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土

《卷土》是一个立足于中国大陆的青年网络媒体,从左翼的视角出发观察和记录社会,力图为左翼群体提供一个思想交流、团结和发声的平台。我们被边缘化的群体,相信一切受压迫人群的历史和革命主体性,探索运动和变革的空间,去想象、塑造、和实践另外的可能性; 【新闻】 https://twitter.com/Tupia1968; 【讨论】 https://t.me/Tupia1968

郑州富士康再爆大规模抗议,谁之责?

在疫情防控的背景下,组织和社会成本爆发,除了采用更加集权高压的方式进行所谓的“闭环生产”外别无他法,但这种带有强迫劳动性质的集中营生产必然也会也会遭到工人更强力的反击。

今年10月,号称“行走在中原大地上”的富士康工人“大逃亡”场景刷屏国内外社交媒体,对此,河南省内各地政府和富士康一道采取措施转运工人返乡隔离,但是,富士康的问题并未得到根本解决。因为现在是苹果手机销售旺季,郑州富士康的订单压力不小,在保住供应链的压力下,河南随即举全省之力为富士康招工,各级政府都有送人指标,完不成的由公职人员顶岗。且不说这种行政指令式招工的荒谬,政府为了完成考核而把招工任务大部分外包给各地的劳务中介,以高工价诱惑之。但是,在保订单和疫情防控的双重压力下,郑州富士康面临的问题加剧,本月22日,多个厂区内部再次爆发大规模示威活动,大量流传的图片和视频显示抗议工人与身穿“大白“的警方发生衝突。据悉这次抗议后已经有2万人离开富士康。郑州富士康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短短两个月内,工人们一次又一次要离开这个地方?

左图为工人在门口与富士康对峙,有图为一群身穿大白的警察殴打抗议的富士康工人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抗议?

事情要从10月说起,今年10月19日,郑州政府发布全城静默,所有工作证明失效,小区居民不准出门,有市民指出,在此之前,郑州已经实际上进入静默10天。10月13日,郑州富士康开始对厂区20多万员工实行点宿舍-园区两点一线“闭环”管理,即只允许员工通过指定路线在这两处之间往返,不准去其他地方,之后核酸检测、食宿等防疫措施逐步升级。由于防疫及隔离政策的变化、管理信息不透明、员工宿舍阴阳混住、后勤保障不足、生活垃圾无人清理等问题,员工内部出现恐慌情绪,而富士康并没有重视也没有及时发佈信息回应员工疑问。10月底,开始有员工逃离富士康。根据当地防疫政策,由于没有24小时核酸检测结果,这当中很多人的健康码都是异常,再加上郑州部分区域也处于静态管控之中,这些员工无法乘坐公共交通,引发了徒步”大逃疫“的场景。而10月、11月,正是电子制造商的传统繁忙时期,也是苹果销售的黄金时期。路透社有分析称郑州富士康疫情爆发和员工大批离职事件可能导致苹果手机在11月产量下滑30%。

为了补上10月底大批工人逃离所带来的用工缺口,尽快恢复订单生产,富士康多次发佈招工通知,提高奖励力度,在丰厚的招工条件和河南政府的大力背书帮助下,富士康招到大量临时员工应对生产需要,其中包括河南省内和省外的工人。11月22日晚,富士康内爆发抗议示威活动。根据目前的消息,抗议的导火索有二,第一是新员工发现很多老员工并没有进行每日核酸检测,并且自己同已检测为阳的老员工一起工作、混住,感到恐慌。第二是新员工进厂后得到的合同与招聘时给出的补贴政策不同,引发新员工不满,衝突逐步升级,从工人与富士康保安对峙,上升到与身着“大白”的警方和国安发生冲突,网上消息称双方均有负伤,伤势不明。有视频显示,“大白”群殴落单的抗议工人,直至对方躺倒在地再无反抗之力,有工友贴出工人头部受伤流血的视频。冲突初期快手、抖音、微博等平台上尚能搜索到相关视频和图片信息,到24日已经全面被审查。23日晚富士康表态将对选择离职的新员工给予一万元补贴费用。富士康后发表官方声明称补贴政策的变化是由于”入职流程中的电脑信息输入错误导致“,并承诺“公司各项薪资政策与官方招工海报完全一致”,完全推卸了自己一方的责任,此官方消息后被多方媒体转载。


网上传出的视频显示,有“大白”继续殴打已无还击之力的工人


被打流血的工友 被打流血的工友


双重压迫下的工人境遇

这两个月来出现的罕见大规模富士康员工离职及抗议,一方面显示了政府与资本合谋下,工人处境的越发艰难以至于忍无可忍,另一方面也是政府通过过度渲染疫情,让社会进入“例外状态”来获得至高权力的荒谬反噬。

首先,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肯定是富士康及其一直以来存在的派遣问题。这两次离职的都是派遣工,也是临时工。富士康一向以来只保留少量正式工,而在订单旺季通过中介公司招聘大量临时的返费工和小时工,只需支付稍高于正式工的工资,便可临时招聘大量工人,不但无需承担五险一金等责任,并且可以在旺季结束后,立刻辞掉这些派遣工,省去一大笔人工费。这次也是富士康企图通过提高补贴诱使大量工人来到富士康,但是却在签合同前改变条款,企图克扣补贴,自然引发工人的不满。

其次,政府过度防疫也难逃责任。三年疫情以来,因经营困难而倒闭的大厂小店无计其数(《卷土》正在推出《疫情下的劳工问题》就产业链和劳工问题进行了梳理和探讨。)动不动就全城静默,小生意做不了,大厂不时就要停工。当更为温和的奥密克戎成为主要传播毒株,全世界都在尽量开放经济和生产活动,尽可能挽回疫情导致的经济停滞,而中国却反其道而行之,加强了防疫措施,“全城静默”“动态清零”“流动性管理”,换汤不换药,就是要封城。

一方面,是“全城静默”的过度防疫要求,另一方面,因为富士康是当地的重要企业,于是被允许继续生产,于是受苦的就是工人。10月份离职的员工就曾爆出,关闭食堂后,由富士康统一发放午餐,但是却要求员工必需由厂房回到宿舍领取,吃完饭再回到厂房工作,造成员工极大不满。这次富士康再次被爆出阴阳混住、后勤保障不足、员工宿舍生活垃圾堆积成山等问题。两次事件中富士康都没有给员工提出诉求和解决方案的方式和途径,只想通过强制的暴力手段和当地政府的力量将员工的不满压制住,如此这般,富士康俨然成了21世纪的强迫劳动集中营。


荒谬的疫情宣传困境

在这两次爆发的事件当中,工人都提出了对工厂内部疫情传播的担忧,很多人是因为害怕阴阳混住、共同工作,而决定离开富士康的。在面对网上一些全面放开的传闻时,也经常听到有市民表示担忧。正因为疫情三年来政府不断渲染新冠的可怕程度,赞颂中国封控措施的有效,忽视科学防疫的声音,也从不正视病毒不断变异,人类只能学会共存的声音,导致工友们在恐慌的驱使下,“逃亡”和“抗议”。 

但是疫情真的有那么可怕吗?一面是世界杯上动辄数万人的体育场上无人戴口罩,另一面却是富士康工人因为害怕疫情上演“大逃亡”和“大抗议”,难道真如网友调侃的一样“新冠离开了自己的祖国就什么也不是”吗?在这里,我们当然无意指责工人对生产安全的合理担忧,而是要质问政府宣传部门何以一再压制奥密克戎真实情况的信息。既然准备放开,就应该积极应对,引进疫苗、口服特效药、对有基础疾病的人群特别照顾,同时对于疫情就不该再继续妖魔化。有网友在进入方舱被隔离后,传出一份方舱内部流传的官方文件,写明奥密克戎变异株致病力很低,绝大部分都是轻症,信息基本准确详实。那么为什么还要将人关进方舱?

网友上传的方舱答疑文件

很难想象一个一周左右就会自行康复的病,需要动用如此大的阵仗,不但继续大兴土木建设方舱,还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维持这一整个防疫体系的运行。疫情三年来,封城导致大量次生灾害频生,本该得到救治的基础病患者去不了医院、自杀的案例越来越多,还有基层权力的无限扩张,朝令夕改,“层层加码”变成了“层层扩权”,到现在,“大白”竟然可以行使警察才有的拘捕权,对普通市民随意羞辱、打骂。

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也许人们也不只是担心“新冠”,人们只是担心以“新冠”为名,无限扩张、朝令夕改的政策和权力而已。就像这次的富士康事件中,拿到赔偿的工人们,很多第一时间就将钱转出,生怕自己的账号之后会被封锁;也有人很怕扫描“离职码”领赔偿金之后,会被赋“红码”,就像村镇银行暴雷后维权的业主体验到的一样。通过疫情,政府构建出一个被意大利哲学家阿甘本所称的“例外状态”,让个体回归“赤裸生命”的状态受制于极权统治,毫無尊嚴的活著。

宁夏一男子因违反防疫被压脖颈 宁夏一男子因违反防疫被压脖颈


广州两名女子因未戴口罩与防疫人员发生争执,被反手绑缚示众

这是郑州富士康短期内第二次出现工人因闭环生产和疫情管理的不合理进行反抗了,同一时间,深圳富士康,广州海珠区、天河区“城中村”等多地的工人也都在进行抗议。而这次从郑州返乡的工人也不出意外的遇到了更多的问题,今日被爆出,郑州富士康将870名离职员工偷偷送往徐州,被指责跨省“贩毒”,徐州正在逐一查找这些返乡人员。这些工人将面临什么样的防疫政策还不可知,但是郑州市、河南省的领导、以及富士康,可真是“机关算尽”扔掉“烫手山芋”。他们的行径进一步表明了他们毫不在意工人的利益,只是为了自己的政绩和利益做事。

此次郑州富士康工人的大规模集体抗争具有重要意义,表明政府的两大政策目标:保订单稳供应链和动态清零是不能兼容的,“既要又要”只不过是一场白日梦。而且现在的劳动用工体制会加剧富士康在生产安排和日常管理上对工人的剥削,正式工和临时工的混合使用看起来是为了降低经济成本,但在疫情防控的背景下,组织和社会成本爆发,除了采用更加集权高压的方式进行所谓的“闭环生产”外别无他法,但这种带有强迫劳动性质的集中营生产必然也会也会遭到工人更强力的反击。而且随着这轮疫情在全国范围内爆发,生产与防疫的冲突扩大蔓延,不同工厂的工人都面临相同的困境,而郑州富士康工人的行动会成为有效的可复制的经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大变局时代的劳工命运:(2)灵活就业与返费诱惑

自杀——不合理封控带来的社会问题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