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民所止

個人主義者

獨裁的藝術(四):亂局中的反思

(edited)
攜著手,向前行,路不遠,莫要驚。

就在這幾天,中國人民壓抑已久的憤怒,如同火山一般爆發噴湧而出。

可能在大家意料之外的是,我並沒有像以前一般情緒激動地寫文章去支持人們的抗爭。其實看到微信朋友圈那些忿忿不平的人們,我第一反應是一頓痛罵。我說了一些情緒相當激動的話,像什麼“恕我無法原諒那些當初嘲笑我同情心的人”,“我嘗試了,我痛苦了,你們熟視無睹,現在該你們了”。然而,我的評論區下面卻出奇的平靜,這次,沒有人再來指責我。我必須承認,我確實修為不高,沒有辦法立刻原諒那些在過去很多年中使我受盡不解和毀謗的人,其中包括我很多親戚。不過洩憤歸洩憤,我還是不會選擇沈默,並用各種方式支持他們正義的行動。平心而論,我覺得自己還不算太壞,可能沒那麼寬宏大量,但也明白自己現在該做什麼。

以往出現這種事情的時候,我總是會熱血沸騰地去做很多事情,而現在我卻異常沈默。我前一段時間寫“議論型”的文章相當多,其實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在努力讓自己變得“置身事外”。這話什麼意思?我明白,我全然不理國內發生的那些事情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我要像以往一樣去與受難者共情,去擔憂,那我除了把自己鬱悶死也沒別的好處。倒不如換一種角度看待這些事,把當今中國發生的一切當作一種社會現象來看,作為我研究歷史和社會的題材呢?在這種“無感,無慾”的心態下,我把更多的時間花在了讀書和思考上,我的思想深度在這段時間中有了極大的提升,看透了很多中國人意識形態和社會結構的本質,最後正如大家看到的,我寫下了很多從來沒想到自己有能力寫出來的文章。

可以說,在經歷了很多因為自己的見識短淺和缺乏閱歷導致的痛苦之後,我比以前成熟了不少。在這裡我要感謝在我患抑鬱症期間對我不離不棄的朋友們,是他們給了我繼續好好生活的勇氣;我也要感謝那些始終在堅持黑暗中堅持著的,有良知的中國學者們(尤其是易中天,鮑鵬山兩位先生),從他們那裡我得到了更加深刻的思想,在絕望中找到了一絲希望。

現在明眼人也能看出,中共的倒台基本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早晚而已。但是中共倒台之後,一切就結束了嗎?就像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過的,泰國民主革命之後,那些上台的軍政府首腦反而比之前的國王更加專制,更加恐怖。其實中國也是一樣,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毛澤東做出的種種驚世駭俗的暴行,蔣介石再活一百年恐怕也難以望其項背。中共將來的倒台並不是一個結束,而是一個開始。

先說說值得憂慮的地方:

在我前三篇文章中寫到的,專制國家的人民往往有這樣一個特點,那就是期盼救世主。羅馬人期待上帝的使者降臨拯救人間,中國人希望能在毛澤東的帶領下走向幸福生活,泰國人則期盼有個聖人一樣的國王為自己剷除一切不平。所以,當有個“救世主”模樣的人出現時,那些人民往往會將自己的全部的信任和權限交給他們。但是他們往往忽略了一些事情:首先,正如我在文章中為大家介紹的那三位獨裁者,大家可以看到,這些人的智慧和權謀遠遠在我們普通人之上,他們能完美地偽裝自己並操控輿論,等到他們位置穩固之後,想阻止他們都來不及了。其次,就算他真的那麼偉大,難道人就不會變嗎?更何況權力的誘惑基本無人能擋。而這次浩劫足以給中國人民帶來足夠的反思嗎?這個有待觀察。

再說說比較樂觀的地方:

中國傳統的社會結構正在迅速瓦解。如今中國的城市化率已經超過了百分之六十,同時主導中國的再也不是小農經濟,而是工商業。在各大城市中聚集著從五湖四海而來互不認識的人們,在那裡,“氏族社會”被炸毀了,人們逐漸從“子民”變成了“公民”(詳情見我的文章”談談孝道“,裏面有寫雅典人是如何建設法治社會的,已關聯在文末),自然就有了建設法治社會的意願。可以說,促使專制主義生長的社會形態在中國已經不再是主流,人們的意識形態也會隨著社會型態的改變而改變。

我認為,在一個沒有獨裁者的國家,人民往往需要兩種普遍的價值認同:

一,言論自由神聖不可侵犯。“言論自由”一詞在中國往往被污名化,讓人們覺得“言論自由”就是可以隨便侮辱人。可實際上,西方社會所說的“言論自由”指的是對政府行為的任意評判,僅限於公權力和公眾人物。試想一下,這個世界上有學問有洞察力的人比我多太多,我都可能看出這些獨裁者行為背後的動機,如果有充分的言論自由,在他們實施陰謀詭計的開始,是不是就能有很多有識之士跳出來向民眾揭穿他們?他們自然也就無法實施獨裁。

二,正視人性中的惡,並承認人人都有做壞事的可能。那些有機會揭穿陰謀的有識之士,是否會因為害怕全社會對獨裁者的狂熱崇拜而迫於社會壓力不敢說話?正視人性中的惡,便杜絕了“救世主”,“聖人”出現的可能,畢竟,一個人再了不起,人性中有的惡,他無論如何也會有;如果承認人人皆有可能作惡,那麼在有人揭露政客之時,無論是真是假,人們都會因為“可能出現”的惡行而去傾聽和反思。

無論如何,接下來的事情還是非常難料,黎明前的黑暗即將來臨。雖然目前的形式仍是極為悲觀,不過我們也能看到,並非沒有希望。接下來的一句話,來自黃埔軍校校訓,我在此與大家共勉。那個同樣黑暗的年代,勇敢的革命軍人對在絕望中掙扎的人們說:

“攜著手,向前行,路不遠,莫要驚”。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獨裁的藝術(三):無可批判的聖人

獨裁的藝術(二):紅色秦始皇

獨裁的藝術(一):天選之子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