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川

写字的,不见得比卖小笼包的高明

还没死,但是说点鬼话

(edited)
后来他飘回家看老婆儿子,才在新闻里看见这叫热射病,太阳把五脏六腑活活蒸死的。

1、鬼扯

我常常和死去的人讲话,似乎因为不用再想办法活下去,他们变得更加自由、有趣,比活着的时候更有生气。

如此看来,死亡的确是一种解脱、一剂春药、一篇写满理想主义的宏大宣言。欲知生必先知死,这是一个两千多年前的死人告诉我的。

他说孔崽子也没能辩过他,恼羞成怒地捅了他一剑,从此他英年早逝,没了名留青史的机会,俗人们只会念“未知生,焉知死”了。

“我真谢谢他,人要是活着就进了史书,做鬼也得板着脸。”他说得手舞足蹈,鬼影子像波浪一样在月光下涌动。


2、奔跑者

最近一个月天气很热,树荫下边来了很多热死的人。

有人狗似地伸着舌头哈气;有人像蝉一样紧贴着树干吸汁,边学蝉叫;有个绕着树不停转圈跑步的,嘴里还喊着一二一的号子。

我问他,你是脑子有病吗,他说没病,人只要跑起来就没病了。

“有风,凉快,还能锻炼身体。”他满脸淌着汗说。

我觉得很有趣,于是切了半个冰西瓜,一边用凉凉的铁勺子剜着吃,一边坐在树荫下看他跑。

我西瓜吃了大半,他嗷的一声突然哭了。

我说你继续跑,人只要跑起来就没事了,有风,凉快,眼泪也会混着汗水一起风干,奔跑者最美!

他死活不跑了,说想儿子,想死了。

“你已经死了。”

“对不起,我忘了。”

“那别跑了,死人不用身体好。”

他说好。


3、蒸死的

他是活活热死的,准确地说是蒸死的。

“当时正干着活呢,突然耳朵就嗡嗡叫了起来,啥也听不见了。”

“别叫了,吃瓜!”

我把吃剩的瓜往树上一丢,那蝉一样叫着的热死鬼突然立了起来,两腿夹着树干,稳稳接住了西瓜。

“好功夫!”奔跑者鼓掌喊道。

蝉舔了一口瓜瓤:“好瓜!”

奔跑者继续说起来:“感觉肚子里像有什么东西要挤出来,脑子也开始不清醒了,一个没站稳就摔在了钢筋上,然后我就没了。”

后来他飘回家看老婆儿子,才在新闻里看见这叫热射病,太阳把五脏六腑活活蒸死的。

“你死的惨,地府有政策,找阎罗王要点冥币补贴吧。”我宽慰他。

“冥币能给我老婆儿子用吗?”

“应该行,反正他们早晚也要死的。”

“那活着的时候咋办。”

“你托个梦吧,让他们别跑步、少锻炼,早点死了和你一起享福。”

“也有道理。”

“我说的话向来有道理。”

奔跑者陷入了沉思,大概在想托梦的时候怎么说。

我回头看那个伸着舌头的鬼:“你也是热射病病死的?”

他那舌头窣噜一抖,舔舔嘴唇说:“啥热射病?我蒸桑拿睡着了,醒来就死了。”

我说,你倒有个好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