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_Min

原創BL 兼職的泰耽譯者

[原創BL] 浮光掠影,只與你攜手平凡 - Chap.32

直到被拋棄的那一刻,他才了解自己以為的為愛犧牲,其實是在抹滅自我的重要性,親手將自己的個人價值扔在地上,以至於他愛的人將他視為可以揮之即去的角色。

Chap.32 禮物

Christ端著一杯熱茶,上樓去房間找尋自己不勝酒力的男朋友。相較於樓下歡騰的節慶氣氛,二樓充斥著一股宜人的靜謐。

儘管樓梯和走廊都鋪著地毯,Christ仍不自覺地放輕了腳步。

未掩上的臥房門將走廊的柔和光線邀請入內,Christ走進了光亮消失的地方,看到自己逆光的影子落在了床上某個熟悉的身影上。莊明杰一條手臂壓在臉上遮擋光線,似乎睡著了。Christ悄悄走近他,將茶杯放在了床頭櫃上,然後動作輕柔地在床邊坐下。

床墊承重的動靜終於喚醒了某人,莊明杰抬起了手臂, 隨即因不適光線而瞇起了眼,但他已經認出了身邊的人是誰,原本壓在臉上的手臂轉而去摟抱Christ的腰,下意識地將他往自己的方向攬了攬。

Christ無聲地微笑,伸手輕輕撥弄男友額前被壓扁的頭髮,將手掌撫上男友的臉頰,感受對方因為酒勁而過分溫熱的體溫。莊明杰沒有睜開眼,空著的手貼上Christ的手背,將臉往對方的掌心上蹭。

「好點了嗎?」Christ問。

「嗯,沒那麼暈了。」男友攬在自己腰上的手使了點勁,Christ推了推他。

「先喝點茶,會比較舒服。」

「喔。」男友聽話地鬆開了手,在Christ的幫忙下撐起身來,接過熱茶,小心地啜了幾口。

「噁,這什麼茶?」

「洋甘菊。」Christ忍笑著說,他知道男友最討厭喝花茶了。

「噁。」男友又做了個鬼臉,扭身把茶杯放到床頭櫃上,然後回身一把撈過Christ,兩人一起倒到了床上。

「動作輕點啦,等下又頭暈了。」Christ移到男友身邊躺下,姿勢還沒調整好,一個大塊頭就埋頭鑽進他的懷裡,精壯的手臂緊緊摟著他的腰。Christ又笑了,這次笑出了聲。

而接在笑聲後又是一陣靜謐。樓下親友們舉杯說笑的交談聲若有似無地共存於這個空間中,側耳細聽還能聽見聖誕金曲在遙遠的背景中襯托氣氛,Christ一手支著頭,另一手無意識地玩弄著莊明杰的頭髮,聞著男友身上散發的淡淡酒氣,享受著這一時半刻喧囂中的寧靜。

今天是平安夜,Chris的妹妹帶著小孩和男友回家來過節,Audrey媽媽的姊妹淘Barbara阿姨也來了。Christ如往常一般,從下午就開始幫著母親準備晚上的盛宴,不過與以往不同的是,今年多了另一雙在廚房靈巧的手。

莊明杰本來就是喜歡自己動手做飯的人,令Christ意外的是,他當廚房助手也非常得心應手,奇怪,這個人不是兩天前才來的嗎?怎麼和自己母親默契這麼好?簡直要把他這個親生兒子比下去了。

看眼前這主廚與助手天衣無縫的配合,自覺有點多餘的Christ決定大方地偷懶,默默退出廚房,到客廳和兩歲的小侄子玩。

平安夜的餐桌,又一次讓Christ感到意外。

莊明杰平時是個相當內向的人,沒有必要的話,他是不會和不熟的人多做交流的,但偶爾也會做出人意表的事,例如那次主動向Christ道歉示好,以及背著Christ偷偷和Audrey媽媽聯絡、突然跑來美國的舉動。

也就是說,當他有某種目的時,反而是會主動去開啟和他人交流的機會;就像是為了開發某種功能,中間必須要經過一連串的編碼過程。

Christ看著此時和自己妹妹相談甚歡的莊明杰臉上的笑容,心中揣想著男友這時在想些什麼。他肯定不是單純抱著想交朋友的心與眾人交流,Christ唯一能想到的原因,就是Christ自己。

莊明杰是為了要找到Christ才主動去和威寶說話的,為了能順利見到Christ才和Audrey私下聯絡的,而此刻他如此努力地融入氣氛、表現親切的一面,應該也是為了讓Christ開心才做的。

直到莊明杰被一杯熱紅酒擊倒,在Christ的攙扶下離開餐桌、來到二樓臥室休息,Christ才覺得稍微鬆了一口氣。

他擔心莊明杰太勉強自己,明明就不需要做到這種程度,只要展現平常的樣子就夠了呀。

「Christ..你今天開心嗎?」一道悶悶的聲音從Christ的懷裡傳來,把他飄遠的思緒拉回當下。Christ低頭在男友髮間吻了一吻,偏頭將臉頰靠在男友頭上。

「開心啊。你開心嗎?」

「還不錯。」

「你其實不用那麼勉強自己跟大家聊天的。」

「沒有勉強,你家人都是好人。」

「噗,好人也可以很煩啊,Emma一直聊小孩你不煩嗎?」方才在飯桌上,妹妹Emma開口閉口都在聊他的小姪子,就連Christ這個當舅舅的都有點受不了,何況是沒有特別喜歡小孩的莊明杰。

「…是有一點,所以我就喝酒了。」

「…」

「…」

「噗、哈哈哈哈哈!」

感受到懷中之人身體的顫抖,Christ也忍不住大笑了出來。兩人笑了一陣,似乎還不夠,或許是酒勁上頭,或許是此時此刻只有彼此,所以氣氛分外輕鬆;或許是因為節慶,因為夜晚,因為感受到在對方面前能夠做最真實的自己,這對情侶彷彿是被點了笑穴,越笑越起勁,停不下來。

最後兩人笑癱在床上,終於平息,Christ擦去眼角笑出的淚水,莊明杰則翻起身,雙肘撐在床上趴著看他。

兩人默默相視一會,Christ的視線一動,無聲的默契將雙方帶往彼此,交換了一個溫柔的吻。莊明杰調整了姿勢,現在換成Christ靠躺在男友的胸膛上,枕著男友手臂,感受男友的手指輕輕梳理他柔軟的頭髮。

「你記得我跟你說過我前男友的事嗎?」

「跑去結婚的那個喔?」

「嗯。」

「他怎麼了?」

「我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從來沒有帶他見過我的家人。」

「你說你們在一起多久?」

「五年,同居一年。」

「嚴格說起來,你也沒有帶我見你家人啊,是我自己跑來的。」

「哈哈…說的也是。」

「為什麼沒有帶他見家人,你們當時都在美國不是嗎?」

「嗯,是啊。為什麼喔…因為覺得他沒有想吧,他也從來沒有提過。」

「那你見過他的家人嗎?」

「哈!怎麼可能…他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們的關係,更不可能讓人知道我的存在。」

「…」

一時之間,沒有人繼續說話,沈默悄悄踩著影子潛入,抓到了時機蹦出來張牙舞爪,嘲笑著兩人心照不宣的尷尬。

Christ輕輕嘆了口氣,他提起前男友的事,並不是要讓現男友尷尬,平常自詡為溝通大師,卻在自己的戀情上屢屢表達失常。他從男友懷裡探出頭來,挪動身體讓自己的視線與對方平行。

「我並不是要諷刺你,你跟他不一樣。」Christ看著男友沒有表情的表情,輕輕摸了摸對方的臉。

「我跟他從認識到分手,從來沒有見過彼此的家人,連我朋友都沒見過他。當時因為太愛他了,雖然覺得有點委屈,我還是願意為了他忍耐。」

「但是,你也知道啦,委屈自己的下場就是被當垃圾一樣甩掉。」Christ自嘲地笑了笑,看到男友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Christ握住了男友的手。

「因為沒有人知道我的存在,所以從某個角度來說,我根本沒有存在過。」

「他也沒有。」

回想與前任交往時的種種,Christ還是覺得滿心酸的。那時的他把愛人當作生活的重心,因為太愛了,所以願意順從對方無理的要求,明明就是正當交往,卻搞得像是地下戀情。

直到被拋棄的那一刻,他才了解自己以為的為愛犧牲,其實是在抹滅自我的重要性,親手將自己的個人價值扔在地上,以至於他愛的人將他視為可以揮之即去的角色。

「他是真的很賤,但其實我也要負一半的責任,是我自己把自己弄得這麼難堪,以為只要對另一半言聽計從,就不會失去他對我的愛,事實上,當我為了他而改變自我,我就已經不再是當初他喜歡的我了。」

「是我讓他以為自己有權力傷害我的。」

所以分手的時候,我比他更看不起我自己。

現在的Christ無法想像為另一個人委屈求全、拋棄自我的感覺,他從那段感情中獲得了成長,了解到這個世界上他最應該疼愛、退讓的人,除了自己,沒有別人。

也是因為如此,對於莊明杰類似於前任的行徑,他才會有如此強烈的反感。

「說了半天,你還是在罵我啊。」一直默不做聲的莊明杰終於開了口,他的表情顯而易見地相當不滿。

Christ將自己撐坐起來,莊明杰仰頭看著他,眉頭依舊皺著。

「我不是在罵你,我是想告訴你,權力不平衡的感情很不健康,遲早會完蛋。不管是你或我,都不應該要求對方一定要照著自己的意願做。」

「既然是兩個人之間的事,就應該討論找到兩人都能接受的common ground(共通點)。」

「我不應該什麼都不說就自己逃走,我應該要好好跟你談,早一點把我跟前男友之間的事情告訴你,讓你理解我的感受,坦白跟你說我不高興你想隱藏我們的關係。」

「尤其你這麼蠢,不講明白你根本就不會發現。」Christ用力捏了一把男友的臉。

「嗷,很痛誒!」

「我再也不會妄想要你自己體會了,只會活活把自己氣死。」明明是自己捏的,Christ還是很心疼地替男友揉著被捏的地方。

「你不說我真的不知道…但你就知道我這方面真的很不行,所以你要告訴我啊。」莊明杰也坐了起來,兩人再次面對面。

「而且我不是……聽你說你前任的行為,我覺得他真的很賤,但是,我好像也差不多…說真的,我覺得自己跟他沒什麼兩樣,雖然我很想說我們不一樣,但…」

「可是你來了。」Christ看著他,由於背對著光源,只有小部分的臉暴露在光線之中,Christ喜歡莊明杰不戴眼鏡的樣子,那雙總是認真聽他說話的眼睛十分真摯。

「你為了我來了,你讓我的朋友知道了,讓我的家人也知道了,不管我在你的世界存不存在,至少,你在我的世界是存在的。」

Christ伸手揉開莊明杰眉頭的皺褶,微微地笑著。

其實他真的從前一段感情中成長很多嗎?他只是在退讓的程度上有所調整而已,本質上仍然是那個,即使會委屈到自己,也想要配合愛人的傻子。

「謝謝你來找我。」Christ抱住男友。

即使會受傷,也想相信這個人值得。


坦白說,莊明杰不是沒有猶豫過。

Christ的下屬就算了,他知道莊明杰是Christ的室友,而且他感覺起來呆呆的,隨便掰一個理由說要找Christ應該就能糊弄過去。但是,要聯絡Christ的母親,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想不到比起坦承兩人的關係以外,更好的說詞。

重要的是,有太多他無法掌控的變因能夠使他的謊言站不住腳,如果被對方識破而留下不好的印象,對他和Christ的關係無疑是會有所影響。

說到底,誰會希望交往對象的家人不喜歡自己呢?

眼下最重要的是趕快見到Christ,沒時間考慮別的,所以他選擇向何平偉以及Christ的母親直接說明兩人的交往關係,以及他們正在吵架的事實,希望能夠獲得對方的幫助,讓他能儘早和Christ有個見面交談的機會。

然後,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Christ的媽媽Audrey更是對他相當熱情,莊明杰摸不清這是基於文化差異,還是Audrey媽媽在他身上找到了什麼優點,但喜歡總比討厭好,只要能夠幫助他和Christ的關係,莊明杰自然是樂見其成。

而當他在聽Christ訴說過往時,才恍然大悟為什麼Christ的家人們都對他特別親切;同時,他也理解自己究竟有多麽混蛋。

Christ把他美化得很好聽,善良地為他來美國找他的事情深受感動,但莊明杰自己清楚,儘管他打死都不想承認,但他做了和Christ前男友一模一樣的舉動:無視於Christ的心情,要求對方抹除兩人在彼此生活中的痕跡。

事實擺在眼前,他無法說出任何辯解,而他…也沒有想要辯解的意思。

因為他確實不想讓別人知道他們的關係。

並不是針對Christ,應該說是莊明杰個人的潔癖,不只是感情,只要攸關他個人隱私,他都非常保護。他不能明白把私事暴露在他人面前的心態,這讓他覺得很赤裸,很不自在。

但他不應該要求Christ單方面配合他。

莊明杰分明知道Christ是個善解人意又為人著想的人,這分明是他喜歡上Christ的諸多原因之一,但他卻從未想過要好好跟Christ談談公開關係的話題,反而擅自做了決定,並認為Christ理所應當照他想的做。

相較於Christ在感情上的態度,莊明杰真他媽有夠自私。

「…and, this one is for Jay.(…然後,這個是杰的。)」

手上突然被塞了一個東西,打斷了莊明杰的自我厭惡。他回過神,看到Audrey媽媽正帶著笑容催促著他趕快打開什麼東西,他低頭一看,原來被塞進他手中的是一個禮物。

聖誕節的早晨,Christ一家人圍坐在聖誕樹旁拆禮物,莊明杰自然也入邀在內,不過身為一個臨時不請自來的客人,他完全是抱著陪坐的心情參與,所以才會自顧自想事情出了神。現在居然獲得了一個禮物,著實讓他十分意外。

「I didn’t know I’d also get a present…but I didn’t prepare anything…(我不知道我也有禮物…但我什麼都沒有準備…)」

「Aw, that’s okay! Don’t worry about it, dear. Open it.(噢,沒關係!別擔心,親愛的。打開它吧。)」

莊明杰在Audrey媽媽等眾人鼓勵的微笑中,拆開了手中的禮物。

「A photo frame, thank you, Audrey, it’s really nice.(是相框,謝謝妳Audrey,這個很棒。)」莊明杰向笑盈盈的Audrey媽媽道謝。

他收到的是一個木製的相框,做工算是精美,但是花紋設計有些老氣,很符合此刻這個家的風格,但與他和Christ在台灣的家…相當不搭。他轉頭看看身邊的Christ,後者臉上似笑非笑的表情,讓莊明杰知道他深有同感。

「You like it? Awesome! It’s our family tradition to put photos of family members in the house, and I thought it would be nice if there’s a photo of you and Christ in your house, wouldn’t that be lovely?(你喜歡嗎?太好了!我們家有個傳統,會在家裡擺放家庭成員的照片,我想說如果你家有擺你和Christ的照片,不是很可愛嗎?)」

莊明杰這才注意到,Audrey媽媽的家裡真的到處都擺滿了相框,顯示這個家的主人是個多情的人。他又一次謝過Christ的媽媽,對方看上去十分滿意。

早上的活動結束,莊明杰拿著相框走上二樓,Christ跟在他身後。等到兩人進了房間,Christ關上門,湊過來從身後環抱男友,拿起母親送的相框細看。

「我媽的品味真的…嘖嘖,你不用勉強自己用啦,真是的,她怎麼會以為你會喜歡這種東西啊?」

「不會啦,你媽媽的一片心意,滿可愛的啊。」

「Seriously?(認真?)這個你可以?」

「是不太可以。」

「See?(看吧。)」

「我有禮物要給你。」莊明杰拍拍Christ的手背讓他放開自己,走去行李箱裡翻找一陣後,拿了一個小紙袋走回Christ身邊。

「什麼啊…但我沒有準備誒。」Christ驚訝地看著被交到他手中的紙袋,別說準備了,他甚至沒有預期會在這個日子見到莊明杰的臉。

「沒關係。打開呀。」

Christ拉開了紙袋口繫著的緞帶,袋口開啟時他看見了裡面的東西,忍不住有點激動。

他突然不知道該不該拿出來。

「把它拿出來啊。」

Christ看了莊明杰一眼,緩緩地伸手入袋拿出裡面的物品。

東西放在Christ攤平的掌心上,是一個小絨布盒子。Christ看著它,莊明杰看著Christ,誰也沒有動作。

「這是…」

「嗯。」

莊明杰打開盒子,裡面不出意料的是一對戒指。

「關於要不要公開我們的關係這件事,我很抱歉要求你單方面配合我。」

莊明杰一邊說,一邊將兩枚戒指從盒子裡拿了出來。

「我們聊過結婚的話題,我知道你對這件事沒什麼好感,但我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讓你有安全感,只能想到這個。不過…看來是我會覺得比較有安全感。」

他牽起Christ的左手,將一枚戒指放在了他的掌心。

「因為你突然消失的這段時間,我真的…很不安,聯絡不上你讓我很恐慌,只要想到你不在我身邊,我的心就很慌,很害怕。」

「所以能不能再請你配合一次我單方面的任性?我們不用為這個戒指下定義,但是希望你能戴著它,讓我知道,你願意陪在我身邊?」

莊明杰把另一枚戒指套上自己的左手無名指。

「I love you, Christ. I’m sorry.(我愛你,Christ。對不起。)」

「Don’t say sorry.(不要說對不起。)」

Christ向前一撲抱住莊明杰,他的眼淚早就已經忍不住爬滿了臉頰。比起感動,他更多的是心疼,一向不擅表達情緒的男友,竟然說他覺得害怕,還想到這種象徵性的物品來填補他的不安,Christ此刻真是萬分後悔自己不告而別的行為。早知道會讓他的愛人如此受傷,用他的命換他都不會做的。

「我才要說對不起,嗚呃…寶貝,I’m so sorry…」他退開莊明杰的懷抱,將握在手掌裡的戒指套上自己的左手無名指,然後舉起手來展示給送戒指的人看。

「我當然願意,現在你甩不掉我了。」Christ再一次擁抱莊明杰,緊緊地環抱男友的脖頸,似乎想透過相擁的力度,稍微消除男友的不安。

「I love you, too, Jay. I love you so much.(我也愛你,杰,我好愛你。)」

莊明杰回抱的力道不亞於Christ,他的臉埋在了Christ的肩窩,隱約間,Christ好像聽見他說了一聲「謝謝你」。

然後他就被自己無盡的心疼給淹沒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原創BL] 浮光掠影,只與你攜手平凡 - Chap.31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