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雨

香港人/ 用詩/ 用文學/ 用心/

《雨想說的》--洛夫

《雨想說的》

在頂好市場購得一把雨傘 其實當時並未下雨 胸中只有燈火,了無濕意 其實買它只是為了丟掉 我真的想買了一把雨傘 其實我想說的 正是雨想說的 流過你窗外的淡淡的水漬想說的

洛夫的這首短詩《雨想說的》的文字簡潔,我想任意一位中學生也能看懂裡頭的每一個字,每一句。但當句子組成詩的時候,總覺得有些微妙,看不透詩人到底想表達什麼。為什麼在一個沒有下雨的天氣買一把雨傘?為什麼想買雨傘的目的是為了丟掉?這裡的矛盾到底想表達些什麼?而“我”想說的正是“雨”想說的,那“雨”想說的又是什麼?

在讀一些短詩的時候,往往因為詩人把詩提煉得很精簡,除了解釋的方向繁多之外,容易看得不明所以。洛夫既然稱得上「詩魔」,寫出來的詩相信是有其獨特之處和意思,而不只是單單語意空泛,故作高深。以下我會分享一些淺見,嘗試尋找《雨想說的》中的蛛絲馬跡,從而詮釋全詩。

“頂好”是台灣十分常見的超市,到頂好買一把雨傘是一件非常平凡的事情。是否“頂好”其實並不重要,可以是其他常見買到雨傘的地方,這裡想說的是,買雨傘的這個行為是很日常、方便、隨時都能去做到的

“其實當時並未下雨/胸中只有燈火,了無濕意”這兩句開始透露整首詩的性質。“胸中只有燈火”可以理解成在心中的熱情,而熱情所指向的是什麼,暫時仍未透露。但已經可見因為沒有雨水的淋洗,心中的某種熱情依然燃燒中,沒有一點的濕意,同時帶點無奈。

“其實買它只是為了丟掉/我真的想買了一把雨傘”這兩句就是矛盾的地方。“買”和“丟”是對立的動作,既然買了為什麼又會想丟。“我真的想買了一把雨傘”其實指的並不完全直指詩人買雨傘的慾望,另一方面更可以指:詩人渴望下雨。因為多數時候人們會把下雨與買傘連結在一起,在下雨的時候買傘。詩人倒轉來看:能不能買了雨傘就會下雨。那為什麼要丟?其實是呼應前句的,把雨傘棄掉沐浴在雨水下,便能把心中的熱情淋熄。由此,這兩句的矛盾就是表達渴望下雨繼而能把心中的熱情消失

到了這裡就不難理解“其實我想說的/正是雨想說的”中,“我”是想說什麼。雨的含意帶有把事物淋濕,而擬人化的雨想說的大概是:我要把萬物淋濕。而「雨的萬物」對應「我的熱情」。因此,“我”想說的是:我要把心中的熱情淋濕

下雨令人聯想到的通常會是一個較為廣闊景象,這裡詩人把它縮小至窗外的淡淡的水漬,有了一個明確指向的對象。最後一句“流過你窗外的淡淡的水漬想說的”便決定了這是一首情詩。“你”大概就是令“我”心中情感燃燒的人。誘過窗外的水漬說給對方聽,自己的情愫因你而激烈得困擾,甚至希望用一場雨把它淋熄,而此表達對對方濃烈的感情

以上就是我對這首詩的詮釋,很大程度相信《雨想說的》會傾向是首情詩。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女鬼》(一)(二)--洛夫

《愛的辯證》(一題二式)--洛夫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