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asic Witches

Hello大家好,我们是Basic Witches低端媛助🔮。 这里是一个女性表达空间,支持女性自我赋能与成长。无论你在女性觉醒或女性主义的任何阶段,请加入我们一起前行。 Inclusive feminism. Of women for women.

rara闲谈——我与人口贩卖

(edited)
我们每个人和八孩妈妈,都只有一步之遥,除了幸运,极度的幸运,我们和她没有区别。

作者:Aurora W,BW主理人,现居美东。人称Ruarua、Rara、Roro。自称 — — 苦口婆心的女拳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学暑假和爸妈一起去马来西亚旅游,记得当时我们去了一家mall里的餐厅吃饭,那是本地很知名的mall。坐下看菜单的时候,我突然想上洗手间,我跟爸妈说了一声后,走去前台问服务员厕所在哪一边。我自顾自的按照他们那个方向走去,很快就要走到一个走廊的尽头,左边有一个房间,我以为那就是洗手间,只有两步的距离。这时候我的右手被猛地一拽,是我爸拉着我,我觉得莫名其妙,而我对那次经历的记忆到此为止。

后来爸妈告诉我,服务员是骗我的,那根本不是洗手间的方向。我妈说,我走出去后我爸猛的觉得不对,蹭的一下站起来。或许是心灵感应?我不知道。他冲出去找我,还好赌对了方向,而当他猛的上去拽住我时,我身后就有一位陌生男子在尾随我。

我很多次跟别人讲过这件事,但更像是那种“我人生中遇到过得新奇事”这样的态度,打心里,我没怕过,从没真的后怕过。

爸妈很害怕,但是我没感觉。可能因为记忆太模糊,更可能是因为我根本不懂人口贩卖,性贩卖是什么,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也不知道这个在世界各地都极其周密完备的犯罪方式,它曾经离我那么近。

小时候每天中午我爸都要求我们家要看今日说法,他不厌其烦的跟我讲那些女孩是怎么走在大街上被拽进面包车里的。从小到大我去哪里都是我妈车接车送,尽管家到学校的距离总是不超过十分钟路程。我觉得那仅仅只是母职惩罚,仅仅只是我妈对于这个角色发疯般得执念。哪怕是上了高中,只要我爸在家,哪怕是距离我家走路五分钟的面包店,他也要开车送我去。我以前觉得他就是有被害妄想,控制欲爆棚,觉得他总把我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又傻的小女孩。

但是现在我懂了,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命大,不是每个人在那一刻身边刚好都有一个警觉到发指的人,一个仿佛在那一刻仿佛被天神眷顾了的家人。

她们也许就走在阳光大道上,走在繁华的商业街,走在农村的集市上,走在小超市的门口前,她们以为那就是一个和任何其他过往平凡生活里一模一样的一天。而我父母这样的举动,会不会是因为他们身边,远远近近,也曾有过无数个李莹?

我们每个人和八孩妈妈,都只有一步之遥,除了幸运,极度的幸运,我们和她没有区别。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