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_Min

原創BL 兼職的泰耽譯者

[短篇BL] 演員<平行宇宙版>

《演員》是我有天夢到的故事,當時草草記下的筆記中,明明就是個HE,真的寫出來竟然成了一則有點虐的短篇...想想覺得還是要給他們一個正向的情感發展,於是有了這篇平行世界的改編。

「乖啊,再等一下就帶你去散步喔。」

他把裝著小狗的寵物袋拉鏈拉開一個小縫,將從牛仔褲口袋摸出一小塊狗零食塞進去,拉上拉鍊,輕輕拍了拍袋子。

「誒咻,好啦,來收拾一下。」

伸了個懶腰,他環顧四周,思量了一下該從何下手,打定主意後,朝著今天拍攝的主場景走去。

泛著黃光的浴室,堪稱一片狼籍。

「嗯......」他一邊偏頭思考,一邊挽起雙手的袖子,站到蓮蓬頭旁,打開開關,霎時水柱噴射而出。

他將蓮蓬頭拿在手上,水柱衝擊塑膠布的聲音充斥耳際,沖刷掉一些黏稠的,艷紅的,混濁的,帶泡泡的。

他在洗刷掉痕跡的巨大水聲中,讓自己笑出聲來。

關上水,蹲下身,他將鋪在地上的透明塑膠布對折,拉起,抖落一地液體。

「怎麼只有你在收?」

隨著聲音的出現,一道身影進入他的視線。昏黃的燈光下貼著小磁磚的「浴室」,破舊的門框上倚著一個男人。

「我叫大家先回去了。」他使勁抖了抖雙手提著的塑膠布,「你怎麼來了?」

「我沒走。」男人隨意地看著他手上的動作,彷彿在想什麼,又似什麼都沒想。

「等我啊?」他大略地把塑膠布折疊了一下,堆到一旁的置物架上,再次拿起蓮蓬頭,打開水,一邊用眼神掃視,一邊用水柱沖刷地面。

「嗯。」男人維持一樣的姿勢,依舊是漫不經心地看著他的動作。

兩人沒有再說話,直到他清理完了浴室的地板,掛回蓮蓬頭,男人看向他,他對男人抬了抬下巴,後者隨即領會他的意思,轉過身往外走去。

他跟在男人的身後離開浴室,來到散落一地線材和拍攝器材的工作區,男人找了個不擋路的位置,繼續倚靠在牆邊,望著他熟練且有序地將四散的物品一一收好。

「汪!」人類的沈默換來汪星人的一聲抱怨。

「乖喔,再等一下,很快就好了。」他向著小狗和男人所在之處的方向出言安撫,不知道是對誰說。

「你還有多久?」男人問。

「還要一陣子。」他抬頭望了男人一眼,微微一笑,隨即低下頭繼續收拾。

「我帶牠去吧?牠應該憋了一整天。」男人走到寵物提袋旁蹲下,小狗彷彿認識他,不斷將狗鼻子往透氣網上擠,兩隻前爪扒拉著提袋內側,意圖衝破禁錮,撲向男人的身上。

「你不累嗎?沒關係我等等帶牠去就好。」

「不累。」

男人拉開提袋的拉鍊,把小狗抱出來,小狗焦急地在他身上撲騰,伸長了舌頭想要舔男人的臉。

男人笑了,他也笑了。

「不用走太久。」他對男人說,後者對他揮揮手,套上牽繩後,一人一狗漸漸走出了他的視線。

他朝著他們離去的方向望了一會。

今天,男人有一場戲,他早就知道的,劇本早就被他翻到紙張發皺,男人也在他面前排練過許多次。

他和導演討論過無數次,這場戲該怎麼拍,他看著道具組把劇情裡會用到的各種液體準備好,他看著服化組為演員做好各種防穿幫的措施,他看著燈光讓演員在場景裡走位試燈,他看著monitor裡出現鏡頭下彷彿未著一縷的演員,男人,和另一個男人,到此為止都還是工作。

既然是工作,就要拿出專業的態度,他是,男人也是。

男人是演員。

他要負責用鏡頭捕捉男人演繹出的情感。

男人是演員。

所以當男人用看著他的眼神,望著另一個男人時,身處鏡頭之外的他,失神了一瞬。

男人是演員。

那麼,哪一個男人是在演戲?鏡頭下,或者鏡頭外。

他不是第一次看男人演戲,工作中失去冷靜卻是第一次。

這場戲需要清場。

於是,他把不平靜隱藏在不苟言笑的表情底下。拍攝工作進行得越順利,他的內心更翻騰。

終於,導演得到他想要的煽情,他失去了對專業的堅持。

兩位演員渾身濕透、裹著毛巾離開時,他並沒有抬頭看他們,以至於男人不知道他是什麼表情。

他忍得很辛苦。

器材收拾得差不多了,男人和小狗還沒有回來。

「呵。」他笑出了聲,靠坐上一旁的木箱,從口袋裡摸出香煙和打火機,點燃一團星火。

「牠真憋壞了,尿超多的,還大了兩次。」男人的聲音由遠而近,不久,他的腳邊就有一個生物在瘋狂飛撲他的兩腿。

他彎下腰將小狗抱起來,狗這種動物,總是不遺餘力地向人表達自己無邊無際的愛意。

「謝謝。」他逗著懷中的小狗,沒有望向男人。

「神經喔,謝什麼。」男人站在他的身邊,兩人之間沒了言語。

突然,他的臉頰被輕輕吻了一下。

他轉過頭,男人盯著他看的眼神帶著點委屈。

「你在笑什麼?」男人問,微微皺著眉頭。

「你知道的。」他看進男人的眼裏。

男人沒有回話,但鬆開了眉頭,也鬆開了唇角。

今天的戲需要清場,發生在浴室,男人的任務是將激情填滿於狹小的空間裡。昨晚,他將在腦海中推演過無數次的取鏡角度,用實際演練的方式,手把手地教給了今日的演員之一。

當他將男人推到浴室的牆上時,男人的背部會感覺到冰涼和疼痛。

當他一把攫住男人的褲襠時,男人看著他的眼神要是驚嚇中帶著期待。

當他成功喚起男人的獸慾時,男人要反客為主,翻過身將他壓在牆上。

當他忍不住撅起臀部朝向男人的慾望時,男人要抬起他的腿,然後毫不留情地將他填滿。

男人的一切在他眼裡就是完美的畫面,完成的電影。

「明天,就這樣演。」結束後,他在粗喘之間對男人這麼說。

男人聽話了,在鏡頭下忠實重現了他們的排練經過。

以至於他差點在拍攝時,忍耐不住自己的得意。

「你知道我是演員。」男人盯著他。

「下了鏡頭,我就只是我。」

他望著男人,一點一點地釋放著自己眼中的情緒。

「我知道。」他說,彎下腰將小狗放回地面。

「你是個很好的演員,拍你是種折磨。」

他直起身,重新看向男人,不明亮的光線下,男人的表情和小狗的臉有些重合。

表露著演不出來的情感。

他摸上男人的臉。

男人抱住了他,他笑出聲,溫柔地回抱住男人。

他的雙臂漸漸地用力、用力,直到兩人之間連呼吸都嫌擁擠。

「愛你是種享受。」

小狗窩在兩人的腳邊,在令人窒息的擁抱裡,他們默契地用沈默,第無數次傳遞了彼此的愛意。

(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短篇BL] 演員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