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土

《卷土》是一个立足于中国大陆的青年网络媒体,从左翼的视角出发观察和记录社会,力图为左翼群体提供一个思想交流、团结和发声的平台。我们被边缘化的群体,相信一切受压迫人群的历史和革命主体性,探索运动和变革的空间,去想象、塑造、和实践另外的可能性; 【新闻】 https://twitter.com/Tupia1968; 【讨论】 https://t.me/Tupia1968

编译:《理解社会主义》简介

社会主义代表着人们对比资本主义所能提供的、更美好生活的渴望。 社会主义思潮脱胎于对资本主义的批判。社会主义思潮源流众多,丰富多样。任何想认真讨论社会主义的问题的人都必须承认,社会主义思潮的特定面向需要放在整个社会主义思潮的复杂体系中去分析,否则很容易以偏概全。因此,卷土编辑部编译Richard Wolff的《Understanding Socialism》一书,以求厘清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差异

社会主义这类对更好生活的渴望,历史上并非头一回。

 ·     奴隶社会中,奴隶们没有人身自由,是他人的财产。他们希望生活不那么艰难,渴望对自己的生活有更多的掌控,因此他们寻求的社会变革,以使任何人都不会成为另一个人的财产。

·     封建社会中,农奴们虽然不是任何一个人的财产 -- 在这个意义上,他们是自由的,但他们仍然从属于领主,因此不得不承担繁重的劳动和其他负担。他们希望有一天他们不再受制于土地、土地所有者以及劳动和服从等封建义务的约束。1789年法国大革命中,农奴们被动员起来,诉求自由、平等、博爱。事实上,相比奴隶,农奴的自由已经更多。

·     在反对乔治三世的美国革命中,革命者既不是奴隶也不是农奴;他们大多是 自谋职业的农民、手工业者和商人,受制于一个外国封建王国(殖民者)。因此 ,他们的渴望与奴隶和农奴的渴望不同。他们希望有作为个体的自由 ,追求自己的梦想,不受国内外封建主义或君主的阻挠。他们比努力和农奴更进一步:他们诉求民主。

 从奴隶制、封建制到小规模自雇,不同的生产制度同样催生了大量渴望更好生活的人,都引发了革命,人们希望摆脱和超越这些制度。法国和美国的革命是人类历史从前资本主义向资本主义转型的关键节点。所谓“资本主义制度”指的是一种具体的生产组织形式,其特点是,人们的关系是“”的关系,而非 主人/奴隶、领主/农奴或自雇。资本主义制度的先锋们相信,从主人/奴隶、领主/农奴或自雇,到“雇主-雇员”的飞跃,会带来他们所渴望的自由、平等、博爱和民主。革命先锋向信众承诺,这些目标将会实现。但这一飞跃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后果:事实上,资本主义虽然给了一些人更多的独立和自由,但也严重限制了很多其他人的自由、独立和民主。资本主义背叛了其领导人最初的承诺,它非常善于复制财富和贫穷,带来了巨大的收入和财富的不平等,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富人用财富塑造和控制政治和文化,民主的形式本身掩盖了不民主的内核, 资本主义周而复始的不稳定性威胁很多人的生计和生活,如此等等。由此,越来越多的“雇员”产生对更好生活的渴望。“平等、博爱、自由、民主”这些来自法国和美国革命的遗产是他们最初的口号,他们批评资本主义未能实现这些承诺,希望诉诸社会变革。

 ·     许多人设想了一个更好、更温和、更友好的资本主义,在他们的设想中,政府干预可以帮助资本主义实现平等、博爱、自由和民主。他们常常自我定义为社会主义者。

 ·     另一些人也自称社会主义者,但他们对前者不以为然。他们认为,资本主义并没有像其倡导者所想象的那样与奴隶制、封建主义和君主制决裂。奴隶制有主人/奴隶,封建主义有领主/农奴,君主制有国王/臣民,这些都是各自社会中不平等、缺乏自由、压迫和冲突的关键来源。资本主义中以“雇主/雇员”为核心的生产关系,产生了类似的问题。资本主义消灭了高高在上的君主,却在一个个工作场所内复辟了君主制。国王消失,雇主/董事会取而代之。

 资本主义倡导工作场所外的民主,但工作场所内却禁止民主。对一些社会主义者而言,社会主义反对所有形式的二分:无论是奴隶/主人,农奴 /领主,臣服,还是雇员/雇主,希望废除这些二分,以建立一个由平等个体组成的民主自治的共同体。他们认为,民主不仅是政治的民主,而且是经济的民主;对他们而言,经济基础不民主,就很难有真正的政治民主,这一点从所有建基于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上的政治制度都会出现不断、周期性地出现腐败就可以看出来。

 参加所有资本主义经济的不平等现象得到了保护,并因此得到了重现,因为即使是正式的民主政治也会不成比例地赋予资 本主义的雇主阶层以权力。如何具体组织社会主义,以及如何实现从 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一直是社会主义者之间的分歧和辩论的 问题。任何提到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经济和社会,或如何实现过渡的 社会主义立场的人,都在犯一个重大错误。社会主义更像是一个关于 这些问题的多种不同思想流的传统。在过去的一个半世纪里,社会主 义在全球范围内异常迅速地传播,把它带到了历史、经济发展、文化 等方面都非常不同的社会。出现了许多对社会主义的不同解释。同样 ,同一时期的实际社会主义运动也显示了成功和失败-在劳工斗争、政党政治和早期的建设努力中。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中所有的不平等都被保护、再生产,因为即便是民主的政治体制也服务于资产/雇主阶级的利益。具体如何组织社会主义、如何完成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转型,是社会主义者争论不休的永恒焦点。那种对这些问题给出唯一正确答案的做法都是有问题的,因为社会主义不是单个思想,而是不同思想体系对这些问题的不同回答所组成的思潮。过去一个世纪,社会主义在全世界范围内迅速传播,在有不同历史、经济发展和文化的社会中生根发芽。很多种不同的对社会主义的阐释出现。同样的,各种社会主义运动 - 劳工运动、政党政治、早期社会主义经济、社会建制化的尝试,如此等等,或成功,或失败,都催生和塑造着不同类型的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者之间的争论有时很极端。一些人认为其他人并非真正的社会主义者,另一些人则在“社会主义”之上添加各种形容词,以区分不同的解释,如"民主"、"市场"、"自由 主义"、"无政府主义"、"生态"、"进化"、"革命"、"苏维埃"、"基督教" 、"乌托邦"、"科学"、"民族"、"议会"、"国家"、"斯大林主义 "等等。社会主义者从未统一接受过某一种权威的对社会主义的定义。相反,社会主义一直是一个由多种不同的、有争议的思想和实践流组成的传统。在本书的讨论中,我们会厘清在特定的情境下我们在讨论哪一个传统、以及我们为什么会讨论这个传统,亦或是我们将社会主义作为一个整体在讨论。就像基督教必须要厘清、反思和拒绝西班牙宗教裁判所、传教士的错误行为、针对异教徒的圣战等污点、就像殖民主义、奴隶贸易、世界大战和巨大的贫富差距是资本主义的污点一样,斯大林(Stalin)和波尔布特(Pol Pot)是社会主义历史上的污点,对于其问题,社会主义者必须加以厘清、反思和拒绝。从资本主义向一种或另一种社会主义的过渡,并不能保证所有的社会主义目标都能实现、不会有所反复,正如废除奴隶制度并不代表自由一蹴而就、一劳永逸。

 同样的,农奴制的终结和向资本主义的过渡,并不能保证所有人都获得自由、平等和博爱。然而,奴隶制和封建主义的消失对人类来说是重要的、必要的、积极的步骤。社会主义者对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也有类似看法。事实上,今天的社会主义者既从失败的尝试中汲取教训,也从成功的尝试中汲取营养。社会主义不断被提上议事日程、关于社会主义的讨论生命力顽强,这是因为资本主义的问题 - 尤其是不平等和周期性不稳定 - 一直没有被解决。今天的社会主义者面临特别的负担,即过去半个世纪对社会主义的污名化和有关社会主义的禁忌 - 特别是在美国,和由此带来的全社会对社会主义的无知和深刻的误解。我希望这本书有助于克服这种禁忌及其遗产,为建立一个新的社会主义扫清一些障碍。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