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ingThinker
ThinkingThinker

Serious thinker

丁克也能续香火

为什么丁克总被指责为自私?贪恋自己快活,不顾家族延续?渐渐地坚定了丁克信念的我,有时也会心虚地自我责问。然而最近,我突然想明白了。

我们先来分析一下“丁克即自私”背后的逻辑。我们所“私”的,一定是自认为好的,对自己有利的。从丁克角度来讲,不生孩子带来的利处,多与自我发展,追求自由,减少压力,避免未出生孩子的不幸,甚至保护地球有关。其中自然有利己之处,但是也有对新生命和人类生存环境的尊重。不利之处呢,也许有晚年孤独,无法体验为人父母的感受,与父母关系僵硬,自我怀疑,“断了香火”等等。丁克们的自私背后,其实也是要自担风险的。所谓的“自私”的生活方式,并没有指责者想象的那么无忧无虑。

我们再来做Devil's Advocate,站在指责者的角度看看这个问题。指责方常常用的一个论点是,如果人人都丁克,家族就断了香火,人类文明就无法延续了。丁克们们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是以危及家族和人类整体福祉为代价的,所以是自私。没有新生儿,家族的姓氏和财富就无法代际相传,就没有足够的劳动力去维持社会机器的运转,人类文明也会渐渐衰败消失。

那么问题就来了,生孩子就一定可以延续家族血脉吗?一定可以延续人类文明吗?人类的文明只能被自己的新生儿延续吗?是所有的家族血脉,人类文明都值得延续吗?


最近几件事情帮我想明白了以上一些问题。


事件一:Louise

我兼职的养老院有一位非常特殊但有趣的病人,Louise. 她40岁左右,圆圆的身材和脸蛋,经常在养老院的餐厅和活动厅游荡,每次见人都会非常热情礼貌地问好。中年就住进了养老院?我好奇地翻了她的病历。她经历过一次中风,留下了脑部后遗症。脑部手术并没有带来起色,相反,她忘事越来越严重,导致家人无法再照顾她,只好送到了养老院。

每天的晚餐时分,在老人们还在细嚼慢咽的时候,她已经风卷残云了自己面前所有食物。然后她友善的圆脸会带着微笑,胸前围着餐巾,手持刀叉,礼貌地问我们:“请问我的晚餐在哪里呢?我还没有吃饭,饿坏了。”

护士叮嘱我们说一定不要听信她的话,因为她根本不记得自己吃喝了什么,只要你给,她会一直往嘴里填。因为这个问题,她已经严重超重了。

她会反复地和你问好,即使你们在20秒前刚刚见过。一整套的“How are you today?“”I'm fine thanks.” 每天要和她重复个十几次。

因为记忆受损,她会听信你所有的话,即使你对她撒谎,她也无法识别,因为她的大脑无法储存实际发生过的事情,或者即使有储存,她的病情让她无法读取这些信息。

每次晚班看着她从空无一人的走廊向我游荡来,我都有种生存危机从脊梁骨冷飕飕地爬上来。如果我们集体失忆,人类不可能有今天。我们只能靠生物本能和随机选择生存,我们无法总结经验,无法预见未来,无法沟通,无法建设,无法纠错。生命在延续,但文明停在原点。

延续文明,我们需要记忆,我们需要最能逼近真相的记忆。仅有新生人类的躯壳,是不够的。


事件二:铁链八孩母亲

杜克大学的陈怡然学者在微博上发言:

我极少发和教育与科研无关的东西,尽量避免谈论与其无关的时事。但今天读到一个公众号的留言,很有感触,其中蕴含了丰富的思辨哲学和人文思考:

"我问孩子:如果一个村子,要依靠买卖妇女才能存在,否则就会消失。那么让他们买媳妇对不对?

孩子说:如果有这样的村子,就让他消失吧。

我追问:为什么?

孩子说:不能用野蛮拯救文明。如果哪天这个村子需要吃小孩才能长寿呢?

这是今天的餐桌上我和小学五年级的孩子对话。"


八个孩子,香火不可谓不旺,可是这八个孩子延续的是什么文化呢?每日目睹母亲被铁链拴在牲畜棚里,TA们会不会默认这是人间常态,是所谓的文明?

当香火被延续,文明却被践踏,我们苦心延续的,是什么呢?


事件三:Lucy 《超体》

心血来潮,翻出了多年前的电影《超体》。Lucy在影片的结尾化身一台超级计算机,把她毕生所学全部储存了下来。那些指责丁克自私的人,按TA们的逻辑,吕克贝松错了,Lucy应该去生个孩子。

对Lucy的家人来说,Lucy死了,但Lucy又没死,她记录和传播的文明将无处不在,“I‘m everywhere.”

假如Lucy克服了药物作用,在生命最后一刻成功生了个孩子呢?也许这个孩子继承Lucy天赋异禀,也许因为药物影响大脑受损,Lucy毕生心血,都押宝在了这个孩子身上。你问我这个孩子延续文明的几率有多大?我也不知道。


事件四: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你有没有过这种经历:某位作者的一段文字,突然就解决了困扰你已久的心病。

我有段时间念头非常消沉,看人看事都带着情绪。无意中翻开了一本杂志:“Be aware of what you are thinking about. Do you really want to attract those things into your life?” (觉察你的所思所想。你真的想把那些带进你的生活吗?)读完这句话突然就醒过来了,继续这样苦涩地对待生活,会吸引更多苦涩的事情发生。我不记得作者是谁了,但是TA的一句话,却点醒了我这个陌生人,让我在第二天的早上能带着平和心醒来。

又或是在一个极其艰难的时刻,无数次想要放弃,脑海中无意闪回了某部电影的一句对白:“Night is the darkest before dawn.” 突然就有了勇气,再咬咬牙坚持一把,去迎接黎明。

这些文字的作者,都是素未谋面的谋生人。TA们在黑暗时刻给我的力量,甚至比我的生身父母更为强大。我和文字的主人,在那个时刻,产生了超越血缘的心灵联结。


这四个事件让我对“香火“一词有了新的定义。如果“香火”只指向生殖延续,这一延续无法保证文明的延续。新出生的一代,如果集体失忆,或被篡改记忆,或被植入反人性的记忆,真的能够延续家族荣耀和人类文明吗?所延续的,是我们期待的文明吗?

我们当下这个时代,信息存储容量和传播速度达到了人类历史的巅峰。我们已经不必仅仅依靠父母来获取知识,互联网让任何一个陌生人的知识在毫秒之间传送到你面前的屏幕。我们的星球其实不缺人类,是缺少有智慧的人类。如果把“香火”的定义扩展为知识与文化的传承,那么每一个丁克,都可以续香火--尽力记录和传播你的知识和智慧,你的人生阅历与见地,让它们像蒲谷英一般,搭乘着光纤,在另一个陌生人的心灵沃土中发芽;或者向TA迎面飞去,挑战TA的既有观念,当观点对撞时就是教育产生的契机;或在TA们最黑暗的时刻,飞过TA们的耳边,轻轻说“我也是这么过来的,你不孤单。” 那么当我像Lucy面对死亡的那一刻,不会悲伤和孤单,因为我知道 “I‘m everywhere."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