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asic Witches

Hello大家好,我们是Basic Witches低端媛助🔮。 这里是一个女性表达空间,支持女性自我赋能与成长。无论你在女性觉醒或女性主义的任何阶段,请加入我们一起前行。 Inclusive feminism. Of women for women.

广播剧:阴道之道 剧本 (上)

(edited)


改编自话剧《阴道之道》

Basic Witches 和朋友们集体改编,感谢 BCome 与北外性别行动小组共同创作的剧本 


引子

表演者:全体演员

甲:Auuuu

乙:meimei


甲:“阴道”,我说出来了。

乙:“阴道”,我再说一遍。

甲:从读到这个剧本,到开始排练,我们一直不断重复这个词;我们在教室里说、在学术研讨会说、在寝室说、在聚会中说;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愿意到全球各地巡回演出说。每次演出“阴道之道”,我们都要说它个一百二十八遍。我们说出“阴道”,是在研究和排练中获得的勇气;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

乙:在线的听众,你们也许很担心,担心我们怎么表演这出戏。

甲:我也很担心,我担心的是:为什么人们对这出戏心存疑虑。我担心人们如何说“阴道”这个词,我更担心人们不说这个词。我担心我自己的阴道。在我还是小女孩时,我曾被人强奸;成年以后,我很少对人说起这件事,我的身体和精神曾经是相互分离的。

我从来没有想过,在自己两腿之间的这个部位,它值得我骄傲,它可以让我感到强大和生命力。

乙:人们不去说的事物,它就不被看见、承认和记忆。我们不说的东西成为一种秘密,而秘密则导致羞耻、恐惧和神秘。我们说出这个词,是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自在地说,不再觉得羞耻。

甲:随着更多的女人说出这个词,坦坦荡荡地说;说出它就不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它成为我们语言的一部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的阴道变得完整、 可敬和神圣。它与我们思维相连,点燃我们的精神。耻辱消失,暴力终止;因为阴道是真实的,是可以理解的;它与强大、智慧、敢于谈论阴道的女人相联系。

乙:而这儿就是起点。这儿是我们开始思考阴道的地方,是去了解其他女人阴道故事的地方。

甲:在这里,我们破除神秘、羞辱和恐惧,尝试着,说出这个词,因为我们知道,这是解放我们、让我们自由的词。



乙:让我们把阴道大声说出来!


Au: “阴道,我说出来了” 普通话

Penelope: “阴道,我话出来哩” 江西话

Grace: “阴道,我说出来了” 台湾话

You:上海话

Cilantro:“阴道,我再讲一次”广东话

Chris:英语

Meimei:荷兰语



Auuu: 如果我的阴道会说话,她会说:嗯?啥??

Grace:我的阴道要说:靠!

煮不:我的阴道要说:你到底会不会啊……


cilantro:我的阴道只想发出些声音: 噗x2–

煮不:切菜

Aurora:苏醒的声音-沉闷的气泡音

Meimei:Puluuuuuu

You:月经一样的水滴声

Chris:herrrr

Penelope:(倒水)

Nymphea:小鱼吐泡泡咕嘟咕嘟-







性工作者

旁白:Chris

大阳:Meimei

柳莺:煮不



旁白:性工作者大阳刚刚下钟,她衣着暴露,浓妆艳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开始卸妆。

大阳:(你管得着么)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干这个?跟你一样啊,挣钱呗!干这行你以为都是要供弟弟上学养父母养祖宗十八代啊,(涂口红) 这年头啊,连大学生都找不着工作呢 (抿嘴),我啊,我就是为了自己,好吃好穿,兜里有钱,谁不乐意。

刚出来打工的时候我在洗衣店做,天天累得半死,一个月才 1500 块钱,还没得休息。说是干洗店,其实都是水洗,一床一床的大棉被,抱起来像死牛。隔壁老板娘告诉我干按摩的挣钱多,我就颠颠儿的去了,哪知道是干这个,这算是被骗的吧,但也谈不上强迫,

第一次接客就包夜了,一晚上就卖了之前一个月的工资!其实我自己还挺美的,三年没碰男人了,那一晚上一直高潮!不光爽着了,还能挣着钱。(美) 如果那天不是去送衣服,也挣不上这个钱。

不过后来可就再也没爽过,就是份工作嘛,干多了就麻木了。就算是和男朋友干,也爽不起来了。 (继续卸妆) 想爽的时候,我就做梦。在快睡醒的时候做梦,梦里爽,爽我就夹着腿,跟自己说:“别醒! 别醒!再夹一会儿就可以高潮了” 一醒来那爽劲儿就过去了。(遗憾状) 做梦呐,比和男人干爽多了。

旁白:柳莺出场,穿着日常的牛仔裤和白 T 恤,坐在镜子前,开始化妆,为上钟做着准备。 

柳莺:我在足疗店做了整整三年,入行时候的事儿都忘了,你以为我们老能爽呀,才怪呢, 印象里就没爽过几回。 (拿出一面镜子在舞台正面,开始化妆。一边说。) 那次是包夜,有个客人要绑我,客人么, 只要不是特别变态......

大阳:哎,真有变态的,吃屎喝尿,还有管我叫妈叫阿姨叫儿媳妇的叫什么的都有...... 

柳莺:还有人闻我用过的卫生巾,还泡水喝!这些人,没事儿找什么刺激啊,我吃饱了撑的吧......不过,客人嘛,只要不是特别疼的,咱们也就受着吧! 他说要绑,那我可不得从了。给我绑成一个大字,用震动棒弄我,我本来就敏感,而且第一次用那个,一下就高潮了三次,嘶~ (请跟着抖几下)。然后他才戴上套儿自己干,没想到,才干了两下就射了(大阳笑了两声)可咱有的是职业素养,该叫还得叫啊。(化两下妆,边说) 哎,还有一次啊,来了个特恶心的男的,看着就恶心,我做的时候就用上位,使劲儿往下坐, 就是为了发泄,坐着坐着居然高潮了! 印象深的,也就这么两回,干多了早没感觉了。挑套子只看润滑剂。不靠润滑剂,靠自己啊? 别说爽了,累的时候一天下来,又干又疼。 

真的想爽的时候呢,我就自慰。我有个朋友,要是他时间也合适,我俩就电话磕炮儿,说些刺激的话,还叫床,他也叫,我也叫,边叫边自摸,一会儿就高潮了。 不能指望那些客人,什么都不懂 (嫌恶的)。再说,人家钱都掏了,难道还得伺候你啊?哪有那么好的事儿!

大阳:不指望,我做梦就行。我该服务服务,你该掏钱掏钱,但是你别威胁我。我最恨别人威胁我。 我恨别人威胁我恨到......恨到也算是我的一种变态! (语速快,不是悲愤,不是脆弱,是女侠气势,感受一下) 那年,我刚入行没多久,有个老头就把我骗到他家里去了,本来说好的是去酒店的。刚从里面放出来的,好几年没干了。我一进他家门就觉得不对劲,想跑,他拦着不让,非要干,我不肯,他就硬来!还他妈骂我!还叫我臭婊子,嘿,妈的,婊子也不是你想干就干的!他不知道哪儿抄出把刀,掐着我,我他妈最恨别人威胁我!我冲着那刀就蹭,结果那刀他妈是圆的,拱不进去!我就咬那老头耳朵,咬出血了!他就急了,我反抗他就掐我,把我掐晕了就强奸我。等我醒来我就又反抗,他再把我掐晕,再干。我反抗不动了就让他戴套,我说“(有气无力) 你戴上!给我戴上!你可别把我整怀孕了你个死老头!”开始他还戴上,弄了没几下就把套扔了。就这样从早上一直折腾到中午。然后他还把我扒光了推到阳台上,让我看着外面的人挨他肏。看到楼下有一个大娘站那儿,我撒开了就喊救命让她给我报警,结果大娘躲着就走了。我看到阳台上有个凳子,不知道哪儿来的劲儿,抄起来就往他身上抡,给他砸得满头是血,溅得我身上到处都是。他服了,拿个衣服捂着头,指着门让我走,(变拽) 哼,我不走,偏不走,打电话,报警,就要等警察来。王八蛋你强奸,我饶不了你!

柳莺:(指着大阳,抖手指) 这是真出大事了,不然干我们这行的都不会往派出所跑的。出事儿了能指望派出所帮你?就算是自己姐妹丢了,也不敢报案的呀!留下姓名电话住址,下次扫黄打非抓的就是你,谁顾得上谁啊。(继续化妆)

大阳:后来警察就来了呀,我和老头都跟着走了,立案了。但是再查下去我可就惹麻烦了,趁他们不注意我赶紧溜走了,后来换了电话,派出所也联系不到我了。就因为这事儿,后来我再也不跟客人包夜了,多少钱都不行,在店里可以,去宾馆拉倒,就怕碰上这种变态。反正我他妈就是最恨别人威胁我,谁他妈威胁我我就和谁玩命!

(点烟)上次有个客人嘛,做完了少给了100,我找他要他不给,临出门甩了一句“你今天找我要 100 块 钱,我明天让你付出 1 万块钱的代价,臭婊子!”威——胁——我——!我最恨别人威胁我!我一把就把他薅回来了,拼了命的打他! 后来我们俩都进去了,他待了半个月,我待了半年。(吹气)

柳莺: “臭婊子”......哼,连我老公都数落我“千人搂万人抱”。我就想不通了,你买我卖,套子一戴,干净的很!怎么完事儿就是我脏了呢。我倒觉得那些来嫖的人啊,心里不知道藏着多少脏心烂肺呢,那有老婆的有孩子的多了去了,出了这门头都不敢回一下的噢。(这段赞!)

大阳:半年能出来还是我五万块钱办的。 在里头啊,要强迫你干活,我就不干。领导来看守所里视察,他们就让我站到门后边儿躲着, 意思是别让领导看见我这个不干活的呗。我偏不站。你让我干活儿还不给我工钱,你还有理了是怎么的!在里面啊,那号长欺负人,我就看不惯,你欺负谁我就和谁好,你连我一块整吧!然后他们就教育我:号长管不了你是吧,大教室管你,大教室管不了你,队长管你,队长管不了你,所长管你,所长管不了,把你拉到别的地方去,关个三年五年的。我说“停!别三年五年,关一辈子算了!”

柳莺:还不是得想法子出来!掏了多少钱?五万!后悔吗?(有点刁难)

大阳:后悔!后悔死了!

柳莺:下次还和人家干仗吗?(刁难)

大阳:干!必须干!我就他妈的恨别人威胁我!后来那小子还来,来了就骂我,我也骂他!(拿出 一支烟,在椅子上抽起来)

柳莺:你别老这么拧巴,跟谁过不去还不都是跟自己过不去!你啊,找个鸭子,享受享受嘛! 赚了钱嘛,不得让自己过点好日子。跟你说啊,那鸭子真贵。但是爽,真爽。我去的时候, 一上来,一排小哥儿跟你面前站着,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随便挑!那我可得好好挑,来回来去这么看,找个顺眼的,手这么一指:就这个吧。(演出来那种得意劲) 哎哟那感觉,爽死了。然后给你服务特周到:"姐姐喝点儿酒么""姐姐我给你捏捏腿吧"“姐姐你喜欢怎么玩儿啊”姐姐这个,姐姐那个......哎哟太爽了,200 块钱简直太爽了!简直那就是翻身做主人啊你知道吗!就是那种........(想词儿) 使唤别人的感觉你知道吗,让你干嘛你就干嘛,换着法子伺候我!真是不一样,特别不一样! 我突然就明白了,那么多男的来找小姐,你说他们的老婆都比小姐差吗?真不是!年轻漂亮身材好的有的是!他找的不是漂亮的,也不是骚的,他找的就是那种使唤别人的感觉你知道吗! 我那天突然就懂了,原来掏钱买的是这个!

大阳:跟男朋友做跟老公做一样是被使唤啊,横竖都是使唤,还不如自个儿做梦呢。哎,(微抬起头,看前方,做陶醉状) 还是我的梦最好。

柳莺:那你说现在这些姑娘,我真是不懂了,没事就约炮,约炮还不收钱,你说你要爽着了 吧,你不收钱也就算了,你出去和男的约炮,八成你又爽不着,传出去说不定还被人一顿埋 汰!你图什么啊!我也和别人约炮,但我绝不白约。开房之前先去商场,试衣服太麻烦,就挑香水,化妆品,手链手表,什么贵挑什么。不买?不买拉倒,甭开房了。我又不缺,我可以回家打电话去找我小男朋友呀 (可做自慰的动作)。大多数都给买,买完了喜欢咱就留着,不喜欢,退! 哎不过你得仔细着啊,他要是刷信用卡的话就别退了啊,到时候钱又回他卡里去了。

大阳:就你精明。我还是睡我的觉去吧,快醒的时候还是得做个梦。

柳莺:这客人非要大白天服务,可别是个变态,我得小心点。(低头收拾化妆品) (状似听到别人问话,继续收拾) 我呀,不图什么大富大贵(停下来,想 了想) 只要别让我做饭,最好能请个阿姨,我最讨厌做饭。然后呢,借出去的钱能收回来。最后, 能换个好车吧。(对未来憧憬的感觉)

大阳:(不假思索的) 那我要有个健康的身体,再买个自己的房子,我还缺个老公,(双手抱胸) 我想要个对我好又阳痿的老公,他没需求,我就能继续做我的梦,阳痿的老公最好。

柳莺:(看表) 哼,我看你呀,干脆找个小基佬吧。哟,来不及了,我得赶快走了。 你继续做梦吧~

大阳:(对自己说) 晚安,做个好——梦——。







婊 


A: Cilantro

B:大盆

C: Chris


A: 现在评价一个女人可太容易了,动不动就是:婊子 

B: 嗨,咱们这些婊子(对观众) 

C: 诶,还有下面那些婊子养的(对观众) 

A: 到底什么是婊子呢? 婊子就是……(停顿)这么说吧—— 婊子就不是“好女人” 

B: “好女人”,嗯?又是怎么回事呢? 

C: “好女人”嘛,就是那种,男人希望你成为的,冰清玉洁,能当老婆的那种女人。她还得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勤俭持家,温柔善良,月薪两万,能生会养,最好娘家还家财万贯,父母双亡。

A: 嗨,“好女人”就是男人的希望娶回家的,既能传宗接代又能相夫教子的那种女人。“婊子” 么有两种,要么就是男人留著哈喇子,想操没操到的;再要么就是,那些自己制定规则,抢了男人社会资源的女人。

B: 哦,原来“好女人”这么好呀,哟那亏了,早知道咱就不当婊子了。

A: 当然,时代变了,“好女人”得会看眼色,出了门要矜持端庄。老公压力大了,体力不行的时候,你得给他捏脚、煲汤;等老公想要了,你还得又骚又浪,随时随地,让他如沐春风。

C:对!但是呢,“好女人”只能让一个男人操。“你生完三胎忙得再团团转,那也不能忽略你男人呐。你既得满足他的性欲,还得照顾他的情绪。你要是一个照顾不来,你老公出轨了,那可都是你的错,得好好反省反省哪做得不够。” 这可不是我说的,这是我朋友圈看到的,转发十万加的公众号说的~

B:“好女人”这么憋屈吗?那我太喜欢当婊子了。

A:也不总是那么憋屈,女人要是识大体,男人还能让你替他出征(冲锋陷阵)呢。

C:话虽这么说,但小心别抢了你男人的风头。得甘心做一个男人背后的女人,不然你就没男人要了。唉,但你要是光顾着巴结男人,那也不行,你就是大家说的-心机婊了。

A:现在再夸“婊子”, 可以更精确、深刻、花样翻新。 

B:多元化的社会就需要多元化的“婊子”嘛。比如绿茶婊, 女权婊,如果你:风骚妩媚,眼神勾人,又是男人的知心姐姐。那么恭喜您!哦不是绿茶婊,——您是人人羡慕嫉妒恨的红茶婊; 如果您齐刘海,大眼睛,说话又软又卡哇伊,那您不是邻家小妹妹,而是奶茶婊......

C: 那我这种女汉子总不能是婊子了吧?

B:“汉子婊”啊,能跟男人称兄道弟,打成一片的那种!

C:哦~ 我明白了,是围着男人转的就是婊子,不围着的就不是。

B: 也不是,您要是平时不爱学习,但考起来成绩贼好,那您就是“学婊”;您要是事业心重,无心恋爱,那您就是“奋斗婊”。就算您再人畜无害,上善若水,那你也是一个。。。“纯净水婊”。

A:对,最究极的是“母仪天下婊”。

C:我去,这又是什么意思啊?

A:“母仪天下婊”嘛,就是那些位高权重,指点江山,让男人看了害怕嫉妒,只能通过诋毁找点心理平衡的女人。别提还有那些在他们眼里碍事儿的圣母婊,就是男人要办大事,你却在那人道主义、妇人之仁的女人。

B:什么?咱婊子不都是坏女人吗?怎么还仁啊义啊、善良了?那咱们还是不是婊子了?

A:善不善良,又不是我们能定义的。

C:我说呢,难怪男人想要损一个女人这么简单:不管你是谁,只要碍着他事了,他就能说你是个婊子 。那婊子和好女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A:想不当婊子,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生而为男。欸,但你还可以是婊子养的。

B:那咱们还是婊子啊!合着婊子就是好女人啊。

C:原来如此啊!那索性,咱们每个人就先做个婊子吧:什么键盘侠婊、电竞婊、国足婊、球鞋婊,公知婊、知乎婊、虎扑婊、外围婊、朝阳婊、人大代表 

A: (紧接着,语速快) 分析婊、技术婊,极左婊,极右婊,理中客婊,宏大叙事婊,大保健婊,电婊、水婊、燃气表…… 总有一款适合你。 

B: 哇,当婊子的选择可真多,都快挑花眼了,那咱想当什么样的婊子呢?

C: 那我就选个—“碳中和循环经济婊”。

A:那从今儿开始,我要当一个“中华田园反战婊”。

B:爱谁谁,我就是个普通的“废铁婊”。







相声 - 呻吟

A:Meimei

B:煮不


A:多好的夜晚啊! (陶醉 感慨) 

B:是啊,月黑风高的,还有这么多人来看我们演出呢。 

A:多好的夜晚......啊 (陶醉 呻吟声)! (深情)

B:(蹙眉) 这......是怎么个意思? 

A:多好的夜晚...啊 (继续陶醉 旁若无人 呻吟式)! (高调)  

B:嗬! (推 A) 还没完没了了。

A:(清醒状 咳嗽声 目光恢复正常) 走神儿了,走神儿了。先做个自我介绍吧。大家好,我叫木耳。

B:我叫小菊,菊花的菊。

A:祝各位妇女同胞们——

AB:节日快乐!

A:我说小菊啊 (慢悠悠 带着狡黠),好久不见,最近性生活和谐吗? 

B:(无语地) 上来就问这个

呃...... A:瞧把你给吓的,不关心你私生活,今天在这儿呢,是要和大家讨论一个学术问题。 

B:哦?会学术问题。

A:我先问你个问题吧,你叫不叫床?

B:偶...偶尔吧...不太会叫...

A:不太会叫,是几个意思啊?是真不会,还是不好意思叫啊。 

B:呃,随你怎么说吧......那木耳你想必很有经验了,给大家伙儿学学? 

A:这个叫床吧,学名叫做呻吟,是咱们在做爱...做的事情的时候,表达快感的一种语言艺术~ 

B:听着挺玄乎的。

A:那可不是,记得我第一次听到叫床的时候就被吓坏了。

B:怎么回事儿? 

A:那个时候我还小嘛,不懂事儿,就喜欢和爸妈挤一张床睡。(神神秘秘的)有一天晚上, 月黑风高。我睡着睡着觉,突然就听到我妈“啊、啊、啊”的叫个不停,一回头,嚯~我爸整个人都叠在我妈身上,还喘着粗气儿,整个床都在嘎吱嘎吱的叫!

B:好家伙,那你怎么办呀?

A:(生气) 我一个星期没理我爸?

B:这是为啥?

A:我以为是他在欺负我妈呢!

B:嗨,这是性教育没有做好 

A:后来我长大点儿了,我自己给自己做性教育啊,我饱览岛国爱情动作片,觉得自己什么都懂了

B:这是把 AV 当性教育了。

A:没过多久,我就上大学啦!

B:够快的。

A:在外面和同学合租房子嘛。房租贵啊......一套小房子愣是隔了 7 个隔间儿出来。 

B:这能隔得住什么呀。

A:隔壁吃个枣儿,都能听得见,嘿,真脆。

B:可有耳福了 

A:有一个晚上 (神神秘秘的),月黑风高 (B:又来了),可算让我听见了

B:怎么着? 

A:(嫌恶的) 声声刺耳啊,怎么那么难听啊。跟我多年来听到的“雅蠛蝶”完全不一样啊。 当时我就震惊了。

B:被 AV 骗了吧。

A:后来我才知道,这一万个女人就有一万种叫床声,哪轮得着 AV 来教咱们啊。 

B:嘿,这理论储备够丰富的。

A:理论从哪儿来啊,理论从实践中来。等到我真正实践了。

B:怎么着? 

A:那好像是来自另一个自己的声音。我以前特害羞,不敢叫,我其实挺有感觉的,但是就是不好意思呀,就忍着,ta 就觉得我性冷淡,最后居然上升到怀疑我不爱 ta 的地步。 

B:嚯~上纲上线儿了。后来呢? 

A:后来?后来我不再害羞了,我抛弃了束缚,释放了天性,叫床也不再成为我的烦恼,性生活和谐指数节节攀升,获得可喜可贺的成绩,人民群众那是一个欢欣鼓舞呀......

B:(打断 A) 得得得,你当你是考试啊还是拉 GDP 啊。 

A:即便我不再害怕叫出来,但有时候,也是不会叫的,

B:怎么说?

A:我会流泪,会微笑,那种就是想用哭、用笑来表达的情感宣泄,拿可比叫床更强烈了。(停顿一会儿)啧啧啧, 这叫情感高潮。你没听说过吧? 

B:还真没...... 更玄了

A:到如今,我已经是个身经百战的女人了

B:看出来了

A:我对叫床又有了更新的认识。 那就是,叫床不仅仅是身体充满强烈快感的自然表达。 

B:难道还是充满不强烈快感的不自然表达?

A:没错儿。

B:我知道了,你说的是假叫对不对。 

A:革命无罪,假叫有理! 假叫可以说是另一种语言。

B:那用叫声说“不要”怎么说? 

A:假叫“不要”,那,那就是要是吧。啊~~啊~~~

B:哎哎,你这哪是不要啊,你这分明就是要啊,我问的是真不要,真不要你怎么叫啊? 

A:真不要?!真不要还叫什么啊,真不要就直接把 ta 踹开啊! 

B:嘿,不错啊,这意识够好的。 

A:假叫还可以控制对方,我想久一点就让他久一点,我不想要了,还可以让他尽快完事儿。 

B:看来这叫床还真是门艺术。

A:那可不,我可是学院派的。跟你说了,今儿是要讨论学术问题的。这么多年啊,我培养了一 大爱好,就是每次出差旅行在外,住酒店的时候啊,没事我就在那个楼道里溜达溜达。 

B:出差了还不忘学习? 

A:唉哟那才是有意思呢! 我分类整理了,听好了啊, (报菜名) 什么小清新式、重口味式、AV 式、欧美式、超声波式、机关枪式、跳楼式、表白式、小狗式、婴儿式、(换气)精疲力竭式、精神错乱式、胡言乱语式、(换气) 高潮迭起、此起彼伏、一马平川、晴空万里、万里无云式......

B:好!(鼓掌)

A:(喘口气)啊,这个... 等等等等等我都全部耳熟能详啊! 

B:大家想不想听,木耳给 大家叫两声儿啊?(和观众互动) 鼓掌,有请木耳开叫!先来个小清新式吧。 

A:(安静下来开叫) 啊~(小清新式) 

B:重口味式呢?

A:啊啊啊啊啊啊唔~

B:(鼓掌) AV 式怎么叫?

A:欸欸欸,您稍微等等,这个,也不能光我自己一个人在这叫吧?大家伙是不是也想听小菊叫两声啊?鼓鼓掌~ 

B:哎哟您别,我这...哪来的了这活呀,您抬举我了。

A:害~ 这不是我这有现成的嘛~ 咱今儿个,就来一个现场教学版叫床,您看怎么样?

B:这...这...得!您这给我刨一坑,行吧,您来着,我也学学这叫床大法!

A:(静下来) 咳咳,啊~ 那咱先来这欧美式的吧。您请好:”oh fuck me baby, fuck me hard. oh oh oh damn you are so good! en! wu!”

B:咳咳,这样么?”oh yeah baby, oh yeah, damn… oh yeah fuck me baby. woooo! oh baby! enenenenen wooo”

A:哎哟您这,天赋异禀啊!那咱再来一个,来个,机关枪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B:“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 啊啊” 尖椒鸡

A:您这可谓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啊~ 接下来这个,您可是瞧好了,二楼跳楼式,“啊~!”

B:“啊!!” (短促尖叫)

A:然后是,二十楼跳楼式,“啊~~~~~~~~(抛物线) eng ”

B:“啊~~~~~~~~嗯!”

A:嘿,您这是怎么的,还摔地上了。

B:这不是,符合场景嘛。我这有点门路了,您听听这算哪种叫啊?“啊~ 老公你好棒~好深~好大~好爽~啊~ 好爱你啊老公~啊~ 啊~”

A:哈哈哈哈哈,您这是,表白式啊!

B:嘿,您这么一说还真是。

A:您再上耳听听我这个,“(喘气吐舌头)嗨嗨嗨嗨嗨嗨嗨嗨嗨嗨”

B:哈哈哈哈您这是,小!狗!式!

A:哈哈哈哈哈哈

B:我也来一个,我也来一个,咳咳,“嗯~嗷~ 唔~ 不要嘛~主人~ 嗯~ 嗯~ ”

A:您这。。。您这。。。我觉得算是。。。小猫咪式!

B:哈哈哈哈哈还有什么还有什么?

A:“哎~嗯~ 嗨~ 还没好呢?你快点,嗨~” 我这是,精疲力竭式。哈哈

B:哈哈哈哈,我给您来一个,精神错乱式,“啊~!嗯~!呼~!哈~!弄死我!快!啊!呼~!啊~!”

A:哈哈哈哈,您这到底是想死还是不想死啊?

B:那不是,您让我死我就死嘛~ 

A:得,我看您这算是出师了~ 最后一个,这个,为师压箱底的货,得两人合奏才有效果。

B:您得着。

A:所谓,胡言乱语式,就是想说啥说啥!

B:那咱俩来来?

A:走一个。

AB混乱:

A:啊~!我操你妈的雪融容,老娘干死你。给老子舔,妈的~ 啊~ 

B: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冰墩墩~~你别摔了~~操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A:啊啊啊啊啊~小婊子 就你嘴遛 给老娘把这方案再改三遍~~

B:啊甲方 我改 我改 爸爸 你看大不大气 高不高端 ~~

A:啊啊啊啊啊~真乖 只要是~ 好同志~ 都值得老娘操~ 啊啊啊啊啊啊~

B:啊啊啊啊啊~ 政委操我~~~ 领导~~~ 啊~~ 辛苦~~啊~~ 了~~~ 

A:啊~ 嗯~ 啊~ 嗯~ 为~ 人民~ 嗯~ 啊~ 服务~ ~

A:宝贝,夹紧一点,我要来了~ 

B:啊~ 宝贝~ 我也要到了~ 夹死你~ 嗯~ 

AB:(一起高潮)

AB: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停顿】

A:小菊啊~ 你这不是挺会叫的嘛~ 怎么这个性生活还是,啧啧啧啧。

B:嗨~ 您这是不知道,我家那位啊,每次,还没等我开始叫呢,就,完事了 (两手一摊)

A:嗨!这不倒霉催的吗,你还不如跟我好呢。

B:(娇羞)真的么~ 木耳姐姐~ 人家也想跟你好呢~ 

A:我的小菊妹妹,姐姐以后呀,一定让你夜夜笙歌,次次高潮~ 

B:那~ 那我的好姐姐,你最喜欢哪种呻吟呐~ 木耳姐姐喜欢哪种,妹妹就练哪种~

A:(勾鼻子)你个小机灵鬼,姐姐告诉你一个秘密呀,真正爽到飞起的时候,是叫不出来的~ 

B:嗯~ 讨厌~ (小拳拳锤你胸口)

(结束)



ta是我学习人生的庙宇

少:auuuu

青:nymphea

中:you 由

老:grace

医生&心理医生 :Penelope 

男友:小小加速員


Part1 - 堕胎

我怀孕了,验孕棒上的两道杠我已经盯了一个小时,这是绝对不可能和爸妈说的

一开始我没什么感觉,直到这个月月经好久还没有来

到底是怎么怀孕的呢?我拼命在脑内回想之前的性行为,好像都带套了呀,但也不能太确定

我还在上大学,课这么多,也快考试了,我怎么现在怀孕了

男友看起来很震惊,马上说打胎的钱他会出,他会陪我的

可是他这么说,有什么用呢,精子是他的,后果却是我来承担

我感觉被一团冷气包裹住了,想要男友安慰我,可是他不愿意再说了,对他来讲,这件事已经有了解决方案

怎么办,我好想找人倾述,可是从小到大,我从来没听过家里讨论堕胎,更不要说周围的人了,如果我贸然和朋友提起,恐怕会被人认为很随便吧

青年旁白:后来我才知道,妈妈在我这么大的时候,也堕过一次胎)

我去了离学校最远的医院,因为不想遇到认识的人。

在等候室,我遇到了和我年龄相仿的女生,但没有人愿意和我目光相接,大家好像都在假装自己是个隐形人

我以为医生会很严厉,但是医生并没有质疑我,没有骂我,没说我不负责任,ta跟我说:

“好好恢复以后还是可以生孩子的”

“没事,你还年轻,不会太影响下次生孩子”

我觉得,ta怎么老是在谈孩子

医生让我换上手术袍,出来的时候,男友在低头玩手机

后来,我被叫进手术室,护士把我的双脚岔开固定在架子上

医生说,放松,我感到一个冰冷的物件插进了我的阴道,把阴道扩开了

我心跳得好快,旁边一排手术器具亮晶晶的,还有两个刚做完手术的人,下体敞开着,还在流血

打麻醉后其实我没多大印象了,一觉醒来,感觉好冷,身体无法控制地在抖。医生告诉我,这是麻醉的效果,过一两个小时就好了。男友还在床边低头玩手机。

我听到隔壁床的一个在说,她差不多跟我同时间手术的,“不是我不要这个小孩的,是许。。不要,我一个人养不活”

肚子涨涨的痛,没什么精神。我休息了两天,为了准备考试,一直在吃止痛药。

唉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和老师请假说堕胎吧

手术完后的几天,我好像轻松了一点,身体也不痛了,但是阴道会时不时地流血

看着身边考完试的同学,不知道有没有人也和我一样,男友看起来倒像是个没事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要看看我的阴道,我做过好多次爱,现在还怀过孕,堕过胎了,但我之前从来没看过她

拉上宿舍的床帘,我开始研究自己的下面,这真是一种神奇的感觉,就像是游戏里解锁了一块全新的地图,ta和教科书里的外阴图片是那么相似,湿润的棕红色黏膜,有点皱,流着血,像是在来月经,ta看起来没有受到多少伤害,ta还能承受多少伤害呢?

(8年过去了)


Part2 - 怀孕+生娃

我怀孕了。


前几天一直感觉乳房和小肚子有点发胀,晚上总睡不好觉,像是平时快来月经的征兆。我在包里放上了卫生巾做准备。 年末加班忙了一周, 才恍然发觉卫生巾还好好躺在包里,平时准时的月经迟迟不见。我没有多想,以为是压力太大,月经才没有来。我还是会和男友做爱。这段时间兴致一直不错,就是肚子总有些隐隐的胀痛。直到又一个礼拜过去,我感觉自己有点感冒,发烧,打喷嚏。月经不仅还没来,我也突然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晕倒了。醒来只是一瞬间,却把我吓得不轻。打车去医院的路上我上百度一查,从颈椎病到肿瘤,说什么的都有。等跟医生讲完,医生让我先去验血再看。我拿着化验单回来的时候,医生说:“你怀孕了。”


我怀孕了。


我拎着一小袋药从医院出来,脑子里一团乱麻。我一会儿在想没做完的工作,一会儿又回忆最近吃了什么,做了什么。而男朋友已经在家里等我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怀孕了!?“

“嗯。“

“…是我的吗?肯定是我的吧!”

…唉。

看他兴奋得连脸都红了,我才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肚子上,我才想起来, 喔,又有一个小人住进了我的子宫。为什么说又呢?因为我以前赶走过一个小人。这是住进我身体的第二个小人, 可我居然又这么迟迟才察觉。


我怀孕了。


我的生活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变了。我的内裤都变紧了,每天洗澡的时候,我总在镜子前观察好久,我的腹部,我的乳房,我的脸。起初我的肚子大得没有想象中快,可我听人说,肚子上会长出妊娠纹,特别丑。我花了三百多块钱,买了网上推荐的孕妇霜,天天抹肚子。我还发现我的乳头,我的阴道,都变黑了,变得鼓胀了。

男朋友总抱着我,嘀嘀咕咕:“会变松吗?喔…哎呀,一定会恢复的。”

我的脸上也开始长痘痘。有时我会梦见,我身体上涓涓流动着的活力,营养,生命,都在向着我的子宫聚集。我的身体里像有一个黑洞,不知不觉中,它悄悄形成了漩涡,然后越来越大,从平静,到湍流,从分享,到掠夺。


我的饮食也变了。起初我总是呕吐。我闻到炒菜油想吐,看见煮白粥想吐,后来连看见人都会吐。男朋友说我长了个狗鼻子,什么味儿都闻得到。他们吃饭的时候我躲得远远的,一边犯着恶心一边啃生黄瓜。喔,我还补充叶酸和维生素。可他们说,我吐了,孩子吃什么呢?最后,我只能一遍遍,逼着自己吃。等肚子渐渐大了,我不吐了,却总是饿得头昏眼花。我必须保证食物永远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但吃多了,会不会得妊娠糖尿病?我以前爱吃的川菜呀,冰棍呀,他们都不让我吃了。那天我洗了碗葡萄,妈妈却赶紧过来抢走了它:别吃,会怀葡萄胎的!不过现在,我不用吃叶酸了,医生让我补铁,补钙,补dha,吃这些都是为了孩子。我随身带着小药盒,每天定小闹钟吃。哪怕是这样,也经常心慌:我每种吃了吗?我有没有多吃?有没有少吃?


还有一个最大的变化,那就是我的时间变了。我的时间变成了孩子的时间。我们大人说年月日,可孩子,它说,一周两周三周。。。四十周。每隔几周,我就要去妇产科做b超,测血压,看看孩子怎么样。去医院很累,我要时不时向单位请假,而且我的脚会肿,我的腿会抽筋,还有孩子不时用拳头或脚敲打我的子宫。现在我的肚子鼓得像个气球,皮肤撑得薄薄的,能看见紫红色的血管。我不数周了,我开始数天。十天,九天,八天,每天都要查胎心和b超,简直度日如年。我想,它怎么还不出来?


今天我来做检查,医生突然说,我羊水太少,怕孩子窒息,要直接催产。男友手忙脚乱地帮我准备住院。护士来,往我的阴道里塞入催产药。躺在床上的时候我想,我终于要解放了,我终于能摆脱这个寄生在我肚子里的小东西了。


我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我感到阵痛,但还能忍受。医生说,等开了三指,就打麻醉。我躺在床上,等啊,等。等到宫缩越来越规律,越来越痛。我急促地喘气,坐起来用拳头捶打自己的腰背,直到痛得说不出话。终于,我开到了三指,打上了麻醉,现在,又是漫长的等待。


随着我开到了八指,孩子开始入盆,我感觉麻醉的作用消退了。我又感受到了难以忍受的阵痛。护士走进来,把手伸进了我的阴道,撑开了我的宫口,我看见有血粘在了床单上。她说开十指了,可以生了。这时,胎心监控中传出的砰砰的心跳声突然像被放大般涌进我的耳朵。它要来了。


我已经记不清,分娩是什么过程。它太痛了,痛到我的大脑停摆,痛到我的记忆不愿再回想。我的子宫,我的宫颈,我的五脏六腑,被剧痛搅得粉碎。我叫不出声,眼前一片光怪陆离的重影。我只记得我在用力,而医生拿着一个吸盘,在我的阴道里搅来搅去。直到我感觉我的阴道口被撕裂,一团热乎乎,湿漉漉的东西突然被放在了我的胸口。那个瞬间,我的所有感官突然恢复。我看到一个皱巴巴的小外星人趴在我的眼前,身上粘着血,羊水,和一些秽物,而随她一起出来的,还有我的粪便。


我抱着她,感觉医生在缝合我的伤口,可我已经感受不到疼痛。我抱着我的女儿。

(一天后)


Part3 - 产后

有人问,和人类经历的其他疼痛相比,生孩子到底有多痛?Ta人怎么才能理解生育的痛苦?

我会说,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生育的痛,如果ta 真想知道生育痛的感受,可以亲身经历一次,因为生育的痛是可以感受,却痛不可言,痛不欲/余生。大嫂说了我一辈子都记住的话,母鸡第一次下蛋,还有一点红色呢。

生育之痛,刚过,接着新妈妈的养育之痛。先是不能睡觉,全部的作息全被打乱,夜不再是夜,日不现是日,一会儿是哺乳,一会儿是宝宝大pooh小pee, 刚躺下,宝宝又开始大哭,因为可能吃得太饱,又可能没有吃饱,也可能仅仅因为情绪不好,更可能消化不好,需要大哭帮助肠道蠕动。

接着是全家对宝宝的关爱,全部集中到对新妈妈的要求上,乳白色的炖猪蹄,高蛋白,那么难以下咽,却必须全部吞入口中,因为宝宝需要奶水;茶与咖啡全戒,因为宝宝需要睡眠;至于好吃的蔬菜,算不了,还是加点肉类,你已不是姑娘了,身材不需要考虑了,只有荤素均匀,宝宝才不说有消化问题,对了,吃点钙片鱼油,你吃啥,宝宝吸收啥。可我不喜欢四肢粗壮的妈妈的样子,我只想我原来的样子。

为了一个健康宝宝,新妈妈也不能洗澡,怕生病,怕坏了新妈妈的身体,更怕影响了宝宝,只能擦身,可是即使擦了身,换了衣,体热的新妈妈,也能感到身体上的汗迹,坚守五天后,新妈妈第一次没听ta们的话,洗了这生最痛快的一次澡。

不久,宝宝脸上有了黄疸, 为啥其他宝宝没有,只有我的宝宝有?ta会不会以后终生全身通黄,就象simpson 一家人一样,胆战心惊,一直一周后黄疸退去,

接着,宝宝的后脑勺脱发,ta们说,是因为缺钙,要补钙片加维D,还要晒太阳。如果不细心的话,ta们说,会影响孩子的智力,新妈妈想要聪明的宝宝,日复一日,加钙补维,加上天天晒太阳,直至后脑勺的毛发又重新长出,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只是不知道是喂得好,还是宝宝自己能吸收了。

天气凉了,天气热了,都得担心,有时想想,也许不用这么小心,但一不小心宝宝生病了,还得新妈妈起夜、哺乳、做得更多。家里人虽然有心帮忙,但半夜叫醒,不能哺乳,还得叫醒新妈妈,不如一个人做了。

渐渐,新妈妈不在是自己了,她的身体不能只跟着她自己转,她的身体能跟着新宝宝转,其实宝宝也不知道该如何转,新妈妈的身体实际上是随着ta 们转。

一年后,哺乳结束,但新妈妈的身体亦变成了两个。

(25年后)


Part4- 更年期

一開始並不明顯, 只是有點胸悶, 心裡發慌。伴隨著月經的次數越來越少, 月經的血量越來越少, 我感覺到自己越來越焦慮。說起來很好笑, 以前月經來的時候讓我煩躁不安。覺得身體受到了重重的束縛。 現在不來了我卻沒有感覺到自由。 

我四十八歲開始更年期,現在五十三歲了還沒有結束:多數的晚上失眠睡不好,常常身體潮熱,滿身大汗。 還有陰道乾躁,乾癢難受。真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持續多久?

記得兩個月前天氣特別好。大家起哄要到家後面的樹林裡走走。我叫他們自己去,我想留在家。但是全家人都勸我去,要我不要每次出門都掃興,每次都要自己待在家。說的我不知道要怎麼回他們。我沒辦法和他們說真正的原因,說我不想去是因為陰道摩擦的緣故,走路會痛真的沒有辦法走太久!? 最後,我發了一頓脾氣把他們通通趕出門,臨走前聽到女兒小聲的說「更年期,脾氣古怪!」。送走了他們我自己委屈地哭了起來。覺得自己人生過了一大半,經歷了墮胎,懷孕,生產,育兒到現在更年期,總是有著滿肚子的感觸想和人說,卻是沒有一個人可以講。 不知道誰 會真的聆聽,也不知道這些年了,我應該從哪裡開始講起,關於我認爲很重要 但是似乎沒有人在乎的事情。

心理醫生:妳現在來了就是踏出了第一步。

對。幸好婦產科的黃醫生推薦我來看您。我是真的不想在忍耐 和不被瞭解中過日子了。我現在終於開始服用賀爾蒙補充劑。醫生說 雖然有點晚了,但是希望還是能 多多少少的 緩解我的症狀。之前我很怕吃藥,你知道,我自己的媽媽就是乳癌過世的。 但是黃醫生花了很多時間解釋,拿了很多資料給我看。 我真的希望之前看過的婦產科醫生們,都可以有像黃醫生一樣的同理心。之前的醫師們是不會花時間了解我的恐懼和感受的。

心理醫生:妳現在身體感覺如何?

走路摩擦的疼痛似乎有好轉,但是大部分還是差不多。可是,我心理感覺好多了。自從我下定決心在家裡宣布,我要開始看心理醫師,要開始荷爾蒙補充療法,家人的態度開始轉變。女兒好像不再覺得我就是個亂發脾氣的媽。一直以來,在家裡,在外面社會,我覺得我就是 一個透明隱形人,現在我感覺自己又開始慢慢地有了自己的顏色?



Part5 - 汇总

年少:

我的阴道是一颗心脏。

心有能力牺牲,

阴道也一样。

心能够宽容和修复,

阴道也一样。

心能为我们疼痛、为我们伸展、为我们死,

它流血,

而流血是为了让我们进入这个困难、奇妙的世界;

阴道也一样。

怀孕:

我的阴道, 是一幅壁画

她安息在大地的动脉中

她隐匿于时间的刻刀下;

她震动

她皲裂成晦涩的残片;

她吐息

她述说着绵延的神话

产后:

我的阴道是一道美丽的花床,Ta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冬天,太阳出来了,我要张开双腿,给Ta晒晒太阳,我想给我的阴道来点维生素D。

更年期:

我的陰道,是一座廟宇

狂熱時,我急切地詢問她世事的真相

悲傷時,我壞心地質疑她存在的目的

我是如此地 把她視為理所當然

卻又

很不堪地 將罪過 都推給了她

而她,面對我

這個不虔誠的信徒,

默默地承受我對她一切的期許

默默地承擔我給她一切的試煉

春、夏、秋、冬,從

青春到遲暮

我終於明白:

我的陰道,是我人生的廟宇

(終)


—致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