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新加坡可能是华人世界的唯一曙光

何處是汝鄉

(edited)
本文僅是筆者道聽途說,可能不實,畢竟筆者從未親眼見過或感受過。筆者發自內心地相信現實中中國人民人人安居樂業,生活幸福,感恩黨感恩國家。

早幾日正在公司樓下飲咖啡,Messenger突然跳出一條訊息。傳訊人讓我十分陌生,萬幸歷史紀錄還在,快速翻了翻,才拾回丟失的記憶。上一次和他聯絡已經是好幾年前了,那時這位叫馬丁的人正要上機回他心心念念的祖國,臨行前向我道別,並祝我一切順利。

馬丁來自中國山西一個中產家庭,父母傾盡所有送他來美國讀College。在他College的最後一年,因為公司和他所在的College有一個長期合作的project,他得以進入公司當見習生。尤記得他當時還是一個陽光爽朗的高大男孩,眼裏總是充滿自信。因為他英文流利,做事勤快,反應機敏,很得公司不少同事的賞識。也因為如此,公司願意給他簽證,讓他得以在畢業後成為正式員工。但他卻拒絕了這個許多人爭破頭的機會,很多人問他為什麼,他祇是笑笑講他想家了,想回家去。大家都表示理解。

他臨行前,請不少公司的同事去他家開告別派對,當晚多喝了幾杯,才用中文跟我吐露了實情。原來他之所以不願意接受這份工作,一來是嫌棄人工不高,一個禮拜不過給他一千多美金,離他的預期有相當的距離。二來馬丁聰敏好學,和大部分中國留學生不一樣,他並不滿足於停留在留學生同溫層,也努力通過美國媒體和美國人的交談關心美國的情況。他覺得美國問題太多,政治正確,到處都是槍擊案,種族撕裂嚴重,美國人自己都怨聲載道,美國媒體和專家也不厭其煩地批評,讓他覺得美國這個國家已經沒有希望了。而他雖然身在美國,但也時刻關心中國的情況,他說不管是他的親朋好友的意見,還是看新聞抑或是網路上的評論,總是感覺這個國家欣欣向榮。因此他為了未來的前途,還是決定回國發展。這樣一別,已是數年沒再聯絡過,我甚至已經差不多忘了他。

不知道為什麼他又想起了我,我和他敷衍幾句後,他便道出來意。原來他回國之後並沒有回家鄉,而是去了北京打拼,據說是因為他的家鄉經濟不發達,工作機會不多。他在北京一番周折,終於在一家知名企業找到了一份工作,據他說離他本來的期望也有差距,但他那時覺得萬事開頭難,就當從低做起。但是那不過是他噩夢的開始,他突然發現他非常不適應公司的文化。首先是得不到尊重,上級幾乎沒什麼包容心和待他成長的耐心,很多時候不給他清晰的指引,卻總是要求他在很短的時間內達到很好的結果,如果不行就把他罵得一文不值。為此,他常常加班,但也很少得到肯定,因為他的上級認為加班是理所當然。即使在週末或者下班後,他的上級也經常聯絡他,還一直給他灌輸這樣是很正常的事。他一度懷疑自我,否定自我,並且不習慣這樣的工作方式,因為在美國見習的時候,沒人會在他下班後還聯絡他關於工作的事,他總是有時間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且,當時大家都有耐心給他時間去學習,即使做得不好也沒人會去羞辱他,最多婉轉地指出來,他說他那個時候終於見識到什麼是中國速度。

後來他忍受不住轉到另一家公司,相比上一家公司來說要輕鬆一些,上級也相對友好,唯一的缺點是人工比上一家低,這也造成他的壓力,尤其是來自父母的壓力。據他說當他的父母得知他轉工後的人工居然低過之前,就一直數落他,理由是供他讀書這麼多年,居然拿這麼低的人工,怎麼對得起他們?為什麼要轉工,這是不成熟,不懂事。當他抱怨說工作壓力大時,他父母就搬出當年他們一天工作十二小時,幾乎沒有週末還不是過來了,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要忍耐。在重重壓力之下,他不得不又轉過幾次工,但他發現一旦是給的人工高一點的,總會給他造成很大壓力,並且感受不到上級的尊重,甚至會面臨上級很多無理的要求和羞辱。他終於放棄了所謂的出人頭地,年入百萬,在北京買樓的夢想,開始覺得祇要生活幸福就好。最終他和父母商量,決定回老家去考公務員。

但是據他說非邊疆窮苦地區的公務員競爭非常激烈,他考過一次沒考上,看著一年比一年多的報考人數,他喪失了信心,而父母不過是普通的中產階層,沒辦法幫他牽線搭橋。可是留在山西,他似乎都無法找到一份正常的工作。他也嘗試過在本地一家公司工作過幾天,人工相對北京來說低了好幾倍不得止,老闆還時常灌輸他要感恩老闆給他一份工作,讓他非常不適應,就沒再繼續做下去。他開始陷入迷茫,和父母關係也愈發緊張,所以才嘗試性地聯絡我,試探性地問我公司還有沒有招聘計畫,他想回去美國了。我祇能誠實告訴他,如果他還是剛畢業,或者已經在美國工作幾年,想再進公司可能性非常大。但以他目前的情況,恐怕很難。為了安慰他,我就和他閒話了幾句其他,說美國這些年也不太平,犯罪率有升高的趨勢,疫情肆掠,種族矛盾深化,族群撕裂愈發嚴峻。他卻說他當年在美國的時候就看到美國的媒體天天說這些事,但現在回想起來好像也沒這麼嚴重,畢竟他當時也過得好好的,一輛二手車,和別人合租的一棟房子,生活確實沒什麼大風大浪,但日常歲月靜好,也沒什麼真正認識的人被槍殺了,不去那些危險的區域,找一份正經的工作不就好了。他甚至還反問我身邊有人被槍殺了嗎?我為之語塞。

最後他表示他還是想回流,未必是美國,也許是其他地方,希望能在一個發達國家,工作上能被人尊重而不是像孫子一樣被人羞辱,工作壓力適中,可以買得樓,歲月靜好就好了,他的追求現在不過是當一個有尊嚴的人,平常地活下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6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