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a

来自边疆地区的年轻人

小说丨明天继续下雨

就在这天早上,她将自己的雨具借给了一个年轻女孩。回想早上才记起来的使用步骤,她竟然也十分熟练地教那女孩子如何撕开包装,如何放进自己正在下雨的身体。


天气预报说未来一周都会有雨。但其实也不是她自己看来的,只是无意中听到别人这样谈起过。稍一凝神,那雨就淅淅沥沥落下来了,她的头发上也忽地结满了水珠。

“明天要下雨了……”女同事还站在一旁,闲闲与人交谈。她从那语气里听出了自己的忧心忡忡,即使不去看那女人的脸,也知道人家说这话时大概皱了皱眉。

于是她先一步望向窗外的灰蒙,就像那还未到来的雨也先一步落于她头顶。为着这毫无由来的默契,她的胸中突然一下子积满了怨恨,堵得她发慌。

明天就要下雨了。可她的身体却不肯等到那时候。


早晨天还没亮,饥饿就已经爬上她的身体,无辜地睁大了眼睛,注视着周围湿漉漉的睡眠。它很好奇,因为只有它始终是干燥的。但它还小,还无法将她完全覆盖。等到她翻过身去继续沉睡,就掀起一阵浪来,将那饥饿从头到脚都打湿了一遍。它紧紧地跟着她,一起缩回睡眠的深水中。

直到她身体里有暗流涌动,火山熔岩一般冲出地层——这可比天气预报要准确得多。明明还在躺着,她却感觉腹部开始急速下坠,疼痛瞬间就爬上她的四肢百骸,作势要与饥饿一起抢夺她的身体。

睡眠在此刻退潮了,清醒的孤岛渐渐裸露,她翻身下床。

洗手池里的水还在哗哗流淌,她已经撕开一根棉条握在自己手里。眼看着那根蓝色的塑料导管在灯下发出妖异的亮光,她的大脑突然空白一片,一时间竟想不起来,到底要怎么将这个东西放进去才好。

因为连月以来迅速地消瘦下去,月经周期陡然拉长,她想起自己好像快有两个月没来月经了。但总归是那几天,女人的身体里另有一张天气预报。

出门上班的时候她也没忘记,顺手就从抽屉里摸出一把棉条带在了身边。这是女人应对下雨天气所备的另一种雨具,她想。


于是一整个早上,女同事都在说明天的雨,但她却一直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雨,滴滴答答。

就在那一阵闲聊的间隙里,一个女孩子战战兢兢闯了进来。她也好奇偏过头去看,小女孩的身子几乎缩成一团,不敢抬头,声音细如蚊蝇,气若游丝。女同事也停了下来,都等着那小女孩说话。

“老师,请问——能不能借我一片卫生巾?”

两位女同事面面相觑,露出尴尬的笑意,都说自己没有带。那女学生听完,耳朵已红得滴血,仍然不敢抬头,怕被人撞见眼睛里有什么。

她注意到,女孩子的眼睛始终盯着办公室里新插的一盆花,不敢看人,像是跟那些花借女人的东西才更妥帖似的。

就在那个女孩子将要道谢,想转身就走的时候,她突然站起来叫住了她。

“哎,你等一下。”

她迅速从包里拿了三支棉条,走到那盆花旁边,顺势递给了那个女孩子。对方有些迟疑地伸出手来接,那是很小很细的一双手。而她也终于看见了那双藏了很久的眼睛,水汽朦胧,多么怯生生的一双眼睛。

“老师……”眼看那女学生手足无措地将棉条握在手中,有些为难地开口道。而她也一下子就明白了,是不懂怎样用。


她领着她走出办公室,在去卫生间的路上,那女孩子简直如获大赦,竟然慢慢地活泼了起来。

“老师,我是9班的。”“嗯。”

“老师,我记得你,教初一的美术,对吗?”“是啊。”

“哦!我初三了……”不知想到什么,女孩子又羞愧起来,迅速低下了头,也不再说话,只是跟着她默默往前走。

“怎么了?”

或许是一路上感觉到她心不在焉,很冷淡的样子,那女孩子可能也没有料到她竟然真的在听她说话,还会偏过头来问这样一句。

“没事了!老师,谢谢你。”女孩子惊讶地抬起头来,头摇得像只拨浪鼓。

“我叫郝雨薇,9班的郝雨薇……”

她瞥见那女孩的头将要垂下去时,又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弹了回来,终于小声地说出自己的名字。语薇,雨薇,她起初不知道是哪一个,但听起来湿漉漉的,有点可怜。

“我姓徐……”“徐真!”她张了张口,却听见女孩子早已脱口而出,于是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老师!我知道的,”那女孩却因此涨红了脸,她接着补充道,“刚刚在办公室看到了。”


就在这天早上,她将自己的雨具借给了一个年轻女孩。回想早上才记起来的使用步骤,此刻她竟然也十分熟练地教那女孩子如何撕开包装,如何放进自己正在下雨的身体。

而当女孩意识到,这个东西竟然是要放进自己的身体里,顿时感觉很不可思议,她睁大了眼睛,有些疑惑地看着她,“老师……”

“这是卫生棉条,放进去以后是感觉不到的。”说完这话,她才猛然想起,这女孩现在才几岁,十四,还是十五?她自己像这样大的时候,也还不知道棉条吧。

看女孩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她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接着说,“这是我在用的。如果你不想要这个,我可以去帮你借卫生巾。”

她感觉自己的声音轻飘飘的,缓慢地落到地面上。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才听到那女孩细细的声音传来。

“……放进去的时候,会不会很痛?”

她看见女孩从角落里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充满了好奇,没有恐惧,与先前所见的那副水汽迷蒙的样子也全然不同,瞳孔很黑,像是能够照见她自己,正拿着一根蓝色的棉条站在这女孩面前。

“它其实很小,这根导管是帮助你推进去的,你可以试一次,如果痛就算了。”

在空旷的卫生间里,她听见自己说出这话,仿佛触到四壁还带回一点冷冰冰的回音,也着实将她吓了一大跳。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在问那女孩,你敢不敢,如果不敢就算了。

那女孩子却也像是玩游戏似的,一双漆黑的眼睛丝毫不松懈地盯着她瞧,用力点了点头答应,然后就毫不犹豫地跟着她跳进了兔子洞。

明天就下雨了,明天也将继续下雨。




序章:休再来此缠绕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水上书

Lola

人间此地,我是风前客。

1124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