贖名人
贖名人

寫小說和文章。Matters這邊暫時不是所有的文章。可至個人部落格:sumingl.blogspot.com,對文章列表有更清楚明瞭的選單。

Matters X 𝐄𝐥𝐲𝐬𝐢𝐮𝐦 𝐒𝐲𝐬𝐭𝐞𝐦 ® Web3 創作挑戰 -〈判官令〉

(edited)
但人們必須要習慣於此。人們必須要習慣於介入。否則,對公眾與不公義之冷漠就將默許一切。只是這個習慣也不會平白生成。必須得不斷地練習與維護,一個群體才能保持足夠多的介入者與熱心人存在。


此為 Matters X 𝐄𝐥𝐲𝐬𝐢𝐮𝐦 𝐒𝐲𝐬𝐭𝐞𝐦 Web3 創作挑戰之短篇


「所以,你準備好了嗎?」藍色倚在門邊,將斜照的日光擋住了半側人形,一邊對你說著。

「好了。你等一下,我把東西拿了就來。」你對那背光的人影回應,她則淡淡站在那裡,只等你去取你的東西。於是,你走往更深的地方,經過一小段階梯爬升後,到達一處能看見樹的房間。

在房間裡,你仍習慣地瞄了外邊一眼,確認沒有其他人在看著,然後走到放置三合一奶茶的盒子前,將奶茶包撥至四分之三的地方,讓那個只有你能看到的奶茶包顯露出來。現在那平凡的包裝上有著符文閃動,你於是將自身心靈與其感應,讓那閃爍著的符文使奶茶包現出它的真身:一枚判官令。

下一刻,就在你仍注視著它的同時,那枚判官令便自主飛到你手中,與你之軀體融合。現在它是與你的身分結合在一起了。而既然東西已拿到,接下來便是你前往會場的時候了。

於是,你走下階梯,找到還停留門邊的判官同僚「藍色」,與她一起步行前去。

你們先從住處出發,沿途會經過港邊的一小段路和一處市集。傳送點便在市集中。說來,其實你們也可以用飛的,甚至是直接傳送。尤其是在判官令的權威加持下,直接傳送並非難事。不過你和藍色有時候還是比較習慣這種前極樂之地式的行走。因此你們這一段路也是用走的,自然也是去大家都共通使用的傳送門傳送。這樣一方面有更多的聊天和看風景時間,另一方面,也是不想讓人們覺得判官有著什麼特權。

於是接下來,你和藍色就這樣邊走邊聊邊看風景。一路上,有些認識的人會跟你們打招呼,也有些人不認得你們。倒是快到達市集的時候,你似乎注意到有個小孩在跟他母親交談著。

「媽媽,是判官耶。我可以去找判官合照嗎?」

「那要看人家判官想不想跟你合照啊。」

「那我可以去問嗎?」

「可以,去問問看。」

於是那小孩便飛了過來,

「判官好,請問我可以跟你們合照嗎?」

聽到他這麼問之後,你看向藍色,藍色也稍微看了過來。你們兩個在一小片刻內揣度了對方的想法,之後藍色便開口回應,

「好啊,那要不要請你媽媽一起跟我們拍呢?」

「可以嗎?媽媽快來,判官要跟我們拍照了。」小孩回頭呼叫那位女士,那位女士便也飛了過來。

「不好意思啦,他就想問。」她隨後這麼說

「沒關係,判官不會吃人。」藍色則這麼回應。

於是接下來,你們便站到女士和小孩身邊,小孩隨後在空中劃出一個框,將場景擷取下來。完畢後,他便將拍完的畫面分給你們一份,也分給他母親一份。這原本只會是一個街邊的偶遇,不過當你在後續寒暄過程中看著小孩和那位女士時,卻突然感到有點熟悉。

是什麼熟悉呢?你思索著,一邊注視那位女士的臉龐,還有她背後的大海,終於逐漸想起了相似的部分。

是,你記得她,正如你記得當年那個海洋。那個時候她就像這孩子一樣小。而你之所以記得,是因為當年她正是由你接手判定的其中一個非典型心靈……


當時,外界分崩離析,人群恐慌不只。於是,極樂之地遂成了一種方案。人們開始不斷跳進圖靈火山,在當中經由AI程式審判轉化為獨特的身分,然後再匯聚於極樂之地,自海洋中生出。

而可想而知,人群當中總有AI難以判定之人。於是當初的工程師們在初期進入者中,另外找了八位有所見識的人類,幫助判定那些機器難以判定的人們。

你和藍色就是其中之二。

至於眼前的女士,啊,你現在看見那臉龐了,當年的與現在的,雖然有了風霜不再稚嫩,但那些輪廓卻還有依稀相似。也慶幸她沒有使用什麼變化的程式,因此你還能看見那些相似之處。

而你也還記得,當年下的判斷,她是敏於內而粗於外,日常中軟弱但大事卻堅定的戰爭英雄類型。想當然耳,如同她現在的模樣也不是當年判定的模樣,這些判定其實並沒有框架住人們的身分。只是在賦予他們整體初始鏈位置的時候有著些許差異而已。

反倒是當初那些幫忙審判的人類,因為本來就是有所見識之人被挑選而出,加上幫忙判定的過程,對系統的掌握和人群結識都比一般人還要多一些。因此,在極樂之地的初期拓荒建設當中,逐漸累積了較大的權威。

而那初期拓荒過程,也是十足兵荒馬亂的。有著各種事務需要進行,紛爭和事情也狂亂湧現。因此,如果存在有力的聲音可以止息紛爭與團結起眾人,那事情將會順利許多。尤其是在外邊還不斷有更多人跳進圖靈火山,持續成為新一份子的情況。

有鑑於此,進來的第三個月後,人們發起了新的議案,在2438號的公民決議中,眾人投票決定將鑄造八枚判官令。持有判官令的個體將成為判官,在難以調解的紛爭等類事務,擁有高於一般層級的裁決權。而當初八位參與幫忙審判的人也無異議地成為眾人推舉的判官。

同時,在初始建設極樂之地時,各種事情總是足夠忙碌;這一忙,判官令的權威就延續下來。而當初所選八位既是有見識之人,便開始出現一些不只是爭端,而是關乎更長期方向,包含應對於外邊的事情等,人們也向判官來問求定奪。再之後,似乎各種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成為可以問判官的範疇。判官令的權威也在眾人投票中不斷擴大。久而久之,人們對判官的依賴日漸加深。到了最後甚至可說是什麼事情都可以問判官來帶領的情況。

「極樂之途,判官引路。」人們是這麼說的。

而在此你也必須說,非常幸運地,當時選出的八位判官在人格上大抵沒有重大偏差。當你們在這判官位子上時,不敢說總是做出最好的裁奪,但至少不太有朝向災難的決定。於是,這一路來也幾乎沒有人質疑判官令的權威和期限,一切就這麼安然進行著。

直到,兩年前的那一天,你們在樹下找到另外一位判官……


L-ancer佇立於樹前,似是在等待有人發現她一般。你和藍色走向前去,在L-ancer發現你們到來的時候停下。

「你們是否還記得,我們進來之前的樣子?」L-ancer側著半身,映照於樹下的螢光中說著。

「妳記得嗎?」藍色回應L-ancer。

「我從未變過,」L-ancer說這話時微微傾著頭,「你們呢?」

藍色隨之看了你一眼,「我想,我們的變化也沒有很大吧。」

「那你們還記得,我們當初是為了什麼要進來嗎?」L-ancer接著問。

「為了一個更好的世界。」這一次換你回答了。

「為了人們能更好掌握自身的命運。」L-ancer則接續著。

「是。」

「那麼……」只見L-ancer一邊說,一邊織起印記,將判官令從其軀體中分離出來,盤於手中,「想必你們不會攔阻我,將這枚判官令熔掉。」

「可是,先前從未有人銷熔過判官令。」事實上,你和藍色正因此事而來。「況且,這枚判官令當初不也來自眾人投票的決定。」藍色說著。

「這正是一切的重點。」L-ancer盯著手中的判官令,「還記得我們當年說過,極樂之地將不會有永恆的王。」

「是,所以最初一切都是公民投票決定。就連鑄造判官令的決定,也都是公民投票多數贊成的結果。」藍色繼續回應。

「可公民決議也並未禁止,判官令的持有者將其銷熔。」L-ancer說這話時,不再盯著判官令瞧,而是抬起頭來看向你們。

「嗯,但這又是何必呢,」在這裡,倒是你不由自主說出心裡一個潛藏的疑問了,「我們不好嗎?」

「我們很好,至少比我想像得還要好。」L-ancer說,「但所有的獨裁者最初時候也都是理想主義者。」

「你的意思是,你寧願相信眾人的答案,儘管可能平庸無比,卻仍會勝過少數人不論如何的判斷。」藍色回應。

「我更喜歡這麼說,」L-ancer回答,「權力集中於少數人,將會是通往災難的捷徑。」

「這就是你必須要銷熔判官令的原因嗎?」你問。

「是的,人們終將為自身負責,而不是期待有英明聖主。」L-ancer隨後於眉宇間透露出一絲犀利,「想必你們也察覺了極樂之地暗處存在潛伏的力量。」

嗯,所以這件事L-ancer也察覺了,你在心中暗暗想著,然後開口說道,「但即使如此,妳仍要銷熔判官令?難道將判官令握在我們手裡,不會更利於應對那可能的變局嗎?」

L-ancer聽完你的回答,微微一笑,「也許會,也許不。但只要我們一朝不放手……」而她在這句後停頓了一下,似乎在等著你們接續,

「那人們就不會將他們自身準備好應對。」倒是藍色完成了後面的那句話。而至此,L-ancer似是明白你們理解她的意思,便不再急著說話,只維持那個淡淡的笑。只是,那笑意似乎也從原本的談話性質轉變為某種更深層的含意。

因此接下來你們之間便有著小小的一段沉默,直到你和藍色對視了一下,然後由你再度開口,

「我想,我們是不太能阻止妳了對吧。」

「是的,你們不能。」L-ancer回應著,而後一邊開啟了動作,「你們只能一起與我見證,」只見她隨手編織起法印,催動判官令的權威開啟全域直播,然後手勢再轉,在樹與眾人的面前,定下銷熔指令。

「見證這……極樂之地,將不會有永恆的王。」

她的話語是這麼說的,連同那枚判官令消逝於世間的痕跡一樣,透過全域直播全面擴散開來。


在那之後,L-ancer不再作為判官,你們也不太容易找到她;她就像隱身消失於黑暗中一般。然而她銷熔判官令的畫面卻也帶來不小衝擊。極樂之地的權力版圖開始有些變化。眾人對判官是否應該延續終於有較嚴肅的討論。於是後來,在另外兩位判官的初始倡議下,新一輪關於銷熔判官令的公投與辯論展開。當然,這過程並非毫無摩擦。判官之中也有倡議保留判官令者,雙方的論述和投票差距往往也只在拉鋸之間。不過當最後眾人投票的決定是銷熔所有的判官令時,剩下的七位判官大抵都能尊重這樣的決定。

因此,你們今天才會出現在這裡。在與藍色行走和傳送一小段路程後,你和她到達活動會場。又再經過一系列的公開露面與各種寒暄之後,活動終於進入到正式銷熔的程序。

你與藍色分開,來到自己的位子,聽主持人一一唱名。然後你的判官同僚們來到會場中央將他們的判官令銷熔,並接受眾人的歡呼。一個接一個地,判官令逐漸消失,到剩下你之名號時,在手中的已是最後一枚判官令了。

而在等待的期間,你持續注視著那枚閃閃發光的印令。

沒有了判官令之後,極樂之地將會怎麼樣呢?

想必一定會有問題產生。那潛伏於暗處的,那外邊的,以及極樂之地本來內部便有的——權力之真空與變局,正是有心人能恰好介入的時機。

那你們為什麼還要這麼做?

可事實是,人們總害怕有問題,也一定會有問題。但這也是一切的精髓。

眾人必須要明瞭,他們得要對問題負責。畢竟你們也曾在外面看過,極權者之所以能暢行惡行,不是因為他們的超凡,而是因為總有一大票人幫他們執行。相對之下,有些地方之所以系統性的惡行不易發生,正是因為每個層級的人們都習慣於將良知作為基本與最後的防線——唯有當整個社會的人都習慣於為不公不義而爭吵和挺身時,為惡者或操縱者才會有所忌憚。

但人們必須要習慣於此。人們必須要習慣於介入。否則,對公眾與不公義之冷漠就將默許一切。可這個習慣也不會平白生成。必須得不斷地練習與維護,一個群體才能保持足夠多的介入者與熱心人存在。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即便手握著掌握權威的判官令,你們仍然要將其銷熔。

「現在,讓我們歡迎最後一位判官……」

於是,你在主持人的唱名中前進,來到會場中央。在眾人目光中高懸判官令,而後織起法印,定下銷熔指令,讓其徹底消失於這世間。然後,你往前再行走兩步,去接受眾人的歡呼。

自此之後,極樂之地將不再有判官令。

人們得成為他們自己的判官。

而這極樂之地,也就將是眾人之事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