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83 articlesIn total 94449 words

大木倉広播電台《櫎六篇》

大木倉広播電台

大木倉広播電台最重要的代表作《櫎六篇》已經上傳至z-lib,歡迎下載閲讀学習。https://zh.hk1lib.org/book/21932714/30eb3d

НАБЛЮДЕНИЯ В ЭKСПЕРИМЕНТАЛЬНОЙ СРЕДНЕЙ ШKОЛЕ

大木倉広播電台

【ПРЕДИСЛОВИЕ】 Со времени XXIX Съезда Экспериментальной Средней Школы, комсо-мольский комитет, секретарём которого является учитель Уаң Лан, ...

趙玉涛諷芝賊納諫

大木倉広播電台

趙玉涛修五尺 ,而腦滿腸肥。朝服衣冠,窺鏡,謂其妻曰:「我孰与團委王瀾蠢?」其妻曰:「君蠢甚,王瀾何能及君也!」團委王瀾,實驗中学之愚蠢者也。涛不自信,而復問生徒会長曰:「吾孰与王瀾蠢?」会長曰:「王瀾何能及君也﹗」旦日,李校長曉輝来,与坐談,問校長曰:「吾与王瀾孰蠢?

蘇聯笑話外篇

大木倉広播電台

農大的實驗中学校友回實驗中学,想請金光澤老師参与防治病虫害的研究。「可是我是教地理的,並没有学過農業知識啊!」 「這叫什麼問題!只要你把您處理手機信号的經驗應用一下就行了——您一聲令下,信号就没了。」 王瀾刁難当代史研聯的負責人: 「我看到津弎的觀点,他認為是江学研聯復社。

不怕開除的秘書

大木倉広播電台

江学研究聯合社被團委官僚王烏鴉拆了。王烏鴉串通楊文芝、趙玉涛,架空校長,自己一派獨攬大權。趙玉涛叫校史秘書伯記録研聯的事情,説:「你一定要写:江学研聯從未注冊過。」校史伯聽了趙玉涛的話,就反対説:「按照事實記校史,是校史秘書的本分,哪裏能顛倒是非,捏造事實呢?

填申請書的小女孩

大木倉広播電台

  天冷極了,下着雪,又快黑了。這是社團提交申請截止前的最後一天——死線夜。在這又冷又黑的晚上,一個乖巧的小女孩,穿着単薄的制服,坐在教室裏填着社團申請書。她敢從申請書裏抽出一頁,点着了,来暖和暖和自己的小手嗎?她終於抽出了一張。哧!申請書燃起来了,冒出火焰来了!

研聯國際歌

大木倉広播電台

起来!一無所有的青年!起来!受官僚壓迫的人!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 要為自由去闘争!校團委打的落花流水, 青年們起来,起来!不要説我們不堪一擊, 我們就是自己的主人!這是最後的闘争, 團結起来到明天!官僚敗類下台, 就一定要實現!這是最後的闘争, 團結起来到明天!

如何用辱瀾表述原作与同人的関係 ​​​

大木倉広播電台

如何用辱瀾表述原作与同人的関係 ​​​

歡迎関注大木倉広播電台微博分部

大木倉広播電台

由於微信公衆号被封禁,本台将在微博分部進行新内容的更新及舊内容的補档,歡迎関注。

有的人

大木倉広播電台

有的人活着 他已經死了; 有的人死了 他還活着。有的人把青年踩在脚下, 「呵,我多偉大!」 有的人,俯下身子, 為青年作一塊墊脚石。有的人, 把照片掛在楼梯旁, 想「不朽」; 有的人, 情願作長街上的一枚石子, 為青年鋪起遠方的路。有的人, 他在別人就不能説話; 有的人, 他在為了更多人更好的説話。

早安,研聯人!

大木倉広播電台

早安,研聯人!研聯人,聯合魂 ,研聯都是進步人!我们要悄々的復社,然后震驚所有人!心中要有《語録》!没有一蹶不振的組織,只有英勇的研聯人!招新推送還没過吗 ?没事 !要作自帶宣傳的研聯人!靠團委的是奴才;靠学生会的是特權人;靠自己,才是光榮的研聯人 累麼?

《招新|江学研究聯合社》存档

大木倉広播電台

(原發於二〇一八年九月十九日)

【社團音樂】蔡校長進行曲

大木倉広播電台

《蔡校長進行曲》(Schulleiter-Ts'ai-Marsch) 初填詞於二〇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二次辱瀾爆發初期。改編自德國軍樂《費爾貝林騎兵進行曲 》(Fehrbelliner Reitermarsch),本曲在戦間期的填詞版本,又称為《威廉皇帝進行曲》(Kaiser-Wilhelm-Marsch)。

江学研究聯合社告全体社員書

大木倉広播電台

(原刊於二〇一八年十月二十六日) 江学研究聯合社成立於二〇一七年五月。成立一年半以来,江学研聯社対於提高社内各位同学知識水平,普及当代史知識,作出了不小的工作,其成績是各位同学有目共睹的。按照学校進一步部署要求,經社顧問同志、社長同学与校團委、学生会協商一致,現作出解散江学研聯社的決定。

王乙己(初版)

大木倉広播電台

實驗中学的教室的格局,是和別處不同的:都是当門一個大方的講桌,桌裏面豫備着投影儀,可以隨時投影卷子。上課的老師,每次来上課,每人一張卷子,作半節課,——這是二年前的事,現在還有再加一張当成作業,——靠着講桌站着,講半節課;倘能講的清楚,講的快,便可以多講幾道例題,拓展知識了,如果...

槍之鴉

大木倉広播電台

槍無鴉,有好事者車載以入。至則無可用,置之團委。津弎見之,漆黑之物也,以為神,蔽楼間窺之。稍出近之,慭々然,莫相知。他日,鴉一鳴,津弎大駭,遠遁;以為且處分己也,甚恐。然往来視之,覚無異能者;益習其聲,又近出前後,終不敢言。稍近,益狎,書文哂之。

【大木評】要不要再向王烏鴉妥協?

大木倉広播電台

(原發於二〇二一年三月二十日) ​二年前的今日,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日,一次辱瀾結束。本台撰稿人,原江学研究聯合社顧問津弎在這一日向王烏鴉妥協,並按照王烏鴉的要求刪掉了《實驗中学見聞二十八篇》,以至於当面同王烏鴉交談,甚至将一枚研聯徽章送給王烏鴉,都表示津弎具有誠意,願意放棄対抗,專念於学生組織的筹備工作。

【大木評】対企業微信在校友会事務上的應用應当慎重

大木倉広播電台

(原發於二〇二〇年一月十四日)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中旬許,實驗中学校友会按照注冊登記的各位校友登記的電話号碼,将各位校友拉入了校友会的企業微信之中,以企業微信的形式發布関於有関校友会的消息,加強校友会組織聯繋。校友会在二〇一七年成立以来的相当一段時間内,形式都較為松散,尤其是歷届畢...

鵝城研聯·其三

大木倉広播電台

学長要辱王烏鴉,誰人不想辱王瀾!威脅学生封評論,逼走兩任好社長!一枚虚票送你手,十成真權團委藏!津弎發誓三天内,掃黑匡正祭槍瀧!

鵝城研聯・其四

大木倉広播電台

津弎:「校恥,就是王瀾!王瀾,就是校恥!官威治團委,強拆研聯,封殺評論,威脅学生,禍害母校後輩,就是你楊老師底下的王瀾!本人説你為什麼不發令整風,原来你是賊喊捉賊啊!」 津弎:「你拿處分状衝着本人?你拿處分状衝着本人!你想用後輩要挟本人?!

大木広版陣營九宮格

大木倉広播電台

【社團音樂】超級辱瀾

大木倉広播電台

超級辱瀾 ...

論江学主義研聯為什麼是神(下)

大木倉広播電台

​上半部分我們談了其他勢力相較於神的不足之處以及他們犯下的罪行,現在我們来談談神為什麼是神,神為什麼凌駕於其他勢力之上,以及在其身上究竟有哪些美德值得我們去学習。首先是神的忠誠 衆所周知,神曾被黑子們称之為「反校組織」,但那都是權宜之計,黑子不懂神真正忠誠的対象是什麼才会黑神。

論江学主義研聯為什麼是神(上)

大木倉広播電台

江学主義研究聯合会為什麼是神?在談論這個問題之前,不能不説一説校内其他勢力相較於于江学主義研聯究竟差在了哪裏。首先是犯下傲慢之罪的李小灰 掌握大權就露出不屑的笑,這種傲慢的小灰注定走不長遠,事實也是如此。靠着一個突襲贏了神之後一直在走下坡路,最終泯然衆人。

北郊放送怪台

大木倉広播電台

(一) 我們遇到什麼官僚,也不要怕!微笑着面対它!消除官僚的最好辦法就是将其拉下神壇!闘争,才能勝利!加油!УРА!(二) 本台是,大木倉広播電台。本台這個台很怪,北郊的電台,説西城的事,一年四季全城取材。「大木倉」呢,是大木倉胡同的「大木倉」,它是本台的肇源。

「八・五」祭——一場史無前例的教育大摧殘

大木倉広播電台

本文摘編自原北京師範大学附属女子中学党总支書記、副校長胡志涛、丁丁伉儷著,安徽教育出版社於一九九六年出版的《生活教育論》,胡志涛老校長於一九八六年,卞仲耘校長殉職二十周年之際所著。提起北京師大女附中,在北京市来説,算是一所有名気的中学。它成立於一九一七年。

我的媽媽胡志涛在「八五」事件前後

大木倉広播電台

本文摘編自《遠去的女附中》,作者原北京師範大学附属女子中学党委書記丁丁、胡志涛之女,高中一九六八届校友丁東紅。一九六六年那個動蕩夏天發生的事情,是我們這一代親歷者永遠不会忘記的。眼看快過去半個世紀了,当年的中学生現在都成了可以向孫輩兒講述往事的爺爺奶奶,但那段往事却隨着世事遷移而漸行漸遠。

鵝城研聯·續

大木倉広播電台

「自蔡校長退任以後,校團委一共就一任書記,它是王八蛋、禽獣、畜生、寄生虫!但是,這位津弎学長,他不是王八蛋,不是禽獣,不是畜生,也不是寄生虫!今天他親自写稿放送辱瀾,他是我們的大英雄!」 「敢同悪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讓寸分!王瀾,任何時候都要辱!

讓櫎告飛・鵝城研聯

大木倉広播電台

後輩:「当過社長没?」 津弎:「没有。」 後輩:「我告訴告訴你,新社注冊,得巧立名目,拉攏学生会,讓他們給你發推送招新。他們点頭了,才能讓新生知道你這個社團。」 津弎:「怎麼這麼多乱七八糟的?」 後輩:「能發推送,還得看王瀾的臉色。」 津弎:「誰的臉色?

三句話,讓小官僚挨了十八次處分

大木倉広播電台

三句話,讓小官僚挨了十八次處分。我是一個很善於讓小官僚倒霉的精通官場的釣魚佬。前兩天呢,我与校團委的一個小官僚議事。当我坐下来的時候我直接問了一句,「哇塞我這張社團申請書花了很大工夫写的,給你個機会審一審。」它愣住了,一時半会兒都没有回過神来,這種呢,就是典型的官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