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後大叔
八十後大叔

文字工作者,迷途小書僮。興趣廣泛,喜歡旅遊,踏足50個國家地區。

在格魯吉亞遇上示威 第比利斯的獨眼少女

(edited)
2019年七月初,我曾到格魯吉亞旅行,原本想着終於好好休息,沒想到第一日到首都第比利斯(Tbilisi),就去參加當地的反政府遊行。6月20日開始,數以千計的示威者聚集在國會大樓門外,要求國會議長Irakli Kobakhidze及政府團隊下台⋯⋯
A protester wearing a red eye patch attends a rally in front of the Georgian Parliament building in Tbilisi on June 21, 2019. VANO SHLAMOV/AFP/GETTY IMAGES

2019年七月初,我曾到格魯吉亞旅行,原本想着終於可以好好休息,沒想到第一日到首都第比利斯(Tbilisi),就去參加當地的反政府遊行。

入住的hostel在國會大樓附近,路過時見到國會門口有人示威,便好奇行過去望望,見到周圍貼着獨眼少女的海報,以及戴着蘇聯軍帽的頭像,好容易就會往鎮壓方面聯想。

見到國會門口坐着兩位大學生,我上前了解示威目的。女學生說自己剛考完試就過來示威,用流利的英文解釋來龍去脈。我循例跟她說起香港的示威情況,當她聽到有二百萬時,覺得很不可思議,因為這已是格魯吉亞整個國家一半的人口。

關於事件中的人名及細節,我之後才從網上得知,後來發現香港也有傳媒報導,只是未有太多人關注。講解那幅肚眼少女海報之前,先簡單說說俄羅斯與格魯吉亞的關係。

俄羅斯侵佔格魯吉亞的南奧塞梯及阿布哈茲地區(地圖紅色部份),足足佔五分一領土。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與格魯吉亞的關係一直不算和諧,相信許多人聽說過,俄羅斯侵佔格魯吉亞的南奧塞梯及阿布哈茲地區,足足佔五分一領土。南奧塞梯原本是格魯吉亞的自治州,俄羅斯支持當地的分離派成立南奧塞梯共和國,但一直未被聯合國絕大多數國家承認。

2008年,格魯吉亞與南奧塞梯交火,俄羅斯隨即出兵南奧塞梯,同時空襲其他格魯吉亞領土。格魯吉亞固然不敵俄羅斯,開始撤軍南奧塞梯,俄軍隨即在幾日內佔領格魯吉亞,最後在國際調停下簽署停火協議,之後兩國宣佈斷交。

過去幾年,執政黨Georgian Dream一直在親西方路線的民眾及強權的俄羅斯之間斡旋,試圖與俄羅斯重建關係,沒想到一場會議竟釀成鎮壓悲劇。

示威者在國會大樓門外放上內政部長Giorgi Gakharia的抗議雕塑。

6月20日,數以千計的示威者聚集在國會大樓門外,要求國會議長Irakli Kobakhidze及政府團隊下台,有示威者企圖衝入國會大樓,爆發激烈衝突,防暴警察施放催淚彈、發射橡膠子彈及用水炮車鎮壓,導致逾二百人受傷及逾三百人被捕,兩個人的眼睛被橡膠子彈擊中,這也是獨眼少女海報的由來。

引起公憤的原因,是因為支持南奧塞梯及阿布哈茲分離主義的俄羅斯議員Sergei Gavrilov到訪格魯吉亞,出席東正教會跨國會議(Inter-parliamentary Assembly on Orthodoxy),並在國會議長的座位上以俄文發表演說,引發格魯吉亞國會議員不滿,抗議要求他離開,憤怒的格魯吉亞人因而走上街頭抗議!

發生慘劇翌日,親俄的國會議長下台,組織活動的執政黨議員Zakaria Kutsnashvili辭職。不過民眾的不滿並沒平息,再次在國會大樓集結,為聲援前一晚被射中眼睛的示威者,很多人右眼戴上寫着20%字眼的紅布,抗議俄羅斯入侵格魯吉亞的領土,同時要求下令開槍及同意俄羅斯議員入境的內政部長Giorgi Gakharia(即那位戴着蘇聯軍帽的頭像)下台,釋放所有在抗議行動中被拘留的人,並懲罰對示威者施暴的執法人員。

遊行人士差不多夜晚八點才從國會大樓出發,口哨聲不絕於耳,整個過程非常和平。

這些經歷與訴求,其實與香港的經歷十分相似。然而連日來,格魯吉亞政府不但不作為,首相Mamuka Bakhtadze還堅定支持內政部長,令民怨沸騰,每日都有示威活動。我參加那日其實已過了半個月,遊行人士差不多夜晚八點才從國會大樓出發,慢行至執政黨Georgian Dream總部,人們揮動格魯吉亞國旗及歐盟旗幟,口哨聲不絕於耳,整個過程非常和平。後來翻查新聞得知,當地之後仍斷斷續續有示威活動,前後持續一年多。

另一邊廂,為回應格魯吉亞示威者抗議俄羅斯入侵領土的示威活動,普京在示威翌日已命令俄羅斯航空停飛格魯吉亞,直接令俄羅斯遊客大幅減少(2018年有180萬俄羅斯人入境),兩年後的今日,仍不見恢復通航的消息,這對近年旅遊業蓬勃發展的格魯吉亞而言,無疑是個大打擊。

遊行人士差從國會大樓出發,慢行至執政黨Georgian Dream總部,人們揮動格魯吉亞國旗及歐盟旗幟。

儘管如此,街上仍見不少俄羅斯人,聽當地人說,俄羅斯人仍可從阿塞拜疆入境,不過人數明顯是減少了,因此許多酒店hostel都減價來吸客。格魯吉亞女總統Salome Zourabichvili發言時說,政治問題政治解決,格魯吉亞對俄羅斯人來講,仍是非常安全及適合度假的地方。

最後順便分享幾張格魯吉亞的美麗照片,關於當中的行程和趣事,以後有機會再寫吧。

從山上眺望第比利斯
在Mestia登冰川,可惜挑戰失敗,未能登頂。
在史太林家鄉戈里(Gori)的Stalin Museum
格魯吉亞有很多特色的教堂
格魯吉亞國山多、平地少,境內有多座洞穴甚至洞穴城市。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