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後大叔
八十後大叔

文字工作者,迷途小書僮。興趣廣泛,喜歡旅遊,踏足50個國家地區。

【果籽舊文—籽談風月之六】由情調到情慾 時鐘酒店從急增到轉型——《志明與春嬌》也來取景

數年前,色慾男女當街野戰令何文田佛光街聲名遠播,好一條街名,從此賦予不同意義。另一邊廂,曾任立法會議員的游蕙禎也有所謂「無房扑嘢論」,同樣引起社會很大迴響,難道在香港尋求床第之歡真的這麼難?
理想酒店,曾是不少男女的「理想地」。

數年前,色慾男女當街野戰令何文田佛光街聲名遠播,好一條街名,從此賦予不同意義。另一邊廂,曾任立法會議員的游蕙禎也有所謂「無房扑嘢論」,同樣引起社會很大迴響,難道在香港尋求床第之歡真的這麼難?當下娛樂方式截然不同,難怪文字工作者沈西城直指,「現在的夜生活只有七八十年代蓬勃時期的一成」。

要了解這一成,還得由五十年代說起。當時中式舞廳開始興起,舞廳是聽歌跳舞之地。據沈西城回憶,舞廳小姐如走馬燈般在不同枱之間徘徊,與顧客聊天。小姐與顧客相處時間並不久,沒有三五七回,也難以邀得小姐晚飯宵夜。那時舞廳講究追求文化,客人雖抱着尋歡之心,也不會貿貿然邀請心儀小姐共赴巫山。舊時性愛之事相對低調,儘管邀得小姐出街,也不時興到時鐘酒店開房,反而是在家中,稍有格調的或會到半島文華這樣的高級酒店銷魂。

香港最知名的時鐘酒店,除了維多利亞酒店(俗稱:維記),就是百佳酒店 (俗稱:百佳)。

由情調到情慾 時鐘酒店急增

六七十年代盛行舞廳文化,杜老誌舞廳、東方舞廳、新加美舞廳不乏捧場客。這些高級舞廳的客人非富則貴,並非急色鬼,讓舞廳彌漫着一種高尚氣氛,變成樂而不淫的銷金窩。城中豪客為一親香澤,送車、贈樓,煞是闊綽,也足見情調。由於追求小姐需時,對時租酒店需求較少,自然也未算蓬勃。

早期尚未有時鐘酒店這稱呼,而是叫時租酒店。據沈西城著作《風月留痕》裏〈希雲街春色〉一文記載,六十年代中,銅鑼灣希雲街、禮頓道一帶是港島妓女滙集之地,林立不少約莫十層高的大廈。大廈外牆掛滿別墅、公寓、招待所招牌,皆是掛羊頭賣狗肉,實則時租酒店,如希雲街的希雲公寓、禮頓道的冠雲公寓、灣仔道的白宮酒店。

這些公寓別墅與黑社會控制的妓院有聯繫,一層分成十來間小房,有客人上門就會聯絡妓院,運作方式如應召女郎。據他透露,公寓可短租兩小時,亦可租一晚,午夜十二點後入住還有五折。

新花都日式夜總會

日式夜總會 送花尋歡一條龍

七十年代日本文化傳入香港,電視劇《柔道龍虎榜》、《二人世界》被喻為日本偶像劇的開山鼻祖,當時在香港可謂人人皆知。及後日本流行文化在香港百花齊放,日式夜總會也隨之出現,七十年代末在尖沙嘴開業的銀座夜總會被認為是香港日式夜總會始祖。

日式夜總會與舞廳文化不同,情慾多於情調,據悉開業之初仍流行舞廳文化,因此日式夜總會反應並不熱烈。八十年代經濟發展,社會風氣有所轉變,生活節奏變快,即食文化隨之流行,尋歡客的追求情調也轉而直截了當、直搗黃龍。男男女女你情我願你賣我買,日式夜總會文化開始流行,取代六七十年代的舞廳文化。也正因召妓漸趨普遍,對時鐘酒店的需求增加,歡場之人往往要在公寓等房,人來人往碰着多尷尬,因而時鐘酒店也隨之增加。

這邊廂,中國城、大富豪、富都、新花都等日式夜總會相繼出現,那邊廂維多利亞、百佳、聖地牙哥等時鐘酒店也陸續有來,兩者相輔相成。中國城老闆開設花店、時鐘酒店,實行一條龍服務。當時夜總會多位於尖沙嘴,附近地區也衍生許多時鐘酒店,可謂十步有一間。九龍塘因時鐘酒店集中,又可以泊車,深得夜蒲人士歡心,尋歡客喻之為食糖水。

日式夜總會與時鐘酒店也,兩者相輔相成,圖為大富豪夜總會。

英皇老闆楊受成口述自傳《爭氣》一書,在〈綠酒紅燈〉一章提及,「時鐘酒店七十年代初崛興,裝潢雅緻,氣氛浪漫。最能招徠顧客的,是內設私家停車場。客人停好車後,伙計旋即把車牌號碼用特製板塊遮掩,私隱有充分保障。」當年楊受成與某女明星在九龍塘開房休息,其妻跟蹤上門,上演一場「Prison Break」,也引起坊間對諸多女星的猜疑。

八十年代初至九十年代中是日式夜總會興旺之時,也是時鐘酒店蓬勃之時,據悉單是九龍塘已有近三十間,最為人所熟悉是理想酒店。由於地點適中,成為「理想」的約會地點,八九十年代更成為偷情開房的代名詞,張堅庭執導的《表姐,你好嘢》及彭浩翔的《大丈夫》均曾在理想酒店取景。九七回歸後,夜蒲文化逐漸北上,尤其二十四小時通關後,上深圳按摩尋歡成為新潮流。夜總會行業式微,時鐘酒店為求生存也紛紛轉型。

《志明與春嬌》裏有一幕,講述二人相約九龍塘漫春天精品酒店開房。

為吸客搞噱頭 儲印花換紅酒

在電影《志明與春嬌》裏有一幕,講述二人相約九龍塘漫春天精品酒店開房,可見裏面陳設新穎,擺脫舊式時鐘酒店的沉悶裝潢印象。漫春天前身是威威酒店,該區另一東京時鐘酒店也轉型為異國風精品酒店。有資深雞蟲透露,除了轉型精品酒店,千禧年後時鐘酒店為吸引顧客偶也有噱頭,諸如儲齊印花換紅酒等推廣活動。

轉型後九龍塘時鐘酒店仍面臨挑戰,雖偶有才子光臨重振聲威,卻也難以回復當年勇。八十年代紙醉金迷的時代幾乎已成絕響,當時風靡一時的中國城、大富豪、新花都最近數年也關門大吉,加上新醉駕條例加重罰則,中環過海的士經常蓋旗,夜蒲人士自然轉戰其他區,這對九龍塘時鐘酒店或多或少也有影響。隨着自由行遊客日益增多,該區有些時鐘酒店也轉為招待大陸旅行團。

許多時鐘酒店轉型為精品酒店。

然而,時鐘酒店卻不會沒落,畢竟香港地少人多,年輕人要享受性事也往往選擇開房,年輕一代多選擇去維多利亞及百佳時鐘等酒店,不會刻意到九龍塘,畢竟前往九龍塘的士費用較貴,因此轉戰銅鑼灣、旺角、佐敦等地區。下載「香港時鐘酒店」程式,港九新界均有推介,既方便又就腳。

懂行情的,索性到深圳骨場,場內有情侶房,吸引不少港人光顧。更誇張的,如佛光街野戰男女之事,也偶有發生,早幾年就有年輕男女在聖誕節期間上演「真人扑性Day」,成為社會話題。與其可能換來牢獄之災,這幾百元時鐘酒店費用確實不能省。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