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ab
TELab

Token Engineering Lab,一家致力於代幣經濟系統研究、設計和實踐的實驗室。加入我們,探索 Web3 代幣工程最佳實踐! discord.gg/6KAVUBYNnj|mirror.xyz/0x40Af9B5d0Aa1E5Bad10C6eEd1C4ee5D0357D3BF3|medium.com/@telabofficial

TE 系列 1 :區塊鏈會失控嘛?

引言

可以說,代幣化生態系統,又或者稱之為公共區塊鏈,其核心特征是驅動人做事。激勵的作用是非常強大的,但是制定正確的激勵機制是很困難的,這一點同 AI 設計或優化器設計非常相似。甚至,區塊鏈可以被視為一種生命。基於此,如果我們最終是以一種失控的生命形式耗盡所有生命能量,地球會發生什麽?或者我們可以更直言不諱地問:比特幣已經失去控制了嗎?我們將在這篇文章探討這些問題。

關於代幣工程,我們有一個系列文章,旨在優化代幣設計流程。這篇文章是此系列的第一篇,後面還有幾篇文章,希望大家能夠讀完系列文章。

接下來,我們將從優化和人工智能出發,然後再回歸到區塊鏈和激勵機制。

AI 打地鼠

過去多年,我一直在從事創造性的人工智能研究,致力於自主研發模擬電路綜合技術,比如放大器電路。

我通常會先進行一個綜合運行,來幫助發現故障點,比如:線路懸空。

然後我就會添加約束條件,並且用計算機語言將其 出來,例如添加”每個節點必須連接 n 條邊, n>1"這個約束條件,以解決懸空故障。 然後我會再次運行,就會出現另一個故障,比如”線路的電流比正常電流高 100 倍,會燒毀電路”。我會修復故障,然後重復這個過程。

這種方法對於最初增加的幾個約束條件還算合適。但是一旦約束條件多了,大約數十個之後,這個過程就非常令人崩潰。這種感覺就有些像玩完打地鼠遊戲之後的感覺:

在經歷了多次崩潰後,我采取了一種不同的方法來解決這個問題,即捕捉隱式意圖。

就像軟件調試一樣,我想要的和機器認為我想要的,兩者之間存在著一定差距,而彌合這一差距絕對是個挑戰。在這個過程中,設置目標函數和約束條件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對於這一點,我深有體會。

回形針最大化器

傳達意圖其實是極具難度的。關於這點,我們可以通過一個經典示例來理解,即尼克·博斯特羅姆(Nick Bostrom)提出的思想實驗 — — 回形針最大化器。

假設我們有一個 AI,它的唯一目標是生產盡可能多的回形針。人工智能很快就會意識到,如果沒有人類,它可能會做的更好。因為人類可能會決定關閉它,如果人類關閉它,回形針生產就會減少。此外,人體中含有大量原子,可以用於制造回形針。為了實現自己的目標,AI 會試圖將所有物質用來生產回形針,包括人類。未來的世界將是一個只有回形針,沒有人類的世界。

在這個場景中,人類傳達了一個首要目標,即最大化生產回形針,但是遺漏了一個關鍵約束條件,即不要消滅人類。但是如何指定這一個約束條件呢?這一點其實是很難的。

人工智能是不是真的愚蠢並不重要。只要它能夠持續獲得資源繼續生產,我們的世界最終可能會被回形針占領。優化器和 AI 才不關心你的意圖是什麽,他們只需要開開心心最大化地利用資源。有人說”那就斷開那個 AI 的電源吧”。這個方法適用於中心化的 AI,但卻不適用於去中心化的人工智能(AI DAO)。

區塊鏈是信用機器

前面我們已經了解了優化,現在我們來認識一下區塊鏈。之後,我們再將兩者結合來看。

區塊鏈超越傳統分布式系統,主要是因為以下幾個重要特征:去中心化(沒有單個實體可以擁有或控制它們)、不可篡改(一旦寫入區塊鏈,很難改變它),以及易於分發資產和轉移資產,這將區塊鏈塑造為信用機器。這些特征又解鎖了新能力,如智能合約,進而推動區塊鏈發展邁向更高層次。

區塊鏈是激勵機器

“告訴我激勵機制,我會告訴你結果。” — — 查理芒格

熟悉這個領域的人都知道,區塊鏈可以幫助調整眾多代幣持有者之間的激勵機制。每個代幣持有者都牽涉其中,都是利益相關者。但是實際上,區塊鏈不只是簡單地調整激勵機制,它還具有更普遍的作用:你可以通過發放區塊獎勵,制定自己選擇的激勵機制。換句話說就是,你可以利用代幣獎勵,驅使人做一些事情。區塊鏈是一個激勵機器。

我認為這是一種超級力量。區塊獎勵函數定義了你希望網絡參與者做什麽事情。那麽問題來了:你希望人們在你的網絡上做什麽?隨之而來的一個重要問題是:你怎樣才能將這種意圖有效地傳達給機器?這是一個極度復雜的事情。我們真的知道如何制定激勵機制嗎?

區塊鏈是生命嘛?

歐文·薛定諤(Erwin Schrödinger)在他的著作《什麽是生命》中把生命簡單定義為物理過程。更近代的物理學家傑瑞米·英格蘭(Jeremy England)則從熱力學角度對生命進行了解釋:萬物皆熵,碳並不是生命之源。

人工生命(A-Life)領域的人承認,關於”生命”的定義一直以來都頗具爭議性。我們很清楚地知道有些東西不是生命,比如一把錘子;而有些東西是生命,比如一只小狗。但在這兩者之間還有一些灰色地帶。我們可以把它想象成個有 20 項要求的核對表。是否具備自主行動力?確認。是否具備自我繁殖能力?確認。是否具備決策能力?確認。等等這些。全部確認具備後就可以得出結論,”他是生命”。

拉爾夫-默克爾(Ralph Merkle)寫道,比特幣是一種生命體

“比特幣是新生命形式的第一個例子。它生於網絡,長於網絡。它之所以存活下來是因為它付費讓人們維持它的生命;是因為它提供了一項有用的服務,人們願意為之買單……它無法被阻止,無法被中斷。即使核戰爭摧毀了半個地球,它仍將繼續生存,不被破壞。”

比特幣會失控嗎?

回顧一下前面幾節內容,我們講了:

  • 為優化器/人工智能設計目標函數和約束條件是很有難度的事情。
  • AI 如果能夠獲取大量資源,但沒有良好的目標函數和限制條件,可能最後會對人類造成嚴重後果(回形針最大化器)。
  • 比特幣可以被看作是一種生命形式,或者是一個超級愚蠢的 AI。它幾乎是不可能被停止的。

那麽結合以上幾點,我們來做一個分析。回想一下,比特幣的區塊獎勵函數(又名目標函數):通過最大化哈希率(算力)和電力消耗,來確保網絡安全的最大化。針對該目標,比特幣進行的優化作用十分顯著,以至於,目前來看,比特幣有望在 2019 年 7 月之前趕超美國。能源也許是地球上最重要的資源。這是人類發起戰爭的原因。(還記得石油戰爭嗎?)

總結一下就是:

我們有一種基本上無法停止的生命體,它正在瘋狂地優化最寶貴的資源 — — 能源。這種生命體被稱為比特幣。

那激勵機制的威力呢?這意味著,在建立這些代幣化生態系統時,我們需要制定正確的激勵機制。

結束語

幾乎可以肯定的是,中本聰(Satoshi)創造比特幣時並不打算耗盡地球所有的生命能量。目標函數設計,又或者稱之為激勵設計,是一件極具難度的事情。但我們必須去做各種嘗試!為了更好地推進工作,我們需要紮實的工程理論、實踐和工具,也就是我們所說的代幣工程。在這個系列的下一篇文章中,我們將對此做進一步的深入探討。


原文:Trent McConaghy, Can Blockchains Go Rogue?

譯者:Omelet, TELab

TELab: 本文內容僅供學習研究參考,並不構成任何廣告銷售或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轉載/內容合作/尋求報道,請聯系 TELab 授權並註明出處。

Twitter / Discord / Mirror / Medium / Matters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