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a
Lola

来自边疆地区的年轻人 https://m.cmx.im/@lola

江西妇女的生活

马上又要过年了,我们又要目睹那种倾斜的日常,如何在庆典时被反复放大,反复强调,江西妇女在繁重的劳动中又开启了她们的又一个年头。
时间不在你的手表里 | Alev Neto

在江西生活了一年多,有时候看到自己的微博等社交媒体自动显示 IP 为江西,还是会有一点陌生和震惊,我竟然来到了这个地方,新闻里隔三岔五就会播报一起匪夷所思的社会事件的地方。但纵观整个中国,它又只不过是个缩影,不是什么地域特色。

只有一些集大成者格外符合媒体传播的定律,于是它声名远扬。比如江西最出名的是“天价彩礼”,还有“重男轻女”。根据 2020 年的人口普查显示,这一年出生的男女婴性别比高达 120:100,婚姻市场也严重失衡,20-29 岁的年轻人当中,男女性别比约为 113:100,恐怕这也是“高价彩礼”的主要因素。男的还是要娶老婆,继续生儿子,造成恐怖的性别比,长此以往地循环下去,愈演愈烈。

知名企业家马云的盛世一去不复返以后,流量狂欢之下造出的那个十分肖似他的智障儿童“小马云”也被丢弃,媒体大肆报道了他,又榨取一次。然后剩下他身边一波又一波的自媒体宠儿将其打造成“抽象明星”。我也因此才知道这个孩子完整的故事,并且意识到他出生在江西,这个我居住了一年多的地方,互联网盛传的地方。

他的农民父亲范家发身患残障,缺了一条腿,但传宗接代的使命仍然很重要,于是用江西的方式“买”回第一任妻子,生下女儿后,经常对妻子实施暴力,妻子不堪忍受,喝农药自杀。这是范家发的大女儿在直播中说明的情况。

没有如愿得到儿子,范家发又“买”了一个“妻子”,也就是“小马云”的母亲,天生有智力障碍,生下哥哥小勇和“小马云”两个儿子,两人都有智力上的缺陷。去年,哥哥去坐牢了,因有智力障碍,只判了三年,网友传闻是强奸既遂,除了当事人没有自己说出来,根据网上留下的视频判断,大概率是真的。

就是这样的一家人,红遍了互联网,成为了近几年内的“抽象明星”。最抽象的还是在各省文旅宣传之争中,江西省为了流量,不惜选择用“小马云”来代言。足以说明江西这个地方,在互联网上引起的混乱,或许是它本身的混乱、乃至于混沌造成的。

在网上看到一张 AI 画的图,名为《家有九千金》,听起来也言简意赅了,生了九个都没能得到儿子。这不仅仅是一则普通笑话,它在现实里曲折百倍地发生了。像范家发这样的人,仍不惜代价地为自己和家族留下儿子,他至今没有意识到,儿子是智力有缺陷的,是终生的残疾,他觉得生下儿子,送他去上学,他就会好起来,将来还要挣钱结婚生儿子。

《看客》在 2023 年有一篇对江西女性的报道,其中一个叫小五的受访者诉说了一个惊人事实,从 1998 年到 2006 年,是她的母亲曾怀孕四次的八年,也是小五没有户口和身份证的八年,她要给尚未到来的弟弟腾位置,直到 2006 年弟弟出生,一家人才过上舒心的日子。

我在江西认识的县城青年,父母是体制内的,也都在“二胎政策”放开后生下了孩子,且普遍是弟弟。只是我们平时出来玩,也能像网上那样自然地调侃。不同的是,女孩们剩下苦笑。男孩则是觉得,无所谓,反正将来有我的一份。

最震撼我的一点是,江西男人真的不做任何家务。这应该是个普遍现象,我充分感受到了作为一个女孩被养育,和作为一个男孩被养育的不同。

我几乎会走路起,就要帮我母亲做家务,洗碗、做饭、扫地,我母亲经常为家里的事做不好而骂我,但我也能谅解,毕竟我的成长中,就只有母亲,家中就只有我们能够彼此分担。

可是当我旁观一个男孩的成长,我感到一种巨大的落差,他们不用做任何家务,只需要在书桌前认真学习,投入地娱乐,家族中的所有女性会为他承担。而我母亲这样教育我,也是为了让我将来成为丈夫的助手,儿子的保姆。虽然那一切尚未发生,但我从意识到这一点起,就被狠狠地伤害了。

在江西,有一次我们到亲戚家吃饭,一对兄妹约好要去看电视,她三十多岁的哥哥在客厅玩,而她一个人去洗碗,让她哥哥等她。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没有经过任何商量,这件事好像就是从他们落地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决定了。

男和女的问题,一点都不难讲,哪怕不谈世上的真理、权利,就只谈这一点点,都足以把人压倒。

马上又要过年了,我们又要目睹那种倾斜的日常,如何在庆典时被反复放大,反复强调,江西妇女在繁重的劳动中又开启了她们的又一个年头。

2024 年 1 月 31 日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水上书

Lola

人间此地,我是风前客。

1218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