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後大叔

文字工作者,迷途小書僮。興趣廣泛,喜歡旅遊,踏足50個國家地區。

【果籽舊文—籽談風月之五】性感女郎海報影響二戰?美國士兵的精神恩物!

看過電影《軍中樂團》的俊男士兵與嬌俏軍妓,難免對真實戰場有種錯誤的投射。二戰戰場上,血氣方剛的年輕士兵告別伴侶或情人踏上硝煙戰場,目睹生命的無常與死亡的威脅,自然對異性有強烈的渴望。這種生理需求,慢慢地轉移在當時流行的海報女郎身上。
秘魯插畫家Alberto Vargas繪畫的Pin-Up Girl。
看過電影《軍中樂團》的俊男士兵與嬌俏軍妓,難免對真實戰場有種錯誤的投射。二戰戰場上,血氣方剛的年輕士兵告別伴侶或情人踏上硝煙戰場,目睹生命的無常與死亡的威脅,自然對異性有強烈的渴望。這種生理需求,慢慢地轉移在當時流行的海報女郎身上。

海報女郎(Pin-up Girl)這名稱源自雜誌或報紙上的性感女孩插畫和照片,男性讀者們會習慣地將喜歡的女孩圖像撕下,並釘在衣櫃或牆上。逐漸地,這類型的圖像便被稱為Pin-up,人們也逐漸用Pin-up Girl來稱呼這些模特兒。Pin-up Girl一詞最早在1941年使用,不過這類風格的創作可追溯至十九世紀末,伴隨新藝術運動(Art Nouveau)的風潮在西方國家盛行。當時社會風氣仍是以端莊優雅的女士為主,在布拉格Mucha Museum看過捷克藝術家Alphonse Mucha的展覽,作品正是裝飾風格的古典美女。

美國插畫家George Petty筆下的Pin-up Girl。

這邊廂一些艷舞女郎開始利用印有個人照片作為推廣自己的名片,劇院及戲院的休息室裏常釘有這種照片。二十世紀初期,海報女郎開始流行,法國人Fernande Barrey普遍被認為是第一位Pin-up Girl,當時她拍攝的全裸照片,據悉一戰雙方的士兵都視之為珍藏。一戰後秘魯插畫家Alberto Vargas與美國插畫家George Petty改寫Pin-up面貌,令其成為美國流行文化。二人當時創作不少電影海報、日曆及雜誌封面的海報女郎,前者的成名作有電影《The Sin of Nora Moran》封面海報,後者繪畫性感女神Rita Hayworth作品更成功登上《Time》雜誌封面,讓Pin-up登上大雅之堂。

1932年,男士雜誌《Esquire》誕生,為這種文化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兩位插畫家先後定期為雜誌供畫,分別衍生出「Petty Girl」和「Varga Girl」系列作品。始料不及的是,令海報女郎風靡一時的關鍵,竟是二次世界大戰,以及女演員Betty Grable。

荷李活女星Betty Grable的照片被印在飛機上。

女星回眸一笑 振奮軍中士氣

二戰期間,Alberto Vargas的作品備受美軍歡迎,士兵們將性渴望轉移在他的作品裏,那些性感的插畫成為美軍的安慰劑,當時幾乎所有將士的儲物櫃或牆上都貼有這些照片,如當下「左青龍右滑鼠」的鍵盤戰士般在寂寞的國度聊以慰藉。如此看來,海報女郎也可視為二戰時期的J圖,只是時代不同產物也不一樣。

這種風氣不但在軍隊中盛行,美軍更藉此發放荷李活女星Betty Grable的照片「振奮士氣」。1943年,當她拍下那張著名的側身回眸一笑的照片時,或許也沒想過會成為最受歡迎的海報女郎照片,被數以百萬計地運往前方戰場,成為「國家女英雄」。空軍飛行員們更在戰機上發揮藝術細胞,將海報女郎的圖像畫在機身上,或加上挑釁字句,承載着自身壓力與想像力,將一戰前誕生的機頭藝術(Nose Art)推向高峯。

《PLAYBOY》憑藉夢露照片一炮而紅。

Pin-up文化某程度上影響後來的色情雜誌,1953年,《PLAYBOY》創辦人Hugh Hefner就是憑藉購買回來的夢露照片一炮而紅,建立起他的色情王國,隨後《PENTHOUSE》、《HUSTLER》等色情雜誌相繼出現,尺度更大膽。Pin-up文化至今依然存在,只是失去二戰時期的特殊意義。

原文見於果籽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果籽舊文—籽談風月】揭開門簾 引人入性——香港性商店歷史

【果籽舊文—籽談風月之二】AV女優十件事 宅男長知識

【果籽舊文—籽談風月之三】揭開千年纏腳布 三寸金蓮血淚史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