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土
卷土

《卷土》是一个立足于中国大陆的青年网络媒体,从左翼的视角出发观察和记录社会,力图为左翼群体提供一个思想交流、团结和发声的平台。我们被边缘化的群体,相信一切受压迫人群的历史和革命主体性,探索运动和变革的空间,去想象、塑造、和实践另外的可能性; 【新闻】 https://twitter.com/Tupia1968; 【讨论】 https://t.me/Tupia1968

“拆墙反封校”,工学再连结:我们不愿做熟悉的“陌生人”

我们拒绝封校“封闭管理”,我们拒绝与工人断开连接,我们不愿再做熟悉的“陌生人”。

区隔:强建“隔离墙”

金属板墙、铁闸、铁链、路障、“非必要不出校”和“只进不出”规定等的出现宣告了疫情下全国各地高校进入了准封闭状态。无休止的“封校”安排切断了学生与世界的连接,他们各自被困在了几平米的宿舍内,过着无限重复的生活:定点做核酸、三餐由他人配送、定点上网课。“封闭”生活总是日复一日地循环,一个又一个的14天。在“隔离墙”下,被迫与一切断开连接的学生们的时间观念开始变得模糊,等他们反应过来,一年已过半载。

这种越发“一刀切”的高压封校防疫措施终于引起学生的愤怒,他们质疑校方“这究竟是管控疫情,还是只管控学生”,抗议这非人性化的疫情管理措施不过是校方和政府以学生利益作为牺牲品,一味强化其控制的管控手段罢了。学生们开始为争取自己的自由行动和自由呼吸而行动起来,不愿再做困兽,不愿再封校。今年5月时,数百名北大学生集体抗议校方无理建墙实施“硬隔离”封校,一边高喊“拆拆拆,拆围栏”,一边合力将铁皮隔板推倒。他们成功为自己拆掉了那一堵阻隔着他们与真实世界接触的墙,他们的行动也有力地证明了,看似坚固的金属板墙、铁闸、铁链、路障并非无法攻破。

我们所渴望的自由呼吸和行动,就是从彻底清除掉这些障碍和挣开掉这些枷锁开始。

被北大学生拆除的校方用于“硬隔离”的金属板墙(图源网络)


与此同时,当推倒这些“硬隔离”后,我们发现,除了我们以外,我们曾经最为熟悉的食堂工人、保洁工人和保安等一大批后勤服务工人也深受封校“闭环管理”之害,他们甚至连最基本的衣食住都无法得到保障。今年11月深圳大学南校区一身兼保洁、垃圾回收和餐厅服务三职的阿姨被逼无奈的一跳身亡事件彻底展示了封校之苦和痛。在封校“闭环管理”下,阿姨已经在校园里的各个角落打地铺长达一年多:每天晚上,等学生全部离开教学楼后,她才敢进入教学楼找个角落、垫着纸皮和衣服睡觉;洗澡只能用凉水,换洗的衣服也只能在厕所里偷偷晾晒;就连吃饭,作为外来员工的她,被迫承受比学生贵出30%的食堂费用。封校下的她,不仅没了自由,更是彻底没了做人的尊严。

图为深圳大学自杀阿姨留下的遗物(图源网络)

而这一切的根源都是那严厉的校园“闭环管理”措施。我们学生,与校园工人,同为受害者。

在严格的“闭环管理”之下,长时间工作、恶劣的生活条件、上升的生活成本使得校园工人的处境更为艰难首先,为了配合防疫需求,他们的工作量比往日更为繁重,承担着食物分发、消杀、保洁、运输生活垃圾等任务。不堪重负的工作量亦是导致他们常常需要加班加点,在深夜凌晨工作的原因。其次,由于无法离开校园,他们面临着收入减少的困境。不少工人在疫情前从事着多份兼职,如今却只能被“困”在校园之中。于是无家可归的他们只能栖身于校园内,睡在课室和厕所冰冷的地板上,成为校园内的“隐身”的“流浪者”。


工学再连结:拆除“隔离墙”

如果说学生的第一次拆墙反抗是为了自身的自由诉求,那么今年11月起,各地大学生再度站出来表达对严格“封校”措施的不满则多了与工人连结的意味。第一次“墙”的倒下,让我们,学生与校园内的基层工友间,看见了彼此。而当学生们第二次想要拆“隔离墙”,抗议封校时,我们不单是为我们的自由,亦是为基层工人的自由与劳动权益。北大学生在家园食堂的墙壁上写下:“不要封控要自由,不要核酸要吃饭。”“务实不是躺平。”“睁眼看看世界,动态清零终是谎言,早日转向还有缓冲”。除了“解除封控”的诉求外,北大学生不忘与校方据理力争校园内劳工的权益。一位女生高声控诉:“你们在乎他们的权利吗?!”另一位男学生感伤地喊道:“是那些保洁工人,她们住在地下室,我们感谢的是她们!”学生们感恩校园工人的默默付出,明白他们生活的苦楚,道出了内心的亏欠,亦直斥校方的冷漠与蛮横。随后,清华校友亦发出公开信,写道:“在封控措施之下,工人们的权利比起拥有编制的教师和受到照顾的学生更难以得到保障。我们认为,清华大学应当发起对工人生活情况的调查,或者允许师生自发调查,并分配一定的资源用以安置工人。阻止师生与工人接触,违背了中国共产党的优良传统,是极不适当的。”

在历时三年的严格清零措施之下,百业凋敝,民生多艰。工人们被困在“闭环生产”的厂区里日以继夜地生产,担负着家庭生计的外卖小哥在城市大街小巷里穿行,数以百万的学生们上着“宿舍大学”,校园里的清洁、餐饮、后勤工人也被限制在小小的校园内拿着微薄的工资。在这个生活充满着诸多不确定性、在管控愈加严厉、在生存无法得到保障的困难关头,我们——无论是学生,还是工人,又或是市民——更需要牢牢牵住彼此的双手,肩并肩地团结在一起,一起跟严格的封控措施说:“不”!我们要吃饭、要说话、要生存、要站起来。

我们拒绝封校“封闭管理”,我们拒绝与工人断开连接,我们不愿再做熟悉的“陌生人”。

如果那一块金属板墙、那一道铁闸、那一条铁链和那一排路障是隔绝我们的障碍和束缚我们的枷锁,那就让我们与工人一起把它推倒、打开、锯开,凿开……

“拆墙反封校”,让我们自己,还给自己自由与尊严。那些人为的隔离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不过是羊质虎皮。当众人决心要推倒的那一刻,它们的软弱便显示出来。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