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6 articlesIn total 2405 words

不夠成熟。

七月甜

我仍是溫室中長大的孩子 連生活的一點疾苦都未曾真正感受過 仍然會連吃一點點的苦都可以叫苦連天 我知道 沒有誰想吃苦 誰都想過上快樂、自由又安穩的生活 / 但我希望 在未來的日子裡 我可以盡可能的經歷需要歷經的磨難 從中感受裡面的一點小確幸 再成為更好的自己 / 理想很豐滿 現實很骨感 先去闖蕩闖蕩再來說吧

自己開心就好,關他人什麼事

七月甜

大概是這位坐過我隔壁同學讓我想起 我還想送自己一個紋身 我希望把自己的生命 烙印在我的身體上 管我父母怎樣說吧 / 18歲的我希望有一個美好的開始 卻被一個又一個的框架鎖住了自己 彷彿別人說什麼 我都需要習慣去順從 當要拒絕這些東西 事情的時候 我總是會去考慮別人會不會開心 要怎...

失去了光,也失去了快樂

七月甜

失去光的第三天,幾乎所有餘光都消失了,只剩那早已保存下來的一絲微弱的燈光。從黑色星期五開始,就一直看著光,從萬丈光芒到一絲幽光,我見證著一切。一切如同大夢初醒,彷彿光從來就不存在。我對著那微弱的光說:「我一直都在這裡陪伴著你,希望你不要熄滅。

DSE的放榜感想(讀到高級文憑課程)

七月甜

昨天是7月22號放榜日,在經過一天的奮鬥和把入學申請手續全部辦好之後,我成功地進入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就讀。說實話,這並不是能夠拿出來炫耀的成績,因為我並沒有達到進入大學的最低資格(33222)(就因為英文這一科拿了2啊......)而且其他科目的成績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隱形人朋友

七月甜

該圖片由Pexels在 Pixabay上法布距離高中畢業也有一段時間了,雖然還沒有放榜,但我也逐漸開始新的生活。不過因為生活方式的圈子並沒有很大變化,所以仍然保持著跟之前同樣的社交圈子,大多數的朋友也都保持著聯繫和交流。可是,有一位認識了很久的朋友,讓我覺得相處起來不太舒服(或者可以說是不習慣),漸漸地成為隱形人。

深夜總是孤獨、空虛及悲傷

七月甜

不知道是為什麼,在深夜裏,悲愁的情緒總是向我襲來,讓我回想自己在一段時間裏到底做了些什麼、發生過什麼事情。這當中包含了許多的情緒,有甜亦有苦,可是痛苦卻常常霸佔了我的思緒。尤其在看到其他人都在努力生活的時候,看著自己頹廢不堪的模樣,便會感到羨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