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galein

喜欢语言与奇奇怪怪的民谣音乐,热爱自然。 素食萌新。 母语为简中,不过很喜欢正体字,因此尝试多使用正体字来交流。

【卒業旅行】Tag I - 火车旅行与边境检查让我陷入政治抑郁

(edited)

昨天终于把毕业论文交上去啦。我没有得高分的自信,不过应该可以通过吧。从昨天开始,基本上可以放松到九月底了呢。因为朋友被哥本哈根大学录取,要去念她最爱的气候变迁硕士,我们四个人就准备一起去哥本哈根,帮她搬家,也顺便带上帐篷在北欧浪一圈。

说起来,这也是第三次来北欧了。每次都是路途遥远,今天也是花了十个半小时。我们的计划是,两个人坐公共交通到哥本哈根,这样可以节省一点汽车的空间,剩下两个人带着家当铺盖开车到哥本哈根。我们两已经先行到达啦,顺利的话,明天晚上就可以汇和了。所以明天白天,我们会有一点参观哥本哈根的时间。

这一次到丹麦的单程票比想象的要便宜。从科隆出发乘坐Flixtrain到汉堡,然后转乘Flixbus到哥本哈根。路线是从Puttgarden搭轮渡到丹麦,一共花费30€。而且,Flixtrain比我想象的要干净漂亮许多。一开始我以为这么低价的火车应该是像以前国内绿皮火车或是长途火车那样吧,结果居然是现代高性价比hostel的装修风格,算下来从科隆到汉堡也就大概10€,比德铁真是便宜多了。

火车上坐在我们前面的一群年轻男孩子,一看就是不甘寂寞爱趴踢的样子。从他们对话中得知应该是准备去绳索大街浪一圈。后来随便就聊起来了,有两个男孩子得知我是中国来的,就很好奇,其中一个阿拉伯裔的人让我拿圆珠笔在他胳膊上写中国两个字。我确认了好几遍他是真的希望我在他胳膊上画上几笔啊,我勉强说好吧。就在我写中国两个字写到一半时,他说下面留点位置,他还想再加上 freie Uiguren 几个字。

嗯,小伙子,我不知道你是真心担心维吾尔人,还是想刁难一下作为中国人的我。但是,在你们都已经平均每人两听酒的情况下,这个政治话题来得实在有些突然。而且不好意思,我也觉得应该要自由的维吾尔啊。后来我还是写了这几个字,顺便加了句光复HK。不过说实话,我现在真的不想去谈政治话题,我只想度假。这两周以来真的快要累死了!

这时另一个人说到他以前去中国玩,遇到一个在中国教英语的爱尔兰人,他上课的时候,有孩子说 "Taiwan is part of China"。这个德国年轻人觉得很不可思议,台湾怎么就是中国了。我勉强附和说是啊明明有自己的军队和政府,嗯的确不是。先说明我自己的立场吧,本人对大一统毫无留恋,而且不仅是对台湾问题没有大一统的情感。不过我的感觉是,这个年轻人对于台湾的认识,仅仅止步于Taiwan这个名字,他一定不知道台湾真正的官方名称还叫ROC吧,可能只是觉得中国一直在喊要台湾更像是霸凌台湾。

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只是想度假而已,你们却忽然同时抛过来新疆和台湾问题。

一直以来,明明我很讨厌大一统极权的吸血政权,我拼命想要逃离那里,但是出身成长在洗脑国也是我无法选择的事实。表面上看来,台湾香港新疆西藏都受到北京政权的打压,不,不是表面上,的确是这样。如果问我立场问题,我一定会说支持自由民主,普世价值,人权女权,并且不一定要大一统。但是现实是,其实台湾香港新疆西藏得到很多国际同情,或许不是政府层面,可普遍的舆论是中国人都是被洗脑的粉红,欺负香港人,欺负台湾人,欺负藏人,欺负维吾尔人。像是香港人和台湾人拿着免签通行全球许多地方的护照,而我呢,作为墙国韭菜我已经很倒霉了,还要被不认识的人首先默认为“被中国政府洗脑的人”。明明一个不小心可能就无法在欧洲生活下去,回国大概会抑郁而憋死,不回国也的确想念父亲,可也没什么国际上的组织来同情我们这样的人。因为香港台湾是被霸凌的,我们是欺负别人的人。

真是好惨啊,当韭菜还不够,还会被误解成被洗脑维护极权的人,度个假还要被提到这些政治话题。

我不因此讨厌香港或台湾,我还是祝福他们。我只是,有些羡慕,一些…小小的…羡慕。

傍晚时分,巴士渡过大海,终于到了丹麦境内。可能最近也是疫情的原因,在继续前进之前,首先会有边境检查。我的德国朋友,拿出德国身份证,警察随便看看就通过。轮到我时,我掏出我所有的身份证明,当然,因为现在拿的是Fiktionsbescheinigung,有些复杂,不过我查过了解到在申根区内仍可以通行。警察先生对着我的护照(ja, mein Pass, den ich irgendwann mal unbedingt loswerden will) 看了半天,接着拿着手机不知道是拍照还是扫描拍了一番,然后问我:“你准备去哪儿?”

“哥本哈根。”我说。

“是要去看小美人鱼吗。”我不知道这句话是问句,还是打趣,还是捓揄。我真的很想知道,你这样问我,是你认定中国游客就是要去看小美人鱼吗?为什么你没有问我的德国朋友是不是去看小美人鱼呢。

当然我最好还是闭嘴。我说一个朋友要去哥本哈根念书,我朋友在旁边补充,我们一起帮她搬家。其实警察先生并没有为难我,但是我有些难过。我好累,但是没人明白我为什么累。

我想度个假逃离政治话题,却还是被政治负担狠狠地戏弄一番。

连续两周日夜颠倒地写论文,胃口奇差,体重也掉了三公斤,加上今天十个半小时的车程,实在是筋疲力尽了,写不动了。

所以,就请让我好好地单纯地度个假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