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73 articlesIn total 1589122 words

《受难、维权、再受难、荆棘新前路--我的曲折抗争历程》合集(一)——(十五)

王庆民

《受难、维权、再受难、荆棘新前路--我的曲折抗争历程》合集(一)——(十五) (一) 受难、维权、再受难、荆棘新前路--我的曲折抗争历程(一) (二) 受难、维权、再受难、荆棘新前路--我的曲折抗争历程(二)(第一章3-5节) (三) 受难、维权、再受难、荆棘新前路--我的曲折...

悄然之变下的繁盛与彷徨--“革新开放”深水期的越南

王庆民

在表面与中国的改革开放亦步亦趋之下,越南“革新开放”与中国有诸多不同。尤其最近的十多年,越南在政治领域的改革,已经与中国形成鲜明的对比,产生了显著的差异。而在经济领域,其改革的方向和许多关键点也越发具有创新性。至于其他领域,也都展现了一些与中国相异的特色。这些都值得国际社会尤其国人和工作于关注中国变动的人们了解、研究,并对推动中国的变革起到借鉴和参考作用。

改善民权民生是解决中国人口危机的根本出路

王庆民

(本文写作与发表于2021年5月《联合早报》) 近几个月来,中国人口将出现萎缩这一传闻在中外广泛流传。5月11日,中国国新办发布第七次人口普查信息,去年(2020年)中国人口仍继续增长,但新生人口仅1200万人,比2019年的1465万有大幅下跌。

研究报告 新冠疫情对中国人权的影响

王庆民

本文完成于2021年初。当时中共政权/中国政府面对新冠疫情的一系列行为,已经严重侵犯了国人人权。现在又过去了一年半,各种防疫政策侵犯人权的状况愈演愈烈,因此将此文再发布一次:

关于中国各领域现状及未来民主转型的个人看法

王庆民

(本文是2019年10月举办的“如何认识当代中国及未来民主宪制结构安排”学术研讨会时,我所写的对应研讨会各选题的议论性、建议性文章。该研讨会旨在“集海内外学者之力,为中国民主转型和未来宪制结构寻求可能的共同认可的路径和方案,廓清一些基本原则,以减少转型阻力和代价。

被误认的戈尔巴乔夫

王庆民

在中国互联网上,一谈到戈尔巴乔夫,就几乎是一边倒的谩骂嘲讽之声。诸如戈氏是“把苏联搞解体的罪魁祸首”、“导致俄罗斯衰落的历史罪人”、“西方扶植的傀儡”、“社会主义的叛徒”等言论铺天盖地,似乎戈氏真的是个十恶不赦、一无是处的大奸大恶之徒。

汪精卫投日:汉奸行为还是“曲线救国”?

王庆民

中国近现代史上,有许多对历史有着极大影响且极富争议的人物,汪精卫无疑是其中之一。他早年参加推翻清廷的革命运动几乎有死无生,国民政府成立后又担任领导人折冲内外,日本侵华后投日并建立汪伪政权成为汉奸,一生可谓曲折起伏。如今的国人及思想界主流,一般多赞誉他早年的革命活动,而贬...

“社会进步指数”勾勒出的国情:中国特色极权社会的数字画像(修订版)

王庆民

9月10日,由众多学者和机构参与统计分析和撰写、美国非政府组织“社会进步势在必行(Social Progress Imperative)”发布的2020年世界各国“社会进步指数(Social Progress Index (以下简称SPI) )”揭晓,中国以66.12分排名...

折中主义:中国变革之路最不差的选择

王庆民

一个几乎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如今的中国社会矛盾极其尖锐、累积问题十分复杂、转型希望非常渺茫。政治上的专制达到数十年以来最严酷的状况,政治改革早已停滞。而经济下行已成为难以改变的事实,收入分配不公程度也达到了惊人的地步。

与张千帆的商榷;与杜延林、王玮、王斌的交恶;与荣伟的冲突

王庆民

几个月前,我在微信一个群组认识了张千帆教授。我们之间有了简单的交流,虽然立场不同,但是可以求同存异。11月25日,我主动加了张千帆教授的微信。然后,我就张教授一篇文章《从整体主义到个体主义——社会契约论的虚构与重构》说了一些个人看法,表达了对他批评卢梭、罗尔斯的反对。

正议“政治正确”(兼论“身份政治”)

王庆民

在互联网的各讨论平台上,“政治正确”一直是一个高频词汇。最近几年,由于知名“反政治正确”人物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并成功当选引发的争议,“政治正确”问题更加频繁的成为人们谈论的热点。而“政治正确”问题的争议背后,涉及到对每个人都非常重要的价值观和利益取向,所以争议也就格外激烈,形成了...

由“一加一等于二”谈若干社会争议问题(转基因问题、气候变化问题、疫苗问题、中医问题、无神论与宗教问题、阴谋论问题、以上问题与现实政治的关系问题)

王庆民

前些天,我和一位记者朋友讨论了包括美国政治在内的一些热点问题。讨论中我提到,美国共和党及保守派人士的许多观点及立场是完全错误的,但还有很多人是非不分支持他们,包括一些中国自由派人士也是特朗普等充满谎言者的拥趸,我对此感到愤怒和不解。这位朋友并不赞同我的观点,他认为“他们也代表了一...

川粉探析

王庆民

川粉探析:对中国政治反对派普遍推崇爱戴特朗普的原因的个人分析(当然,不止政治反对派,中国体制内人士乃至权贵集团、普罗大众也普遍崇拜特朗普,也符合以下分析中很大一部分因素) (我在推特上系列短评的结集) 川粉探析(一) 长期生活在不安定、缺乏法治、互信和安全感的环境中,是川粉之所以成为川粉的重要原因。

对自由派的失望、对港台人由亲变厌(节选自与一些自由派人士的通信

王庆民

我中学时候对知识分子非常崇敬,把各种学者、社会活动家、人权律师、媒体人……都看的非常高,觉得和我们那小县城的社会比起来,这些人就是指路明灯一般。还有我也对港台很有好感,觉得他们社会开放人民有普世价值,是中华民族的希望。可是当我这几年不断接触到之后,我看到感到的是什么?

关于解决中国民族冲突及分离主义问题的建议

王庆民

首先,我认为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是非常重要的,无论专制中国还是民主中国,都应该尽最大可能实现国家的统一、保卫领土的完整。但是我们需要承认,专制中国下包括汉族在内所有民族都生活在痛苦中,一些少数民族有着强烈的分离主义倾向。更重要的是,国内各民族之间有着复杂的情感和利益纠葛及因之发生的...

对中国“公知”/自由派价值观和政治立场的简单归纳和述评

王庆民

中国的主流“公知”不仅过去和现在难以成为中国社会的主流和代表,未来也很难在中国得势。原因除了不言自明的因素,还因为他们自己的价值观和立场。很多人只注意到“公知”反体制、骂政府、亲西方,没注意他们具体的价值观是什么。中国主流“公知”是广义的自由主义者(相当一部分是狭义的自由主义者)...

关于安倍晋三之死立场争议的系列零散评论

王庆民

中国柿油党和陆港台逆民们对安倍之死表现的非常心痛,如丧考妣,还攻击觉得安倍死的好的人,攻击这些国人被洗脑、斤斤计较几十年前的事、不懂得宽恕。但如果劝他们原谅某些人、忘却某些事,他们也绝对暴跳如雷。既然各路自由派都指责国人残忍凉薄、过于记仇、缺乏道德,我也给他们点建议吧: ...

一些担忧

王庆民

下面是我在写了一篇女权和反性侵害问题文章后,又写的一些感想,尤其对未来中国和民族命运的忧虑: 其实我写了半天发现问题并没有什么完美的解,甚至我设想的不完美的解在现实中都并不太可能实行,我也没有一点能力去传播和推动。而性侵害问题只不过是这个国家和世界各种丑恶的冰山一角,还有各种比这轻一点、程度一样、更严重的社会问题。

简谈新疆“再教育营”问题(兼论诸多相关问题)

王庆民

2017年至今(尤其2019年以来),由于中国政府/中共政权(以下根据具体情况分别称呼之)在新疆广泛设立“再教育营”及使用其他大规模拘留手段,关押以维吾尔族穆斯林为主的人群,引发了国际广泛批评和巨大争议。 该问题十分重要且敏感,因此争议极大。我个人以有限知识做些简单分析评论,并尝试提出一些解决“再教育营”争议及相关问题的个人建议,并希冀于或许可以对解决相关问题起到某种作用。

刘慈欣与他的《三体》:良知污染与宏大深邃的并存(《三体》书评)

王庆民

《三体》一书有着丰富的文学、科学和哲学思考,表现了作者深邃的洞察力、想象力,还有对其所揭示东西通过科幻化方式进行建构、喻示与表达的强大能力。但是,作品及作者的感情倾向和暗示的价值取向是非同情非人道非博爱的,贬抑进步主义与社会公正的。该作品水准可以跻身世界上从古至今数千部具有重大价值、启示和有影响力的文学著作中,但其暗示与导向的价值观念、蕴含的道德价值与人文精神,却完全不能与那些并列者比拟。

通行证还是墓志铭:卢武铉、朴元淳的自杀与当代进步主义阵营的困境(以及我想说的其他相关问题)

王庆民

去年7月,韩国首尔市长朴元淳因涉嫌性骚扰下属,在面临调查和舆论压力的情况下自杀身亡。而2009年5月,与朴元淳同属一个政党(虽然党名不同,但是其实是一个党系,韩国政坛有改名的传统)、同属进步阵营的前总统卢武铉,则因为其亲属乃至本人涉嫌受贿,在检方调查和舆论压力下自杀身亡。

自己出的一些问答题

王庆民

突然想到自己几年前曾经在一个“答题圈”出过不少问答题,翻了翻找到了。把这些题搬运到这里吧 文学: 1.这是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的一位知名作家的作品,描述了西方殖民入侵、基督教传入后,非洲部落社会的衰落、原始宗教的式微,展示了非洲土著文明与外来文明的冲突和融合,这部小说是?

气候变化下的中国与国人

王庆民

近年来,气候变化问题已成为国际热点。气候变化指工业革命后尤其近几十年来地球气温的极速升高、极端天气的日益频繁。对于这种气候变化的成因,则几乎一致指向了人类活动。引用维基百科这段定义性说法(当然并不是说维基百科是权威的,而是其来源是权威的、内容是可验证的,这段话...

简论满清对中华的恶劣影响(节选自致一位学者的信)

王庆民

我想重点阐述的,则是另外两个问题。一是关于满清的一系列问题…… 我知道您在文中重点讲述的是当时的中国与西方、专制与民主的问题,其中的史实性内容我大多都有所了解,也赞同您的观点。我想重点说的,是您提及的问题的支线问题,也就是满族统治集团与汉族、维回藏、西南诸民族的关...

难民问题暴露出的国人心理及自由派底色

王庆民

最近几天,美国边境巡逻队暴力驱逐来自海地的难民一事传入中国互联网。中国互联网评论区普遍赞同暴力驱逐,并表现出对海地难民的鄙夷。诸如“没毛病啊,这是非法移民就该驱逐”、“美国警察干得漂亮”、“这才叫魄力”、“对非法移民还要热烈欢迎吗”、“不给你们(难民)牢饭吃就不错了”之类评论占据民意主流。

毛泽东感谢日本侵华:黑色幽默还是真情流露?(兼论中共与日本的共生互利关系)

王庆民

本文节选已刊发于《议报》 https://yibaochina.com/?p=243137 自互联网普及以来,关于“毛泽东感谢日本侵华”的争议就时常在网络舆论中出现。有人认为那些感谢言辞只是毛泽东的反讽、黑色幽默,还有的人则认为这是毛的真情流露、发自内心的真诚感谢。

性侵害问题的是是非非(兼论me too运动的利弊得失)

王庆民

最近两年席卷全球的反抗性侵害的“me too”运动,引发了巨大争议。我就性侵害问题的是是非非写了一篇分析文章,探究性侵害问题中性侵疑云的真相与谎言、性侵害对受害者和加害者的影响、社会舆论的正负作用、公检法机构对性侵问题的态度与原因、me too运动的利弊得失、解决性侵争议的设想等。我尽可能希望从不同角度分析事情是非曲直,同时站在对立双方立场上思考,希望最大程度客观中立的呈现问题的复杂面貌和本质。

中共建党百年: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当下与未来

王庆民

本文已发表于《议报》:https://yibaochina.com/?p=242264 2021年是中共建党百年,它也已在中国大陆执政了70余年。中共的发迹、崛起和当权,贯穿了中国整个现当代历史。如今的中共政权,已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庞大、执政时间最久(...

幻梦回魂:毛主义在当代中国青年人中的复兴

王庆民

本文已发表于《上报》: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121134 最近一年多来,中国互联网尤其讨论政治和社会现实的板块(俗称“键政圈”)兴起了一股强烈的学习、研究、模仿、崇拜毛泽东及其思想理论的思潮。

我的政论结集《纵论中外》出版了

王庆民

我的政治与历史评论文章结集出版了。网上可以买到电子版和纸质版。不过我这些文章都在一些政论网站发表过,倒真没必要专门买书,还挺贵的,主要就是个象征意义吧 Google Play: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王庆明_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