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3 articlesIn total 78977 words

卷土(Tupia)发刊词

卷土

《卷土》是一个立足于中国大陆的青年媒体,我们从左翼的视角出发观察和记录社会,力图以左翼视角观察、分析和批判社会。

《疫情・我们・工人》

卷土

疫情 三年 我们失去了什么 我们又得到什么 他们说疫情防控高于一切 所以我们被困出租屋三餐不济 他们说复产复工是应尽的义务 所以我们以厂为牢不眠不休 他们说动态清零任重道远 所以我们失去了工作风餐露宿 他们说优质客户订单加急 所以我们奔赴产线却权益受损 在无依之地 我...

白纸运动【行动懒人包】不定时更新附录

卷土

培养自主获取信息的能力;保障抗议过程中的安全;自发自决拆除铁丝网;非暴力不合作;团结一切可以团结和争取的力量;抗争的时候,给个体施压,让个体负责

【匿名者anonymous】绕过中国长城防火墙的3种方法

卷土

翻译自:https://nektony.com/how-to/bypass-firewall-in-china1. 内置VPN的浏览器绕过长城防火墙的最简单方法是使用内置VPN的浏览器,如Opera。它将你的真实IP地址变为一个虚拟的IP地址。

“拆墙反封校”,工学再连结:我们不愿做熟悉的“陌生人”

卷土

我们拒绝封校“封闭管理”,我们拒绝与工人断开连接,我们不愿再做熟悉的“陌生人”。

1

运动中的破坏份子问题与可能出现的挑衅

卷土

在当局或精英们受到社会运动的挑战时,他们可能会忽视它,或者用各种手段来应对,从拉拢到引导再到镇压,中间有很多不同的选择。镇压的一个极端形式是挑衅 (provocation)。这可能涉及操纵活动分子采取非法行动,以便他们被逮捕,制造偏执和怀疑,并通过制造监视的神话来损害士气和团结,这意味着监视是无所不在的;传播虚假信息;鼓励内部分裂和与其他组织的外部冲突;抑制或破坏计划的行动和交流。

白纸抗争:这是我们的自救宣言

卷土

要吃饭,要说话,要道歉,不要封控,不要健康码,拆毁铁丝网。

郑州富士康再爆大规模抗议,谁之责?

卷土

在疫情防控的背景下,组织和社会成本爆发,除了采用更加集权高压的方式进行所谓的“闭环生产”外别无他法,但这种带有强迫劳动性质的集中营生产必然也会也会遭到工人更强力的反击。

供销社回归、“新型举国体制”与脱轨的社会主义

卷土

“新型举国体制”可以把中国带向社会主义吗?在经济运行的上升期,官僚资本和私人资本合谋剥削老百姓;在经济运行的下降期,社会矛盾集聚和激化,官僚资本要收编和打压私人资本,把更多的利益集中到自己的手里,这一切还有合法的暴力机器作保。无论是哪种,普通老百姓仍然是受剥削的,仍然要面对政治、经济和社会各方面的不平等。“新型举国体制”下私有资本主导带来的资本主义的固有矛盾根本未被处理,只是变得不一样而已。

编译:《理解社会主义》简介

卷土

社会主义代表着人们对比资本主义所能提供的、更美好生活的渴望。 社会主义思潮脱胎于对资本主义的批判。社会主义思潮源流众多,丰富多样。任何想认真讨论社会主义的问题的人都必须承认,社会主义思潮的特定面向需要放在整个社会主义思潮的复杂体系中去分析,否则很容易以偏概全。因此,卷土编辑部编译Richard Wolff的《Understanding Socialism》一书,以求厘清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差异

大变局时代的劳工命运:(三)恶意讨薪与老龄化

卷土

编按:本文是卷土《大变局时代的劳工命运》系列的第三篇(第一篇为《失业与闭环生产》,第二篇为《灵活就业与返费诱惑》)。本系列试图从事实出发,驳斥某些对于中国宏观经济表现做粉饰的论调,记录和梳理自新冠疫情以来,世界局势与国内防疫政策带给中国的产业链、劳动力市场以及,最重要的,中国劳工带来的严重后果。而劳动关系的恶化必然带来劳动者的团结与抗争。

自杀——不合理封控带来的社会问题

卷土

本文将先聚焦疫情中自杀问题的严重性,再讨论疫情以及封控对自杀率上升的影响,来展示所谓“最低综合社会成本”以及“严格封控是为了保护老人和弱势群体”的论调的荒谬性,希望大家重视不合理封控带来的严重社会心理及自杀问题。

【转载】政府是推手也是对手:烂尾楼、恆大危机与房地产热的根源

卷土

究竟中国房地产业的债务爲何高企?房地产投资和房价爲何不断上升?政府“去槓杆”、“房住不炒”的改革又有多大机会成功?

大变局时代的劳工命运:(2)灵活就业与返费诱惑

卷土

按:本文是卷土《大变局时代的劳工命运》系列的第二篇(第一篇为《失业与闭环生产》)。本系列试图从事实出发,驳斥某些对于中国宏观经济表现做粉饰的论调,记录和梳理自新冠疫情以来,世界局势与国内防疫政策带给中国的产业链、劳动力市场以及,最重要的,中国劳工带来的严重后果。而劳动关系的恶化必然带来劳动者的团结与抗争。

大变局时代的劳工命运:(1)失业与闭环生产

卷土

国际国内多重因素叠加,导致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费时耗力打造的“世界工厂”地位开始动摇,这是经济的大变局时刻。极端防疫政策已经导致大量年轻农民工失业或就业降级,劳动条件的恶化和收入不平等加剧不但存在劳资冲突和社会骚乱的风险,而且从根本上打击了消费能力和意愿,这对推进共同富裕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更不利于实现经济增长的动力转换。

你为什么应该在意数据收集

卷土

“好人”不怕监控,“好人”没什么可以隐藏的?有一些网络公司收集到的信息无所谓,而且确实可以更加便利?数据是公司或者政府收集上去的,所以数据的所有权就应该是收集者的,而非我们每一个被收集的个体的?因为没有办法,只能将数据上交?本文将试图一一回答上述的问题,和读者讨论我们为什么要在意数据收集和数据监控。

困于平台和中介:该如何保障家政工的劳动权益?

卷土

家政平台无序扩张,底层家政工遭殃 ;中介制模式下,家政工劳动者的身份不被承认。

开的好好的,出租车司机为啥总罢工?

卷土

什么司车开的好好的,司机们总要罢工呢?为什么他们好像很“敏感”和“矫情”,以至于油价气价稍微涨一点就罢工?是因为“贪钱”吗?他们不怕“份子钱”损失吗?他们不怕被剥夺开车资格吗?不怕被抓被警察和黑帮打吗?

利维坦下的抗争维权:村镇银行储户和烂尾楼业主集体断贷

卷土

本文希望把河南村镇银行储户维权作为一个引子,把中国各地正在发生的大大小小的各类抗争事件带回讨论的中心,证明中国看似严密的极权主义监控体系背后仍然潜藏著无穷的改变的力量。

粉红转黑?浅议年青一代网络民族主义的运作机制

卷土

从“网络出征”、“阿中哥哥”和“大白”到“华润万家”和“主动递刀”,小粉红浪潮的起伏展现了年青一代民族主义者心路历程的变与不变。

试图攻击私有制的“反婚反育”,难道不是一种进步吗?

卷土

当下剑指私有制的“反婚反育”的提出,非但不是被泼脏水的极端女权或境外势力入侵,反倒是继承当年社会主义国家女权主义者的“未竟之业”,继续推动妇女解放。而妇女的彻底解放也只有在消灭私有制后的社会主义制度中才能实现。

摆脱钟摆或再次回家?拉美新一波的“粉红浪潮”

卷土

套回钟摆的类比,拉美新一波的左翼力量的确还是面对跟上一波粉红浪潮类似的结构性难题,而很可能他们还是会在几年后下台。但乐观的是这次左翼能重夺,甚至扩大力量,本身就反映了它的韧性,不然钟摆也不会自然而然的“摆”回来,如何扩大和巩固力量则是所有左翼要共同思考和实践的问题了。

最熟悉的陌生人:出租车司机

卷土

十多年来,出租车司机集体行动已经呈现出“常规化”的特点。如一位司机所言: “如果你不罢工,政府不会改变什么… 只要你不太出格,政府还可以容忍。你只有去谈判了,他才给你让步,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在中国就是这样。只要你还承认他是你爸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