惰于思考的神仙

简单自我

那些年那些女生

幼儿园

幼儿园的女生能写的确实很少。因为第一,时间不长,一共才三年时间。第二,那时我还小,其实并未开化,很多东西都不懂。第三,时间隔得有点久了,除了重要的人,大部分已经忘了。

我有点想联系M,本来打算从小学同学Z那里打听。不过她却说自从中专毕业以后就再没联系过,也没有M的微信了。那么剩下来的就只有我的那个高中同学了。不过我却不知道怎么启口。

幼儿园的时候,都是要男女小朋友一起手牵手出去的。(我们那时候时不时可能要出校门,我不记得是干嘛了)。我记得有一个女同学长得很丑,被安排到要和她牵手的时候我就会很不开心。

还有的女同学很凶。有一次我还被一个女同学给推下来过。我现在还能记得她的模样:齐耳短发。

小学

恋的女同学,是一个全无。

有一个女同学,就叫她C吧。长得还算好看。成绩也还不错。一二年级的时候好像还当过班长。我印象很深的一次是,有一次我考了100分,老师给了很厚重的奖励,她表示不服。因为她另外有一次也考的很好,但老师却没有奖励。这个女同学就有股很厉害的劲儿。后来我们偶尔也有联系。她后来去了省城读大学,也算是我们小学班里学历算比较高的同学了罢。

Z的年纪比较小,比我小一岁。不过她的发育应该还挺早的。我记得六年级的时候,我坐在她身后(不记得是正后还是斜后了)。夏天的时候我还可以从她的短裙的袖口看到她发育满满的乳房,真是让人看了心神荡漾。不过我对她本人却未动过什么念头。

小学阶段,我喜欢的还是更多是熟女:大概20岁左右的女人。比如老师,比如父母的同事。不过却也只能在心底压抑着。

初中

女神就不用说了。很多人说过为什么我没有人追呢,既然条件也不差。学习好,人长得也不丑。不过我长得有点矮,只有1.65米。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致命的缺陷。(但是王祖蓝人家也不高呀)

初二的时候,开始有人传说T和X两个女生喜欢我。我到现在也没有这个把握。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么传,是看出什么端倪,还是真有实据。总之我从未当真过。T后来也是去了帝都,曾经到我们学校旁听过。后来V还想为我和T牵线过,不过T好像并未答应。T还让我去她酒店待过,被我拒绝了:那个时候我已经结婚了,我哪有这胆量。——其实主要还是对她没有感情吧。如果是V这样来邀约我,我肯定是另外一副态度了。X人很腼腆。人们都说她的脸红红的,像是两个大苹果。X初中的时候成绩应该还是可以的。(反正学号是在我的前头,入学成绩应该是前五吧,我的入学成绩是15名)她似乎很有艺术功底。初中的时候写得一手好隶书。(老师到现在也记得这个细节呢)后来好像去学了建筑设计。

有一个女同学,就叫她HY罢。初中的时候,总觉得她疯疯癫癫的。但是有一个男同学很喜欢她,而且搞得满城风雨。我也不知道她好在哪里。然后上大学后,不知道怎么,她居然告诉我她初中时就喜欢我。我有点不敢置信,怎么可能啊?我完全觉察不到啊。我曾经带着她和其他初中同学聚会。虽然他们也许平时并没有那么多联系:可是我总是会在想大家初中都是一个班的,聚一聚也无妨嘛。不过后来到底因为我们身处两地,并没有继续发展彼此的关系。

高中

高中同班同学中是没有人能走到我心坎的,不过并不妨碍我和她们建立纯友谊的关系。我高一时的同桌,就叫她CY罢。个子很高。本来上高中时都是男的跟男的坐(哦,不,初三其实就开始了)女的跟女的坐。跟CY,却是一个例外。我本来是和一个男同学同桌的。不过后来因为后面有个女同学要调到前面来,我就和这个女同学调换了座位,我换作和CY同桌了。CY后来叙述说对我有很深的印象:就是我学习上的。大致是我学习如何刻苦之类的。说我解题解不开的时候,会打自己的脑袋。(这些动作细节我自己是记不得的)说受到我的激励,她后来在大学里连续拿奖学金。她的发育也比较早,反正会散发出那种浓浓的女性气息,让我心神荡漾。但也就仅限于此。我和她最多也就是在肢体上的偶然碰触,除此之外,肉体上没有更深的接触,灵魂上呢,也没有交集。

P,算是R的前女友(我不知道能不能算他们交往过)我曾经帮他们传递过信息。P绝对算是我们班的第一美女了。(因为我们高中班女生的颜值的确乏善可陈,CY都大概能进前三了)高考的时候大爆发,考了个班级前三(不记得是不是第二名了,总之是很好很好的成绩,而她平时好像是10-20名的成绩)她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可能有和她谈心过。其实当时多少有照顾R的面子:因为当时我觉得R是我的好友,那么他的女人我当然要好好对待。我去泉城出差的时候还去见过两次P。她依旧是风姿绰约。回忆起和R的往事的时候,仍然是觉得很美好。(不过她并未提起过V。倒是V有疑心过她,虽然V是在P之后)

还有一个女生,和我小学是在一个镇上。当然小学,甚至到初中,我们二人并不相识。(是的,我们很多同学是从初中高中都是同一个学校,我这里提到的大部分人都是如此。)她是很单纯很单纯的女生。我总是会不断去给她灌输一些我的思想。她后来也去了帝都读书。(那年我们去帝都读书的同学特别多,几乎每个班都有那么十个八个的)。我们是好朋友。

大学

大一的时候,我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表现比较突出:可能是上课踊跃发言?或者是啥。总之,当时这同学经常会找我,约我上课一起坐。我好像对军事比较感兴趣吧,她还特别拿了一本军事的书借给我。不过她长得是比较勉强。(至少当时是如此)她是帝都人。我当时也压根没往那方面想。大四的时候她去整容了,我再见到她的时候根本认不出来。我寻思我们班还有我不认识的同学吗?听其他女同学说,她们有的人也当时一下子没认出来。后来她嫁给了某位著名大佬。(虽然这个大佬的名声似乎并不好,因为他总是预测错。)

还有一个女生,就叫她JM罢。她是辽宁省状元。高中学的是日语,然后她那时跟我说她要用4年时间把英语学好,并要考GRE。我当时就目瞪口呆了。我们学了六年的东西,你要用四年时间就赶上我们?真的不愧是状元啊。我和她的第一次接触恐怕是大一的扫盲舞会。舞伴都是场上直接选的。我当即就挑了她了。她长得虽然不能说是倾城倾国,但也绝非歪瓜裂枣,还是挺好看的。(至少比前面说的这个同学好看许多)应该说我对她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罢:毕竟我离状元的距离还挺遥远的。(虽然我心向往之,但毕竟未能手到擒来。)我记得她有一次在图书馆前(两头大狮子附近)还对我说过:觉得我们理科生有多厉害多厉害。(她可能是对高数的内容比较发怵。)我最震惊的一点是:她居然还知道我GRE的成绩。其实我当时考得不算高啊,区区2200而已。那个年头,GRE考满分的人都不乏人在。从这些小细节上,我大致可以注意到她其实对我有点关切。但也就仅限于此。

还有一个女生。我也是隐约觉得她似乎对我的关切比较多。(我忘记细节了,只是记得有一次晚自习结束后回宿舍的路上和她有过比较长的谈话罢)后来回帝都的时候有和她联系过。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她们心中是什么形象。不过确实那个时候我的心中并没有其他人的。所以当时哪个女生也不能在我心中泛起涟漪。可以说那个时候的我,感情上还是比较幼稚的。除非女生非常主动了(不过这种现象并未发生过,我也只能假想)否则我如老佛一般不为所动。

大一时被二次拒绝后我其实也是很烦恼的。正好大二的时候开始盛行oicq。我就疯狂的在上面加陌生人为好友。(现在微信基本上不加陌生人罢)当然,只加女生。其中一个和V是一个大学的,只是比我们低了一届。她来相邀,我便去了那个分校。(我和V这个时候都已经回了本部)然后便见光死了。我不记得我们后来还有没有再聊过,但是我的确再也没有去见过她了。

大四时,曾有一个女网友千里迢迢从宁波过来帝都(好像是去出差),约我去颐和园玩。我当时还是个穷学生哪,一应花费都是她来出。后来爬山还是什么时候,我们之间都有了比较亲密的接触了,我可能还搂了她的腰。回来的时候她约我去泡温泉。我当时比较惶惑,没有答应,觉得我应该回学校了。(我不知道如果答应了会是什么结果,当时我是很纯洁的处男,什么都不懂啊。也许我的第一次就这么交出去了?)也是将近20年了,她现在是武林城的某著名中学的外语老师。我也难得去一趟武林城,偶尔去一趟,她也正好在忙。

大学毕业后的阶段就后面再叙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