、倒楣鬼等之類的。並且在她居住的環境,那龍蛇雜處的酒館和流浪兒童之家,這些壓力更是不會消失,反而無時無刻地存在著。可以說對Powder而言,世上沒有一個地方是她能真正免於壓力,可安適待下的容身之處。她仍然是被孤立與異化的。全世界都在要求著她成為一個更有功能性,或者「更好」的版本。然而如果做不到,不是讓別人失望而已,反倒會逐步更加喪失自身的容身之處。唯有靠自己做出成績來,才能讓世界看到並換取能對抗壓迫與惡意的餘地。可以說在這一點上,沒有人能幫助得了Powder,甚至連VI其實也看重她的功能性與索求著一個「更好」的Powder。換言之,在功能性缺失和對抗世界惡意上,Powder是需要以孤身之姿對抗全世界的:那是一種自己孤立於世界外,與世界對立,必須一個人對抗全世界的心境。因為沒有人會真的挺妳到底(除了Vander以外),一切都必須拿功能性來交換。同時那也是一種心理上和世界切割開來,與世界異化,世界與他人皆是壓迫與敵人的心境。

這種必須自身一個人對抗全世界壓迫,只剩小圈子可能多支撐一點的情形,在劇中也有所描繪。其中一個展現就是Powder所最畏懼的乃是被小圈子拋下。劇中一旦出現她被小圈子完全拋下的時候,Powder就會陷入極度無助無安全感的狀態,只能恐慌狂哭。簡單來說,Powder就是一個很沒安全感但又受世界孤立必須要自行對抗全世界的人。

而這種世界皆為我之敵的心境,也不是個人的隨意解讀而已。在《奧術》每一集的片頭,劇組都會深怕觀眾沒看到般將片頭曲放在開始後不久,也就是戲劇的起頭中間。同時《奧術》這樣的影集很多配樂都是經過精心設計,也就是並非直接拿一首歌來配合而已,是有特別針對劇集中故事來設計音樂性質和歌詞。不僅可配合於在劇中使用及出現,有時也可作為劇集外的額外補充。在這當中最明顯的一個例子,也就是這首片頭曲,Imagine Dragons與JID的Enemy。

(來自League of Legends youtube頻道的Enemy MV:https://youtu.be/F5tSoaJ93ac)

在Enemy中,除了其MV包含本劇沒出現的片段作為Powder心境補充外(也建議大家可以去看這首歌的MV,在 youtube 上即可搜尋得到),歌詞更是直接描繪 Powder 的心境。Everybody wants to be my enemy. 所有人都想要成為我的敵人,這樣的句式除了不斷在每一集片頭中重複,在Enemy的MV後期更有一句歌詞:Oh, the misery. Everybody wants to be my enemy. 是直接由 Powder 的嘴型來對嘴說出。有意思的是,Powder 在說這句時神情哀怨,像是對自身災星的無聲控訴,但MV裡長大後 Jinx 所對嘴的那一句 Spare the sympathy,卻帶著一種「那就來吧」的邪氣。這部分差異也會在本文後面呼應。

此外,Enemy中有另一組歌詞,Tell you you’re the greatest. But once you turn, they hate us. 這裡的turn在上下文中按原意應比較接近轉身後眾人在背後偷笑之意,不過歌詞這樣設計或許也有雙關用意,也就是轉變的意思。Tell you you’re the greatest. 平時總說些冠冕堂皇的話說你很棒,But once you turn, they hate us. 然而一旦出事或者你變了,不再是他們希望的樣子時,那人們就轉而憎恨你。說來在現實中很多關係也都有類似性質,表面上看起來很好,但當一方轉變或者變成不是對方眼中的「好」時,則轉眼不再有情。而在此雖然這個雙關引申有著個人解讀成分,卻也相當符合Powder在功能性稀缺中面臨那種「更好」版本要求的恐慌,以及後來救援Vander失敗的那場爆炸後,VI的反應對Powder心靈的投射。

在第三集救援Vander的行動中,Powder因為功能性稀缺而被眾人落下,轉眼就陷入恐慌狂哭模式。可有趣的是,拯救她於這種恐慌當中的,是發現到自己可以運用魔法晶石的功能性:我終於可以幫到姊姊了。在此觀眾們甚至可以看到Powder眼中閃耀的模樣。而這種找到功能的特性也很快就讓她將自己和小圈子又緊密連結起來,於是她又回復成那個有行動力的Powder。只是我們後來也知道,儘管她的猴子炸彈能起作用了,但災星的屬性卻讓整組狀況往更糟的方向發展。於是當最後事情邁向終結,VI看著將死的Vander,還不知道情況的Powder抱著她的玩具玩偶出來時,還總想著趕緊跟姊姊說 Did you see me, my monkey bomb finally worked.

然而事情卻不再一樣了,Powder變成了禍首,並且在她的眼裡VI轉眼又因此拋下她。Tell you you’re the greatest. 總是說著「令妳特別的也令妳強大」,But once you turn, they hate us. 然而當出事時,立刻便又責怪於她。在這裡我們也可以看到,當VI說著明明叫妳不要跟來時,Powder心心念念想的是Why did you leave me,不要再拋下我了,可VI卻給了憤怒之時的答案,because you’re a jinx. 之後便轉身離開。於是至此,那無論如何都會給她一個容身之處的Vander已不復存在,小圈子消散,唯一僅存的支撐者VI卻因為她搞砸了便棄她於不顧。轉眼間,她又是孤身一人了。而正如同前面所敘述的,這種孤身一人不是那種在台灣路上迷路可以隨時叫計程車回家的那種。這種孤身一人是被世界孤立落下,又只剩我要對抗全世界的那種無助。於是Powder馬上又陷入了連動都不能動的恐慌狂哭模式,只能歇斯底里地呼喊VI快點回來找她。可是VI不會回來了,來的是另外的人。

在這裡,希爾科Silco從角落中出現,幾句交談後,幾乎可以看到Powder是只要碰到一個會跟她好好說話的活人,就趕快跳上去討抱抱。這不僅驗證了Powder心中的那種無安全感與無助,也同時觸動Silco心中少數仍有情的部分。劇組在這邊還特別安排一幕展示Silco看了倒在地上的Vander一眼。這一眼不僅見著了兄弟悵然,亦讓Silco再度憶起昔日被落下之感,並讓他能可理解到,眼前這個小孩可能也是同樣在心境上要孤身對抗全世界的人。於是,Silco沒有對Powder下殺手,卻為她留下一個新的容身之處。另外,在這邊也有一點可以值得注意,當Silco要安慰Powder時,說的是It’s OK. We’ll show them. We will show them all.這樣的話語。試問,有誰安慰別人會在It’s OK之後就講We’ll show them這樣的話呢?若細思其實便會發現正是與世界為敵之人。只有對抗於全世界,才會需要show them all,也只有與全世界為敵的人,才會說出和領受這樣的話。

在對抗世界的這一點上, Silco和Jinx是極其相似的,他們都是要孤身對抗全世界的人。對Silco而言,被Vander落下以後,世間再無真心之人,只剩為了利益和理想可以出賣的合作夥伴。至於他所決定行走的激進道路更是一條不求世人理解,只求世界改變的孤獨道路。Silco也正是心理上要孤身對抗全世界之人。不過有點意思的是,當兩個都與世界為敵的人站在一起時,這時卻變成了是兩個人一起對抗全世界。那無所依歸的孤心似是頓時有了支撐,形成群體,也因此,不是you’ll show them也不是I’ll show them,當然也不是針對特定個體的we’ll show her之類的,而是we’ll show them all.

再搭配第四集中,Silco的二把手Sevika自然而然脫口而出以「我們」來稱呼不論是Silco和她Sevika或者整個組織時,Silco卻不認為這些人是他眼中狹義的「我們」。對Silco而言,「我們」除了用來泛指整個Zaun或一般廣義用法之外,也許最狹義的「我們」只會指與他一起對抗全世界之人,也就是只有他跟Jinx而已。雖然也許在第二階段的此時,Silco和Jinx其實都還未那麼理解他們倆的那種連結。

至於Jinx,在第三集末尾從Powder轉變為Jinx後,則在這段期間度過一段有所掙扎但同時也稍微有餘地的日子。一方面,她仍舊是在下城區弱肉強食的幫派中成長,但另一方面,她的力量逐漸增長,除了肉搏能力隨體型增加之外,和Silco的配合也讓她的長才有更多相對應資源。不僅可以組裝出強大的槍械和爆破物,Silco應該也容許Jinx有很多閒餘時間來進行未必能馬上有成果的研發研究等。同時,Jinx亦透過玩世不恭和瘋狂將脆弱的Powder隱藏起來,對外則隨自身實力增長和Silco的相罩獲得不少餘地。她甚至可以在一個荒廢渦輪處組出自己的小天地。不過這裡也有個訊息還滿重要的,這是我反覆多次觀看才得到的資訊,就是Jinx儘管外在上看起來有著如此餘地,但在心靈上其實一直都處於不斷掙扎好度過每一天的狀態。也就是說Jinx的心靈並不如外在看起來那麼地游刃有餘,她其實是透過瘋狂和玩世不恭來掩飾一直處在崩潰邊緣的心智。而這種命懸一線的狀態從以前到現在不斷持續著,直到VI從墳墓裡爬回來。

VI還活著的訊息是在4-6集中出現的。在4-6集中,Silco要Jinx研發能使用魔法晶圓以達到強大威力的武器,Jinx的天才則在其中展露無遺:她在短時間就掌握應用上的技術,大概在第五集末尾的時候就可能已能將其武器化。不出意料下一步就是裝在她那火箭炮上。然而此時Silco的二把手Sevika卻帶著VI還活著的消息回來,並引發Silco的動作及Jinx對於此的懷疑和調查。最後Jinx埋好陷阱捆住Sevika審問,而Sevika果然也不是普通的角色,在被審問時反向餵了不少可以用來打擊Jinx的訊息,包含「VI身邊帶著一個執法者,大概是用來取代妳的吧」、「妳崩潰失控只是遲早的事」、「Silco最後也一定會發現妳當初怎麼『幫助』妳的家人,現在就會怎麼『幫助』我們」等等。這邊的訊息除了確認VI還活著外,也為之後Jinx的心理帶來影響。

不過對當前的Jinx而言,VI還活著是比什麼都還重要的事。如果我們在這邊先快轉到第九集的話,會發現在Jinx心中一直是VI的聲音在支撐她繼續活著,繼續維持著那崩潰邊緣的心智。VI就像是一個希望,一個就這麼活下去,總有一天世間一切都會好轉,如同總有一天我會再出現重新找到妳,然後我們會像以前那樣過著美好日子的希望。也因為VI在Jinx心中的這種特殊性,所以Jinx在此無論如何都至少必須去探一探。於是在第六集中段Jinx走向一個最容易被看到的看台中,看了一眼魔法晶圓,然後再看一眼當初VI在拋下她之前所給她的,那「不論妳在何處,燃起它我就會找到妳」的烽煙火炬。而在此之前,VI和Caitlyn還正從Silco手中進行一場生死逃亡,以及上城區達成命令決定封鎖跨界大橋,來者不留之類的;在如此紛亂詭譎的世界局勢裡,只見Jinx輕嘆了一聲,然後便一舉燃起並高舉那烽煙火炬。

此時那暗夜中的藍色烽火,隨著畫面拉遠而見得蒼天孤色,伴隨樂曲Guns for hire中拉高的歌聲,在飄渺的天地裡似也撼動了一隅角落。而這個畫面除了牽動觀眾情感外,其實也便是Jinx與世界關係的主軸。世界很暗,人心很亂,但在一切崩壞之時,妳曾經承諾過我,只要燃起這烽煙就會找到我,那現在我要來兌現這個承諾。而我也只需要這個。世界再大,我只求一個能安全支撐不會拋下我的人。於是到了最後,當烽火燃盡,烏鴉到來,Jinx再度握緊手中魔法晶圓,想著世界果然又拋下我之時,VI出現了。而在相遇的兵荒馬亂中,只要有人能完全支撐她,Jinx又變回了Powder,那與世界為敵的工具-魔法晶圓也就隨手滑落,不再重要了。

只是可惜,這樣的情景沒有持續太久。在來自Jinx和Powder共同的疑問,「我變得不一樣了,妳還會義無反顧地支撐我嗎?」仍尚未被解答時,Caitlyn隨後到來。那明確的敵人-執法者的身分,與Sevika所言不假的警訊,剎那讓無安全感的Jinx再度回到武裝自身心智的型態:妳是找到我了,但原來我釋出的煙火只是愚蠢地暴露自己行蹤。妳是和敵人-執法者結伴尋魔法晶圓而來。到頭來這世界從沒人真的在乎我,妳只是為了功能性才尋來。我總還是孤身一人的。這種種懷疑,在後來VI被野火幫和Ekko抓回後,仍持續縈繞著。

但更重要的,則是幻滅。Jinx長期以來仍是生存於下城區和幫派,儘管Silco給她很多餘地,但那樣的世界仍然必須不斷掙扎才能走得下去。況且Jinx本身也不像Jayce和Viktor一樣有科學追尋那種超越性支撐。雖然有著類似的天賦,但她一直都缺乏超越性來支撐她存在的意義。於是,寄望於幻想中VI的聲音便成為她一路走下去的支撐。也許如果真人的VI沒有出現,那麼Jinx可能可以透過虛幻的VI聲音不斷支撐著,然而真正的VI卻出現了,並帶來了難堪的訊息,那就是VI也許從來就不是真的在乎妳,如同這次都只是和執法者結伴尋著魔法晶圓而來。

這可是拆掉了Jinx長期以來用來支撐自己走下去的基底。並且在相近的時間裡,Jinx也發現Silco對她隱瞞VI的訊息。於是她不僅開始失去幻想中的依歸,在現實中也發現Silco同是會背叛她的liar。事件最後的導火線則是在Jinx到大橋高處上暸望Caitlyn回去上城區,卻見到了魔法晶圓被一併「盜走」,以及VI回頭去找Caityln,這更在Jinx心中坐實先前的懷疑:VI從來就不是真的在乎她,一路支撐她走下去的不過是個幻想。

在這種情況下,Jinx奮力一搏想嘗試將VI旁邊的狐狸精Caitlyn抹除,好讓世界能繼續維持她的幻想。然而卻徒勞無功,並在隨後的相爭中遭遇到小時候可能是唯一一個對等的玩伴,Ekko(這部分在Enemy MV中有更多額外的顯示)。也許我們可以這麼說,Ekko是曾經看過最真實,不用把自己武裝起來的Powder模樣之人;他也是Powder在童年相處上最不用擔心功能性要求的人。很有可能Ekko就是Powder小時候極為少數或可說是唯一一位真心的朋友,如同他們在那兒時幻影的劍士與槍手遊戲當中可以毫無顧忌地玩著。可當現實的碼表再度前進時,那美好回憶的幻影卻轉眼成為你死我活的生死對殺之局。對Jinx而言,VI帶著Caitlyn遠去後,轉眼又見到兒時唯一一個真心的朋友Ekko在剎那間似是要置她於死的態勢。儘管Ekko隨後便收手,但Jinx也已走入絕望:

VI從來就不要我,世界從來就不要我。果然我就是世界的Jinx。就連Ekko你,我小時候最好的玩伴,也像敵人一樣要置我於死。好吧,那就這樣吧,我本來就只是活在謊言裡的人,這世間也什麼好留戀的。只是Ekko,如果世界真要置我於死,那麼只願我在你眼前的模樣,還是Powder。

隨後萬念俱灰的Jinx引爆了手榴彈將自身炸毀。不過我們當然也知道,儘管全世界都不要她了,但還有那另外一個人,另外一個也是孤身與世界對抗的人,會無論如何都要將她救回。而一個人一旦沒死成,從死後回來了,那坎往往就不一樣了。

從地獄回來的Jinx,決心要了斷這一切,在聽見Silco和Vander雕像說著關於交易的談話時逮住了他,也逮住了VI和Caitlyn。對此時的Jinx而言,她已經全然孤立於世界,所有人都是她的敵人。但在這之前,她仍想確認VI的心意:如果,如果還真的有那種可能,那也許她還真的能放下這一切。而過程中VI所提的遠走高飛,也確實曾讓Jinx動心。不過Silco隨後便說到重點:VI要的並不是妳Jinx。Everyone betrays us. They will never understand. 他們不會理解我們這種對抗世界之人的心境的。It’s only us.

而在之後不斷爭吵與Caitlyn奪槍又被打倒的過程中,VI和Silco兩邊的壓力不斷提高。一者要Jinx回想Powder的過往,一者則要Jinx成為Jinx的現在。這最終讓Jinx陷入心理上的狂亂,並在一聲槍械的保險聲中,催動以暴力應對暴力的開火。

被子彈打過的,是Silco。

只見Jinx遲疑了一會兒,然後從瘋狂中回復成有情的樣子:

I’m sorry. 再怎麼說這也是在她最無助的時候,無所索求地給予她餘地和容身之處的人。

I’m so-sorry. 並且這當中父女般的情感也都是真的。

可Silco沒有糾結在這裡,他的時間不多,有些話必須要趕緊告訴Jinx:

I never would have given you to them. 你從來就不是我會放在秤台上交易的人。

Not for anything. 不只是交易其他的東西而已,也包含一個「更好」的妳。

Don’t cry. 不要再哭泣了。

You’re perfect. 我接受妳現在的樣子。

到了此時,

Jinx才明白,那整個世界從她小時候到現在,以及VI,一切的索求,一個更有功能性,「更好」版本的自己,不做到就會被世界遺棄,被視為世界之敵人,必須要自己一個人對抗世界索求的自己;原來有那麼一個人即使要一起對抗全世界也會支撐住她。

Silco一直都在。

可那命運玩笑的禍神災星又再一次抹除這種可能。這世間轉眼又只剩她一個人了。

然而Silco的死也終於煉成了Jinx:

從小到大所尋求的不過就是這樣一個安寧,

可這世界就是這麼想要搞我,

容不得我的存在,不斷索求一個更有功能性,「更好」版本的我,

還透過命運要把我搞成禍神災星,搞成Jinx,

那既然這世界這麼想要與我為敵,

好吧,那就來吧,

這一次我不再需要什麼支撐了,

我自己一個人就能對抗全世界,

而我會讓你們看見,真正巔峰的實力。

We will show them all.

可以說,在最後的驚天一轟當中,Jinx一半是出於對Silco的承諾,另一半則帶有宣告世界的成分。而她那悲憤的嘶吼,其實也代表在整個過程中,Powder一直都在。Jinx從未將Powder抹去,即便在最後成為Jinx的時候,Powder也一直都在。Jinx沒有分裂成兩個人格,她一直都是包含Powder的Jinx。也正是因為這樣,Jinx才會苦痛,Jinx才會慌亂。

而那末尾劃破天際的藍,象徵的也不只是不可挽回的世界局勢,而是如前面所提牽動全幅Jinx的心境。那是一個從小就被命運弄成災星,被人們拋下,最終必須獨自對抗全世界的人,用她僅存的人性,在不可挽回的前一刻悲鳴嘶吼。劃破天際的藍同時也是她不再能回去的人生,Jinx至此已經煉成。而《奧術》的結尾便也在What could have been的悵然樂聲中,嘎然而止。



個人部落格:sumingl.blogspot.com,對文章列表有更清楚明瞭的選單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