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a
Vida

希望有朝一日能以写作为生

女性的病症

(edited)

1601年法國當局逮捕了一位名為瑪麗/馬林·勒·馬西斯的女孩,根據當時法律,此人范了兩種罪行:雞姦罪和易裝罪。瑪麗自出生以來一直以尋常女性的面貌自居,直到二十一歲那年,她決定開始穿男人的衣服,並且與同居女友註冊結婚。瑪麗被逮捕後,經過一番嚴厲的審判—先是被判綁在柱子上燒死,後來“減”邢為絞死——最終當局迫於輿論壓力將其釋放,條件是二十五歲之前必須穿女人的衣服。


女性的平權運動進展不過一兩百年,在為當下奠基的人類幾千年曆史沉澱中,是無數人灰塵一般喑啞落散的命運。無數瑪麗每日在他人的凝視下,戰戰兢兢地穿上“女人”這層衣服。


波伏娃指出:“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造就的。”。男性造就了以父權為核心的社會,女性被拋入這套結構,通過男性來認識自我。男性一邊為女性編織舒適的迷夢,一邊要求她們在夢裡發揮“女性的功能”。要求她們發揮襯托、輔助、撫慰男性的功能,並在附屬的人格中尋找希望、價值與美。


及至19世紀中期,英美的女權運動仍遭遇社會各界的強烈抵制。一些醫學界的權威認為,允許女性攻讀大學學位會損害她們的健康,導致不孕甚至最終使人類退化。


很多小女孩月經初潮時,慌亂得以為自己生病了。她們不知道,如果沒有足夠的幸運,將有更多的病症會因身體的過錯加諸於人生,封閉她們的未來。其中一些會“使她注定要過著周而復始的千篇一律的生活。”。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