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庆民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希望为没有话语权的边缘人群发声者;致力于改善民权民生,做些实事

川粉探析

川粉探析:对中国政治反对派普遍推崇爱戴特朗普的原因的个人分析(当然,不止政治反对派,中国体制内人士乃至权贵集团、普罗大众也普遍崇拜特朗普,也符合以下分析中很大一部分因素)

(我在推特上系列短评的结集)

川粉探析(一)

长期生活在不安定、缺乏法治、互信和安全感的环境中,是川粉之所以成为川粉的重要原因。

在令人不安的环境中生活,让人们无法相信制度、建制与技术权威、身边的人,自然产生对强权强人的依赖心理和依附行为,以获得安全感、在失序社会中占据有利地位

川粉探析(二)

在不安、缺乏清晰制度规范(或制度和法律得不到有力和公平的执行)的环境中,一个人要想维护自己的利益,必须不断的与他人博弈、斗争,也就是中国人常说的“有本事”。这样的社会,越是欺软怕硬、见风使舵、心口不一,越能存活下来,获取利益和占据有利地位。长此以往,本能的生存行为就会成为一套价值观

(接上)冠冕堂皇的成为生存哲学和价值信条。这套价值观中,同情心、平等、透明、对错是非、理想、帮助弱势,这些进步派价值观,是不能占据一席之地的,可做点缀,如迎宾的大花瓶,主要让外人看,平常是不用的。川粉不会公开否定进步价值,但心里恨不得对它骂一百个娘希匹,心口不一就是川粉一大特征嘛

川粉探析(三)

之所以大多数中国人是川粉,原因就很清楚了。因国人就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从生到死,从上学到工作,从家族到社会,中国人时时都在法治不彰、保障欠缺的环境下生活,面临着教育、医疗、养老、住房各种压力,在没有规则的社会需要不断使用川粉式厚黑价值观博弈,不崇拜川普才怪

川粉探析(四)

中国部分自由派人士,尤其在国内常被拘捕、传唤、监视、威胁的,会因为生活和心理的不安定,出现崇拜强人、渴望有力反共者的心态,而咋咋呼呼的特朗普正合胃口。而由于长期遭迫害,缺乏正确与完整的国际政治常识认知,也是他们误判川普会帮他们灭共的原因。他们也是挺悲哀可怜的

川粉探析(五)

当然,即便未遭受直接迫害,中国自由派的人文社科素养也普遍较差,国际政治常识水平则更低下

之所以如此,是因他/她们基本是在中国接受的基础教育(及部分高等教育),缺乏正常国家的人文教育,对包括政治正确在内的进步价值无知、无感。哪怕作为自由派,依旧眼界狭隘、底蕴不足

川粉探析(六)

如余杰、何清涟、夏业良、廖亦武、刘军宁、郭于华等国内外自由派学者、作家,在自己的学术或写作领域,都有过人才华和不凡之成就

但他/她们却都是川粉,人文视野狭隘、通识教育缺乏

他/她们就如同古代农民起义的头目,在群氓中有胆有识,拔萃为英雄,但终究是野蛮社会的草莽罢了

川粉探析(七)

他/她们还有一个共同特征(除夏业良外),就是强烈信仰上帝,是福音派和基要派基督徒

信上帝没什么,但“以宗教教义为纲”就和毛主义、塔利班貌离神合了。只不过前者没军队和政权,危害没后者大

这也说明其科学素养的低下、内心的不安全感、对启蒙运动以来理性主义发展的恐惧与拒斥

川粉探析(八)

除以上原因,这些学者粉川,还有深层的动机

如何清琏,其蜕变为川粉,应与其去国经历许多艰辛有关。如余杰,其受暴力迫害的经历,也能成为一个切入点。而郭于华,猜测或许与其幼年经历文革有关?

当然,最好有人开个访谈录,让他们谈谈成为川粉的内心动机,假如他们愿说实话的话

川粉探析(九)

另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是,如廖亦武、郭于华、陈光诚,见识过底层的艰辛,前两者还写过底层访谈录。

但为什么是川粉、为什么右倾、为什么支持哈耶克派、为什么支持新自由主义?前两位是高级知识分子,难道不知道维护底层利益,需要社会民主主义、平权、高福利、国家干预?这是常识

川粉探析(十二)

如果不客气点说,右派自由派对中国受苦难的百姓,尤其底层民众的内心想法是:1.我同情你,但那都是共党干的,与资本主义无关2.我虽然同情你,但我们尊卑不同,我是学者,你是底层老百姓。3.即便共党亡了,自由民主了,我还是精英,你还是底层,可以让你不受专制迫害,但平等别想

川粉探析(十三)

中国的自由派学者,大都需要接受最基本的人文教育,包括基本的政治概念、社科常识、逻辑学、善良与同情心、论辩规则等教育。

这些其实是欧美国家中小学的基本课程,但中国没有。所以许多博士、教授、作家,看似学富五车,却追捧恶人、反政治正确。

他们是中国畸形教育产下的怪胎

川粉探析(十四)

中国的自由派,虽都是文人,思想却是梁山好汉那种“认人不认理”的江湖做派。“公知”和“民运”站队撕逼、党同伐异的例子,不胜枚举。

举一个例子:韩寒代笔门

在倒寒方举出那么多证据、戳穿那么多谎言情况下,一大批公知仍旧或赤膊上阵、或暗打掩护,将维护“朋友”和利益至于真相之上


川粉探析(十五)

中国支持特朗普的很多,毫无疑问于反右和文革等一系列政治运动造成的思想异变有关。这些政治运动(尤其文革)很明显的一个特点就是不讲理或者讲歪理。例如一开始以苏为师事事学苏联,到后来“打倒苏修”,把苏联和苏联的思想、制度、技术批倒批臭,由全盘肯定转变成全盘否定。


川粉探析(十六)

反右过程中,原本鼓励、赞扬批评,然后突然一个《事情正在起变化》,这些本来被鼓励的批评都成了向党进攻的反革命言论,正确立马变成错误。这时事情本身对错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立场。站在毛和中共的立场,就是对的,否则就是错的。因为前者有权力、枪杆子,有实力就可以“规定”谁是谁非。


川粉探析(十七)

文革就更是了。谁在掌权、谁在得势,谁就有理;相反,被打倒了,一切都是错的。刘少奇前脚还是革命家、理论家,《刘主席语录》畅销全国;被打倒后成了反革命,思想和语录也成了“黑六论”。曾经用于批判他人的言论转眼成了自己的罪证。而人民则需要对这同一套思想完全拥护后转为完全反对。


川粉探析(十八)

最具颠覆性的,当然是林彪由“亲密战友”变成“反革命”,从吹至天上到踩在地下。

在这一系列黑白的骤然转换中,人民由受刺激变得麻木,也就不再在乎事情本身对错,只管站队站对,只有立场不看道理、只要利益不论是非。

文革结束了,这种思想惯性却留了下来,种下了如今国人是非不分的祸根。


川粉探析(十九)

历史遗毒与人性的丑恶、制度的保守、教育的失败结合起来,就会导致如今的黑白颠倒、是非错乱的肮脏言行大行其道。

人心被毒化,不是一朝一夕;想要净化人心,更是旷日持久


川粉探析(二十)

其实中国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很像中国内陆县城非法集资的受害者。对于受良好教育和有经济学常识的人来说,“庞氏骗局”早已是旧老套路,但没有见识的小市民却视为发财良机。

特朗普的“狗哨政治”也是西方学者早就看透的伎俩,中国自由派却把海市蜃楼看成胜利殿堂。

进过大观园也还是刘姥姥


(未完待续)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