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民所止

個人主義者

獨裁的藝術(二):紅色秦始皇

沒有人比他更瞭解中國人的性格,沒有人比他更熟悉專制政權內部的相互傾軋的藝術,沒有人比他更心狠手辣、善於應變、流氓成性,更沒有人能夠把自己裝扮得像紅太陽一樣光輝燦爛。

大家不用猜,看一看封面和標題,就知道我這一篇一定是要寫毛澤東。也許我將他比作秦始皇也不是特別恰當,但我認為他對中國社會的顛覆性和破壞力也只有秦始皇能與之相比,甚至說看遍中國歷史,除了此二人之外,我就真的找不到對世界格局影響力更大的獨裁者了。

中國大陸著名歷史教師袁騰飛先生曾經這麼說過,毛澤東就是個瘋子,他經常就是腦袋一拍,想出一條政策,然後無論如何也要執行下去,無數人就這樣因為他的瘋狂丟了性命。用他的話來講,這個人很“二”(大陸北方用語,形容人愣頭青),在統治後期完全處於一種失智狀態。然而我跟袁老師的看法有所不同,我從來不認為毛澤東做的任何一件事是非理性的,相反,他是個極其理智且聰明的人,每一條看似荒誕的政策背後,都是高明的“獨裁藝術”。

毛澤東最聰明的一點,在於他的自知之明。朝鮮戰爭(韓戰)之前他力排眾議,在一片反對聲之下出兵朝鮮,最後竟然與美軍打了個平手。這個結局沒有人能預料到,但毛澤東顯然對事情的發展有把握,不然他也不會做出如此冒險的事情。而到了“文革”鬥爭最激烈的時候,他也沒有在國內一片盲目自信的情況下對外發起過任何一場戰爭,而是把鬥爭矛頭轉向了內部,因為他明白他久疏戰陣的軍隊是不可能打贏任何一個有軍事實力的國家的,事實上文革結束後不久懲越戰爭中解放軍慘重的傷亡也證明了這一點。大多數獨裁者都會犯這樣一種錯誤,就是對自己的實力過於自信(畢竟沒有人敢對他們說出任何“漲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實話),貿然發動戰爭,最後自己威望掃地。這樣的例子就活生生發生在我們眼前啊,在俄烏戰爭沒開始之前,普京可謂是風光無限,因為俄羅斯看似強大的軍力,人人忌憚他,尊重他,可是戰爭開始之後呢?全都露餡了,他本人也從“普京大帝”變成了“跳梁小丑”。所以說毛澤東一直是個很清醒的人,對於自己的實力,無論下面的人怎麼說,他從來都是一清二楚。

再說他極具爭議的“破四舊”行為,其目的在於徹底消滅儒家思想。很多人對這種行為的支持或反對只在於道德層面,支持者說他這麼做是為了徹底掃清封建遺毒;反對者說他這麼做無非是為了統一思想,實則使國人道德淪喪。然而我認為“破四舊”的背後,卻是一種遠超一般人想像的高明。要知道儒家思想是極其重視倫理的,朋友,師生之間倒還是其次,關鍵是家庭之間,尤其是父母和子女(當然也有夫妻)。我們華人對於血緣關係可是極其執著的,就像我在“大一統的背後”(已關聯在文末)那篇文章裡面寫的,“父母子女相看兩厭卻還要求子女在身邊“盡孝”,兄弟明明離心離德卻還要在父母的要求下裝和氣”,就算家庭之間再不和睦,也會在儒家倫理的要求下對對方盡義務,更不要說互害。所以中國社會從古到今極少出現兄弟父子之間互相傾軋陷害的事情(你死我活,但一般老百姓夠不到的權力場除外),有感情的因素,但最主要還是道德使然。而這一切都在“破四舊”之後被打破了。於是在“文革”中,中原大地上出現了這樣一種前所未有的奇觀:子女爭相舉報父母,妻子爭相舉報丈夫,兄弟姐妹拿起武器自相殘殺,更不用說學生打老師,朋友相互出賣。

我認為,“文革”之所以看上去比中國古代任何一場政治鬥爭都來的誇張,“破四舊”功不可沒。毛澤東以“清除封建餘孽”為理由,使親人,朋友,師生之間的互害再也沒有了傳統倫理道德上的約束,只要看對方不順眼,就可以毫無心理壓力地隨時去舉報他們的“反動”行為。子女不喜歡父母,沒關係!舉報就完了。你要跟我講“孝”?呸!那是封建餘孽!我打破我光榮!打老師?打的好!就是要跟你孔老二說的“尊師重道”對著幹。就這樣,人們即便是在自己的親友身邊也沒了安全感,人人自危的程度達到了歷史最高點,反對毛澤東的聲音也就基本消聲匿跡了。

我在“談談孝道”(已關聯在文末)那篇文章裡論述過,中國統治者的統治合法性來源於“孝”,”孝“的思想在華人的意識形態中根深蒂固,就連孫中山的三民主義在國民政府統治時期也漸漸“儒化”了。可是現在沒有了“孝”,毛澤東拿什麼來讓自己的統治合法?那自然就是“階級鬥爭”,讓底層人民打倒上層精英當家作主。然而在他統治期間底層人民究竟得到了什麼?他們只得到了打人的權力,他們可以隨便打地主,打老師而不受任何懲罰。至於更實際的一些東西呢?農民獲得了自己的土地嗎?沒有。人們更有錢,生活變得更好了嗎?也沒有。畢竟,打地主打老師是打不出經濟成就的。然而不可否認的一點是,中國人民已經被專制統治壓迫太久,給他們一個傾瀉自己不滿情緒的機會他們自然不會放過,好不容易有機會騎在那幫以前要自己唯唯諾諾的人頭上,還不趕快用?這就像校園暴力的受害者反而更容易成為施暴者一樣,越是受壓迫的人,就越容易去享受壓迫別人的滿足感。與上一篇文章中提到的君士坦丁一世一樣,毛澤東沒有給人民以任何實際利益,但卻給了他們精神慰藉,於是人民便對他感恩戴德。這二人最後一個成了“大帝”,一個成了“紅太陽”,真是對人民智商的莫大諷刺。

我在“儒與法”(已關聯在文末)那篇文章中給大家介紹過“馭民五術”,而毛澤東則是將這五術發揮到了極致。且看看他具體做了什麼,有多誇張:

愚民:只能接受一種思想,那便是社會主義,不說人文學科,就連理科課堂上都只背“毛主席語錄”,數學考試有題目不會寫,寫一句“毛主席萬歲”,都沒人敢判你錯。

疲民:讓人民疲於奔命,除了搞各種批鬥之外,以“大躍進”,“集體公社”這些東西的名義發動群眾義務勞動,使人民沒有半點閒暇,既沒有時間思考,也沒有時間造反。

貧民:這個不用多說,“富農”,“資本家”不是被打倒就是被槍斃了,同時全部經濟公有化,你經濟上依附於黨,自然就要聽黨話,跟黨走。

弱民:消滅知識分子,畢竟毛澤東的暴行到底什麼樣知識分子看的是最清楚的。但他最高明的地方在於他不親自下場殺人,而是動員民眾去自發打倒“臭老九”。“臭老九”什麼意思?在元朝,統治階級把人分為十等,分別是: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醫、六工、七獵、八娼、九儒、十丐。知識分子地位僅僅高於乞丐,比妓女還低,這就是“臭老九”的來頭。打老師更是被視為“破四舊”光榮的一部分,這個上面講過。

辱民:鼓勵人們互相檢舉揭發,導致人人自危。家人朋友之間的互相傾軋不用說,連理由都誇張到了這種程度:中共給每個單位下發“右派指標”,必須找出單位中的“反革命分子”。實在找不著怎麼辦呢?沒關係,找那個最沈默寡言的,因為“他把對黨和毛主席的仇恨深藏在了心中”。這不得不讓我想起漢武帝手下的酷吏張湯。他想搞死與他不和的大臣顏異,於是發明了一個罪名,叫“腹誹”。什麼意思呢?有一次討論朝政,說到對漢武帝不滿的部分,顏異只是“唇微動”,話到嘴邊沒有說,張湯就告訴漢武帝這是他想妖言惑眾的表現。但人家起碼還是“唇微動”,而那些無緣無故被抓去的“反革命分子”呢?沒有最荒唐,只有更荒唐。

。。。

如此可怕而又荒誕的亂局,世間少有。能一手造就這種亂局的人,除了毛澤東,估計也很難找到別人。文化大革命已經過去很多年,但在現在老年人心中,這場浩劫中的一切仍是歷歷在目,對他們造成的心理影響甚至遠超日本侵華戰爭。

最後,我想用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一句話評價他:“沒有人比他更瞭解中國人的性格,沒有人比他更熟悉專制政權內部的相互傾軋的藝術,沒有人比他更心狠手辣、善於應變、流氓成性,更沒有人能夠把自己裝扮得像紅太陽一樣光輝燦爛”。

縱觀數千年中國歷史,最深諳獨裁藝術的人,非他莫屬。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談談孝道

儒與法

“大一統”的背後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