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6 articlesIn total 20382 words

作为文字的诗|27岁,有时以为是28

松子

1 半夜,一个女孩 不停地敲门 我想,可能是我 急着想进来 2 我想到妈妈,她 也曾27岁 我想到很多词 但没有“温柔” 然后我想到,她也只是 一个女人 3 在温柔之前,我先学会 理解凶恶 理解为什么现在生气 就会衰老 而十四岁时不会 十四岁,我玩游戏被发现 必须跪...

1

是日记|我在马特市,学习成为一个“归零者”

松子

百度百科:“归零者”是刘慈欣小说《三体》中的神级文明之一,它们认为宇宙的十一个维度是循环接替的,为了解决降维武器的频繁使用导致的高维宇宙崩溃,它们目的便是将全宇宙降至零维(因此被称为归零者)随后再升维,使零维循环至十维,使宇宙升回高维度,以此重启宇宙。

3

作为文字的诗|父亲与七月的节

松子

鼓掌累了,就看看外面

作为文字的诗|在这个最大且唯一的村庄(外一首)

松子

地面上的墙长到了空中,长到了海洋;墙上的缝隙能通过村里最庞大最狠毒的猛兽,却透不出一声柔软无力的叹息

1

用诗歌应景祷告|作为文字的“女诗“

松子

作为一个诗人去写诗,还是作为一个女诗人去写诗?这是我最近在考虑的问题。也许是大陆墙内这些年其他社会运动都偃旗息鼓,唯有女权运动异军突起,且团结了极多年轻女性的缘故,曾经自诩“女权马左”的我,在围观着她们的同时,也忍不住在自己写诗的过程中,更多地去探讨性别的视角。

4

3月27日周六东八区晚八点半ClubHouse活动预告:让我们来聊聊诗歌翻译

松子

诗歌翻译是一种不可能任务?翻译会毁了一首好诗吗?翻译可以拯救一首烂诗吗?

作为文字的诗|我做的一切/我们做朋友吧

松子

“他说,让我们去上游看看吧”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位曾经的病友发这张图,深有感触,一定程度上启发了我下面的一首诗。病友是从另一位叫老李的朋友那儿转发的。这位人称老李的朋友,也受躁郁症所困,在去年年底选择了彻底离开我们的世界。这张图是他最后一条朋友圈。

2

作为文字的诗|Slut Bitch Virgin and Mother(fucker)+外一首

松子

作为女性的写作 The S Word这种鸡一直存在着 我在枕头上,找到它的羽毛 有时很甜,有时带着人血 我问自己何时受伤过 天突然亮了,火车已到站 鸡比我先跳下巨大的台阶 检票口的年轻人,等待飞来的蒲公英 他血红的嘴唇,今晚用力地抿 The B Word低下身体,往前看 哪里都是...

1

作为文字的诗|十月午后/十一月的雨

松子

很久没有发文了。绝没放弃写作的意思,但如今的我真的很难坚持使用某个平台...... 以下分享的是一组正好写于两年前的十月、十一月的诗,一定程度上受到罗万象(颜峻)诗的启发,也运用“洗衣机”这个意象去致敬了他。说来那也是一段让我珍视的经历。那时可能是人生第一次,也是至今唯一一次,因...

1

我评Matters文学|都市奇情外皮下的孤独与悲哀:评空肚皮的创作

松子

记得看到过一句对吴承恩《西游记》的精准评价(似乎来自于鲁迅?),说《西游记》披着奇情小说的外皮,内里却是对古代中国世情的刻骨描绘。此处的奇情小说,有点类似当下语境的奇幻小说,在我看来,也可以拓展到玄幻、鬼怪、魔幻、科幻、仙侠甚至魔幻现实主义小说等,即“非现实主义”小说。

2

是日记|关于婚姻无法被教育的教育

松子

在网上看到“我们需要怎样的婚姻教育”的话题,正好是我作为已婚妇女一直思考的,随手写就写了好多。结婚四年多了,如果作比喻的话,也许是海浪中翻滚的、又孤独危险、又激动人心的四年?我也已经在写诗时用比喻等方式讨论了太多次婚姻了。婚姻还在继续,我也一直有新的感受和观点变化,以下是一些和咨...

三种可能性|阳台、餐馆与灯芯绒

松子

断断续续在写的一个系列中的三篇。本想起名为《平行宇宙》,发现Matters上已经有这个标签,索性考虑改名。在想好新名字之前,姑且称之为几种可能性。阳台她喜欢阳台。阳台在风暴中诞生,然后她诞生,然后弟弟,另一个弟弟,最后妹妹。她来得早一点,也巧一点,于是阳台被分配给她。

是日记|音乐与卵石

松子

梦见坐在教室里上课,林忆莲进来唱《不必在乎我是谁》,气氛活跃,前座女生在歌曲停顿间接话:“今天的午夜电台给大家带来这首动情金曲,大家是否也和我一样深有感触呢?”,然后微笑地转回头看着我,我只好硬着头皮接“益生堂药业年中大酬宾,百种药品一折起,库存有限先到先得,详情请询56881888”。

社区活动提案:我评Matters文学

松子

随着现在的发展壮大,Matters上的文章类型越来越丰富和多样化。也有越来越多的更窄意义上的“文学”写作者,选择Matters作为平台,发表各种类型的文学作品,我大概也是其中之一。而对于窄意义上的文学作品来说,想得到他人的评论与意见,却是挺困难的一件事。

11

【作为文字的诗】我...

松子

我... 我抓住了机会 把它想明白 无论...标本的...意义... 抑或......的一生 都演绎不充分的 美 而这不充分 将成全“我”的...复数 表达...像弓箭...找到靶盘... 我们的恐惧 把我们......钉在一起 那些重复的、错误的练习 将证明......

1

【诗】渡口

松子

在matters上得到的所有奖励,最近又几乎被我全数支持了出去,这提醒我该发新文了。于是想到这首《渡口》,写于两年前的七月,我想仍未过时。席慕容的渡口,蔡琴的渡口,也是我的渡口。分割世界的渡口渡口 让你懂得的夜晚并不多,就像快乐 不总是乌龟在慢道超车,谁知道 兔子的美梦有多美,...

1

我会待在你的国门外,我知道你永远不会向我敞开

松子

骄傲的六月过去了,接下来每天都是耻辱的日子。看到《国安法》的细节,在某种”习已为常“的麻木中,依然隐约难受了。像是脚底早已被粗粝的地面磨出厚厚的死皮,可死皮下有时还是会起泡。每当想站起前进,就会痛一下。今年年初我还打算着,五六月应该去大理住一段时间,看看中国的嬉皮之都,吃吃喝喝,买买淘宝。

3

【顺口溜】Dead Ants‘ Winter

松子

下午出门购物后,兴起去海边,准备看日落。Grange Beach Adelaide云比较重,日落不太理想,不过发现沙滩上有人堆了沙堡。感觉是用了模具,有细节另个角度,是不是蛮壮观俯瞰揭露真实尺寸,其实很迷你回家瞎诹了一段英语,与其说是诗,更像某种顺口溜,写在了黑板贴纸上。

【Matters新人打卡】辩证地看待事物并信奉绝对的真理

松子

标题来自我二月写的一首诗,之前曾作为我的matters第一篇发布过。昨天整理时,很自然地进行了修改。今天打开matters,突然想,不如借此契机,重新发布这首,顺便补上遗失的新人打卡吧。我大概在一年前知道matters这个平台,也许是我来自大陆的缘故,这里让我感到是华语平台难得的友善之地。

1

葡萄园与养猪场

松子

两首诗,觉得适合在现在发。一定程度上,这是我心里的香港与大陆,他们、我们、所有人。十月的革命 这个季节,葡萄 掉落在曾经的葡萄上。幸运的先驱们,早已长出 发达的根系,木质的表皮。葡萄有口号, 葡萄藤有土地, 而冬天(众所周知) 擅长把一切封禁。

指甲姑娘

松子

不太久以前,有一个小姑娘,她住在一大片茂盛的森林中央的小木屋里。小姑娘的手指甲长得特别快,所以她总是在啃,啃着啃着就吃下去了,吃着吃着就饱了。所以她也不需要其它食物:越吃指甲就越长个,越长个就越喜欢吃指甲。就这样,她已经十六岁了,大家叫她指甲姑娘。

【诗/翻译】蓝丁胶/Blu Tack

松子

截图来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ndsgPFvyUQ蓝丁胶 这样的爱是温柔的: 好像一块紫色手帕,轻轻 撇去镜面的尘埃,没有什么 可怜的小动物,会因此误伤, 没有人急着走,门虚掩着, 等不到吹开的那阵风, 没有哪幅画,值得破损一堵墙, 没有什么记忆,值得回忆。

狗与做爱

松子

关于做爱 他爱上一个不爱做爱的女人,他知道女人不爱他。女人曾和他做爱,那时他还不知道他爱这个女人。现在他知道了,可是女人已不和他做爱。他一直喜欢做爱,可是他现在不想和任何人(包括他自己)做爱。也许,他暗暗地猜想,正是因为他喜欢做爱,女人才不再爱他。

做个外地人

松子

我永远羡慕又憎恨那些满口方言的人:羡慕他们的归属感、语言的鲜活私密;憎恨,则多多少少因为上海给我的记忆。一定程度上,我家的口音是南腔北调的,我出生在安徽芜湖,周遭本应是芜湖口音,但我爷爷是贵州人,退伍后才到芜湖,贵州话带了一辈子。我外公家原是河南光山人,因早岁饥荒迁至安徽,一开口永远是另一个味儿。

伟大的

松子

不害怕了。这吃人的狼孩 不养也罢, 何况腐坏着 你眼见他滴落的泪珠 孵化批量的蛆虫。我们看得到黑暗的时空 黑暗也阅读我们; 鱼群永远大睁双目 不安地追随水流 但彻夜不眠的是我们; 十年又十年 腐坏越发大张旗鼓, 你别加入广大沉醉者 我也不。

疯人继续在蔚蓝的莫比乌斯海浪中航行

松子

我得天独厚,什么也不知道 我种清闲的玫瑰,吃迷你狐狸 体内逆练鲲鹏大小的异物 双脚缠满抵抗的茧 我踩踏太多,可我还是走不出去 我从环线一端滚到另一端 全身沾满骗子的口水 “我会带你回家”,他告诉豪猪般的我 他是广播大厦,决不认识艺术家 他的口号里人头攒动 数字抢购数字,国家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