贖名人

Matters這邊暫時不是所有的文章。可至個人部落格:sumingl.blogspot.com,對文章列表有更清楚明瞭的選單。 寫小說和文章,已出版作品:小說《無量劫》,目前主力長篇:政治小說《幸福國度》,主要講的是台灣社會一些情況與人心。可至部落格或讀墨看免費的第一部分,第二部分也已於讀墨上架。

台灣流傳至今的便宜行事與賺簡單錢心態 - 2

(edited)
喔,妳全都明白了。妳全都明白最近實習生一直來的原因。妳也全都明白妳們公司在競爭對手不斷改善推陳出新,自身卻越來越衰退,UI/UX從來沒搞好,整間公司各種方面也一樣,總是不進則退的原因。

(部落格淡紙色底版:sumingl.blogspot.com/2022/04/TaiwanCheapMoney-2.html)

(以下內容節錄自小說《幸福國度》第三章,〈簡單錢淹腳目〉)


﹝雅婷﹞

妳在辦公室坐,堆積如山的事情仍在不斷生成。不同的是放眼望去今天空間裡似乎多了不少人。

「是新來的實習生。」

「詩筠,等一下這兩個實習生麻煩妳帶喔。」

「妳們就跟在詩筠學姐旁邊,好好學啊。」

「好的。」

妳看了一下,新來的這群和妳先前帶的那個一樣稚嫩。幸好那個學弟經過妳帶一陣後,比較有能力處理一些事情了。妳最近還有收到他寄來的感謝卡,實體的,他說這樣比較能表達感激。其實還不只這個,再上一個妳帶的實習生也是一樣,後來找到新工作還特別請妳吃飯。看來妳對人們應該還不錯吧。嗯,希望他們都能順遂如意。

但說也奇怪,這次實習生竟然不是要妳或其他人帶。妳的工作是很繁忙沒錯,可這次卻請詩筠帶。她實際上沒比這些實習生大多少。當然啦,不用帶人對妳而言自然輕鬆,而且詩筠也算是個好人。誰管那麼多呢?

於是妳低下頭回到自己的工作。嗯,這款你們公司的產品介面,從用戶的觀點來看,目前的版面有太多地方會影響到同樣的設定和結果,應該是先前的人想到什麼就加什麼的後果。但這通常會讓使用者搞混,未必是什麼好事。上次討論說有必要把整個設定都歸在同一體系,或許只要分手勢設定和傳統設定兩種就可以。

還有,整個UI的顏色設定也太過雜亂。最好還是能做成一個系統的感覺,顏色與階層的分配。嗯,還得考慮到投影和螢幕的色彩會不太一樣這點,選用的顏色得在兩者上都有效果才行。空間立體位置也有些重心被干擾,這些可都是麻煩的工程……

妳思考著,然後,有一個人用一隻筆拍拍妳肩膀,「叮叮,雅婷,等一下到人資部門喔。」啊,是添哥,他總是用這種方式來先提醒別人,有點溫和,又有點專業。

「喔,好,我馬上來。」妳回頭說。

「沒關係,不用急,妳有空再去就好。」添哥站妳座位後頭說。

「收到。」妳回應,添哥微微對妳笑一下表示知道,接著似乎就去叫下一個人。妳雖稍有察覺添哥這次的笑容有些變化,可手邊工作實在太多,讓妳無暇多想只希望先把這件事解決。於是妳接著把既定計畫做些整理後,便從系統登出,帶上硬卡走出妳們辦公室,搭上電梯前往人資部門。

一會兒後,電梯抵達。妳離開電梯,穿過一段走廊,與一個神情特殊的人擦肩而過,之後來到人資部門。

老實說,每次妳到妳們公司的人資部門都有一種詭異感覺。尤其是那種長廊光影和部門色調,就好像這裡是不同公司,妳是出差到這裡來處理工作內容相異的事,然後妳的同事們還在樓下那間辦公室奮戰一樣。

帶著這種奇妙的感覺,妳踏進人資部門。眼前的辦公室和妳們那間比起來狹小許多,斜照進來的日光也帶著某種受箝制的感覺。

「來,裡面坐。」人資部門主管在內中遊走,一看見妳,便把妳請到一間小房間裡。

妳跟著她走,途中瞥見另一個類似小房間也有其他人,但內部情況不太看得清楚。

妳們最終來到那小房間內,人資主管把那房門帶上。

「坐。」她替妳拉出一張椅子。

「謝謝。」妳有點不安地坐上,同時,人資主管到斜對側的地方坐下。

妳們對視了一會,然後她開口。

「妳在我們公司多久了?」

「呃,大概一年多一點。」

「那公司的狀況妳了解嗎?」

「一部分這樣。」

「妳之前轉到我們新的UI小組對不對?」

「是。」

「那妳應該知道我們在對手夾殺下,其實公司營運很辛苦,已經有三個季度都虧損。」

「嗯。」

「所以最近高層那邊傳來消息,說要進行人事精簡。」

「嗯。」

「我很遺憾地要跟妳說,這一波裡面有包括妳們團隊。然後……也有包括妳。」

「嗯。」

……

接著是一陣沉默。 

但僅在那數秒的時刻間,妳整個思緒已然經歷一輪完整的起承轉合:先是各種聲音在腦海當中持續湧現,而後諸多想法彼此糾纏。再來是那不斷構築的網路迅速膨脹到讓人整個心智都快爆炸。可最終,一切又恢復平靜,如妳在過程中外表所呈現的一般平靜。畢竟,這不是妳第一次處理類似狀況了。

「這什麼時候開始?」妳開口打破沉默。

「下一周,但妳不用擔心,我們會有多幾天可以讓妳收東西。然後我們實際的資遣日是再20天後,所以這期間薪資還是照付,只是妳不用再到公司上班。」人資主管這時候又呈現一種慈善的模樣。「妳也可以在這期間去找新工作。」

「好。」妳說。

「那有沒有什麼問題想問的?」人資主管這麼問,但一時之間妳沒能做出什麼回應,只能維持沉默。

「沒關係,有什麼問題妳可以問我們小姐。」她說完之後起身,將門打開,指向外邊辦公室的一個職員,「剩下一些離職事務,也是我們小姐在處理的,所以有問題儘管問。」

「好。」妳心想,這決定大概也不是那麼容易被推翻的,妳也不是那種會苦苦哀求的人,於是便不再多言。而就在妳起身準備離開房間之時,人資主管的腳步停駐在門口,「妳可以理解公司的決定吧?」

「不能理解又怎麼樣呢?」

「這是高層的決定,我不能做些什麼,」人資主管給妳一個官方式的笑容,「只能祝你好運。」

「我明白。」妳說,而她聽完後點頭離開。

妳隨後走出房門,到另外那位職員旁邊。

「這邊有一份離職申請表,然後還有其他一些文件,」她打開自己投影展示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填完之後再回傳,我們這邊就會把資遣費和一些東西傳給妳,這樣就可以了。」

妳從隨身裝置看一看文件,發現其中有些蹊蹺,「這怎麼看起來像自願離職申請書?」

職員停頓了一下,說,「喔,選錯了。」然後傳了另外一份文件來。

哦,選錯了。但妳不想在此多作文章,因此確認了另一份文件註明「非自願離職」後便離開。巧的是,妳回程途中,在長廊也遇到一個剛走出電梯的人。妳如妳先前那個人一般回去,而他如妳先前一般前來。

回到辦公室後,妳找到添哥。

「添哥,怎麼不是你跟我提?」妳還是認為這種事由人資宣布,有些情理不合。

「因為我也被資遣了。」添哥臉上有一抹苦笑。

「添哥你也被資遣了。啊這些高層到底在想什麼?虧損了結果把我們小組裁人,他們到底知不知道這年代UI/UX多重要。我們最大的問題就是這些太差,才會讓競爭對手一直崛起……」妳一股腦地使勁著說,好像剛剛在人資那邊沒能說的,放到現在全都炸開來一樣。

「妳講的其實我都了解,」添哥先看妳一眼,之後看向辦公室遠遠的某處,「但高層說我們做的東西很簡單,隨便的人都會,而且太慢,太貴了,所以他們要把整個小組改組。」

「可是現在整組UI糟到一個境界,不像我們那樣紮實來怎麼可能做得好?」

「這我就不知道了。」添哥搖頭說。

「唉,」妳嘆一口氣,「那我們團隊現在剩哪些人啊?」

添哥在此先緩了一下,然後說,「聽說只剩高層和詩筠了。」

詩筠?剛畢業一年多的詩筠?妳環顧辦公室,找到詩筠,看到她正和新來的實習生說話。

嗯。妳回過頭去看向添哥,他神奇的表情就像肯定妳的猜測一樣。喔,妳全都明白了。妳全都明白最近實習生一直來的原因。妳也全都明白妳們公司在競爭對手不斷改善推陳出新,自身卻越來越衰退,UI/UX從來沒搞好,整間公司各種方面也一樣,總是不進則退的原因。

啊,可不是妳們公司啊。是妳們前公司呢。

 



個人部落格:sumingl.blogspot.com,對文章列表有更清楚明瞭的選單 / FB, Twitter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台灣流傳至今的便宜行事與賺簡單錢心態 - 1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