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新加坡可能是华人世界的唯一曙光

反共從來都是國民黨的核心價值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近日訪美喊出親美反共的口號,被媒體解讀為國民黨要找回反共價值,其實國民黨從來都是反共的。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日前訪美,在其陸續發表的演說中表達了許多在外界看來石破天驚的觀點。例如,「國民黨一向是親美反共的,九二共識是沒有共識的共識,要關心大陸的民主化」,引發了國內外的輿論一片譁然。有些媒體解讀為因為國民黨自2020以來的選舉一敗塗地,輸到除褲,所以不得不改變論述,與主流民意靠攏。執政黨民進黨也頗為玩味地回應歡迎國民黨一起加入反共陣營,減少與中共才唱和的次數。這兩類的解讀其實是在暗示,國民黨以前好像是親共的,現在撥亂反正,找回了反共價值,值得鼓勵。

但是,有此類解讀的人群,恐怕要麼是裝作對國民黨不瞭解,要麼是真的對國民黨不瞭解。國民黨自創立以來,就一直堅持「反共」的核心價值,反共幾乎是刻在國民黨基因裏的東西。從國民黨第一代總理國父孫文,到如今的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可謂是一脈相承。雖然其間因為複雜的國際環境和險惡的兩岸變局,國民黨的反共價值隨勢不敢過於張揚,但其核心和初心其實一直沒有改變過。

當年孫文的革命果實被袁世凱竊取,不得不回到廣東繼續從頭開始搞革命。面對缺兵少糧的艱困局面,孫文最初應對蘇聯主動示好,拋出合作的橄欖枝時其實還相當謹慎,因為他的核心理念是三民主義而不是共產主義。最終,面對蘇俄在口頭上的讓步,以及孫文本身有些走投無路的困境,雙方最終達成了合作協議,即《孫文越飛上海宣言》,其中第一條就講「孫逸仙博士認為共產組織甚至蘇維埃制度,事實上均不能引用於中國,因中國並無可使此項共產主義或蘇維埃制度可以成功之情形存在之故。此項見解,越飛君完全同意,且以為中國最重要最迫急之問題乃在民國的統一之成功,與完全國家的獨立之獲得。關於此項大事業,越飛君並向孫博士保證,中國當得俄國國民最摯熱之同情,且可以俄國援助為依賴。」同時,蘇聯還承諾廢除對中國的不平等條約。雖然這些最後都成了一紙空文,本身衹是蘇聯用來欺騙孫文以及國民黨的工具。但孫文以及國民黨在如此險譎和孤立無援的環境下還堅持本土反共的原則,已經奠定了國民黨堅決反共的基礎。

如前文所述,蘇聯人從來是不講信用的,雖然嘴上給了國民黨一個非常優厚的條件,但是國際關係本身就是以利益為核心的,蘇聯的援助不可能真的基於大公無私。作為回報蘇聯的援助,孫文提出「聯俄容共」的主張,允許中共黨員以個人身分加入國民黨,本意是想在國家獨立和統一上與其達成策略上的合作,畢竟蘇聯人承諾不會在中國搞共產主義。但是蘇聯人的本意就是要赤化國民黨,使其與中共一樣成為蘇聯的中國傀儡。於是,中共在國民黨內大肆發展,攫取黨內權力的同時,也時常攻擊和詆毀三民主義,宣傳共產主義,造成國民黨內的真三民主義信徒十分不滿。於是,為了挽救國民黨,在蔣介石和汪兆銘兩方的共識下,國民黨發動了東南清黨和武漢分共,徹底在國民黨內排除了中共的勢力,推遲了紅色勢力赤化中國的日程。

再之後,日寇入侵,國民黨內部分裂,但不管是蔣介石的重慶國民政府,還是汪兆銘的南京國民政府,都高舉反共的大旗。重慶方面,中共為了自保,向國民黨輸誠,發布了《共赴國難宣言》,其第一條就講「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為中國今日之必需,本黨願為其徹底實現而奮鬥」,換言之,國民黨接納中共的先決條件就是中共必須放棄共產主義,改行三民主義。而汪兆銘的南京國民政府始終高舉「和平,反共,建國」的旗幟,兩邊僅在反共上達成了共識。可見,自孫文而始,國民黨內的主流意見都是堅決反共的。

後來國民政府失去大陸,轉進台灣的歷史就更為台灣人所熟悉了。蔣介石時代,為了反共曾經搞過一些甚為過火的政治運動,其中自然是抓到不少貨真價實的共諜,但也有冤枉的事情發生。可笑今天喊反共的民進黨為了攻擊國民黨白色恐怖還在為不少真共諜平反,這當然是題外話。那個時期的台灣,攻擊國民黨或蔣介石本人也許沒什麼,要是誰敢和中共唱和,那就是頭等大罪。而蔣經國時代,更是堅守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高舉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大旗,繼承其父遺志,反共到底。

然而,國際局勢卻有了變化,美國為了對抗蘇聯拉攏了中共,和中共成為了準盟友關係。為了討好中共,美國默認中華民國被趕出聯合國,並進一步與中華民國斷交,承認中共為中國唯一合法政府,搞出了一個模糊化的「一中政策」。甚至,為了緩和台海的緊張局勢,美國曾多次施壓國民政府改善與中共的關係,在這種情勢下,沒有美國的支持,台灣自然也不可可能像以前一樣繼續堅持「漢賊不兩立」的主張,於是國民黨對中共的主張就從李登輝時期開始從對抗走向對話。1992年兩岸開始會談,李登輝也大幅開放兩岸的往來,台商也被准許進入大陸投資,探親旅行學習工作都不在話下。自此,國民黨的反共價值開始隱藏在檯下。

2008年,國民黨重新拿回執政權,時任總統馬英九提出「不統,不獨,不武」,「親美,友日,和中」等政策,並暗示兩岸統一的契機是中國大陸的民主化。自李登輝開始,國民黨的主流論述不再將「反共」二字宣諸於口,而是深埋於心。畢竟如果希望兩岸和平交流,就不太可能在口頭上去逞口舌之利,當時的國民黨還是囿於一些傳統觀念的束縛沒辦法做到像民進黨那樣,在台灣喊反中,在大陸繼續賺錢。但是國民黨的底線很明確,那就是絕不能接受中共統一台灣,絕不能接受中共的獨裁統治植根台灣。這就是反共價值從檯面上到檯面下的具體展現,雖然口不出惡言,但是國民黨內的主流民意仍然對中共抱有相當程度的警惕。

但是不可否認,因為兩岸力量的失衡,台灣內部出現了紅統派,民進黨內部都有大量賺紅錢的,國民黨內自然也不例外。但是這些人從來不代表國民黨內部的主流意見。哪怕是洪秀柱這種目前看起來是完全投誠中共的前國民黨主席,其實她當年的從張亞中那裏得益的一中同表政策實質上仍是一個要和中共簽和平協議的緩獨政策,筆者曾寫過一篇文章論述為什麼張亞中本質上是緩獨,華獨,可供參閱。即使如此,當年的洪秀柱仍然為黨內所不容。儘管她通過全代會提名成為了代表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但因為她的一中同表政策看起來太過於和中共妥協,遭到了黨內的巨大反彈,不少黨籍公職和民意代表甚至威脅當年的國民黨中央,如果不換了洪秀柱他們就退黨。因此,最終洪秀柱被換掉,朱立倫這個當年被獨派大老都讚譽有加的國民黨新天王不得不親自披掛上陣。雖然,國民黨為了撫慰洪秀柱的個人情緒,讓她當了一年多的補選黨主席,但那個時候的黨主席根本沒有提名權也就是實質的權力,她的黨中央也被笑稱是政令不出八德路。待到國民黨正式要開始選舉了,吳敦義就輕鬆拿下過半選票,成為新的國民黨主席。

吳敦義的當選,實質上也證明了國民黨藏在在檯面下的反共情緒。吳敦義當年在競選國民黨主席的過程中,曾經直白地對媒體講「統人沒能力,被統不願意,要統一就去大陸住就好,何必拖累兩千三百萬台灣人」。這一句話,也真實地反映出國民黨員的心態,那就是接受中共統治是絕對不可以接受的,誰願意去誰去,別連累他人。從李登輝到吳敦義,國民黨的反共價值被藏了起來,不再時刻宣諸於口,但是從各種蛛絲馬跡來看,國民黨內部的主流意見從來沒放棄過反共這一核心價值。

雖然國民黨內部遵守既然要合作,就要創造模糊性空間,口不出惡言的默契,把反共價值隱藏在內心深處。但是事實證明這太過一廂情願了,一邊是中共並不買帳,習近平公然竄改九二共識這一模糊定義,將其與一國兩制連結,絲毫不顧那個模糊的空間,另一邊是民進黨在台灣喊極端口號騙選票的同時也不妨礙他們與中共更加密切的商業往來。在這種黑色幽默的環境中,國民黨在選舉中一敗再敗,黨內越來越多的聲音開始質疑,國民黨這樣忍辱負重,到底為了什麼?因此,國民黨不能再忍了,國民黨必須旗幟鮮明地表達自己真實的立場。

於是,吳敦義下台後,少壯派江啟臣上台,就開始辦一些反共論壇。比如國民黨在江啟臣時期曾邀請著名香港演員,也是堅決的三民主義信徒,反共人士馮淬帆到國民黨中央演講,馮淬帆酣暢淋灕地表達自己的反共理念,並罵國民黨不爭氣,痛斥馬英九。江啟臣接受外媒採訪時,也直白地表示中共是台灣的主要威脅。江啟臣也曾想在黨內討論是否應該繼續堅持那個被中共肆意更改的九二共識,江啟臣時期的國民黨團曾提案要修改港澳條例或立難民法,庇護香港的示威者,雖然被民進黨政府否決了。不過種種跡象表明,國民黨不會再委曲求全了。

果然,江啟臣之後,國民黨的新任主席朱立倫看起來也是在延續江啟臣路線,國民黨反共,要大方地講出來。你不講,沒人會知道。你不講,就會被敵對陣營攻擊為中共同路人,被貼上支持紅統等莫名其妙的標籤。更何況,沒了政權,什麼都不是。再好的政策,台海和平,都會淪為一紙空文。國民黨重提反共,既是回應台灣主流民意的訴求,也是遵從自己的本心。朱立倫主席回鍋以來,可以講祇做對了這一件事情,而這必將是對未來國民黨的論述和發展影響深遠的一件事。

朱立倫主席的表態,引起了中共方面的反彈。其中中共喉舌胡錫進更是怒斥國民黨親美反共,為百年爛黨。這充分證明國民黨做對了,就應該繼續這樣做下去。因為,反共從來都是國民黨的核心價值,連自己的核心價值都要遮遮掩掩的黨,是注定難以長遠的。


注:本文的「共」並不指代原教旨馬克思,恩格斯主義,抑或是在此基礎上發展的社會民主主義和民主社會主義等理念,而主要針對列寧主義,史達林主義以及毛主義等披著共產主義皮實質上是極權獨裁主義的理念。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為什麼說張亞中實際是緩獨,華獨

7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