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BoMr972

To the best of my recollections.

不再客套的伊朗人

摘要:伊朗人逐渐摆脱历史上热衷于客套的形象,变得更加务实精练。一方面由于国家经济形势恶化,文化自豪感让位于现实生存压力,另一方面伊朗民族特性中的“小商人”思维贯彻于国家上下各层,在国家层面的交往上也得到反映。针对这两点原因,在与伊朗官方和民间进行交流合作时,应进行更加深入了解后再做出决策,同时也对现阶段中伊关系的发展进行深刻的思考。



关键词:伊朗研究;伊朗核问题;伊朗历史;中伊关系




 引言

在伊朗的社会文化中,很重要的就是客套文化(Ta’arof),两位友人见面,必定要亲切问候对方家人的状态,“您夫人身体如何?”“令千金学业如何?”“令尊令堂状况如何?”等,无论双方有多要紧的事务要进行商讨,开头十分钟的客套内容是逃不掉的。并非只有面对亲朋好友或是本国人伊朗人才会如此客套,即使是对进到自家铺子购买商品的外国人,也有一套固定的客套话要说。对方问价时,店主不会答价格而会说“这个玩意儿不值钱。”(Ghabel nadare),对方再问价格,答复也仍是“这个不值钱”,经过如此几轮问答后,店主才会告诉具体商品价格。


伊朗人如此重视客套的流程内容,以至于在外国顾客要生厌的时候才会告知价格,然而步入21世纪后,客套的内容越发精简,以至于大多数商家不再对外国顾客客套,直接会回答具体的商品价格。究竟是什么因素发生变化,导致如此热衷于客套的伊朗人一改往日的印象,变得更加干练高效?


 意义转变的旅游业与持续恶化的经济形势

出现这种变化,并不是因为伊朗人变得更加粗鲁,或是对外国人产生敌意,而是经济形势的不断恶化的产物。在国家经济形势良好时,旅游业对于文化传播和打造民族形象的意义要胜过经济收入,随着国际制裁的实施,经济形势恶化后,旅游业经济上的营收作用则会强化,超过文化上的影响。


(一)   作为展品的旅游业

伊朗历史悠久,并且在历史上拥有辉煌的古波斯文明,对此伊朗人高度自豪。尽管遭受过数次外敌入侵,仍然保持自身的伊朗(波斯)性。伊朗的客套文化在中东地区独树一帜,有别于阿拉伯文化和土耳其(突厥)文化。尽管东亚三国中日韩的文化中都有客套文化,伊朗的客套文化与东亚客套文化二者之间存在着不小的差异。中国人的客套仅限于中国人内部,中国人对待外国人采用另一套礼数;而伊朗人则乐于将客套文化施加给外国人,让人切身感受伊朗人是如何注重礼节与热情亲近的。这种想法产生于对自身文化的自豪与骄傲,在与外国人交往时输出自己文化的优先级有时要高于商业成果。伊朗人在双边会谈上,没有达成一致时,常常吟诵伊朗著名诗人萨迪或是哈菲兹的诗句来表达自身的遗憾之情,而不管对方是否能够理解诗句的内涵。


伊朗人自视为雅利安人的后裔,在文化上亲近欧洲国家。与土耳其的情况有些类似,伊朗在某种程度上认同自己的“欧洲性”。尽管伊朗地处西南亚,国家采用的标准制度却与欧洲一致,伊朗的电器和相关设备都是欧标。二者的接触从19世纪开始变得密切,双方在历史上长期的交往也为民间的亲密关系打下一定的基础。伊朗的英语普及率较高,根据2021年EF提供的排名,伊朗在世界范围内排名第58,中东地区排名第2,仅次于黎巴嫩。[1]这些条件使得西方国家的游客愿意前往伊朗进行消费或是游玩,拥有较丰富的接待经验后,伊朗旅游部门也能够更好为西方游客提供服务,两者正向刺激。


(二)   替代石油收入的旅游业

作为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的创始成员国之一,伊朗的国家收入极度依赖出售石油带来的收入,尽管近年来伊朗石油收入占比不断减少,在2018年至2020年间,出口石油收入占GDP的比重分别为13.5%、7.3%和5.1%。伊朗本身石油资源丰富,截止2020年末伊朗已探明可采石油储量约1.578亿桶,占世界剩余可采石油储量的9.1%。[2]在美国禁止各国从伊朗购买石油前和签订《全面联合行动计划》(简称伊核协议)(JCPOA)后,伊朗2011年与2017年分别日均出口石油253.7万桶与212.5万桶,而在遭受制裁后的时间里,2015年和2020年日均出口石油分别为108.1万桶与40.4万桶;[3]2019年伊朗石油收入(192.3亿美元)更是直接大幅度减少,甚至不到2018年(605亿美元)的1/3。[4]在这种背景下,其他收入来源能否保持稳定是伊朗必须重视的问题。


伊朗旅游产业是当地重点产业,外国游客带来的收入成为伊朗经济中重要组成部分。根据世界银行提供的数据,2000年到2019年,每年前往伊朗旅游的游客数从134.2万人次,增加至910.7万人次。旅游收入从2000年的6.8亿美元(约占GDP的0.62%),提升至2018年的52.5亿美元(约占GDP的1.8%)。伊朗官方大力发展旅游业以寻求替代受到限制的石油出口收入,同时旅游行业的发展也能帮助解决贫困和伊朗严重的失业问题。


(三)   持续恶化的经济形势

经济形势的不断恶化,要求伊朗人变得更加务实灵活,生存的压力感压制伊朗人对自己文明的自豪感。


1.  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

伊朗的通货膨胀率长期远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进入21世纪后,更是一路飙升。根据世界银行提供的数据,2000年至2020年间,伊朗年均通货膨胀率为18.30%(世界平均为3.35%),其中2013年、2019年与2020年的通货膨胀率更是超过30%,分别为36.6%、39.9%与30.6%。伊朗的经济发展水平却远远落后于通货膨胀率,同时期年均GDP增长率仅有3.02%,意味着绝大多数伊朗人要面对巨大的生存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因为和外国人客套而白白丢失一桩生意,损失的代价就要远远超过展现文化得到的自豪感,在外国人光顾的情况下,最优先的事项变成交易而非交流,一切有利于交流而不利于交易的流程都应该被放弃,因此对外国人客套不再是一项“义务”。


2.  缺乏可靠的外汇收入来源

另一边伊朗的货币汇率变动幅度显著,伊朗官方货币里亚尔远不如国内常用外币(美元、欧元)保值,对外汇的迫切需求导致伊朗商人更加重视达成交易。根据伊朗汇率网站BONBAST提供的数据,在2021年6月,1美元兑换241940伊朗里亚尔,而仅仅一年后,1美元就能兑换318860伊朗里亚尔,贬值24.1%,[5]


在这种情况下,将自己的本国货币兑换成固定资产或是外币,是最好的应对方法。然而普通百姓难以通过官方渠道兑换外币,黑市因此十分兴盛,相较于黑市获取的外币,显然和外国人做买卖是一个更加安全可靠的办法。此时旅游商业的意义已经不再单纯是谋利,更是一种维护自己生存的保证,广大的伊朗人民也意识到这点,于是民族特点中的一点——“小商人”思维就开始发挥作用。


 贯彻国家上下的“小商人”思维

伊朗人的“小商人”思维并非仅在商人阶级中存在,而能够从各个层面上得到体现,小至处事交往中常常表现出明显的功利性。


(一)   民间层面的“小商人”

伊朗传统商人阶级的“小商人”思维要求自身不断改变处事方式。在伊朗,为了招徕外国顾客,许多小商贩会学习多门外语的基本问候语,以拉近和游客的距离,推销自己的商品或服务。同时会有主动同外国人聊天的伊朗人,并且会不断强调自己对外来者的祖国的热爱,其态度热切诚恳让人难以抗拒,然而在短暂的交流后,就会表明自身是从事某种商品贸易的商人,能够提供非常优惠的折扣等,这种种行为无不是“小商人”思维的体现。


(二)   制度上的“小商人”思维

“小商人”思维同样在伊朗的制度中得以体现。外国人同样会意识到外币与里亚尔之间价值时效性的问题,在进行消费的时候,都会优先选择支付手中的里亚尔,拒绝用外币进行支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伊朗政府默许商界能够从外国人身上赚取“外快”的情况存在,同时在制度上进行支持。2022年6月25日,伊朗航空公司协会宣布,外国乘客购买伊朗国内航线机票时,必须使用美元支付,不接受使用里亚尔支付的订单,同时统一制定票价,航程短于1小时的机票价格为100美元单张,超过1小时航程的机票统一定价150美元。[6]然而伊朗公民搭乘航班的费用要远远低于外国乘客需要花费的费用,以德黑兰飞往设拉子的航班为例,各趟航程均超过1小时,平均票价9,000,000里亚尔(约合28美元)。也就是说,非伊朗国籍的乘客搭乘同一趟航班就需要支付高达接近400%的差价,并且还要承担浮动汇率的时间成本。


这也并不是第一次将伊朗人和外国人进行区别对待,伊朗的各大景点长期实行阶梯票价制,外国人的票价大约是伊朗人购买票价的10倍,伊朗公民登上米拉德塔仅需花费88万里亚尔(约合3美元)而外国游客需要支付33美元才能够登上。[7]景点与服务不再是伊朗用作向其他国家展示自身辉煌历史与文化的平台,而是沦为获得外汇的渠道。随着货币贬值与通货膨胀同时发生继续进行,越来越多的领域内都将区别对待本国公民与非本国公民,这种行为模式长期发展下去,既不利于维护伊朗的国际形象,又将直接减少外国人在伊朗居留的意愿,导致大批在伊外籍人士离开伊朗,可谓竭泽而渔。


(三)   国家层面的“小商人”思维

伊朗人的小商人思维也在国际上仍扑朔迷离的伊核协议谈判中得到体现,当对方做出一定让步后,伊朗人当即提出新的要求,来为自己多谋求一分利益。2022年3月,伊朗伊斯兰议会为伊核协议谈判代表团设立三条红线:“取消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以来的所有制裁”、“设置核查机制以确保制裁得以解除”、“保证美国不会再次退出《伊核协议》”。[8]以此为基础,伊朗代表团同美国代表团进行非直接接触式的谈判,以达成一致后签署协议。然而,在2022年4月21日,伊朗原子能组织主席穆罕默德·伊斯拉米(Mohammad Eslami)宣布和美国进行的技术谈判已经结束,只留下政治问题以待解决。[9]伊朗不断要求美国释放部分伊朗冻结资金来表示自己的合作意愿,然而早在2021年伊朗却通过扣押一艘韩国油轮的方式来敦促韩国解冻伊朗的在韩资产,而伊朗自己却未曾终止铀浓缩活动的进行来表明自己的合作意愿。截止2022年5月,美伊双方已经进行八轮谈判,仍未签订任何实质上的协议,然而伊朗的核工业水平早已不可同日而语。这种同时做两手打算的习惯,就来源于伊朗人务实的特性。


 灵活务实的伊朗人

伊朗人的务实,促使他们注重于短期内做出决策,及时止损。伊朗是一个世俗的宗教国家,类似于西方国家的政治模式,实行总统议会制。总统尽管身为一国元首但并非掌握真正权力,国家大事由宗教领袖哈梅内伊(Ali Khamenei)一手把握,重返伊核协议谈判桌的决定也是在哈梅内伊授意下才做出的。


(一)   谈判、铀浓缩同时进行

无论维也纳谈判暂停与否,伊朗的铀浓缩活动仍在持续进行。伊朗发展核工业也是出于现实主义考虑,若不能与美国在谈判桌上达成一致,伊朗就将全力朝着核威慑方向发展。尽管伊斯拉米一再声称伊朗的核项目是出于和平和提高国家发展水平为目的,并且是为伊朗人民服务的,[10]伊朗的铀浓缩程度与储量都已经远远超出2015年伊核协议中允许持有的规模。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提供的报告,伊朗自2021年1月起就开始进行浓度为20%的铀浓缩活动,并且于当年4月提炼出浓度40%的浓缩铀;伊朗已经拥有3491.8千克的浓缩铀,其中包括238.4千克的20%浓度浓缩铀和43.1千克的60%浓度浓缩铀,[11]已经超出原本协议中容量的18倍。达到60%浓度以后的浓缩铀已经可以用于制造核武器,而正常用于发展核能的浓缩铀只需要4%的浓度,因此伊朗发展核工业是出于和平目的的说法不攻自破。


(二)   灵活多变的外交关系

伊朗受到过不止一次国际制裁,与西方交往的路径遭到阻隔,为了确保自己不是孤立无援,伊朗适时地实施“向东看”战略,与中国印度等亚洲国家和俄罗斯保持亲善。目前美国除了伊朗外,在国际层面有着更大的竞争对手——中国,并且中国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自身影响力不断增强。伊朗希望利用发展同中国的关系来换取中国在维也纳谈判中对自己的支持,再加上同俄罗斯的友好关系,胜算会比伊朗孤身面对美国更高。在这种情况下,伊朗无疑是选择“搭便车”的行为来缓解自己的负担。而等到西方自行解除制裁,愿意恢复与伊朗往来时,伊朗又重新倒向西方。


伊朗在历史上从未有过真正持久的盟国关系,今日的亲密伙伴也许明日就成为拔刀相向的对手。务实的伊朗人在结成盟友关系前,就指望依靠对方来解决伊朗面对的紧要问题。巴列维王朝时期,伊朗为了实行“第三国外交”政策,就与纳粹德国保持着高度密切的联系,伊朗各地清真寺的阿訇为纳粹德国祷告诵经的场面已不稀奇,并且伊朗官方允许大批德国情报技术人员驻扎在国内各地。由于伊朗地处盟军物资补给线路南段,这些人员无疑成为同盟国的威胁,1941年英国与苏联从南北两路入侵后,伊朗当即宣布答应满足两国的要求。美国在二战后成为伊朗最亲密的伙伴国,然而随着国内以霍梅尼为首的教士势力发动伊斯兰革命后,伊朗成为世界上反对美国的国家中,最为激进的一个。历史已经表明,与伊朗成为过分亲密的伙伴国,背后隐藏的风险相当大,中国必须思考如何处置与伊朗的关系。


 重新思考中伊关系

如今同伊朗关系最友好的两个大国,俄罗斯与中国,是否会重蹈当年德国和美国的覆辙?伊朗与中国的友好关系是真心认同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价值观,还是在伊朗与美国敌对情况下的临时产物?中国与伊朗在2021年3月28日签订《中伊25年全面合作协议》,[12]并且中国在伊朗广泛投资基础设施项目,包括数条国内铁路的建设和连通乌鲁木齐与德黑兰的“新丝绸之路”铁路运输道路。[13]


然而这种合作并非想象中的双赢合作,而是具有巨大隐患的合作。一方面,基础设施项目建设需要耗时,在伊朗货币不断贬值的情况下,原本签订合同时能够产生利润的项目,到竣工交付时由于汇率变化,该项目仅仅能够保本,再加上中伊两国合作项目常有拖欠工程款的事件发生,中方企业常常眼睁睁看着生意逐渐变成亏本生意。加上伊朗的贸易法律条款保护性质严重,中伊双方发生纠纷时,往往裁定结果带来的损失只能由中方承受。


另一方面,正如前文所言,伊朗在心理上将自己视作欧洲国家,大多标准体系都采用的是欧式标准。尽管从方案设计到施工建设都是由中国企业或部门提供,项目中采用的规格标准都是欧洲的规格标准,而不是中国的国标。此举表明伊朗仍对欧洲留有极高的期待,为欧洲公司重新进入伊朗做好准备。假使伊朗将来不愿与中国进行合作建设,欧洲国家企业就可以无缝衔接上中国留下的建设项目,而不需要进行任何的调整。正如伊朗在核问题上做的两手准备一样,一旦能够与欧洲重新恢复往来,中国企业在伊朗的生存环境不过片甲之地。从这个角度来看,如何在与伊朗的交往中维护自身利益,就需要对当下的中伊关系有进一步的理解。


以及,在伊朗的驻外人员生命财产安全将如何保证仍是未知数。在双方企业发生冲突矛盾时,中方人员曾被伊朗企业羁押;伊朗经济如此动荡,社会安全问题严重,抢劫盗窃问题屡见不鲜,不会讲波斯语的外国人,不会报警描述,因此成为劫掠的最好对象,实际上的外国人,几乎只有中国人;伊朗民间排华情绪高涨,在疫情爆发后更是到达高点。而这一切,都是在中国和伊朗保持相当“亲密”的官方关系下发生的,为何两国友好的代价最终要由一个个鲜活具体的人以持续的惶恐不安来支付?


 结论

伊朗人面对不断变化的内部与外部环境,适时改变处世策略,对自身民族的文化自豪感让位于现实生存的压力。然而民族特性依然在与外界交往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理解伊朗人的真实意图,是交往中的重要环节。同时针对伊朗灵活多变的外交策略,中国与伊朗之间关系的发展走向,需要更深刻的认识,以防国家利益在将来受到损害与侵犯。




[1] EF, EF English Proficiency Index, A Ranking of 112 Countries and Regions by English Skills, 2021, https://www.ef.com/wwen/epi/, accessed July 5, 2022.

[2] BP, Statistical Review of World Energy 2021, 70th edition. pp16-33.

[3] “Iran Crude Oil: Exports”, CEIC, https://www.ceicdata.com/en/indicator/iran/crude-oil-exports, accessed July 5, 2022.

[4] 《伊朗2019年石油出口收入降至1/3》,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网站,2020年7月15日,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j/202007/20200702983223.shtml, 最后访问时间:2022年7月5日。

[5] “Live exchange rates in Iran's free market”, BONBAST, https://www.bonbast.com/, accessed July 5, 2022.

[6] «هزینه بلیت هواپیما برای اتباع غیر ایرانی دلاری شد», IRNA, June 25, 2022, https://irna.ir/xjJP7d, accessed July 5, 2022.

[7] «هزینه بازدید از برج میلاد؛ 33 دلار برای خارجی ها 88 هزار تومان برای ایرانی ها», Ecoiran, February 27,2022, https://www.ecoiran.com/fa/tiny/news-11774, accessed July 5, 2022.

[8] «منافع ملی و خطوط قرمز ایران در توافق احتمالی», IRNA, March 11, 2022, https://irna.ir/xjHLZx, accessed July 5, 2022.

[9] 《伊朗:维也纳核谈判的技术问题已完成 但政治问题仍待解决》,半岛电视台,2022年4月21日,https://chinese.aljazeera.net/news/political/2022/4/21/伊朗维也纳核谈判的技术问题已完成但政治问题仍, 最后访问时间:2022年7月5日。

[10] «معاون رئیس جمهور: فناوری هسته‌ای در خدمت مردم قرار می‌گیرد», IRNA, March 12, 2022, https://irna.ir/xjHMDV, accessed July 5, 2022.

[11] “Verification and monitoring in the 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in light of 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2231 (2015)”, IAEA, May 30, 2022, p11.

[12]《王毅同伊朗外长扎里夫举行会谈》,外交部,2020年3月28日,https://www.fmprc.gov.cn/web/wjbz_673089/xghd_673097/202103/t20210328_9175167.shtml,最后访问时间:2022年7月 5日。

[13] Tianyang Li, “Belt & Road Initiative expands China-Iran cooperation”, Chinadaily, January 25, 2019, http://www.chinadaily.com.cn/a/201901/25/WS5c4aa81da3106c65c34e6912.html, accessed April 28, 2022.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NO RIGHTS RESERVED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